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十三章 束手无策
    也就是说重新编组后的社会部,只是承担整个东北范围内的战略情报收集,以及整体防谍、反特工神作书吧。原来主管的公安工神作书吧和军区内部保卫工神作书吧,已经全部的剥离,单独列出来成为独立部门。
    新任的东北局社会部长,则由中央选派干部接替。原计划按照中央的安排,原来的社会部长陈泊,改任第一副部长。但考虑到陈泊这个人工神作书吧能力的确突出,可是这脾气和秉性也突出。
    别说与还不是知道性格秉性的新上级,就是与原来的老搭档军区情报部长陈龙,因为工神作书吧上的分歧都相当的不和。将他留在社会部,在还不知道新任部长为人究竟怎么样的情况之下,杨震实在有些不放心。战争年代这样的人是无价之宝,但到了和平年代?
    在中央决定东北局社会部分家之后,杨震犹豫了再三,为了保护这个才华横溢的陈泊。还是以陈泊熟悉军区内部情况的名义,将他留在了军区保卫部担任部长。放在自己身边,杨震也可以放心一些。
    眼下在确定了社会部一分为三的方案之后,原来的社会部长陈泊,已经按照杨震的要求,从四二年底便已经开始,将主要的工神作书吧重心从社会部,转到了军区保卫部上面。对社会部的工神作书吧,基本上已经不再过问,暂时由副部长代理。
    东北局社会部部长职务,则由中央另行派人接替。这个人杨震倒也是曾经听说过,也是党内赫赫有名的情报和安全保卫专家。而社会部的对内工神作书吧部分,则早就转为随同挺进军一同抵达东北的副部长主抓。
    这位四一年底才从关内调来的副部长,为人也是老资格的党内安全保卫专家,经验可谓是相当的丰富。在红军时期就曾经担任过军团一级的政治保卫分局局长,对事业可谓是忠心耿耿,也曾经屡建奇功。
    不过这位副部长虽然为人很低调,从不轻易的抛头露面。杨震虽说与他接触不多,但是却很看不惯这个人总是怀疑一切的目光。尽管杨震知道,这个人曾经制止了关内某一根据地肃反的扩大化,挽救了大批的干部,并不是那种极左的人。
    可杨震不知道怎么的。一对上他的眼睛,就感觉很别扭。尤其在他担任社会部的主管对内工神作书吧的副部长之后,社会部的某些方面工神作书吧,甚至按照工神作书吧纪律,即便是神作书吧为部长的陈泊已经不能过问。尽管杨震也明知道这是纪律要求,但是这个情况依旧让他很不舒服
    而且关键的问题,就是出在这里。不是自己的老部下,杨震对这个老资格的肃反专家,总是有些不太信任。尤其他那双低沉,但总是在暗中扫视一切的目光让杨震就是不喜欢。尽管他从来不干涉人家的工神作书吧,但是对这个人杨震很难做到对陈泊那样的信任。
    其实他也知道,这位副部长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工神作书吧方法也不教条和死板,更不是那种动不动就大开杀戒的人。神作书吧风严谨,处理案件从来不草率行事,一贯讲究必须要进行严密的调查研究之后才能下结论。
    在华北工神作书吧期间虽说不长,带出了大批的情报和内保骨干。到东北之后,短时间之内成为东北情报和保卫工神作书吧的顶梁柱。当初将他调到东北工神作书吧,挺进军的那位政委还很是不情愿,埋怨杨震挖走了他最得力的一员大将。
    自己看人不应该只停留在第一印象之上,应该更全面的看待一个人。尤其是自己神作书吧为军事主官,看待问题更应该全面。但杨震虽说从来不干涉社会部的具体工神作书吧分工,但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的,对这个人虽不能说厌恶,但就是喜欢不起来。
    父母身边的那个女医生,就是这个副部长在到任之后,亲自从南满调回来的。后来才知道,这个女医生是他一手创立的晋察冀社会部,派遣得力人手,在南满创建情报网期间,发展的秘密党员。
    而晋察冀社会部在南满的这个关系,到了四二年上半年,抗联还一直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情报网。直到这位副部长从南满调过来一批学生干部,抗联才知道为什么有很多时候,中央对南满敌伪军调动情报,尤其是伪满上层内部情报,甚至掌握的比本身就在东北的抗联自身情报部门还要迅速和详细。
    但这个情报网规模有多大,究竟包括哪些人,却是除了这位亲手创建的副部长之外,到现在东北社会部和军区情报部也不清楚。所有的情报关系,都是由这位副部长亲自掌握的。
    尽管这种情报系统内部之间只保持垂直联系,而并不进行任何的横向联系。以及所必须要保持的独立性和保密性,以保证情报系统安全的做法,神作书吧为一名高级指挥员杨震还是比较能够理解的。
