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只是表面
    就在王光宇正在沉思日军此举究竟是什么意图的时候,掩体外传来的一阵他熟悉的说话声音,不仅打断了他的思路,还让他不由的一愣后,几步抢出了神作书吧为司令部的这个半地下掩体。甚至他往外赶的脚步,都有些失去了往日的从容。
    王光宇略微显得有些失态的样子,让掩蔽部内只见过他镇静的参谋多少有些感觉到意外。然而见到外边的人,没有心思去管身边神作书吧战参谋一副惊掉下巴表情的王光宇,连忙一把他拉进掩蔽部,语气有些急迫的道:“一号,您这么赶过来了?我这里现在还不安全。您来的时候,怎么不事先通知一声,我这边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做点准备。”
    对于王光宇的担忧,杨震摆了摆手道:“我怎么不能来?还有,你这里两万多大军,二百余辆坦克和装甲车,几百门大炮还保护不了我?你这里不安全,那里还能说安全?不要我一到前沿,你们就大惊小怪的。”
    “别忘了,咱们当时就那么一点人,人比枪多不说,子弹还得数着打,不也是一样冲杀过来了吗?那个时候不担心,现在条件上去了,却是这不行,那不行了?放心吧,我自己做什么心里还是有数的,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精贵。”
    对于杨震的有些不以为意,王光宇只能苦笑道:“一号,不是我** 过于紧张。您还不知道,昨天虽然我们在炮战之中,重创了日军的炮兵,解除了日军对机场的远程火力封锁。但是日军时不时的还用冷炮,对机场进行骚扰。而且机场周边,还有一些日军的溃散部队,您这个时候来很不安全的。”
    “万一您的飞机降落的时候,正赶上日军冷炮骚扰,那就太危险了。还有从机场到我这里,路上并不是绝对安全的。您就带了几个警卫员就冲了过来,还是乘坐普通卡车,这实在是太冒险了。”
    “您是全军之长,您的安全关系到全军的命运。不说别的,东北可是离不了您。您的安危与否,更关系到整个东北战场今后的走向。一号,东北离不开您,我们这些人也离不开您。您现在可不仅仅是您一个人的,可是寄托着整个东北党、政、军,以及三千万同胞的希望。”
    对于王光宇话里面浓浓的担忧,杨震没有回答他。这种话,不能说更不能答。如果被有心人捅出去,那不成了山头主义了?当年四方面军的事情,可不能在自己身上重新上演,山头主义现在可是大忌。这些话让有些人知道了,可要做文章的。
    看了看王光宇紧皱的眉头,杨震没有接过他的话头,而是转换了话题,笑了笑道:“怎么遇到难题了?是不是战事进展不顺,担心你这个局部影响到全局?你王光宇可不是那种杞人忧天的人,能让你的眉头皱成这个样子,这个问题看来还是不小。”
    杨震一屁股坐到王光宇司令部内弹药箱临时搭成的凳子上,看着他桌子上厚厚的一摞子自己发过来的敌情通报,后看了看掩蔽部一面墙上挂着的,标示着其他各部进展的东北全局地图,心中马上就明白了王光宇在挠头什么。所以,才有这么一番话。
    在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略显尴尬的王光宇面上表情,杨震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站起身来,到炮队镜前观察了一会前沿的战斗,才转过身来道:“怎么还没有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三天的战斗下来,还没有摸清楚日军的战略企图。老王这可不像你一贯的神作书吧风啊。”
    说到这里,杨震转过头看了看桌子上厚厚的一沓敌情通报,却是笑了笑道:“不过,你现在也算不错。总算想起从全局,来寻找这个二十三师团摆出如此一副被动挨打架势的真正意图来了。这就是一种很大的进步。”
    杨震走到王光宇指挥部内挂着的那张全局战略全图面前,指了指地图上清晰标示着的敌我各方面的态势之后,拿起了一边的指挥棒指了指地图上的通辽道:“日军下一步可能进行的战略反击重点,不在你这里而是在这里。”
    “你这里在下一步的神作书吧战之中,也许会承受一定的压力,但是这股子压力更多的也许会来自关内的日军华北方面军。如今关东军在自顾不暇的情况之下,其友邻的朝鲜军和华北方面军肯定会主动参战。日军不像我们中国人,内部虽然也有纷争,但是对外却是铁板一块的。所以你下一步的防御重点,还是要向南倾斜。”
    “至于目前在东部奉天、吉林境内的关东军重兵集群,他们的目标至少现在还不是你。而目前位于锦州的关东军这两个师团,对于他们来说保障北宁铁路这条联系关内外日军的大动脉通畅,才是他们最急切的任务。”
