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七十八章 清风店(二)
    杜子孚的话音落下,林枫也没有继续再犹豫:“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就按照政委说的办。 ≯我和政委答应你的要求,但是如果打不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咱们秋后算账。如果无法按时拿下清风店,我不要你的脑袋,但军法无情。你马上回去准备,你要的火焰喷射器和炸药,马上就给你送过去。”
    师长和政委既然已经吐口了,松了一口气的李贺,也没有在师部继续耽搁。立即转回自己的团部,着手部署和准备。不过在领受了任务之后,李贺也没有急于立即起进攻。而是带着他的几个营长,又沿着整个清风店外围仔细看了一遍,才制定了详细的神作书吧战计划。
    他没有继续使用兄弟部队选择的平汉路南北两端,也是日军围着清风店修建的三道封锁沟,仅有的两条通道神作书吧为自己的突破口。这两个方向是平汉铁路途径清风店的路线,也是整个清风店外围三道封锁沟上的,仅有的两条通道。
    先期起攻击的部队,将这两个虽说比较狭窄,但攻击正面还是比较通畅的口子。也是整个清风店外围,仅有的可以供坦克通行的通道,选择神作书吧为突破口。采取在坦克掩护之下的南北对攻战术,试图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夺取清风店。
    但在这两个方向突击行动,却在日军密集的交叉火力之下,以及大量构思巧妙的暗堡拦截之下,多次突击付出不菲的代价,但是进展却是相当的有限。不过兄弟部队虽说未能突入镇子内,但是也将这两个突破口已经暴露出来的日军工事,摧毁了大半。
    可李贺却偏偏没有选择这两个,眼下可以说整个清风店内外围之中,日军火力与工事部署最弱的地方。而是将攻击重点放在了整个清风店战场,日军外围已经暴露出来的暗堡最密集的东面。
    在之前兄弟部队攻击的基础上,再加上自己的观察。李贺现日军修建的暗堡密度,搞的很有特点。整个清风店战场上,日军设置暗堡的密度最高的方向,不是因为要保证平汉铁路通行,而刻意保留了通道的南北两个方向。
    其整个工事群的重点部署,在东西两个方面。而且相对于面对太行山西方向来说,东面面对自己纵深冀中平原方向,反倒是要多一些。在这个方向核心工事虽说只有三个,但是梅花形的阵地数量却是不少,而且暗堡的数量尤其多。
    很明显,日军是考虑到了抗联善于迂回穿插的神作书吧战习惯。认为往往最安全的地方,也最容易被抗联迂回部队偷袭得手,所以在东面修建了更多的暗堡群。以防止抗联的穿插部队,从自己背后给自己一刀子。
    不过尽管这个方向的暗堡群数量最多,但是李贺却依旧将主攻方向选择了这里。原因很简单,在兄弟部队连续攻击失利之后,再加上日军三道封锁沟限制了部队机动,尤其是坦克的运动。
    认为自己接下来的攻击行动,应该还是以坦克为主,以图尽快拿下清风店的日军将防御重点,还是会放在南北两个方向。因为只有南北两个方向,因为铁路线的通过而保留了通道。也只有这两个方向,才可以让坦克快的突入。
    同时兄弟部队虽说多次突击失利,未能取得决定性的进展。但是在这个方向,日军的工事群多数被摧毁。日军部署在这两个方向的兵力,恐怕同样遭受到不小的损失。在已经无法重新修建类似工事,只能抓紧时间修补原来的工事,以及构筑临时野战工事的情况之下。再无坚固工事群可以依托的日军,肯定将兵力防御的重点方向放在南北方面。
    所以李贺经过慎重考虑,还是来一个反其道行之。就算自己的战术企图全部暴露,但也要打一个时间差。哪怕这个时间差只有半个小时,在日军增援兵力抵达之前,给自己创造突破外围,寻找到日军交通壕的时间,便就已经足够了。
    而且在选定攻击重点之后,他将主意打到了日军挖掘的几道壕沟上。李贺认为干嘛非得要从地面一点点的突破这几道封锁沟,才能起进攻?完全可以采取连续爆破的手段,炸开日军封锁沟与交通壕之间土层,为部队打开进攻的路线。
    最后一道的封锁沟,距离日军外围阵地,只有十余米的距离。甚至日军部分的工事和暗堡,就在最后一道封锁沟的边上。而从兄弟部队之前战斗之中,日军调动基本上不露头的情况来看,他们在各个核心工事之间,包括与镇内之间,肯定修建了至少是半地下的交通壕。
    只要打开并拿下一条交通壕,哪怕渗透进日军阵地纵深一个连,这场战斗就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打了。而且就算自己因为日军抢先下手封锁,利用不到这些交通壕,至少也可以封锁住日军内外线之间的联系。阻击日军从其他方向抽调兵力,增援东面的守军。
    日军倒打火力点是多了一些,兄弟部队在这方面吃亏不小。但兄弟部队失利的关键是,没有能形成内外夹攻的态势。在打开缺口之后,又是只朝着缺口猛打猛冲,却忽略了其他方向的配合。
    同时冲进去的部队,也在兵力的使用上过于集中了。没有能彻底的打散开来,以班排为建制,采取渗透式的攻击。使得日军修建的那些倒打火力点,可以从从容容的从后面偷袭突击部队。
    如果自己能够渗透进部分兵力,进入日军阵地纵深。敢于打乱建制,以点对点的攻击。并采取内外配合的战术,至少打开一到两个缺口还是没有问题的。只要能渗透进日军后方,那还有什么问题吗?
