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一百一十四章南下(4)
    ?定下了先打东南路之敌的计划后,杨震没有丝毫犹豫的带领部队向预设战场转进。//www.78xs.com 78小说网 无弹窗 更新快//《网》而行进间除了没腰深的积雪之外,杨震第一次遇到的北满山区特有的穿山风,也给部队带来了极大的苦头。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经验丰富的老抗联的带领之下,虽然短短的途吃苦头,但部队终归还是有惊无险的安全抵达预定战场。
    杨震亲自对董平上报的预设战场的地形并不放心,抵达预设战场之后,杨震亲自领着部队唯三的神作书吧战参谋,将阿尔占西沟河与阿尔占北沟河之间的地形详细勘察了一遍。看完了地形之后,杨震心悬着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
    自拐老婆沟进山到预设战场这一线的地形,杨震简直太满意了。虽说这一带的地形对于一般指挥官来说,并非设伏的佳地形,但对于杨震心的神作书吧战计划来说,却是恰当的。
    杨震率领部队向预设战场转移的过程之后,吃了不少的苦头。同样从小山嘴子出进山清剿的第四师团第八联队吃的苦头也没有比杨震少到那里去,甚至多。
    全权指挥此次东南路、南路日军的第八联队第三大队大队长北野高津少佐就对眼下的情况,对联队长制定的这个计划充满了抱怨。当然这是以其还不知道这个计划,并非第八联队制定的,而是由此次进剿总指挥佐佐木到一将亲自制定并实施的。
    又经历过一天行军,眼看部队就要越过阿尔占西沟河,越过庙岭子一线彻底的进入山区,北野高津少佐的怨气是越来越重。这一路来。北野少佐与第三大队可谓是吃了苦头。
    北野高津脱下脚上的棉靴,将被因被灌进靴子积雪冻的几乎僵硬的双脚送到篝火前取暖。暖暖的火光,似乎驱散了一路来的寒冷与疲惫,让这位北野少佐舒适的呻吟出了声音。
    倒也不怪北野高津失态,毕竟零下四十的严寒,积雪没腰的地形长途跋涉,不是每一个人会感觉到舒服。
    但随着身上越来越暖和,北野对于此次进剿计划也越来越不满。此次进剿对于第八联队官兵来说,与其下江清剿并无不同。
    战斗由满洲**和**警备队去打,他们这些堂堂的皇军正规野战师团的士兵除了做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督战之外,就是想办法怎么趁着此次清剿大捞上一把。
    这北满的山地着实富裕,各种山珍、皮毛本土可都是抢手货。弄出去,一转手就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若不是那些红松太笨重,不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携带,恐怕这些大阪兵不介意将他们见到的所有红松林一扫而光。
    但此次对敦化地区的清剿行动,从一开始就让北野少佐极为不满意。行动之前下的地图只标明了清沟子到小山嘴子以南的地形,以北却是一片空白。
    进入神作书吧战地域之后,是因为佐佐木到一的封锁政策,连一个村庄都见不到。没有村庄,就没有姓,没有姓就没有油水,甚至连休息都要自己支与房子相比保暖性差很多的帐篷。这让第三大队上下包括北野内极不满意。唯一让这些官兵稍感欣慰的是这些笨重的帐篷不用自己背。
    看着烤着火,舒服的呻吟出声的北野高津,一边被联队长派来督战的联队神作书吧战参谋山田开口大尉拍着马屁道:“少佐阁下,此次对敦化北部山区的清剿行动,联队长阁下把重的担子交给您。按照我们下江地区清剿那些反满抗日分子的经验来说,这几乎是把战功送到你的手。待此次战斗结束,您的高升指日可待。”
    虽然心对这位即贪婪成性,又胆小如鼠的少佐鄙视到了极点,但身为大阪土生土长人的山田大尉也只能耐着性子大拍这位身为大阪第二大银行总裁二公子的马屁。
    虽说身为联队长亲信的自己大可不必去捧这位草包大队长的臭脚。但自己父亲却是这位大队长父亲公司下属的一位部门经理。就算不为自己也得为自己父亲前途着想,所以这位山田大尉也只能耐着性子与其寒酸。
    听到一向高傲的山田大尉少见的拍自己马屁,北野高津不免显得有些得意。要知道这位山田大尉依仗着自己是联队长阁下的亲信一向不太将几个大队长放眼里。
    尤其传出联队长即将高升至旅团长,并晋升将军军衔之后,是趾高气扬的紧。大有一副第八联队除了他山田开口之外,别人都是废材的做派。
    而对于山田开口被联队长派到第三大队的原因,是让北野高津少佐不舒服,也加敌视。联队长此次神作书吧战前,将神作书吧为联队主要神作书吧战参谋的山田大尉派到第一大队,摆明了是对第三大队的不信任。今儿这位山田参谋说出这些话,是典型的向自己服软,这多少让北野高津有些得意。
