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都市全能医王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古凡的行医理念
    等到病人走后,古凡正想叫护士让下一个病人过来。
    司徒浩伸出手阻止,“先不着急让下一个病人过来,我先问你几个问题。”
    古凡心中有些忐忑,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自己给病人看病,以及抓药上面没有问题,这才放心下来,“司徒先生请问。”
    护士见这边没有招呼,没有上来询问,站在那里阻止下一个病人进入隔离带内。
    站在隔离带外的病人看着五米外的两个人,心中有些七上八下,担心这个叫古凡的医生没有什么真才实学。
    司徒浩转过身子,看着面前的古凡,“刚才你开的方子我看了,确实可以治疗那位病人的病情,可药是不是用的有些少了?你用当归作为补血益气的药,栀子促进患者的休息,为何不再加入西洋参,五味子,何首乌等药物呢?栀子,当归这两味中药却不及我刚才提到的。”
    听到司徒浩的提问,古凡恍然大悟,原来司徒浩是在质疑自己开的方子,但病人在场不便当面否决自己的方案,这相当于给自己留了一定的颜面,“四君子汤中的人参本就有补血益气的功效,如过再加入西洋参,就有些药效重复了。栀子的功效虽然不如五味子,何首乌等其他中药,但成本却低了很多。刚才哪位病人不过二十四岁,但掌心有老茧,证明是靠体力活过日子。与其开那些名贵中药来治疗,不如开一些便宜点的中药。药效虽然差了一些,但病人胜在年轻,中药以及自身免疫系统相互调节,服用一周下来,效果不会比那些名贵药材查到哪里去。”
    司徒浩听到古凡的解释,微微惊讶,没想到在五分钟的时间内,这个孩子想到了这么多,“可你想过没有,病人找你看病,就是想要让病情快速改善,而不是为了省钱。”
    司徒浩说这话无可厚非,病人看病的原因就是想治疗自己的身体,病痛折磨人身体的同时也在折磨心灵。
    这个世界上,谁都在乎钱,但在病痛的折磨下,钱或许是他们最能拿的出手的东西。
    古凡坐在位置上,微微弯腰鞠躬,“古凡受教。”
    虽然古凡嘴上这么说,但如果让他再来一次,他依旧会开这幅要出来。就刚才那副药而言,七副药下来最多一百来块钱。如若按照司徒浩的药方算,七副药下来少说三百五六还是有的。
    同样治疗病人的病痛,廉价药物可能需要两三天起效,昂贵药物可能当天就有改善。作为普通人,必然会选择第一种。为何?
    钱难挣屎难吃,底层人民本就挣钱不容易,让他们花那些冤枉钱干甚?
    作为医生,首先要为病人的病情着想,但也不能忽略了其他因素。例如,其经济承受能力,治疗时长,个人隐私等。
    这些虽与病情无关,但又息息相关。病情好转的快慢除了用药之外,还与病人的心情密切相关。
    一个意志消沉的病人,康复速度永远比不上积极向上的病人。
    司徒浩见古凡虚心接受,轻点一下头,手指在打分表上轻轻敲了几下,琢磨了一会,没有提笔打分的意思,“叫下一个病人吧。”
    在得到两位医生的受益下,护士很快的安排了下一个病人入座。
    眼前这个病人是一位女性,身体有些虚胖,身上穿金戴银,一副暴发户的装扮。
    妇女坐下,把手中的病历本递给古凡,冲着司徒浩微笑点头,“司徒先生,麻烦了。”
    司徒浩也没有托大,“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古凡看着病历本上的基本信息,何琴,四十一岁,京都本地人,伸出手给对方把脉,“最近是不是胸闷气短,焦虑,易怒,经期期间,量少,甚至有不来的症状?”
    何琴看着古凡,用力点头,“是的,是的,都被您说中了。”
    古凡轻轻点了下头,“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问话的同时,古凡不断的观察病人的面色,以及身体肢体上的动作,正结合这自己把脉以及望诊,进行判断。
    何琴想了想,“睡觉的时候很浅,稍微有些声响便会醒来。有时候睡不着,失眠,多梦。”
    古凡点了下头,“把裤腿撸起来,我看看你的大腿是否出现浮肿。”
    作为一位四十一岁的妇人,自然不会向年轻人那样放不开,有什么说什么,做什么也不会扭扭捏捏,撸起裤腿,任由古凡在自己腿上按压。
    腿部没有浮肿,经期量少,甚至绝经,易怒,胸闷气短,睡眠出现异常,明显的更年期症状。
    可妇人不过四十一岁,也确实符合更年期发作的你年龄。
    何琴看着古凡诊断完,身子微微向前探出,“医生,我没啥是吧?”
