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发了狠的李守信
    只不过高桥茂寿庆少将也曾经交待过,这些出兵神作书吧战是以蒙古自治军为主。日军的主要兵力一是要防止北面的抗联全力南下,二也是要应付正面战场的第八战区。此次神作书吧战,并不会,也无法派出太多的兵力参与。
    此次神作书吧战,蒙疆军只能抽调出部分兵力参战,而且主要起到的是督战的神作书吧用。所以,他要对这些蒙古自治军队的指挥官,给予最起码要表现出表面上的尊重。虽说蒙疆驻屯军高层不太相信这些就连每天弹药的发放数量,都控制在日军顾问手中的所谓蒙古自治军会反噬自己一口。
    要是他们真的有这个胆量,当初也就不会卖身投靠大日本帝国以求荣华富贵了。但为了稳定住这些伪军高层,让他们死心塌地为帝国的战略效力,至少在表面上给予适当的尊重还是必要的。
    有了高桥参谋长的特别交待,再说自己怎么说也收了人家一万日元,至少表面上还要意思意思的。而且听说这位副总司令一向都很大方,眼下打定的主意是怎么在这个家伙身上多捞点的德川中佐,之前也不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弄的太僵硬。
    只是此时被林西战场上急剧恶化战况搞得疲惫不堪的关东军逼迫的上司,一封接一封的催促行动电报搞的焦头烂额的德川中佐,也顾不得上高桥少将的那个给{ fw.予适当尊重的指示。以极为强硬的语气,要求蒙古军队在明日清晨时必须发起追击。不惜一切代价,追上抗联的分队并消灭他们。
    这位被上司逼得有些焦急的德川中佐扬言,如果蒙古军队在迟疑不决、行动迟缓,那么就按照与皇军不合神作书吧的态度处置。如果放跑了抗联这个分队,让出关的土八路得到他们急需的粮食等物资。那么皇军将对所有参战的蒙古自治军,进行严厉的惩罚。至于什么惩罚他虽然没说,但是至少看起来不会太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德川中佐坚决的态度以及威胁的语气,让李守信和几个师长对视一眼却是很无奈。他们都感觉到前边肯定有埋伏,但却谁也都没有能力去否定这位太上皇的决定。要是真的把日本人给惹恼了,自己还真的要吃不了兜着走。
    那些与日军不合神作书吧的人,是一个什么下场,在座的几个蒙古自治军的军师长自然都很清楚,他们可不想去做那个倒霉鬼。多年的宦海生涯告诉他们,眼前这位德川中佐语气中的威胁,很明显并不是在吓唬他们。日本人对神作书吧战不利的伪军处置,还是很严厉的。
    所有的伪军将领,将目光都放到了李守信的身上。而李守信看着德川中佐杀气腾腾的脸,无奈之下点了点头。知道一些内情的他,很清楚这次自己再想蒙混过关是基本上不可能了。眼前这个日本人,可并不是太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糊弄的。
    之前可以以对方势大,自己不是对手神作书吧为借口。而且面对着对手的坦克和重炮,这个德川中佐也胆怯了,才同意自己就坡下驴,转移视线的做法。但是眼下对方就这么一点兵力,要是在畏缩不前的话,这个日本人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缴械。
    要是自己单独出兵,自己可以找一个机会弄死他,然后找一个借口回去糊弄蒙疆驻屯军高层。想必自己部队之中,那些收了自己大笔钱财的日军顾问,也不会出卖自己。对于这些早已经没有了纵横沙场勇气的日本人来说,他们是不会自己切断自己财源的。
    只要能找到一个过得去的借口,这些日本人也会为自己开脱的。而蒙疆驻屯军高层,在自己还有利用价值的情况之下,恐怕也不会太过于追究。而这个德川中佐要是在日本军内有深厚的背影的话,早就去正面战场历练升职去了,也不会被发配到蒙疆驻屯军来啃沙子。
    只是现在这里不仅仅是自己的部下,还有老对手的三个师。最关键的是,这里还有正规日军的一个骑兵大队,以及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几个步兵中队。这么多年下来,李守信知道自己的部队真实状态是一个什么德行。
    别说这么多正规的日军,就是那一个骑兵大队,自己的部队全部加在一起也不是对手。更何况要是真和日军翻脸,那些日本顾问就算再贪财,也不会站在自己这边。他们不是自己,是不会背叛日本人的。
    而自己的所有给养和弹药,都控制在这些日本顾问手中。自己部下每支枪才有十五发子弹,就算想反咬一口都没有这个本钱。再说自己的部下虽说都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嫡系,但这些年的汉奸生涯,早就让他们没有了去嗜血的本事。
    与日本人拼命,借给他们八个胆子也没有那个胆量。更何况,谁知道其中有没有人想取自己而代之?这些人可不都是跟着自己一起投敌的老兄弟,中间有不少还是自己后收编来的。这些人与自己在共同的利益面前,也许还能站在一条线上。
    但是要是说这些本就因为利益才和自己站在一起的人,与自己同心同德,那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要是反水,自己这些部下还有多少能和自己走的?对于李守信来说,心里面根本就没有多少底。
    拼命不是他的信条,但不拼一下又交待不过去。这次不拿出点什么来,日本人饶不了自己。可他的要是按照日本人要求的去做,自己苦心积攒下来的这点实力,可损失就大了。但如果不按照他们要求的做?
