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二百一十章崔四虎的感觉
    其实对付这些石头制成的简易工事,他高田泰宏并非是没有办法。正如杨震所料,此次长途奔袭神作书吧战,以及受迂回线路地形限制,日伪军虽然没有携带山野炮。但是还是想办法携带了两门九二式步兵炮,以及两门迫击炮。
    这些九二式步兵炮和迫击炮,是拆卸成零件又日军士兵扛过来的。不能不说日军士兵的吃苦耐劳的精神,不次于中国军队。在迂回路线地形那么复杂,在很多地方几乎没有路的情况之下,硬是将步兵炮和迫击炮用肩膀扛了过来。
    当然,这也与这两种火炮比较轻便有关系。最重的九二步兵炮,全重不过才二百公斤,拆卸开来也最重的零件也不过几十公斤。要是给日军一门三八式野炮,即便是拆卸开来。从赤峰扛到这里,上百公里全部都山路,甚至有些地方连山路都没有,只能沿着山脊行军。就算日军炮兵的性格再坚韧,恐怕也要累吐血了。
    携带的炮弹虽说数量不是太多,但是打垮这些围墙的数量还是足够了。这种仰射可以神作书吧为榴弹炮使用,平射可以神作书吧为加农炮使用的轻便火炮,虽说口径只有七十毫米,对付真正钢筋混凝土工事还是有些吃力。但是对于这些石头与泥土砌成的围墙,威力还是足够了。
    只是不知道这位高田泰宏少》 佐那根神经搭错了线,放着此时就隐蔽在他所在山上棱线部位,那两门完全可以摧毁守军工事的步兵炮愣是不准使用。只允许在战斗之中,使用轻重机枪和掷弹筒提供火力支援。
    单凭歪把子轻机枪、九二式重机枪和掷弹筒的威力,那里能够打的穿石头堆砌而成的石墙?有了这道相对坚固的工事,以及高田泰宏的不知道抽了什么疯的自己暗中拆台的行为,在加上战术运用得当,进攻的日伪军碰的头破血流,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对于目前的战事,高田泰宏少佐可谓是相当的不满意。对于守军的战斗力,他自然不会承认很强大。因为对于自大的他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支军队的战斗力,可以与他所在的大日本皇军相比。
    至于守军的武器装备,那些破旧的,自上个世纪便开始生产的老式步枪,他更没有放在眼里。当然对于守军在武器低劣的情况之下,巧妙的运用手头上有限的装备组成有效的战术结合,给自己带来不小的伤亡,这一点他还很是欣赏的。
    至于其他的问题,在他看来并不是什么主要的问题。在他看来这三次突击的失败,原因自然都在崔四虎的便衣队身上。在高田泰宏看来,正是打头阵便衣队的畏缩不前,才导致了三次攻击的失败。
    虽说对于他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来说,不要说便衣队的伤亡,就是日军自己的伤亡数字他不在乎。但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在第三次突击失利之后,高田泰宏相当不满意的转过头对崔四虎道:“崔君,你的便衣队在战斗之中的出工不出力,这样下去不行。”
    “如果你们的便衣队再畏缩不前,拖延战事的进展。我将采取一切的必要手段,让你和你的部下,重新建立其战斗的信心。记住我们此时在这里的战斗,司令官阁下,乃至关东军司令部都在密切的关注着。如果因为你的部下的原因,引起此次决定热河整个战局的战斗失利,你将会面对独立守备队,乃至关东军司令部的严厉惩罚。”
    正为自己那些铁杆心腹死伤惨重而心疼不已的崔四虎,高田泰宏这段威胁的话,让他的嘴角不断的在抽动。尤其是高田泰宏将责任全部推到自己头上的做派,更是让他愤怒。只是让他与高田泰宏公开翻脸,他无论如何是也没有那个胆子的。
    但是不敢翻脸归不敢翻脸,该争取的事情他也要争取。崔四虎这个人自认为最大的优点,除了识时务之外,还有一点就是相当懂得给自己争取有利的条件。虽说是马匪出身,没有受过正规的军事教育,但毕竟也在正规军中打熬过一段时间。
    虽说当年驻扎在热河的东北军,并非那位少帅的嫡系。自身也在原来那位一心捞钱,其余的什么都不管热河王的统治之下,早就已经从当初奉军精锐,沦落到除了吓唬老百姓之外,几乎无任何战斗力的半土匪武装。但毕竟也是正规军,也有不少从东北讲武堂毕业的军官。一些基本的战术,他还是懂得的。
    要说这三次攻击失利,除了某些原因之外,他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村北外面被守军神作书吧为主要防御工事的石头砌成的围墙。他是热河本地人,又是打家劫舍的马匪出身,对于这种东北典型山村民居当然熟悉。
    在现在的东北,包括已经属于口外的热河。一般山村百姓,在建房的时候都靠山吃山的利用石头,在自家房子外面砌一道围墙将自己的住所围起来,以防止野兽的侵袭。反正靠山,石头有的是。只要出点劳力,就地取材建一道围墙几乎就没有什么成本。
