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五十八章 翻身仗
    那个参谋听到参谋长的骂声,不敢再耽搁。看了一下听完参谋长这番话后,面色显得多少有些阴沉的政委,一吐舌急忙的跑去传达命令了。虽说回家找老婆吃奶这是团长和参谋长的气话。自己团可是从上到下清一色的光棍,就是想回家找老婆都没有地方去找。
    但要是真的因为行动迟缓而贻误战机的话,这团长可是真的不饶人的,气急眼了要骂娘的,甚至弄不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要出人命的。之前的战斗,二十六团不是在后面当替补,就是捡一点别人吃完剩下的残汤剩饭。这团长的脸,都快拉的连长白山都自感叹不如了。
    这次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不容易上级交待给了一个重要任务,要是因为动神作书吧缓慢贻误战机,估计团长弄不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要直接杀人了。跟着贺方仁已经几个月的这个神作书吧战参谋,对于贺方仁的脾气秉性还是相当了解的。
    看着参谋去传达命令的背影,几乎被无视了的曹辉原本真的有些火大。那个家伙不尊重自己这个政委,倒也不是太难以接受。毕竟自己到的时间不长,两个人之间还不是太熟悉。但是连自己的下级都这么说,多少让他真的难以接受。
    要知道在关内的时候,他担任的也是军事主官,虽说没有担任过团长,但也一直自十八集团军东渡黄河抗战以来,也始终是军事干 部。要是论起火气。来并不比贺方仁小到那里去。但想起来自己上任之前,同样从关内调过来的师政委找自己谈的话,曹辉却是又冷静了下来。
    是啊,这些人都是在战场上一刀一枪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早几年,东北抗联的环境甚至比长征时候还要恶劣的多,牺牲要大的多。长征的时候,虽说条件虽然艰苦,几乎每一天一战,但却是比抗联还是要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一些。
    至少不会在零下三十多度的情况之下,没有棉衣没有粮食。为了一口粮食,还要用生命和鲜血会换。调来东北这大半年的时间,虽说一直在军区教导队学习,但是这北满冬天零下几十度的酷寒和漫天的大雪,让他印象极为深刻。没有棉衣,在这里根本就熬不过去。
    抗联从那么弱小一点点走到今天,靠的不是动嘴皮子,是真枪实弹和日军打出来的。如果手里面没有过硬的能力,被这些人看不起也很正常。到部队后工神作书吧怎么开展,就看自己真实的能力和水平了。没有一定的工神作书吧能力,不能让部队信服你,想要在这里担任一个团的政治主官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曹辉最终还是压下了心中的火气。自己有没有能力担任这个团政委,还是到战场上去说话。现在争吵,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神作书吧用。能真正让人信服的不是以权压人,而自己的真实实力。是骡子是马,拉出去溜溜就知道了。
    等接到到外面部队已经完成集结的报告后,心中火气还是很大的曹辉一抓起桌子上的军帽扭头走出了团部。走到已经列队完毕的两个营面前,他看了看面前的战士,没有接身边警卫员递过来的钢盔,只是淡淡的道:“咱们二十六团从战役发起之初,处于什么情况大家不用我说就知道了吧。”
    “人家打的热火朝天,咱们就一直处于旁观的位置上,除了在后边捡着不痛不痒的小仗来打,咱们团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捞到什么正经仗打。咱们现在不像一个主力团,倒是成了旁观者和不收费的观众。你们没有感觉到这是一个耻辱吗?是我们二十六团的耻辱吗?”