    再想想自己一旦将日本人彻底的得罪结果,李守信现在多少有些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跟着汤大帅撤进关,而要留下来当汉奸,给日本人做打手。要是当初撤退进关,也不用混成现在这个样子。
    只是想想撤进关的那些自己在东北军的老同僚的结果之后,他突然又感觉到很庆幸。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赖自己现在手头有了一定实力,虽说万把人的人枪算不了什么。装备也有些差,但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赖至少目前这支武装还为自己马首是瞻。
    与那些跟少帅进关后,被调的七零八落。那里打的最激烈,就被调到那里。部队打光了没有补充,武器装备和弹药还得自己想办法。一旦阵亡了,连最起码的抚恤都没有。媳妇改嫁,还得带上婆婆。
    部队损失大了,很容易被早就窥视良久的中央军一口吞下的东北军老兄弟相比。自己不管怎么说,现在手上有了近万人的兵力。装备虽说比不上自己的老对手,绥远的国军,但是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赖也比那些土八路要强。
    而且最起码,日本人在钱上还是比较大方的。自己这几年捞的,也算是富甲一方了。要是没有了日本人的信任,这一切都将会彻底的失去。要是反正,土八路那里自己多次参与对其在察哈尔的部队进行清剿。自己手上的血债太多,他们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至于国府那边,过去了不是一样将自己这些杂牌军拆的七零八落,就是被推到前边去堵抢眼?自己在东北军的时候,就是杂牌,别人的白眼看的太多了。兵员补充和武器弹药补给,总是被排在最后。
    反正到国府那边,难道以前的杂牌那种滋味自己还没有受够了?不想在受别人的白眼了,更不想再去给别人堵抢眼了,反正对于自己来说,根本就不是一条退路。眼下的自己,除了与日本人一条路走到底,没有第二条出路。
    看了看帐篷外边黑黝黝的群山,又回头打量了自己部下和满脸杀气腾腾的德川中佐良久,李守信咬了咬牙。奶奶的,那帮泥腿子手中有枪、有炮,自己手中拿的又不是烧火棍,他们不过一个营的步兵,就算有坦克又能怎么样?那几辆坦克是改变不了战局的。
    自己在老东北军又不是没有见过坦克?当年南口神作书吧战的时候,奉军不是一样出动了坦克?可那些坦克又怎么样,不是一样拿西北军没有办法?不是一样在西北军的攻击之下,被打的损失惨重?
    自己现在的装备怎么说也比那些西北军要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的多,当年拿着破铜烂铁的西北军都不怕,自己还怕这几辆坦克?而且在黄岗梁一线都是山区的情况之下,这些坦克和废铁一样,起不了大神作书吧用。
    没有了那几辆坦克,对手充其量不过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就算自己的部下,都是豆腐渣子,但撑也能将他们撑死。就算他们这些土八路或是抗联在顽强,但是兵力上的差距就是差距,不是其他的可以弥补的。就算他们设伏又能怎么样?老子兵多。
    想到这里,李守信转过身对着身后看着自己的部下,还有德川中佐发狠道:“明早七时准时开饭,八时准时进山。全军以六师为前锋,其余的部队以七、四、八的序列,各师随后跟进,二师在行军序列最后收尾。”
    “一师担任总指挥部与炮兵的警备。待六师出山谷后,掩护总指挥部、皇军和炮兵通过山谷。每个师进山,以及行军的间隔为五百米。同时集中所有的炮兵,部署在山口掩护部队进山。一旦山中有埋伏,集中炮火掩护部队快速的通过。”
    “各师进山之后,不要管两侧的山地,也不许进行任何的搜索,以最大的速度通过山谷。如果抓住抗联的汽车队,老子回去有重赏。抓不住,老子是要重罚的。有畏战不前的,师长就地免职,团长并以下军官就地枪决。老子亲自组织督战队,对于神作书吧战不利者,绝不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