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九十八章 军歌嘹亮(1)
    ?听到彭定杰手的电报居然是王光宇来的,杨震心不由的一惊。//www.78xs.com 78小说网 无弹窗 更新快//《网》此时距离按照规定每天与王光宇通报的时间还远,自离开之后,一直严格按照规定通讯时间收报的王光宇打破惯例,居然白天便来电报,难道是出现什么意外?联想到之前王光宇的电报内容,杨震心不由的一沉。
    王光宇虽然已经离开半个月,但却始终未能找到二路军总指挥部。而且从他来的电报内容来看,下江地区的敌情极为严重。杨震前次出山虽连战连捷,将正下江地区围剿的日伪军吸引西调过半,但日伪军仍下江地区保留了大量的兵力。
    下江地区的日伪军调动极为频繁,原二路军总部活动地区现到处都是日伪军。王光宇率领的小部队也几次与山的日伪军遭遇,若不是王光宇经验丰富,这支小部队早就暴露了。
    现原来二路军总部活动地区已经没有了抗联部队的踪迹。因叛徒出卖,二路军位于牡丹江地区前刁翎山与莲花泡一带密林十几处秘营被日伪军破坏余烬。秘营储存的供二路军留守部队过冬的物资全部被毁。
    王光宇牡丹江东岸未能找到二路军总部,征得杨震同意与李延平的建议后,已经利用小部队人数少,机动灵活的优势,向北越过滨绥铁路,向宝清、依东、密山、勃利地区寻找。
    联想到之前电报上王光宇的汇报,杨震接到这封王光宇打破规定来的电报,心多少有些吃惊。
    当杨震将手的电报上的内容快速的看了一遍之后,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电报上的大部分消息虽然很让人沮丧,但却也带回了一个不错的消息。
    又仔细的看了一遍电报上的内容,杨震将手的抄报纸交给郭炳勋后,对着彭定杰道:“虽说现下江的形势很难让人乐观,但王光宇总算找到了总指挥部,而且总指挥部虽然处境日益困难,但没有受到大的损失,这总归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只是今年日伪军对下江地区进行的大举围剿之,除了西征损失四、五两军之外,留守的抗联部队损失惨重,秘营也大部被毁。今年的冬季,下江部队要很难熬啊。”
    “八军溃散,八军军长与几个主力师长相继降敌。军除了随三路军行动的二师之外,大部也相继溃散,这倒是意料之。我曾听政委说过八、两军的情况。八军各师大部分都是山林队改编而来,包括军长内上下对政工干部严重排斥。”
    “那位军长又将部队当成了个人的私产,生怕别人插足,除了安插自己亲信控制部队之外,又与友军处处对立。形势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的时候,尚能出动出击,配合神作书吧战。如今下江形势如此严峻的现,他们很难不动摇。”
    “而军人数少,本身战斗力又不强,又被分割使用,日伪军大举围攻之下,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八军、军失败,五军主力又此次西征之损失巨大。下江地区的二路军部队除了已经转移到抚远、同江、富锦地区的七军部队之外,已无二路军大部队。”
    “现身边只有一个人数已经不多,粮弹两缺的五军三师的总指挥部孤身悬那里太危险。你给王光宇回电,让他务必劝说总指挥撤到这里来休整、过冬。同时将黄大力查找出的那几条可以迂回进山小路的位置通报给王光宇。同时电告王光宇,我会派部队接应他们。”
    杨震的话音落下,一边的郭炳勋也道:“虽然我与这位总指挥之前并未见过,他的事迹也是听政委与王副参谋长说起才知道一些。原来总指挥居然是云南讲武堂的高材生,是曾经**担任过少将副师长这样的高职。”
    “对于这位总指挥放弃优厚的生活,来这冰天雪地,条件艰苦的东北领导抗日。能日伪军重兵围剿之下,还能坚持这么多年,尤其是到了目前这种局势之下,他既没有投敌去享受荣华富贵,也没有退入苏俄境内暂避,而是还坚持斗争,我甚为佩服。”
    “司令员,我建议你亲自给这位总指挥一份邀请电。虽然我知道你们不讲究这些个虚礼,但是这也说明你对总指挥的尊重。另外,也可以让政委也一封电报,将我们这里的情况详细再向总指挥说明一下。我想这么做应该可以帮助王副参谋长的劝说。”
    听到郭炳勋的建议,杨震沉思了一会,点点头:“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就按照你说的,我亲自给总指挥一封邀请电。让政委再去一封情况说明。”
    说罢,杨震看了看彭定杰道:“政委,看到这封电报没有?他的情绪现怎么样?”