    毕竟搞情报工神作书吧,不能将所有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面。否则一旦被破坏,那么对于整个情报系统将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情报系统的独特性,注定了破坏容易、建设难。所以保持独立的情报系统,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尽管这个情报系统是独立的,但杨震从中央转来的部分情报中,杨震依旧可以清晰的判断,中央在日伪系统高层核心打进了一批人。而且不知道这些人真是的身份和地位,但杨震从中央转来的情报之中,就连伪满高层会议的情报都有。
    虽说关于日军兵力调动和部署的情报寥寥无几,但是从其转来的情报内容上,杨震可以分析出相当有用的东西。从这一点上,杨震可以很容易判断出中央在伪满高层身边肯定有钉子,而且职务绝对不低。
    不过这个情报网转来的情报,大多数都是伪满系统的,涉及到关东军的除了抓苦力以及征集战略物资之外,整体上对神作书吧战有用的军事情报也并不算多,所以杨震对于这个情报系统归属也并不在意。
    况且这个情报体系,虽说是晋察冀军区建立起来的,但是却归属中央社会部直属,杨震认为也没有必要去接手这个情报系统。毕竟中央也需要一定的战略情报,以便不断的调整自己的战略方针。
    不过有了这个判断,即便他知道伪满总理的儿子,以及一批伪满最核心官宦子弟,也都是这个情报网的成员的话,他也不会太过于惊讶。但也正是这个独立,甚至连必要的情报都是由中央转发的情报系统存在,这才是杨震坚决反对杨继财这桩婚事的原因。
    因为他并不清楚被从南满调回来的这些人,包括这位女医生在内,具体任务究竟是什么。尽管让那位副部长从南满调人的具体原因究竟是什么,他杨震不想知道,同时也更不想过问。但在杨震看来与其引起某些纷争,还不如直接来一个快刀斩乱麻。
    尽管杨震透露出来的东西并不算多,但是他的这番话的确,将原来对社会部工神作书吧范围并不是很了解。还以为这个主管根据地内所有安全保卫工神作书吧的部门,只是单纯的就是保卫部门的杨继财吓了一大跳。但是杨震的话,却并未让杨继财就此放弃。
    杨继财很固执,面对杨震的反对,却是坚持捍卫自己的爱情:“大哥,您说的这些我都相信。可我认为就算她的身份复杂一些又能怎么样?不管社会部的工神作书吧体系是什么,可她终究是我们自己人吧。”
    “既然是自己人,那我为什么就不能娶?而且至少她现在的任务很单纯,就是照顾我们父母身体,那就更没有什么问题。大哥,我真的想不出您反对我们结婚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我不认为她的身边和工神作书吧,是我们婚姻中的障碍。”
    “大哥我相信,她的工神作书吧绝对不会是您想象的那样。因为我知道以她的性格,并不适合从事那种工神作书吧。她只是一个单纯的,性格有些倔强的姑娘而已。她没有那么深的心机,她甚至连手枪都不会用。”
    “大哥我求求您了,先不要在您对她还不了解的情况之下,单单就因为她的工神作书吧问题这么快就拒绝。您不是常常教育我,在看待一个人或是一件事物的时候,不要看表面问题,要多看核心问题。没有调查权,就没有发言权,这还是您教导我的。”
    “怎么在这件事情上,您就这么草率的就不同意?问都不问,也不去了解她的真正为人,就这么简单的拒绝?大哥我知道您忙的分身乏术,可大嫂总该有一些时间吧。能不能让大嫂抽出一些时间,试着去了解一些她。就算我说的话您不相信,可大嫂说的话您总该相信吧。”
    看着面前倔强的杨继财,杨震的眉头越皱越紧不说,也有些相当的头疼。有些事情他真的不能解释的太过于透彻,更没有办法向眼前的妻子和弟弟透露。
    很多关于高层内部的事情,现在杨震只能一辈子都自己压在心里面,没有办法去解释。可眼下明显自己的说法,并未说服自己这个倔强的弟弟,让驰骋疆场到目前为止,几乎是无往不利。
    面对在强悍的对手,也从来没有皱过一次眉头。无论在外交内困的局面,也从来都没有发过愁,一向是压力越大、动力越大的杨震,此时无疑很是感觉到一种隐隐的无力感。他现在甚至有种老虎吃天,无力下嘴的感觉。
    当初小妹就差点没有搞出事情来,还要保卫部快刀斩了乱麻。可面对着自己的这个弟弟,亲自处理的时候却很是束手无策。到了这个地步,除非是下命令将女方调到其他根据地,否则杨震想不出别的更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办法。
    可很重视这份亲情的杨震,却偏偏最不想用这种办法。可面对着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弟弟,却偏偏又没有其他的办法。但有一点杨震很清楚,在这件事情上的处理,自己只能是快刀斩乱麻。
    眼前的油盐不进的杨继财,让本就不善于处理家事的杨震,隐隐有了要暴走的趋势。长期的带兵生涯,使得杨震并不是一个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脾气的人,尤其是他现在很珍惜这个家庭的情况之下,一旦涉及到这个家庭内部的问题,脾气更不会太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