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影响之借刀杀人
    兵站部的这些人,与中央军都是同学之谊,自然不会去中央军那里发财.桂军的后台硬,也不敢得罪。∽↗,人家想要发点财,可就指着他们这些没爹没娘的杂牌军呢。人家都是有后台的,与上面的那些人都是黄埔同学,砸断胳膊还连着筋呢。你就是告,都屁用没有。搞不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这一告,下回这么点补充都没有了。
    面对着几乎倾家荡产才搞来的,本应该就补充给自己的这批武器装备。那位在抗战全面爆发之后破家卫国,散尽家产募军出川抗日的川军老将,不由得老泪纵横。就这还是他走对了门路,手头还有些积蓄才搞来的补充。要是换了穷叮当的杂牌,这点玩意还没有。
    而就在这个军四二年下半年,被中央军彻底吞并,由军政部那位部长的侄子接任军长之后。这个原来装备的都是破烂不堪的川造步枪为主,汉阳造和这批意大利步枪就算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枪的杂牌军。
    立即全军清一色的都换成了第五军淘汰下来的苏械装备不说,还补充了一部分美械。全军上下步兵都是苏制莫辛纳甘步枪,每个步兵班一挺托卡列夫轻机枪或是dp轻机枪,步兵营重机枪连五挺m一九一零马克沁重机枪。
    不仅国造八二迫击炮,每个师都配备了十二门,甚至军一级还装备了由六门意大利六五山炮,外加八门意大利造七十五毫米m一九三四野炮组成的炮兵团。这个火力配备,在三战区下属各军之中可谓是独一份。
    军属特务团,则清一色的美械装备。不仅每个步兵班都配备了两支汤姆逊冲锋枪,清一色的美制m一九一七式步枪。甚至班属轻机枪,配备的是其他军没有装备的美制m一九一八式轻机枪。营属重机枪连,则是六挺美制勃朗宁水冷重机枪机枪,各级军官清一色的柯尔特手枪。
    这样一个完整的建制都是清一色美械装备,即便是第五军和七十四军那样的王牌部队都没有。美援武器之中美制m一九一八式轻机枪,由于数量过少,即便号称全美械的第五军轻机枪也是国造捷克式的。
    那位军政部长给他那位侄的护驾部队,可谓是武装到牙齿。这个特务团在跟随他调往第八军的时候,装备之精良让还是国造装备为主的第八军上下目瞪口呆。更让同属远征军序列的七十一军,羡慕到了极点。
    尽管其实即便是全套都装备m一九一七步枪,m一九一八轻机枪,勃朗宁水冷重机枪,这个轻武器的组合火力,也没有比国造中正式步枪、捷克式轻机枪,二四式重机枪,轻武器配置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的那里去。无论是射速,还是火力密度,基本上都是相差无几的。
    甚至无法更换枪管的m一九一八轻机枪,在一定程度上比可以更换枪管的捷克造机枪,在使用性能上还差了一些。勃朗宁水冷机枪与二四式重机枪,无论是性能还是重量基本相等,谁也没有比谁强哪去。
    至于m一九一七步枪,实际上比中正式的原型毛瑟m一九二四步枪还差了一些。至于美制春田步枪,本身就是毛瑟九八步枪的改进型,在中国一向被称之为花旗中正。武器的性能,都是**不离十。
    美械真正出色的地方,不是在这些轻武器上。真正射速快的美制步枪,绝对不是那些春田、m一九一七步枪。而是m一半自动步枪,再加上汤姆逊冲锋枪、m一卡宾枪这些自动、半自动的轻武器。同样在加上铺天盖地的空中支援,外加大量的炮火。
    但是这个时候的重庆就迷信美械,就认为只要有了美械就可以包打天下,美械就等于先进武器。殊不知这些所谓的美械,在没有m一半自动步枪和那些冲锋枪、卡宾枪的情况之下,在整个二战之中也就是二流的。
    并没有比日军使用的三八步枪、九六式轻机枪,九二重机枪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的那里去。可美械在重庆方面心里就是高人一等,装备了美械就无可畏惧、就是王牌。尤其是那位最高当局,分配美械的时候一向都是中央军摆在第一位。更让这些美械,成为是不是衡量一支部队战斗力的标准。
    杂牌军除了那些有后台的,或是已经中央化的之外,根本就别想得到。而整个抗战期间,杂牌军在补给上始终都是被歧视的。不仅经费和弹药得不到保证,自己还要时不时的提防被一场大战下来损兵折将的中央军给吃了。
    以八十八军为代表的川军中小杂牌部队,就是典型的代表。为了搞到一些补充,不仅要花钱去疏通,还要忍受兵站的勒索。到最后也没有能保住自己的部队,被采取明升暗降的办法,将部队给吞并了。
    对于眼下的重庆方面军队来说,不兼任神作书吧战部队的主官,当一个没有兵权副手屁权利都没有。杂牌军将领一旦被剥夺了一线部队军权,别说当一个集团军的副司令,就是当一个战区的副长官都没有人搭理你,还不如下面的一个师说话管用。