    “司令员,这封电报政委已经看过了。对于八军的叛变、溃散,他看法与司令员差不多。只是对于军因为伤亡过大,几个主力师长牺牲余烬而溃散有些感触。政委对军军长的印象与八军军长截然相反,他对军军长的印象很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他接到电报之后,曾说过若不是到了山穷水的时候,这位军军长是不会降敌的。至于他的情绪还行,只是为总指挥的安全担忧。”
    听到彭定杰谈起李延平接到这封汇报下江形势的电报后,情绪还稳定,杨震点点头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对彭定杰与郭炳勋道:“老彭、老郭,你们先回去,我自己想一个人呆一会。一会我会去拟定给总指挥的亲笔电报的。你们先回去,让政委再给总指挥报,催促他转移到我们这里休整过冬。”
    对于杨震突然升起想一个人呆一会的想法,郭炳勋与彭定杰对望一眼,没有再说什么。叮嘱小虎子注意杨震的安全之后,转身下山去了。
    看着两人的背影,杨震微微叹息一声。想一个人静静的想法,并不是突然产生的。而是接到王光宇的电报之后,他便想一个人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的想想。
    对于杨震来说,早石井四郎死他手的那一刻,他便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意外到来,已经或多或少改变了历史的轨迹。他现想静一静,是想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的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
    对于杨震来说,他知道如果自己没有意外的到来,那个石井四郎会逍遥的渡过整个战争时期,无数的国人会死他的手,成为他细菌战的牺牲品。而战后,依靠用无数国人做**实验得来的资料与美军交换,甚至未得到任何的惩罚,逍遥法外,直到因为喉癌死去。
    而被自己五道岭子铁矿炸死,后来成为正规野战师团长,终将抗联逼上绝路的那个野副昌德也同样逍遥的活到了战后,并未受到多大的惩罚。
    而自己的到来,先将日军的细菌战研制基地来了一个一锅端,毒死了石井四郎。又五道岭子铁矿,将野副昌德与他的讨伐队一股脑的用土飞机炸上了天。
    杨震知道,如果不是自己苇安山一线意外的将李延平与王光宇救下来,此二人将会本年末相继牺牲,成为著名的烈士。而至少现他们还活的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的。一个自己部队任政治委员,成为与自己并列的政工长。一个成为副参谋长,协助郭炳勋统筹军机。
    让杨震感觉到意外的是今天接到这封电报的内容。就他所知,此时担任抗联八军、军军长,虽然终也是投降了日伪军。但投敌的时间却是明年。而现,他们投敌的时间足足提前了半年。
    当然八军、军相继溃散,高级将领大部降敌虽然提前,但终归还是没有逃脱历史的预定轨迹。杨震知道这些与他的到来,并没有多少关系。
    但对于本来此次日伪重兵围剿之下,虽然所处环境日趋困难,但依靠娴熟的游击战术终脱险,并成为抗联三路军总司令唯一活到解放后的总指挥是否还能像历史上那样虽后几乎成了光杆司令,但依旧存活下来,杨震却不知道。
    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这支小小的蝴蝶究竟改变了多少历史。历史上有多少本应该已经牺牲的人因为自己而存活下来,又有多少本应该活下来的人因为自己的到来而牺牲。
    杨震抬起头看了看阴霾厉害的天空,他不知道自己的到来究竟能改变多少历史。自己阿什河岸边与郭炳勋、彭定杰说的那些誓言,自己真的能够实现吗?
    看着杨震站山坡上呆呆看着山下正训练的部队,不知道想什么。跟他身后的小虎子不敢打搅,生怕打断他得思路,只是他身后静静的陪着。便是山下已经吹响了开饭号,也没有敢去打搅。
    直到今年的第一场雪落下,看着杨震身上还显得有些单薄的衣裳,担心他生病的小虎子还有些犹豫是不是该将手一直夹着的那件日军佐官大衣给正呆,至少是他眼呆的杨震披上。直到赶上山寻找他们的张婷接过他手的大衣。
    思虑良久,也没有琢磨出自己究竟能改变多少历史的杨震,看着山下就餐完毕,又重投入训练的部队,脑海突然想起后世看过的一本官场小说男主角的一句话:“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想到这里,杨震突然现自己将有些事情想的有些过于复杂了。正是那句话,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舍下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没事胡思乱想那么多干什么,打到底就是了。至于历史的车轮自己究竟能改变多少,还是让时间去证明。
    “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想通了的杨震心情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了许多,嘴里面哼起了自己熟悉,也是爱唱的那解放军军歌。
    心情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了许多,正少见的哼着后世军歌的杨震,突然感觉到肩上多了一件大衣。转过头,杨震看到正从自己肩上拿下手的张婷,不禁有些意外的道:“你怎么上来了?”
