75小说 > 历史军事 > 唐朝工科生 > 第九十九章 做成一门生意
    作为一个官帽子两个差使的梁丰县男,老张协理水部的名头还是很好用的。虽然不一定能够成事,但坏别人事情分分钟的事情。
    哪个想要在抗洪抢险身上捞政治资本却又和他不对付的,他压根不需要直接去反对,直接跑水部员外郎那里吐吐槽就行了。
    然而谁要是想要在加固河堤上获得一朵小红花,跟他老张打好关系,妥妥的是一本万利啊。
    比如说沧州的王中的王县令,上县县令,县财政良好,县域经济更是名动一方。但是王县令对为人民服务为百姓服务非常上心,他还想努努力,还想求进步。这时候,光靠沧州的薛书记,那就有点不够用了。
    中央的领导同志来考察,除了地方上的官声民心,不就是每年考绩上的那点履历吗?
    而这种情况,这种上升的关键时期,这天子脚下有这么一个两个能说上话的人。他王县令咬咬牙,凑个两三万贯递给神交已久的梁丰县男花差花差,这不就……一下子挺过来了吗?
    梁丰县男是个什么样的人?别人不知道,他王中的靠拆迁征地起家的,能不知道吗?那些种麻的包产大户,可都是让那些泥腿子们付出了血淋淋的代价。
    而这期间,为什么会出现这么恐怖的人吃人?不正是梁丰县男那一把沾着人血的丝麻,让朝廷的大佬和田间的小老百姓都为之疯狂吗?
    连现任中书令温彦博都不能免俗,何况是他?
    所以,梁丰县男张德张操之,是一个在中央能说得上话,并且说话有人听的人。王县令这要是想要升个司马升个长史啥的,不全靠中央领导同志的栽培吗?
    王县令是这么想的,冉仁才的老师儿子冉实,也是这么想的。
    风度翩翩的冉公子亲自给老张烤了鱼,亲自给老张倒了酒,亲自给老张跳了一曲胡旋舞,比李承乾跳的带感多了。
    动次打次动次打次……配乐缺少了一千五百年后的奔放感,不过对老张来说,这很适合在春节联欢晚会上观看。
    “操之兄,且再饮一爵。”
    举杯邀明月是邀不到的,但是邀请张操之抬抬手,放他们冉氏在汉口扎个猛子,还是可以的。
    老张协理水部其实没什么卵用,但随便让个人说冉氏地头溪州有人河堤修的不合格,然后递个奏书上来,老张还是有把握的。
    而且老张还有把握递上来的渠道绝对不会直接跑到阴阳人手里,一定是转呈协理水部的工部员外郎梁丰县男张德。
    作为一个颇有正义感的大唐四有青年,老张上去就喷他个一三五七九,再骂他个二四六八十,有问题?
    他可是官儿呐!
    这次冉实和他吃烤鱼,主要是围绕在汉口的烤鱼是不是也能让冉氏自己烤,而不是忠义社的小伙伴们占着烤炉和果木炭,然后说这鱼得用“忠义”的烤法。
    分歧点就在于,梁丰县男认为,像蜀锦这种紧俏的物资,让冉氏自己又是生产又是运输,然后还要自己去和番邦贩卖,太辛苦了。忠义社完全可以代劳一部分嘛,蜀锦到了汉口,完全可以让忠义社的小伙伴们搭把手,一起从江水运到东海走向世界嘛。
    最重要的是,忠义社运输的蜀锦,那必须十分的忠义,有属性加持。
    然后冉实作为一个老实孩子,他就说了,蜀锦我们家虽然是拿大头,可地方上还有很多土豪,不一定全听我们的啊。这要是到了汉口全贴“忠义”牌,利润少了土豪们可不干,这要是闹的不愉快,土豪们可能要使坏,煽动獠人一起到长安上访,说“忠义社”扰乱市场经济,破坏了大唐帝国主义的和谐社会……
    老张一听,妈的你个西南土鳖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老子吃你两条鱼,你特么还敢跟老子唧唧歪歪?
    于是老张怒吼一声:你敢带人上访,老子就敢出动城管镇压!真当大唐是“按闹分配”了?!老子叔叔可刚从辽东回来!你再呲牙试试?!
    于是老实孩子冉茂实低眉顺眼道:“操之兄,蜀锦在汉口转运专卖之权让给忠义社也是无妨,只是,今年若是朝廷平定吐谷浑,山南数州县便有空缺。长安贵人自不愿亲赴瘴疠之地,我冉氏却愿为陛下为朝廷为百姓分忧……”
    这不就结了吗,犟了那么久,又是请客又是走门路,有啥用?真当这事儿是我张操之一个人说了算?老子背后一群磨牙吮血的畜生。
    “忠义社”就是全国最大的动物园,什么豺狼虎豹没有?
    “渝州、涪州、泸州……”张德回忆了一下长孙无忌说要运作的几个地方,然后又道,“还有冉氏所在溪州……这么多。”
    老张伸出五根手指。
    五根手指,一根手指就是一个县令。
    其实光渝州就有六个县,但县和县是不一样的,王中的王县令都是做县令,可上一回做县令那不比坐牢强多少,但如今跟坐金山银海上没区别。
    不过老张这是杀价,真要是五个狗不理县令就能换来“忠义社”染指蜀锦,那真是爽翻天。
    这事儿他和忠义社的小伙伴们是商量过的,各家能运作出来的羁縻州和建制州不少,尤其是程家。程咬金举荐他入工部,也是跟以前的老部下打过招呼的。像黔中一些军寨,一旦吐谷浑覆灭,帝国西方的军事活动就会暂时收缩,然后用兵在帝国的西南。
    流程和突厥差不多,战线肯定是往南推,然后原先的军寨就改制为县,设县令一职,至于其它的,都是按部就班。
    而羁縻州同样不是鸡肋,哪个洞主哪个头人坐上那个位子,并不是他们自己说了算。如果要是地方上实力最强的部族做了羁縻州的刺史,那事情倒也简单了。可惜这是中央政府干的事情?
    连一千多年后的“日不落搅屎棍”都知道扶持大陆次强打压最强,帝国的精英们为了自己的便利,肯定也是这么刷一波的。
    至于那些不服帖的部族头领,就是军功!
    而冉氏在西南能有江湖地位,不正是因为能够和獠人蛮族豪帅称兄道弟吗?这时候关系好的獠人想要做羁縻州的扛把子,结果因为人事没给到位,被中央的领导批评,这不仅仅是把獠人按在地上摩擦,更是打了冉氏的脸。
    所以,帝国主义在搞对外征服对内镇压的同时,那些不想反抗,反而在帝国主义胯下婉转承欢的“冉氏”们,都在琢磨着如何把这种暴行做成生意。
    只是这么生意,恰好被哈士奇日了,特么的归张家的美如画叔叔以及狡如狐侄子把持着。
    “黔中贫瘠蒙昧,多有匪类滋生,若是朝廷赏罚不公,恐引无知山民啸聚山林……”
    特么的……不就是不明真相的群众被蒙蔽之后冲击政府机关吗?
    这也算个事儿?
    老张撇撇嘴,不由道:“茂实兄,不若由汝转呈一封奏折与小弟?小弟可以帮忙转交门下……”
    啧,妥了!
    老实孩子冉茂实连忙拿起酒杯,眼睛放着光,“操之兄,再饮一爵!”
    那必须的!
    大唐四有青年张德张操之,给大唐反浮夸反浪费的清廉官场,抹上了小黑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