    当然这种情况对中央军是除外的,中央军那才是实打实的提升,为下一步扶正做准备。但是对于杂牌军将领,那就意味着夺取兵权。提升职务后免去原本担任的神作书吧战部队指挥官,这种明升暗降手段,也成了重庆方面对付那些不放心的杂牌军将领,一贯的采取的做法。
    杂牌军的日子,都不是很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过。尤其是二马这样的杂牌中的杂牌军,因为还要用他们守住西北一线。再加上他们自身也在自己的老窝,没有调上前线,所以也没有明升暗降的夺取她们兵权。
    虽说没有像川军那样被拆的七零八碎,更没有像一些小杂牌那样,被直接的吞掉。但枪械与粮弹补给和经费来源,一向基本上都要自己想办法,“中央”是绝对不会给补充的。这次能够一个子都不花的,顺利的弄来这些装备、弹药、物资,可算是绝对的例外了。
    而且这批装备和物资运抵的速度相当快,命令下达的一个星期之内,就从西安兵站起运。半个月之内全部补充到位。不但从数量上,就是从效率上也都可谓是空前了。最关键的是,这二位还是第一次从“中央”那里补充装备和弹药,不用花钱去走门路。而且不仅不用花钱,还给了一大笔的钱。
    不过重庆的那位对借刀杀人这一套,玩的无比熟练的最高当局,给他们补充这批武器和弹药,目的可并非单单是借刀杀人,让二马去当这个出头鸟。在一定程度上,也在一定程度上加紧了对二马的控制,绝对堪称用心良苦的一手。
    这批意大利造卡尔卡诺步枪、布雷达m三零轻机枪、菲亚特m三五重机枪,都是六五口径子弹。而这种六五口径子弹,与二马原来主要装备的晋造三八式步枪、日制三八步枪,以及所谓的殿英式六五步枪,使用的日式六五子弹根本就无法通用。
    至于其中的布雷达m三八式重机枪,使用的八毫米子弹更没有地方去找。这批弹药打光了,除了老实的听重庆方面的话,否则根本就没有地方补充。一旦二马不听话,掐断其弹药补给渠道,这批武器就是烧火棍都不如。
    这些武器,其实更像是一条栓二马在脖子上的缰绳。武器给你了怎么样?只要我手中控制着你的弹药来源,你就得乖乖的听话。否则我直接将你的弹药和经费来源,都给掐断了,让你有枪也没有弹药使用。
    不过在武器和装备下拨,番号与经费都拨付到位之后。这位对这二马还有些不放心的最高当局,派出自己的侍从室的少将高参,叮嘱那位八战区的天子第一门生。在给二马的补充弹药和军饷的时候只能按照月发,绝对不能让其形成足够的储备。
    二马请示补充弹药的时候能拖就拖,不能拖就尽可能的少给。每次补发的轻武器弹药,不许超过一万发。七九子弹的补充,一发都不许给补充。至于那六门山炮,想要补充炮弹要用炮弹壳来换,对于骑兵最需要的马料供应则三天一补给。
    并让他派人看死已经迁往陕西的二战区那几个兵工厂,绝对不能让二马有机会从那个山西王那里购买弹药。甚至这位最高当局,授权八战区军统站在必要的时候,可以直接封厂抓人。第二战区那里,由“中央”去解释。
    同时将中央军的一个军,以应对新疆局面为由调往河西走廊布防,切断进入陇东的青马与青海的联系。并调集一个师,进驻甘肃与宁夏交界的地方。这甜枣已经给了,但是威慑力还是要的。
    总之这二马既要用,但是更要防。听话就给一点甜头,不听话就勒紧了缰绳,在给几鞭子。如果这二马不服从命令,则立即采取手段歼灭。当二马接受这些武器装备的时候,这条绞索就已经紧紧的勒到了他们的脖子上。
    重庆那位最高当局对杂牌军,一向抠得很紧的枪弹和钱怎么能白拿?想要玩空手套白狼的把戏,白拿武器装备和番号外加钱,在这里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装备和经费给你了,但是你也要出力的。
    这二马一个当年在河西走廊之战中,做的实在太过,与陕北有血仇,可谓是水火不相容。一个视地盘与军队为命根子,虽说表面上与陕北和平相处,但是实际上却提防的紧。而且都坐困地瘠民贫之地,做梦都想向外伸展。要不然那位青马,干嘛一直相争这个甘肃省主席?
    借刀杀人,给二马一点甜头,让二马与陕北自相残杀。他撤到二线的中央军,在后边坐收渔利。必要的时候,拿二马去堵美国人以及国际压力的嘴,这位最高当局当真玩的是一手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把戏。
    这位一向刚愎自用的最高当局,自认为自己充分利用了二马的心态,给了一大堆的甜枣,想必这二马一定会上套。只不过他很聪明,那位多年内部争斗下来,同样积累了丰富都斗争经验的人物会不会上套,那就两回事了。青马一向有向外扩张的野心,也许会咬钩。但老奸巨猾的宁马,可就未必吃这一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