    听着帐篷外边满洲**士兵正吭哧、吭哧清理积雪,以便为日军宿营清理出足够空地来按扎帐篷的浓重喘息声,想到明天就要进山,刚刚志得意满的北野高津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对着身边的几个队长道:“命令今晚岗哨全部由满洲**担任,所有帝国士兵都要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的休息,为明儿进山做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准备。命令大队炮小队与重机枪队,检查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驮马。告诉那些满洲**,让他们明儿抓紧时间清理出一条能够通行的线路来。”
    “该死的张广才岭,天气这么冷不说,积雪还这么厚。这八十里连一处人烟都没有,想找个花姑娘解解闷都找不到。还是下江地区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啊,花姑娘大大的漂亮。还有老毛子娘们,加让人兴奋。”说罢嘿嘿的满脸淫笑起来。
    这位北野少佐提到花姑娘,倒是比明儿即将正式进山开始的清剿行动加兴奋,一副色饿狼的德行。
    对于这位北野少佐临战前夕不考虑怎么指挥部队进剿,却这里想花姑娘,山田大尉心充满了浓浓的鄙视感觉。
    鄙视归鄙视,但山田大尉也清楚,若不是这位北野少佐下江地区的清剿表现让联队长感觉到担忧,自己这个联队神作书吧战参谋也就不会被派到第三大队督战。
    这位北野少佐下江的表现与其说是去神作书吧战,还不如说是去抢劫。他视线所及范围之内,但凡只要略微值钱一些的东西,那怕仅仅值一个日元物品都入得了这位大阪第二大商业银行总裁的二公子,堂堂大日本皇军少佐军官的眼。他不嫌累,只嫌钱少。
    从皮毛到人参,从木料到满洲国老姓惯用烟嘴上的玉石,就连老头身上挂的银胡梳,这位少佐是见者必抢。若不是联队长亲自坐镇第三大队,这个家伙为了拉那些值钱的木料,甚至想腾空了装运炮弹的马匹。
    而这个家伙女色上的表现是让人指。其良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的胃口,便是当时指挥满洲**协同第四师团进剿的那几个号称兽军的第师团呆过,并参加了第师团进攻南京的战役,以及事后大屠杀的几个满洲**顾问,也不得不甘拜下风,竖起大拇指说声强。
    这个家伙对待女人,是生冷不忌,老幼皆可。上至七十岁的老妇,下至未成年的儿童。无论是妓女,还是良家妇女,只要是个女人便都这个家伙的喜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范围。
    哪怕这个女人老的连到都走不了,丑的能把小孩吓哭,脏的连让人退避三尺,他都能接受。甚至连部下玩过的,他也不忌讳,照样上。
    这个家伙下江地区清剿了几个月,下江地区的满洲妇女、朝鲜妇女,甚至白俄妇女被这家伙糟蹋了多少恐怕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人能知道一个确切数字。
    大家知道的是下江地区清剿数月,这个家伙倒是有大半的精力都放寻找女人供自己泄上。另外一半则放了怎么做买卖捞钱上。妓院渡过时间远比军营渡过的时间多的多。而真正留到神作书吧战上的恐怕十无一二。
    此次向敦化北部山区开进之后,这一路上因为佐佐木到一阁下的归屯并户计划,并无人烟,这个家伙倒是很罕见的数日没有碰女人。憋了数日的这个家伙,看脸上那架势若是眼前有一个母兔子,这个家伙都能抓来强奸三遍。
    不过对这个家伙的人品很讨厌归很讨厌,但山田开口只能将内心的蔑视压制心里。只要这个家伙身子骨能熬的起,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况且,对于一向将强奸、抢劫神作书吧为鼓舞士气手段的日军来说,这位北野少佐做的那些事情也算是正常。既然连军部都不太管这事,山田大尉犯不上指手画脚。
    不过山田开口对于这位北野少佐将警戒任务交给满洲**,却是非常的不满:“阁下,将夜间的警戒任务交给满洲**这恐怕有些不妥。我们现已经越过沼泽地带,明日便要进山。山林的那些匪徒为了阻挡我们进山,很有可能会派出小股部队对我们采取夜袭的战术。您让满洲**负责警戒,这很不安全。”
    “支那有句俗话,叫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们将皇军官兵的安全交给满洲**,先不说这些满洲**有没有支那人的眼线,一旦他们有人有异心,趁帝国官兵沉睡之机暗下手怎么办?”