    “关内部队冀东军区已经针对北宁铁路南线,发起了破袭战以牵制这两个日军师团无法调动。至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他们的精力还顾及不到你们。只是冀东军区的实力有限,装备也不是太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恐怕能起到的神作书吧用不大。”
    看着杨震指挥棒所点的位置,王光宇沉思了一下之后,却是摇了摇头道:“一号,这不太可能吧。日军将下一步的反击重点放在通辽,也就是说他们的反击主要目标放在了老陈那里。从老陈目前所处的位置以及目前的态势来看,这倒是并非没有可能。老陈至少在表面上看,的确是孤军突入。而且与后续部队之间,还有一段距离。”
    “从更深一层的角度来说,老陈所处的战略位置,恰恰不是日军最佳的反击方向。老陈现在看起来因为推进速度过快,而显得有些孤军深入。但是这只是表面的现象,实际上老陈那里在必要的时候,能得到的策应与接应是我军几条战线上最多的。”
    “在老陈的西南方向,只要他们那里需要。我的一师如果不顾伤亡,强行撕开日军二十三师团在林西至林东一线的防御,不顾二十三师团的后续反应,强行向东北方向突击。以我现有的装备,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就可以赶到开鲁一线。”
    “实际上,如果老陈那里真的需要我们的策应。我这里最大的顾虑并不是眼前的二十三师团,而是目前在热河境内的挺进军。如果我们强行向东北方向出击,热河的挺进军就陷入四面合围,成了一支孤悬在外的孤军。”
    “以挺进军目前的状态和部队综合神作书吧战能力来看,将挺进军留在热河,还是多少有些危险的。虽说挺进军的装备水平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综合神作书吧战水平与日军还有较大的差别。这个对比,我感觉在一比三四比较恰当。”
    “当然如果挺进军能在整体战局需要的时候,放弃眼下正在进行的热河战役,全力向我军靠拢的话,那么我就不会有任何的顾虑。我目前虽然暂时无法全歼这个二十三师团,但是在他们的防线上撕开一个口子,调头向东北方向攻击,还是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的。”
    “但是一号,您要考虑失去我们的策应,以挺进军现有的实力和兵力,能否单独承担在热河神作书吧战的重任。要知道热河境内的战斗,他们在需要时候面对的不仅仅是关东军。在必要的时候,华北方面军随时可以加入战场。““当然,这个问题暂时还不是现在讨论的范围。我的意思是只要全局需要,我们随时可以策应老陈的神作书吧战。但我的意思是总部在使用我们的时候,一定要慎重。考虑的不仅仅是我们,还有热河战场上的挺进军。”
    说到这里,王光宇指了指地图道:“除了我们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全力策应之外,在老陈的西北方向,杜开山的几个师随时可以抽调一部分南下。而在他的后面,也就是农安、前郭战场上,也有我军一个师的兵力,随时可以南下神作书吧战。”
    “老杜那里,已经完成对七十一师团的分割合围。他们虽然在战斗之中,因为地形的关系伤亡比较大。但是后续神作书吧战能力,并未丧失。如果形势变化有需要,随时可以抽调出相当一部分兵力南下。”
    “虽说抽调出来的兵力也许不会太多,但是加上前郭一线的部队,兵力就相当充足了。当然老杜如果咬咬牙的话,抽调出一个师的兵力,也不是不可能的。只不过,这要影响他们在南兴安一线的战事进展。”
    “而在老陈的东北方向,我军正在九台、德惠境内激战。在必要的时候,马春生完全可以将九台战场交给我军预备部队,从攻势转为守势。以一部分兵力,沿九台、德惠一线布防,阻击关东军的反击。”
    “以主力强行向西南方向的长岭、双山一线突击的话。日军即便投入相当的兵力对我军实施反击,但是他们的侧翼将全部暴露在马春生的枪口之下。这样一来,无论日军投入的兵力有多少,但是战场上的主动权仍旧在我军手中就个控制着。”
    “这还不算可以在短时间之内,同样快速调动的位于舒兰境内的王效明指挥的几个师。还有总部目前掌握的一直神作书吧为预备队的四个师另十三个团,以及部分随时可以参战的后方军分区部队。这些部队在需要的时候,我们随时可以利用根据地内的铁路线以及我们自己装备的大量卡车,运送到前线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