    这些围墙都是用花岗岩或是河卵石砌成的,无论是坚固度还是厚度,都绝对不次于一般的钢筋混凝土工事。而守军眼下更是将整个村子外围各处的院落连接起来,除了留下几道进出村子的通道之外,没有花费多大力气,就给自己弄了一道可以说相当坚固的防御阵地。
    再加上进攻的正面过窄,这种情况之下,就算守军的火力不强,在短时间之内也很难攻进去。当然,如果有炮那就另当别论了。机枪和掷弹筒虽说打不透这些石头砌成的围墙,但是火炮可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想到这里,崔四虎回头看了看,就部署在自己身后山顶棱线之后,但是从战斗打响却是始终保持着沉默的两门九二式步兵炮。一脸媚笑的道:“高田少佐,打进村子去,其实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这些土八路虽说有坚固的围墙可以神作书吧为防御阵地,不过这些用石头和泥土堆砌起来的围墙坚固程度我还是了解的。虽说可以防得住我们的机枪火力,但是对于我们的炮兵却是防护力有限的很。您如果动用炮兵的话,再发起连续不断的攻击,我想打进去并不是什么问题。”
    对于崔四虎现在就动用炮兵的建议,高田泰宏想都没有想的直接干脆了当的给予的拒绝:“崔君,我们此次远程奔袭,虽然依靠帝国勇士之无谓的,不畏艰险的精神,携带了几门步兵炮和迫击炮,但是此次我军携带的炮弹数量并不多。”
    “你是热河本地人,对于皇军此次行军路线的地形应该很熟悉。能将这几门九二步兵炮和迫击炮,在那么崎岖的山路上携带过来,已经是一件很是了不起的事情。但是炮弹的数量,并不太多。所以这几门火炮,只能在最关键的时候使用。而现在距离最关键的时候,还远的很。”
    “而且前三次的攻击失利,不是对手有多强硬,有多坚固的工事。主要是你的部下神作书吧战不力,引起的攻击失败。崔君,我希望你能拿出一个勇士的精神来,不要辜负参谋长阁下对你的信任。能下山亲自去督战,督促你的部下发起攻击。”
    说到这里高田泰宏不在看向崔四虎,而是随手一挥,他身后的两名日军端着上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了刺刀的三八式步枪,直接站到了崔四虎的身后。意思很明白,你要是不自己下山,我们就用刺刀送你下山。
    看着顶在自己身后的两支雪亮的刺刀,崔四虎此时恨不得给自己几个大嘴巴子。自己按照之前的计划,在这些土八路身后制造一些混乱,让日本人有可乘之机不是很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为什么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吃饱了撑得,非得要将自己发现一个重要目标事情上报,却招来这个大杀神。
    对于自己现在在日本人心中的地位,崔四虎很清楚。别看自己给热河日军独立守备队,以及警察厅中的高级日本警官没有进供,没有少给他们卖命。但是那是建立在自己对日本人言听计从,并为他们效劳的基础上。
    一旦自己与这个少佐翻脸,先不说这个家伙能不能放过自己。就是能,回去倒霉的也肯定是自己。日本人在心中,对自己始终还是不相信的。自从三三年日本人占领热河以来,多少与自己一样的人,就因为日本人起了疑心而死在日本人的手中有多少?甚至死的不明不白的,有多少?
    不说别的,自己在侦缉队的前任,不就是因为日本人对其失去了信任,而被日本人抓进了宪兵队再也没有出来?死者家属除了一捧不知道是谁的骨灰之外,什么也没有捞到。对于自己这类人来说,生存的基础就是日本人的信任。如果失去日本人的信任,那么能得到一个善终就不错了。
    就算日本人念在自己为卖命多年,为他们破获了大量反满抗日组织的面子上,给自己留下一条命。但是被自己杀了那么多人的***,还有国民党能放过自己吗?自己手上可不仅仅沾满了***的鲜血,国民党的特工和情报人员死在自己手上的也不少。
    前年国民党中统和军统在热河的情报站,可就是自己一手破获的。从站长到一般的特务,死在自己手上的足足有上百人。自己要是没有了日本人的信任,没有了武装,国共两党还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了?对于崔四虎来说,保住自己的实力,就是保住自己的命根子。
    但是在保存自己实力与保存自己生命的选择题上,崔四虎学最终还是选择了保证自己的生命。对于他这种人来说,只要保住了命,就是什么都有。若是命没有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对于他们来说,什么都可贵,但是生命价更高。对于他们这种生命排在第一位,然后是荣华富贵的人来说吗,每一步都算的很周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