    在选定攻击重点方向之后,李贺立即着手开始布置。他将师里面加强的工兵营打开,除了保留一个连留在后面为坦克开辟通道之外,给突击营的每个步兵连都配备了一个排。同时将手头炸药的一半,都交给了主攻营长。
    至于上级配属的坦克,按照现在的态势,在外围战斗结束之前,至少打开通道之前明显用不上。所以李贺并未在第一时间,将加强给自己的坦克部队调上去。他将上级留下来的坦克部队分成了三分,以两个坦克连各加强一个步兵连的兵力。
    在南北两个方向,日军反坦克炮火射程之外,除了虚张声势之外。则利用坦克炮的直瞄火力,配合炮兵对镇子内实施火力覆盖。一旦东面打响,日军主要注意力被吸引过去。这两个坦克连,则在协同步兵的配合之下,立即快的向镇子内日军纵深突击。
    在部署下去之后,李贺将自己的指挥所,就放在了兄弟部队拿下的日军第一道封锁沟,也就是第二梯队的集结地,而这里距离日军外围核心阵地还不到一百米。甚至可以说就在日军迫击炮,可以轻松够得到的位置上。
    将自己的指挥所放在日军的眼皮子底下,并不是他胆大包天,而是他在当连长的时候就养成的这个习惯。在战时他一定要和自己的兄弟们在一起,他的指挥所一定要在战士们一回头就能看到的地方。同时将指挥所尽可能的靠前,也有利于他在第一时间掌握战局的展。
    尽管他的这个习惯,神作书吧为他的师长的林枫,已经多次的批评过他。明确的告诉他,他现在是一团之长。应该对一团的人负责,对自己所担负的任务负责。一旦他这个做团长的出现什么意外,是对整个部队的不负责任。
    但无论是师长的严厉批评,还是自己政委的苦口婆心,却都没有让他改掉这个习惯。越是关键的战斗,他的指挥所一般就越是靠前。用他的话来说,我要让兄弟们一回头就看到我,看到他们的团长和他们始终站在一起。
    不过他也并非完全什么都不顾,而是将自己的团指挥所分为两块。他自己带着一个轻便的指挥所靠前,政委带着副团长则在自己的后面,保持二百米的距离。一旦自己有失,政委与副团长可以接过指挥权,不至于出现指挥中断的情况。
    不过尽管为了这一战不受干扰,李贺再三要求自己制定神作书吧战方案,而且还拿着自己的脑袋担保。但李贺依旧很是能沉住气,并没有催促自己部下的行动,而是直到所有部队运动到位之后,才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李贺能沉得住气,而在他的对面,他的对手日军第三师团第六联队长中畑护一大佐,自然也不是善茬。对于清风店在眼下保定战场的重要性,他自然是相当的清楚。虽说打退了抗联的多次进攻,但是他也清楚清风店是敌军势在必得之处。
    而在对面敌军多次攻击都被打退之后,战场上难得的宁静,让他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他知道这股子平静,肯定是对手在重新调整部署,更是一场暴风骤雨前的最后一丝平静。他们的下一次攻击要么不展开,一旦展开势必会天崩地裂。
    所以这位中畑护一大佐,也在根据自己的伤亡情况,以及之前工事的损毁情况。不断的调整兵力和火力的部署,准备迎接这场暴风骤雨。至于第一道封锁沟失守,这是在他预料之中的事情。他原本也没有指望,能够守住全部的三道封锁沟。他的重点是第三道,也是最后一道封锁沟。
    中畑护一大佐很清楚,敌军有大量的坦克协同神作书吧战,而且步坦协同的战术异常的熟练。一旦被他们攻入清风店镇内,利用坦克的装甲保护横冲直撞的话。那么自己在守住清风店的可能便微乎其微。
    如果自己要想尽可能坚持长一点的时间,那么御敌于镇外是自己唯一的选择。在纵深保证了足够火力的情况之下,在火力与兵力的配备上,他还是将主要的力量放在了镇子的外围阵地,尤其是最后一道封锁沟以内的各个野战工事。
    最大限度的杀伤敌军的步兵,破坏敌军的步坦协同战术。以便等到必要的收缩时候,将敌军的坦克放进来,利用镇内狭小的地形,在逐一解决敌军的坦克。不打掉敌军的步兵,让其坦克与步兵同时突入内线,那么等待自己的除了全军覆灭,将不会有别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