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三十五章 毒气障碍
    对方究竟采取什么手段,居然能渗透到了距离前线几百公里的公主岭?参与的兵力有多少,又是怎么在没有惊动相距公主岭战车学校不过十公里的北山机场,又是怎么将那些笨重机器运走的,现在对于一向号称无孔不入的关东军情报部来说,却是一无所知。他们只知道的是,在此次事件之后自己的纵深也不安全了。
    关东军情报部,此时才真正了解到华北派遣军面对十八集团军时候的痛苦。因为下面的情报,你也许会有一些掌握。但是你当面对手高层的情报和动向,却是一无所获的时候,那种恐惧几乎是不言而喻。
    对于关东军司令部来说,这支神出鬼没的部队,今天能去打劫印钞器材。明天搞不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也许会将关东军司令部诸位长官的脑袋当做目标。所以公主岭事件发生后,关东军司令部不仅立即大大的加强了自身的警戒力度,在最短的时间抽调了一个完整的步兵联队,进入新京城内加强防御。
    关东军司令部,也立即转移到戒备森严,而且经过严格保密的第二预备指挥所。还再三要求前沿各个师团,不仅要保证师团部一类重要目标的安全。还要保证重炮、装甲等重要部队,以及机要、通讯等部门的安全。
    关东军总部的这道命令,让为了还能打[ 下去,还能坚持下去,无论金冈正忠大佐再不情愿,也只能想法设法的增调兵力加强对炮兵的掩护。尽管这会削弱他在一线本身就已经很紧张的兵力,但这也是金冈正忠一种无奈的选择。
    但是在几个所属大队本身伤亡不小,又要临时抽调兵力为那些因为分散而需要更多警戒兵力炮兵阵地。而师团无力再为其增加部分兵力的情况之下,动用一切手段,阻击抗联几乎是板上钉钉的夜袭,已经成了金冈忠正一种必然的选择。
    也许这些毒气对于有着完全防护的对手,起不到什么太大的神作书吧用。但金冈正忠却相信,这些毒气至少能够减缓抗联的进攻势头,至少让他们在发起夜间袭击的时候会有所顾忌。至少能让自己坚持到白天,坚持到后方可能的援军抵达。只是他的这些手段,最终能不能起到神作书吧用,那就只有天知道。
    事实证明这位金冈正忠大佐对形势的判断还算准确,对整个战局的把握水准也还算在中上。他眼前的对手,无论是九师师长李明峰还是九师所属的三个团之中,目前还在榆树境内神作书吧战的两个团的团长,都将白天给自己带来严重威胁的日军炮兵当做夜战首要摧毁的目标。
    这些日军炮兵,不仅将一线阵地划分成了不同的神作书吧战区域。甚至就连自己的纵深,也分别标定了目标。一旦发现日军防御部队处于绝对劣势,阵地岌岌可危,这些日军炮兵不管阵地上还有没有自己人,上来就是进行无差别覆盖射击。
    日军倒是无所谓,他们早在制定这种战术的时候,就已经做了精密的策划。每一个阵地,包括自己的纵深,都划分了神作书吧战区域。炮兵阵地虽然是成分散布置,但是其火力却是集中使用。
    而且日军在选择采取无差别炮击的时机把握的很精确,都是阵地即将丢掉的时候。而此时,接到战至一兵一卒也不许后退的日军阵地上所剩的人员,已经是寥寥无几。但攻击部队,却不可能只是寥寥无几的几个人。攻击部队,在日军这种玉石俱焚的战术之下伤亡惨重。
    白天的战斗,正是这些日军炮兵密集而又准确度极高的炮火,给九师的攻势带来的极大的阻力。不打掉他们,九师的攻势恐怕很难在短时间之内取得较大的进展。但这些日军炮兵布置的太分散,阵地也构筑的相当巧妙。
    无论是航空兵还是炮兵,都无法在短时间之内将这些炮兵全部摧毁。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压制了日军的炮火,并击毁了日军部分火炮,但却无法彻底的解除这些日军炮兵的威胁。要想解除日军炮兵的威胁,眼下唯一的办法,就只能靠步兵去想办法搞掉。
    晚二十二时,在老贺家以东的一片高粱地之中,神作书吧为整个二十七团攻击前锋尖刀连的二营六连连长齐志远举起望远镜,借着日军打出来照明弹的亮光,一边观察着距离他们不过一百米的日军阵地,一边却是紧皱着眉头。
    而此时伏在他身边的人,即不是他的指导员,也不是他的副手。臂章上醒目的红十字标志,告诉别人这只是一个卫生员而已。齐志远带卫生员前来潜伏观察点,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那位金冈忠正大佐,临时采取的那些所谓的手段。
    观察良久放下望远镜后,齐志远转过头对身边同样举着望远镜,在日军打出照明弹发出光线下观察日军阵地的卫生员道:“小刘,你敢肯定日军在两军交接处撒布了毒气?还是什么杀伤力很大的所谓糜烂性毒气?”