    “咱们二十六团一直顶名是一个主力团,可咱们自战役发起之后,做的都是什么?就是连打扫战场这一类连县大队都不愿意去做的事情,都交给了我们。这不是我们的光荣,而是我们的耻辱。”
    “现在上级给了咱们一个翻身的机会,我们今后能不能在上级和兄弟部队面前挺直了腰就看今天这一仗了。狗走千里吃屎,狼走千里吃肉。我们二十六团今后是狼还是狗,今天就要看我们的表现。”
    “从这里到陶赖昭,虽说还不到二十公里的距离。但上级要求我们四个小时之内,必须要赶到陶赖昭一线。今天就是累死了,全军跑吐血了,也得给我按照指定时间赶到指定的地域。”
    “一营长你亲自带着一连为全军的先头部队,你们都把刺刀给我打开,手榴弹的盖子也都拧开。如果遇见有小鬼子阻击,你就直接给老子打不用请示。全军以连为建制跟在一连身后,就是跑吐血了也得给我在规定时间之内跑到。”
    说罢,曹辉转过身对着身边牵着他坐骑,从关内跟过来的警卫员道:“我今天不骑马,你们跑多少公里,我这个当政委的就跑多少公里。你小子就牵着我的马还有你的马跟着断后的部队。有战士跑不动的,就让他上马。”
    交待完自己的警卫员,曹辉一挥手对着面前排列整齐的干部和战士道:“没有什么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说的,还是那句话,这一仗是代表着我们二十六团的荣誉。我们今后能不能在上级首长面前直起腰,就看这一仗。全军现在立即出发,目标只有一个就是陶赖昭。”
    随着曹辉的手一挥,受命亲自带领一连为全军开路的一营长不敢耽搁。接过身边通讯员递过来的冲锋枪拉开枪栓后,一挥手带着一连向南疾驰而去。待一连出发后,曹辉没有丝毫犹豫的带着后续部队立即跟上。
    看着曹辉带队出发的背影,还有部队被他那几句话撩拨起来的嗷嗷士气,在他身后正忙着收拢炮兵以及电话线的团参谋长摇摇头,嘀咕几句这个新政委还有点水平,就转身忙着别的事情去了。
    倒不是他和贺方仁一样看不上新来的政委,但对于他这个神作书吧为军事主官副手的参谋长来说,明白战场上时间的重要性。要是因为迟疑不决耽搁了时间,让日军抢了先机才叫做犯罪。尤其是现在已经习惯了贺方仁雷厉风行的他,很看不起拖拖拉拉、犹犹豫豫神作书吧风。
    政委有些犹豫,他这个做参谋长的可不能犹豫。在战场上,时间就是生命。虽说团长交待在新安的部队由政委统一指挥,但此时的他也顾不得越俎代庖的嫌疑了。这时候不是应该犹豫的时候,早行动一分钟,部队就可以少付出一些代价。
    只不过对于他来说,此刻也没有时间去评价这个新政委了。部队移防,他这个团参谋长是最忙的人。团长和政委,都带着部队走了。剩下的炮兵以及通讯、医疗等单位收拢,还有伤员的转交都丢在他身上。
    尽管他也很想像团长那样当甩手掌柜,带兵去一线神作书吧战,可惜他身上的职务和二十六团的现状让他这个想法只能是想想而已。没有办法,团长和政委这么一走,整个团部就空了。他这个参谋长,只能留下来做后续工神作书吧。
    尤其是二十六团目前所有的团一级职务,都没有配备副职。就连副团长,都还没有到位。而团政治处主任、后勤处长两个副团职干部,一个在前线检查工神作书吧的时候,被日军冷炮弹片所伤。虽然没有什么大事,但却是在短期之内无法工神作书吧。
    一个则更是倒霉,在榆树境内因为坐骑踩上一枚日军埋设的步兵地雷而身负重伤,而那一片已经被先头部队攻下来的日军阵地,明明是已经扫过雷了。事后再次清扫的时候,却发现整个阵地就那一枚漏网之鱼,却是偏偏被他的坐骑给踩上。
    副团长一个没有,政治处主任和后勤处长又都不在的情况之下,他这个团参谋长身上压的担子就更多的了。现在被部下称之为上管天文地理,下管鸡毛蒜皮。这种情况之下,他想在短时间之内赶到前沿去几乎不太可能。特别是还要等待总部调拨过来的新部队的情况之下,他只能先老实的在新安待下去。
    参谋长对于自己不能亲临一线指挥战斗很是不满,但对于前面已经带队出发的曹辉来说,心中也多少有些压力。这一仗的成败,不仅关系到二十六团能不能打一个翻身仗。更关系到他这个团政委,能不能在二十六团站住脚。
    尽管在七师抢占三岔河,完成对二十八师团侧翼的突破之后,整个三岔河以南直至松花江已经无大股的日军正规野战部队。但是当初抢占三岔河、新安、四马架一线时候,有不少被打散的日军小股部队,在西撤与师团主力会合的路线被切断后,都向南撤向了陶赖昭。试图以那里既有阵地为依托,固守待援或是南撤渡过松花江撤到德惠境内。
    而虽说从三岔河到陶赖昭一线,已经无关东军正规野战师团大股的兵力。但是在三岔河以南的中长铁路沿线,还有为数不少的铁路警护部队。而且这一路上,也还有为数不少的日军二十八师团被打散的散兵游勇。
    所以对于兵分两路的二十六团的南下行动,并不意味着他们的战斗进程会因为三岔河以南,已经没有多少日军正规部队。而仅存的日军主要野战兵力,都收缩进了陶赖昭一线而一帆风顺。
    尤其是眼下担任守备三岔河至陶赖昭一线的满洲铁路警护部队阻击,让现行出发的二十六团一营和三营的进展很是不畅。并不知道这支伪满部队实际上早就已经被关东军大换血的曹辉,没有想到这支伪军战斗力会如此的强。与关内的伪军相比,战斗力几乎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