    古凡微笑点头,“没多大事,更年期,每一个女人都会遇到的。”
    听到更年期,妇人的年色就不是很好看了,“更年期?那不是五十岁的妇女才会犯的吗?”
    “并不是这样,更年期通常出现在四十到五十岁的妇人之间,越接近与五十岁,其发病可能性越高。”古凡拿起手中的笔,在病历本上记录着自己的诊断结果,“随着社会发展,不管男人女人,生活压力增大,很多病也逐渐的年轻化,更年期就是其中一种。”
    更年期的提前,主要涉及到了人的心里,休息,饮食,以及个人因素在里面。
    现在社会发展,许多女性在就业过程中,以及生活上,遇到的压力越来越大,更年期提前也是一种长见病症。
    更年期的出现,意味着女人的身体出现名下下滑,衰老,皮肤暗淡无光,这是每一个女人都不愿意见到的,别开何琴有些虚胖,可她也是一个爱美的人,“医生,我该如何治疗?”
    古凡抬头看了一眼妇人,“中医认为,更年期属于,肝肾阴虚,肝郁气滞,治疗起来也不是很麻烦。”
    听到古凡说治疗起来不是很麻烦,妇人连连点头,“医生啊,这个更年期能不能让它不要出现?亦或者晚出现?”
    何琴在想些,什么,古凡自然明白,“更年期,是女性必然会出显得一种常见病症,这种病症不可能让它彻底消失,只能说让其缩短,亦或者退后。我给你开药,能让这种病症往后推延一段时间。”
    能够推延?何琴自然乐意至极,可推延多久,一两个月,还是一两年?
    “能退后多久?”
    古凡提笔开始写药方,头也没有抬一下,“药物只是一种辅助,正常情况下一两年没有问题,如果你个人能保持身心健康,没有压力,推迟到四十五岁以后也有可能。”
    听到能延后四年,何琴那张涂满厚厚抹粉底的脸上漏出了灿烂的笑容,“那最好,那最好。”
    古凡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微微摇头。
    爱美之心人间有之,不分男女老幼,都是一样。
    枸杞子、菊花、生地、山萸肉、山药、茯苓、泽泻、丹皮,西洋参,当归,龙骨,鹿角胶
    十二味药材,其中的八位药是经典的杞菊地黄丸的药物,后面四位药物是为了促进妇人的新陈代行,又有补血益气,养生的功效。
    书写完药方,古凡认真的检查了一下,自认为这幅药方已经开的尽善尽美。
    妇人看着古凡开始检查药方,“医生啊,我还想再要个孩子,你看能不能把药方做一下调整,哪怕价格高点也无所谓。”
    古凡眼皮轻抬,微笑摇头,“药方没有必要调整,这服药就是滋阴补阳的,经期恢复正常了,暖巢回复活力,自然会排卵。”
    听到古凡给予的答案,妇人看向坐在旁边的国手,“要不司徒先生再帮我看看?”
    司徒浩自然不会拒绝,就算妇人不提出这样的要求,他也会主动上手,只有这样才能了解病人的病情,更好的给古凡的治疗给出评判。
    把脉上手,之后,又问了一些关于病人身体上出现问题的病症表现,轻点一下头,从古凡手中拿过药方看了一眼。
    当看到上面书写的药材之后,惊奇的看向古凡,这孩子是不是因为刚才说的话受打击了?上面开出的药里面有几味名贵药材,这样一副药下来,两百多块钱是有的,当然药效也是非常的明显。
    司徒浩想提笔修改,可药方确实没错,删减一些一些也没有错。现在是考试,自己删减的话又是怎么回事。
    心中叹了一口气,司徒浩最终在药方下方签署了自己的名字,“药方没有问题,按时服用药物就好。”
    妇人看着司徒浩欲言又止的样子,皱起眉,“司徒先生,这幅要真的没有问题吗?”
    司徒浩听到何琴的问话,轻点一下头,“药物本身没有问题,就是价格上有些高了。如果你觉得不合适,我让这位小医生修改一番。”
    听到只是价格问题,何琴白了一眼司徒浩,心中肺腑,这老头子大惊小怪,“价格高,药效不就好了吗?只要药效看得见,一副药一两千块钱我还是能吃的起的。”
    司徒浩嘴角抽搐,微微点头,不吭声。
    古凡坐在旁边,差点没有憋住笑出声来。国人只买贵的,不买好的理念可以说是在这个妇人身上表现的琳琳精致。
    不是说古凡这服药开的不好,可以说相当得有水准。可如果用普通药物治疗,两副药也能达到一副药的药效,其成本不足这幅要的三分之一。
    可古凡还是选择了一副贵的药方,为何?因为这个妇人有钱,有钱人不宰难道宰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