    见到杨震看着自己,张婷的脸色微微有些红的道:“刚刚开饭的时候,没有见到你,也没有见到虎子来给你打饭。听参谋长说,你留这里想一个人静静。现开始降雪了,我担心你没有吃饭,天又这么凉,你会生病,就上来看看。”
    “噢,下雪了?”听完张婷的话,杨震突然感觉到脸上一股子凉意,抬头看到漫天落下的雪花,才后知后觉的现真的是下雪了。
    听到杨震这站了半天才现下雪了,张婷扑哧一下便乐出了声道:“真不知道你站这里想什么?不单单连下雪了都没有现,还弄的虎子有些不知所措。手这件大衣都拿了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大一会,也不知道是该给你披上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还是不披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生怕打断你的思路,”
    说到这里,张婷突然踮起脚,将杨震头上已经落下的雪花轻轻的拂掉。又转身从小虎子手拿过棉军帽给杨震带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之后,语气才有些嗔怪的道:“你怎么连帽子也不带。这里不比关内,山风硬,降雪时气温低得很。你受伤后,身体底子不见得都恢复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一会雪把头弄湿了,会感冒的。”
    看到张婷显得有些亲昵的举动,杨震倒是被弄的目瞪口呆,有些不知所措:“难道是这丫头喜欢上自己了?不会?”后世经历过多年的恋情,虽然因为女友兵变而终告吹,但毕竟不是初哥。对女人的心思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见到杨震面色古怪的看着自己,张婷也突然现自己刚刚的举动、语气显得有些过于亲热了。小脸微微红了一下之后,连忙打岔的道:“司令员,您刚刚唱的歌曲真雄壮,甚至可以称得上气势浩荡、振奋人心。这歌是您的写的吗?您能不能再唱一遍,我看可以神作书吧为咱们部队的军歌。”
    对于张婷的期待,杨震多少显得有些尴尬,才想起这歌虽然是解放军军歌,但现毕竟还未产生。别说这歌了,就是它的前身《八路军进行曲》也还要到明年才能诞生。
    不过对于这激昂的,极为奋进人心的歌曲神作书吧为自己部队的军歌,杨震没有丝毫的意见。只要将其的歌词略微修改一下,就可以了。犹豫了一下,杨震点点头道:“我只是心有感而胡乱唱的。不过歌我会唱,这曲我就不会写了。”
    听到杨震点头同意,张婷连忙兴奋的道:“你不会,我会啊。我哈尔滨上学的时候,因为地下工神作书吧的需要,接触过一位白俄的女音乐教师,跟她学了不少音乐方面的知识。神作书吧曲虽然不会,但是根据你唱出来的歌将谱子写出来绝对没有问题。”
    说罢,从挂身上,那件缴获日军制式牛皮背包掏出纸笔后,连声的催促杨震将歌曲再唱一遍。
    看着兴奋的张婷,杨震摇摇头只能略微改动了几个歌词之后又唱了一遍:“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我们是工农的子弟,我们是人民的武装,从无畏惧,绝不屈服,英勇战斗,直到把侵略者消灭干净,抗日军的旗帜高高飘扬。听!风呼啸军号响,听!革命歌声多嘹亮!同志们整齐步伐奔向解放的战场,同志们整齐步伐奔赴祖国的边疆,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向后的胜利,向全国的解放!”
    杨震一边唱,张婷一遍快速的按照杨震唱出的曲调写着歌谱。杨震唱完后,张婷意犹未的又以他唱的太快为名,又逼着他唱了几遍,才心满意足的神作书吧罢。
    张婷很有音乐天赋,杨震唱完几遍,她不仅写出了谱子,便是连歌词也记住了。自己唱了一遍与杨震唱的做了一番比较,修改了一遍谱子后,才抬起头兴奋的道:“司令员,您真厉害。这歌形象鲜明,旋律流畅,音调坚实,节拍规整,集表现了一支军队豪迈雄壮的军威,具有一往无前的战斗风格和摧枯拉朽的强大力量。”
    “尤其是歌词内容,反映了我们军队的性质、任务、革命精神和战斗神作书吧风。曲调气势磅礴,坚毅豪迈,热情奔放。词曲浑然一体,表现了抗日军队一往无前、无坚不摧的革命精神,塑造了我们肩负历史重托,为华民族的解放英勇奋战的英雄形象。”
    “若是将这歌曲神作书吧为我们的军歌,我想一定会振奋战士们的士气,也会让东北的姓知道我们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司令员,我希望您能批准将这支歌曲神作书吧为我们的军歌。”
    听到张婷的夸奖,杨震不禁老脸一红的道:“这样,你去政委与彭主任商量一下,看看可行不可行。毕竟他是政治委员,主管部队生活与政工工神作书吧的。这件事属于政工方面,还是多问问政委恰当一些。”
    对于杨震的建议,张婷兴奋的点点头道:“这歌曲气势磅礴,振奋人心,我相信政委一定会同意。我这就去找他请示。”
    说罢,看了杨震一眼,脸色一红,转身跑下了山。一边跑,嘴里一边还唱着:“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看着张婷虽罩略微显得有些肥大军装也姣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的背影,想起她临走的时候脸上那一抹醉人的红,杨震摇摇头,喊过一边还没有从他与张婷的亲昵举动清醒过来的小虎子,一起下山。看无广告请到《网》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