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我为战神 > 第八十一章 一条肥鱼?
    倒不是林枫和杜子孚不相信自己的爱将,而是清风店一战对整个保定战场事关重要。,不拿下清风店,就算熊伯涛哪里拿下安国、大辛、东亭一线,也无法彻底的封锁住保定战场日军的退路。
    即便按时拿下了定县,并前出至明月店一线。但如果清风店突破口没有能够及时封闭,到时候腹背受敌的自己,能不能拦住日军的撤退的日军还真的两回事。毕竟与日军打了这么多年的交到,无论是林枫还是杜子孚,对日军太了解了。
    日军在战败的时候撤退有可能,被分割与合围也相当的正常。但是无论败的在惨,就是没有过溃退,没有过整体崩溃的时候。也就是说,日军在撤退的时候,绝大部分情况之下,至少部分兵力,还都保持着完整的战斗力。
    而且日军在撤退的时候,一向都是分工明确。断后的部队拼死抵抗,为主力突围争取时间。清风店一线,是日军向石门一线撤退的必经之地。如果不能拿下清风店。一旦被撤退的日军冲过清风店,冲到定县那么对全局影响太大了。
    而就在此刻,在清风店一线战局已经进入关键时刻的李贺,自然不知道自己的两位顶头上司,尽管做出了承诺,但是还有些不是太安心。其实眼下的他,比他两位不是很放心的顶头上司压力更加的大。
    他知道除了以尽可能快的速度拿下整个清风店,完成上级彻底封死保定战场上,日军五个联队退路的整个战役部署之外。没有任何第二个选项可以选择,而且心中的那股子傲气,让他也不会允许自己失败。
    知道自己之前的准备工神作书吧过于细致,耽搁的时间太长了的李贺更加清楚。准备工神作书吧失去的时间,在真正打响之后必须要找回来。因为他并不清楚,保定战场现在已经打成什么样子了,有没有日军已经突了出来。
    如果有的话,再加上保定之敌,那么数量绝对不会太少的。所以他清楚的知道,整个清风店战场上,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否则一旦日军撤退部队抵达,不仅仅完不成师长交给的任务,就是自己也会处在腹背夹击之中。
    尽管李贺做足了准备,而且采取了多种战术并用的手段,强行向日军纵深突进。尽管他的两个尖刀连,已经撕开了日军整个外围的防线。第二梯队则彻底的摧毁了清风店日军,在东面的第一、二道防线,并已经开始向纵深发展。
    但随着中畑护一投入反击的兵力越来越多,反击的力度也越来越大。他将守军彻底分割开来的想法,却始终未能实现。尽管在南北两个方向攻击部队的配合之下,不断的在给着守军放血,打的中畑护一相当的左支右绌,甚至有些难以为继。
    却始终未能在他预想的时间之内,至少将日军赶出清风店。他突入日军阵地内的尖刀营,始终与日军残余兵力,在此时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的清风店镇内,不断的激战之中,镇子内外此刻已经成为瓦砾堆的房屋,日军已经暴露出来的交通壕,都成为大大小小的战场。
    后续的第二梯队也被中畑护一不顾伤亡,从两翼增援上来的部分兵力,在坦克的配合之下死死地缠住。虽然攻击部队尽管缓慢,但依旧不断的将日军向镇子西面的平汉铁路压迫,但是推进的速度却总是快不起来,甚至在某些地段,已经成了一线平推这种李贺最不愿意看到的结局。
    日军的反应速度极快,在燃烧弹点燃的大火火势减小之后,立即重新调整部署。在中路上,将一部分的兵力收缩进瓦砾堆内。与抗联的第一梯队,一个瓦砾堆一个瓦砾堆的争夺。战斗进行的异常吃力。
    尽管日军出动的坦克,被他专门留在东面战场,提供直接火力支援的一个七十六毫米自行火炮连,与步兵装备的无后坐力炮和火箭筒配合,全部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摧毁。日军出动的坦克,并未给他的第二梯队造成实质性的威胁。
    但是日军的步兵却成功的利用清风店内外围,已经无战场区别,日军突然出动坦克达成的战术突然性,打了他的第二梯队一个措手不及,而争取出来的时间差,死死地与第二梯队缠在了一起。
    尽管心中一直告诫自己冷静,久拖不决的战局,让举着望远镜始终在观察着战局的李贺,多少有些显得急躁。但对于步话机与电台之中,不断的传来各部进展的汇报。李贺非但没有催促,反倒是不断的在告诫各级干部要稳住。
    一边观察着战局,一边根据突击部队的汇报,李贺在心中反复寻找着日军在整个战场的弱点。反复掂对之后他咬了咬牙,将上级留给他的坦克,全部投入到战场之上。命令南北攻击的部队,加快行动进展。
    只是无论此时已经将指挥所,迁移到日军在东面外围,一个被摧毁的核心工事之内。面对着有些胶着的战局,而有些焦急的李贺。还是防御体系基本上已经被打乱,感觉到压力越来越大,手头可动用的兵力,已经是所剩无几的中畑护一却都不知道。
