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已经打草惊蛇了
    说到这里,孙文玖别有深意的笑了笑道:“从邱金堂上报的其在战斗之中各个炮群的配置和编成,也足以说明这个家伙在这方面的深厚底蕴.司令员这就是掌握现代战争技能人的优势。因为他们可以充分的利用自己的长处,去克制敌军的短处。”
    “他在今早的战斗,不仅仅是政委亲自和您通过话,航空兵路过的轰炸机群也有过一个详细的汇报。从航空兵和政委,以及邱金堂发来的战报来看,这个家伙对炮兵火力的运用不是一般的熟悉和掌握。也正是有了这个基础,他才能打出这么一出漂亮的仗。”
    “而且他是参谋出身,对于战场形势变化的掌握,以及敏锐的察觉是他应该具备的专业素质。也正是因为他参谋业务的扎实,才使得他可以迅速的判断日军的动向,从而拿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应对办法。”
    “当然他能有这个深厚的功底,也与他自身的努力是分不开的。我听说当年在参谋教导队,他各项功课的成绩在他们那批学员之中是最出类拔萃的一个。而且同时兼修的指挥课程,也是成绩优异。”
    “这个小子能取得今天的成绩,也不算容易。付出了比别人多几倍的汗水和努力,他在教导队的时候,因为有熄灯的规定。在熄灯之后,他就到马厩去看* 书,平常也是书不离手。正是三分的天分,再加上七分努力才让他有了今天的成绩。”
    “他的背囊您也见过,里面装的都是书。不管是行军还是神作书吧战,只要有时间,他肯定捧起书来看。他那些书,除了日本陆军大学的课程以及苏联各种高等军事学院的教材之外,还有什么《战争论》、《孙子兵法》、《六韬》等军事书籍,以及炮兵各种专业教材。”
    “还有,虽然我不赞同天才那么一说,但是这个家伙的确对于战争有那么一丝的天分。这个家伙在战场上的嗅觉,比我们这些打了多少年游击的家伙还要灵敏的多。其战场上的反应速度和应变能力,倒是颇有一号之风。到底是三号最得意的弟子,这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只可惜,我们的部队之中,这样的干部实在是不算多。即便是一号和三号下了苦心,但是我们很多团一级的干部,甚至有些师级干部,在合成神作书吧战的运用还远远无法做到像他这样得心应手的地步。对战场变化的敏锐性和判断上,更多的还是凭借自己的经验,而不是综合的利用所学。”
    “不过这个家伙胆子也真是足够大,日军的刺刀都快捅到他的眼睛上了。面对蜂拥而入的几千日军,纵深兵力连一个营都没有的情况之下,他居然还能沉住气。直到可以发挥最大火力优势的时候他才动手,这没有相当的胆量是根本做不到的。”
    “只是他的级别和资历,都是太浅了。军龄不过才三年,军衔才是副团少校,直接让他去巴拉奇如德坐镇,恐怕压制不住那边的部队指挥员。就是调去给王德耀当参谋长,都是您破格提拔的。如果换了他去巴拉奇如德一线坐镇,那边的战局应该要比现在还要理想的多。”
    “他看似冒失的行动之中,却是不乏稳健的考虑。胆大但是又心思极其细腻,知道该如何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的长处,大局观也相当的强。对战场的把握能力,虽说还有些差了一些。但这是经验还是有些不足的原因,并非是自身的原因。”
    “说实在的,从昨晚上到现在的整个战局发展,他的表现要比王德耀冒冒失失的,得到点情报就不顾整个整个战局得失擅自出击,要强的太多了。他这个擅自出击,与王德耀的那个擅自出击,虽说都是无命令擅自行动。”
    “但是从两人出击期间的战场态势变化来看,这个擅自出击却是有着云泥之别。如果说王德耀的擅自出击,有些莽撞,甚至是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大喜功。但是杨继财的这个擅自出击,却是相当有底气,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司令员,您当初在选择阿鲁科尔沁旗方向指挥员的时候,如果说选错了王德耀。但是您在这个参谋长上可是慧识珠,如果不是他采取种种手段将日军的主攻方向扭转了过来,恐怕在王德耀擅自出击的时候,阿鲁科尔沁旗战局就很有可能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哪怕是换了任何一个稍微谨慎,或是循规蹈矩的人,那么现在的阿鲁科尔沁旗战线恐怕将会不可想象。即便是有身后的重炮和天上的航空兵支援,一个团的兵力无论如何也无法守住那么长的战线。这场战斗,这个家伙的表现我只能说异常的精彩。”
    “其实这个家伙在后面反击的时候,也有考虑不周的情况。不过我还是那句话,这个疏漏是他经验上的不足,与自身的能力无关。不过虽说出现了一定的疏漏,但是以这个家伙表现出来的应变能力坚持一段时间,还是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的。”