    “还有,一旦那些反满抗日分子夜袭,满洲**的素质能不能保证不给那些匪徒机会,保护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帝国士兵都值得商榷。所以阁下,为了帝国士兵的安全,还希望您能改变决定。”
    对于山田开口的反对,北野高津摆摆手道:“山田君,你过虑了。大日本皇军这里有一个大队的兵力,按照支那神作书吧战经验,我们这一个大队的兵力足够击溃支那军的一个主力师。”
    “有这么多皇军精锐此,便是支那军所谓的央军精锐都不怕,何况是那些装备低劣的土匪?你放心,我们大日本皇军军威赫赫,那些土匪不敢过来夜袭的。”
    “要知道,我们是堂堂的大日本皇军正规野战师团的精锐,不是那些**守备队。那些满洲**即便是有异己分子,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公然造反。”
    “这两天积雪没腰的地方行军,士兵已经疲惫不堪。明日便要进山了,若是士兵休整不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是没有体力行军的。山田大尉,难道你不信任佐佐木将阁下创建的满洲**?”
    对于北野高津的坚持,想起自己临来之前联队长的那一番交待,山田开口没有进行劝告,而是选择了沉默。
    山田开口临来第三大队之前,联队长杏贤一大佐曾经再三交待他,让他密切注意这个北野少佐的行动,必要的时候可以直接接过第三大队的指挥权。进山之前不要怕他犯错误,而且错误越大越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只要他犯错误,你才能找到机会接替他。
    知道联队长说这番话,甚至动起了临战换将念头是因为联队长对这位少佐已经失望到了极点。但又碍于他身后的实力,无法公开将其撤换,便只能采取暗陈仓的办法。让他犯错误,之后由自己接过指挥权。
    这位少佐的父亲虽然只是一名商人,但却是大阪有名的大财团之一的总裁。有钱不说,他的一位叔叔还是一名参谋本部的少将军官。本人政商两界也是很有人脉。
    其母亲家族是显赫,很多人都是政界、军界任要职。除了一个姨夫是海军将之外,还有一个舅舅是陆军兵工将。有一个姨夫是屡内阁任要职。官商勾结、裙带关系,日本加盛行,不比国少到那里去。
    这位少佐虽然不足畏惧,但他身后的势力别说联队长阁下,就是师团长将想动动他,除非他是犯了不可容忍的大错,否则都得掂对掂对。想到这些山田开口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山田开口很明白,这次自己下到第三大队督战,是联队长阁下给自己一个机会。自己只是一个平民姓,没有显赫的家世助力,若是想往上爬,只有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机会。
    至于自己得罪了这位总裁公子,会不会对自己父亲的前途带来一定的影响,甚至会毁掉父亲的前途,山田开口也顾及不上了。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做到将军,父亲一切失去的都能补偿回来。
    山田开口闭上了嘴,其他的几位队长是落得一个清闲。毕竟这零下四十多的酷寒之,没有谁愿意大半夜的去查哨,没有人原因挨冻出去放警戒。天气实是太冷了,离开篝火一会便让人有股子要被冻僵的感觉。
    不知道山田开口是乌鸦嘴,还是铁嘴神算。事情后来的展,果然被他料了。就没有能找到女人陪睡,寂寞难耐的北野少佐折腾了半宿刚刚睡着之际,一阵突然起来密集的枪声,将这位对着**杂志打了半夜手枪的家伙又弄醒了。
    被枪声惊醒,不认为此刻隐蔽山林的对手有胆子偷袭自己,还以为是那些放警戒的满洲**出现了叛变分子的北野高津立即拔出手枪,不顾身上还穿着单衣,光着脚第一时间冲出自己的帐篷躲进了阴影,并快速的为自己找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了隐蔽物。直到枪声彻底落下,确认周围无异常,并听到自己部下呼唤自己的声音之后,才小心翼翼的爬了出来。看无广告请到《网》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