    就在他们不断的调整部署的时候,一股潜在的危险也正在向他们靠近。整个战场打的乱成了一片的整体战局,以及双方犬牙交错的战场,让两个人的指挥所都处在战场上。也就是说眼下他们各自的位置,在安全性上都没有任何的保障。
    神作书吧为二十五团此次神作书吧为尖刀营的二营三连,是李贺指定的利用日军交通壕渗透的部队之一。但对于三连长唐正来说,此时的他也是焦头烂额。在突入日军纵深两个小时的激战下来,他的部队此时已经全部冲散,他身边的兵力全部加在一起也只剩下一个半班。
    更让他恼火的是,现在不仅他的部队脱离了掌控,关键是自己在什么位置也不知道。日军在将清风店改为重点防控区之后,将这里的老百姓都强行迁移走,整个镇子内外已经形成了一个要塞。
    尤其是他现在所处的位置,日军为了打通射界,很多房屋已经被拆毁。再加上战斗打响之前的炮火准备,以及几百发燃烧弹的战果。整个镇子内已经是一片断壁残垣,整个地形地貌改变的相当大。
    别说人地皆生的抗联,恐怕就是当地生活了一辈子的老人来了,都找不到东南西北。下发到攻击部队手中的那张寻找当地的居民,画出来的镇子结构图,现在压根就是一张废纸。按照那上面的图形去穿插,指不定跑到那个方向去。
    看着周边还在不断冒着余火的瓦砾堆,听着周边密集枪炮声。却因为残垣断壁的阻隔,只知道周边都在激战,却看不到兄弟部队的位置。至于自己指导员带着的其他部队,现在更是影子都看不到。
    收起指北针的唐正皱了皱眉头,骂了一句活见鬼。自进入日军纵深之后,他才发现日军的交通壕修的是四通八达。至于这些曲曲折折的交通壕究竟通向哪里,那只能打着看了。结果就这么打着看,到现在自己身边就剩下一个半班了,指导员也不知道冲到哪里去了。
    自己携带的步谈机被日军冷枪给打坏,就是想和指导员以及上级联系,都已经无法做到。要是派通讯员去找,那还是算了吧。这么乱的战场,别找不到部队,自己在搭上一个本就剩下不多的兵。
    就在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处的唐正,头疼下一步该选择哪个方向的时候。在他身后的一个班长来到他身边,小声的告诉他,在他们身后五十米偏左的地方发现了几条电话线。刚刚他们已经用刺刀干掉了从附近一个伪装的很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隐蔽部,突然跳出来查线的两个日军通讯兵。
    听到这个消息,因为与友邻部队联系不上的唐正,脸上的阴云一下子就散了。有电话线,还派出了查线兵,这无疑说明就在自己的周边,肯定至少有日军的一个大队级指挥部,着可是条肥鱼。
    如果是中队一级的野战电话,绝对不会连续派出查线兵,更不会有几条电话线。这几条电话线的那一头,唐正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尽管那个班长再三摇头,说没有看到电台天线,但给他的感觉,依旧肯定会是一条不小的鱼。
    有这个认为的唐正,没有丝毫的犹豫,带着手下仅有的这一个半班,顺着电话线就摸了过去。在与敌军遭遇的时候,只要是小股敌军,他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尽可能不开枪,而是带着两个老兵用刺刀解决。
    当初他虽说因伤错过了选拔,没有能进入军区直属侦察旅,但他不仅是侦察兵出身,更担任过侦察排长。虽说侦察方面和手段,以及一些必要的技战术和武器,肯定比不上军区直属侦察部队,但是也不是一般的老兵可以相比的。
    再加上向他汇报的那个班长,也是他从侦察连调任到这个连的时候,从侦察连带过来的老兵。两个人在加上一个老兵,利用周围瓦砾堆的掩护,以三把从步枪上卸下来的三棱刺刀开路,沿着电话线小心翼翼的一路摸了过去。幸运的是,除了零散的敌人之外,他这一路上并未遭遇到大股的日军。
    实际上报话机被打坏的唐正并不清楚,自己此刻已经是第一梯队之中,插入日军纵深最远的一支部队。而日军的精力都被他身后的激战给吸引过去。再加上抛出伤亡,主要兵力都集中在他身后的日军,在纵深已经无太多的兵力,让他的摸鱼行动进展的很顺利。
    当穿过一条已经成为废墟的,长度很短的小巷之后他的笔趣阁女总裁的全能兵王运到头了。对面的日军尽管数量不多,但是警觉性却异常的高。就在唐正利用一度残垣掩蔽,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以寻找电话线的末尾时候。
    身后一个战士,却不小心踩到了一块被炮弹炸坏的废砖头,发出了一丝响动。这边刚一发生响动,那边的日军机枪就立即横扫过来。密集的交叉火力,打的唐正和他的部下,连头都抬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