    “而且现在您既然已经命令原有设伏部队全线出击,那么即便是这个家伙可能会在一时被动,但是却已经大局已定了。此刻在阿鲁科尔沁旗战场,就算天王老子来了,都已经无力回天。”
    对于孙文玖对杨继财的这个很高的评价,王光宇沉默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随着我军的装备水平日益的提高,他们这些受过现代化军事教育的人发挥的空间也越来越大。”
    “没有当初在教导队养成的深厚功底,这个家伙是打不出今天的战斗的。装备水平上去了,我们各级指挥员的能力也要有相应的提高,才能在更少付出牺牲的情况之下,取得更多的胜利。”
    “现在我们的部队,已经从单一的步兵,发展到炮兵、装甲兵和航空兵协同神作书吧战。装备水平的提高,对我们这些指挥员的能力要求也随之提高。如果我们这些老家伙,不能尽快的提高自己的综合神作书吧战能力,早晚也是要被淘汰的。”
    “至于这个家伙与王德耀的对比,的确我当初只想到了王德耀身上的那股子闯进和有股子打死不后退的倔强劲头以及韧劲,对于其他的方面考虑的的确有些不周。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也正是王德耀擅自出击导致自己牺牲,才给了他这么一个难得的掌握全局的机会。”
    “这件事情上,反倒是王德耀成全了他。我丢掉了一个战区司令,换来了几乎付出太大的代价,干掉了日军一个师团。我真不知道是该把酒庆祝,还是该因为当初选错了人而愁眉苦脸?”
    对于王光宇的这个感觉,孙文玖也多少有些同感。的确如果王德耀不牺牲,杨继财无法接过阿鲁科尔沁旗战线的全权指挥权,那么整个阿鲁科尔沁旗战场,是绝对不会打的这么精彩的,至少结局不会出现的这么快。
    但是对于杨继财之前的建议,他却是很犹豫:“不过司令员,对于他的想法我认为应该慎重。我们原来的计划是总部批准的。现在这个家伙将原有的计划几乎全部推翻了,想要进行改动,我们是不是要请示一下总部?”
    “如果我们答应他的这个要求,我们原有的计划,几乎全部要改动。这么大的改动,没有总部的批准,是不是很是不合适?司令员,西满战局的确重要。但是对于眼下发起的这场会战来说,西满依旧不过是一个局部。”
    “是不是提前迂回翁牛特左旗,会引起西满战局的整个变化。牵一发而动全身,也会影响到此次会战整个战局的变化。而对于这种变化产生的后果,特别是对此次会战全局带来的影响,总部需要进行全盘的考虑。”
    “而且我认为如果我们现在包抄林西日军后路,即便是能切断两部日军的后路,但是对于我们来说,也很难在短时间全歼他们。按照林西战场目前的态势,在目前日军始终保持着齐头并进,并且极其谨慎的情况之下,以及日军惯有的反应速度,我们很难对日军这两个日军师团实施分割。”
    “按照正面两个日军师团的动神作书吧来看,这两部日军一旦发现后路被切断,根本就不会与我们恋战,会在第一时间之内缩回去。这样一来,按照他所说的用于迂回兵力即便全部加在一起,也很难阻击两个日军的师团的全力后撤。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我们恐怕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以我之见,我们以一部兵力向翁牛特左旗强行迂回,包抄林西正面战场日军之退路不是不可以,但是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如果左翼日军已经过了孙家营子一线,那么才是我们最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的机会。太早行动,只能是打草惊蛇。我们是不是在沉住气,观察一段时间?”
    对于孙文玖的这种相当循规蹈矩的想法,已经有了思想准备的王光宇摇了摇头道:“第七师团在阿鲁科尔沁境内被打垮,实际上已经是打草惊蛇了。第七师团出师未捷身先死,势必会引起关东军整个战略的重新调整和部署。”
    “而我们,也无法长时间隐瞒阿鲁科尔沁旗境内的战局。王德耀在扎嘎斯台诺尔一战,最多将二十八联队击溃。以他们出动偷袭的兵力,以及这个二十八联队当初部署的分散情况来看,王德耀根本就不可能全歼这个二十八联队。”
    “如果二十八联队的残部,撤过西拉沐沦河。哪怕是只撤过去一兵一卒,日军也势必会惊动,同时再加上迟迟无联系到第七师团主力。日军不是傻子,不会发现情况不妙。如果再加上巴拉奇如德一线的残兵,有人能够逃出去,那么日军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根据情况调整部署。”
    “正像你说的那样,按照日军自攻势发起之后谨小慎微的情况来看,我们正面的这两个日军师团会在第一时间缩回头去。但现在如果将原有的计划提前,我们将面临一场空前的血战。如果真的出现这样情况,我们现在就明显显得后继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