    胳膊上带着红十字臂章以表明自己身份的卫生员,听到连长的疑问笑道:“连长,因为日军在战斗之中使用毒气极为频繁,所以我们在下部队之前,都是受过化学战专门救护和识别知识的培训。而且我们因为自己的工神作书吧,受的这些训练可是比你们这些当领导的在教导队要专业的多。”
    “现在我们的阵地前面,到处充斥着大蒜的味道。这种大蒜的味道,正是芥子气成液态的时候特有的气味。在战场上闻到这股子气味,不用多想肯定是日军撒布了芥子气。因为在战场上,不可能一下子出现这么多的大蒜。出现这种气味,只能是日军在阵地之前撒布了芥子气。”
    “芥子气属于糜烂性毒气,其神作书吧用时间长,在夏天最长可以持续三天以上。而且撒布手段多。不仅可以利用毒气炮弹、毒剂筒撒布,日军还专门为了撒布这种毒气研制了洒毒车。傍晚时候,出现在日军阵地前的那两辆小型装甲车,就是日军专门用于撒布芥子气研制的洒毒车。”
    “这种手段是日军在防御态势不利的时候,采取的惯用手段。如果现在不是夏天刮的是东南风,我们的位置又在日军阵地的东北方向,根本就无法靠的如此近。恐怕几百米之外,就都中毒倒下了。还有连长你看,日军不仅撒布了芥子气。还在重新布置的雷区之中,也埋设了不少与地雷相连的毒气弹。”
    “从暴露在外边的标示来看,不仅有芥子气和路易斯气混合炮弹,还有光气炮弹和其他多种化学炮弹。即便我军使用炮火摧毁雷区,这些殉爆的毒气弹产生的毒气浓度,也足以会成为我军发起攻势的障碍。尤其是其中的光气属于窒息性毒气,杀伤力很大不次于芥子气。”.
    对于芥子气,齐志远当然不算太陌生。在军区教导队学习的时候,因为日军在战斗之中多次采取毒气战,所以他们的课程之中就是专门有针对日军毒气战的部分。只不过,因为神作书吧为基层指挥员的他,只需要掌握日军毒气弹的性质,还有部分毒气炮弹的识别以及防护而已。掌握的远没有受过专业培训卫生员的那么详细。
    但他也知道对付这种毒气,最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的办法除了装备齐全的防护用具之外,就是用大量的清水冲洗。可这当眼上哪去找那么多的清水?又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冲洗这么一大片的攻击区域。而且在日军火力网之下,就是有时间、有清水也根本就没有办法操神作书吧。
    自己的连队虽然全部装备了制式的防毒面具,却没有专用的防护衣和防护鞋,根本无法对付需要全身防护用具的日军这种撒布毒气。而且自己的任务,是渗透进日军阵地,找到白天战斗之中对攻击部队威胁最大的两个日军重炮群。
    如果就算自己不惜强行攻击,不仅是对战士的生命不负责任。而且中毒后的部队,也如论如何也坚持不到找到日军炮兵阵地。芥子气的威力,他虽然并不是太清楚。但受过的培训以及战场上用生命换来的经验告诉他,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谨慎行事。这些毒气,并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
    放下手中的望远镜,看着眼前的毒气和地雷组成的雷区,还有鼻子里面微微传来的那股子呛鼻的大蒜味道,几乎可以说是束手无策的齐志远一拳头砸在眼前的地上:“妈的,小鬼子这也太**了。战场上打不过,就他妈的知道玩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说罢,他转过头对着身边的卫生员道:“小刘,你学到的东西比咱们多。你能不能想想办法,让部队能快速的通过这片毒气区域?现在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太多了。我们必须在零时以前,找到日军的炮兵阵地并且炸掉他们。”
    “这是上级给我们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完成的命令。军情如火,我们不可能在这里耽搁太长的时间。如果我们不能按时的解决掉日军的炮兵阵地,白天的事情将会在夜间重新上演。”
    “白天日军采用的这种无赖战术,给我们带来的伤亡太大了。白天的苦战全军各个参战部队,我们九师是伤亡最大、进展最小的一个师,几乎都快成为全军的笑料了。今晚的夜战,是我们全师上下雪耻的一战,能不能打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咱们团能不能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希望可都在咱们连身上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