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九界农场 > 第249 章 界主候选人
    赵一梅觉得她没有出多少力,但吴思琪说的灵丝囊她是很心动的,灵丝配合她的风轻术,可以为她量身定做武器。便也不推辞的道:“好,那我就要这灵丝囊,其他的东西都给你。”
    吴思琪觉得妖兽的尸体,血液都被她吸干了,赵一梅要拿出去卖,就会被人发现异常,或者赵一梅早就发现异常了,只是没有说而已。
    她从灵丝蜘蛛的尸体上,取下灵丝囊递给赵一梅后,收起灵丝蜘蛛的尸体。
    吴思琪再巴拉了2000块下品灵石,全部灵符、符箓和丹药给赵一梅道:“炼制灵器价钱也不低,你一张灵符都没有吧?得备着点,还有其他东西,你都拿着吧。剩下的东西就分配给我了。”
    赵一梅看着剩下的东西,真没有剩下啥东西,也许法器什么的都是值钱的,但那容易被人知道是谁的,又不能光明正大的拿出来用或者去卖钱。
    “思琪,这么分赃不均呀!下品灵石都给你,其他的东西我拿着,你不是一直嫌穷吗?”
    得到了空间玉佩的吴思琪,就那一空间玉佩,比这里所有的东西都要珍贵无数倍,但这空间算不算她的,还要与管家协商。
    吴思琪挥挥手赶人道:“刚刚与四阶巅峰的灵丝蜘蛛近身战斗,让我感觉好累,东西你都拿着,在城里找个炼器店,订制炼制适合你的蛛丝灵器,我真的要休息,就不陪你去了。”
    “你真的没有受伤?要不要紧?”赵一梅关心的问,什么是刚刚战斗?明明回来的路上都用了这么长时间,思琪肯定是有点脱力,担心路上有危险才这样的,她还是要多学习,这个世界真的很血腥和残酷。
    “我真的没事儿,不过,想跟你商量一个事。”
    “啥事还这么客气,直接说呗!”
    “其实我俩不是很适合一起去杀妖兽,我只适合一个人单打独斗。但只要我一动手,你就没有太大的施展空间了。我觉得你需要靠战斗来提高自己,要不以后,我就不陪你去猎杀妖兽了,你看看你自己行不行?”
    赵一梅想到了前几天与思琪在一起,她就是个用来捆妖兽的辅助,今天刚刚与妖兽战斗有一点点感觉,结果思琪一上来,她就只能在一边干看着。思琪也一直说,要在穿云城炼体什么的,她可能有点耽误她时间了。
    “唉,这算啥,我正想跟你说,开始我对战那只灵丝蜘蛛,刚刚才有点感觉,你就上去一顿揍,一直揍到对方死,我都无从下手,你这是炫技好不好?从明天起,我就自己去了。”
    一梅还是很独立的,这点她早就知道,很多事情还是需要她自己去经历,吴思琪道:“你的事情你自己定,但一定要注意安全。”
    赵一梅扬了扬手中的灵丝囊道:“你好好休息吧,我去城里面定制我的新灵器了。”
    赵一梅走后,吴思琪就迫不及待的在脑海中问管家:“管家,出了什么事情。”
    “虽然你才练气期,我计算分析了很久,决定有的事情还是告诉你,让你清楚的知道需要做些什么。”
    吴思琪一听来了精神,这是要说秘密的节奏,她对秘密最感兴趣了。
    她坐正身体回道:“管家,请讲,我洗耳恭听。”
    “你是九界之主的候选人?”
    九界之主好像很威武,但是?有琪姐威武吗?这好像是一条被捆绑的路,琪姐可是一个崇尚自由的人。
    虽然吴思琪隐隐也有感觉,她可能绑定了很厉害的身份和任务,但有的事情还是要问清楚:“候选人?是不是有多名候选人?我是其中一名?怎样才能成为九界之主。”
    “目前,符合九界之主标准的就只有你一人,修为到大乘圆满就能成为界主。”
    就她一人,那就是她现在已经当了太子?唯一合适的继位人选,这么赞?那她能不做吗?还有,界主在哪?是不是她见不到的‘爸爸’?
    做太子?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管家,现在的界主呢?我需不需要通过他的考验?”
    “界主万年前离开了九界,现在九界没有界主。”
    没有界主!这个好像不是一个好消息,会不会出乱子?这事,不归练气期的她想,四阶妖兽都打得很费劲的她,不能操这种心的。
    吴思琪不免嘀咕道:“没有界主,九界会不会出乱子?”
    “已经出了小乱子了,你说的那个顾冷夜和蓝梦尔,还有今日的空间,这都是乱子。”
    吴思琪有点怕,有点想溜,抢空间?杀顾冷夜?这秘密她有点不想听了,她真的是练气期。
    管家呀!现在说秘密太早了。
    吴思琪硬着头皮问道:“就是说,我修炼到大乘圆满之前,我还是我。修炼到了大乘圆满之后,我可以选择做或者不做那九界之主。”
    管家机械眼狂闪,随后机器的声音再次响起:“是的,你可以这么做。”
    听管家这么说,吴思琪又有点心塞了。
    好像她是自由的,九界之主到时候做不做什么全凭她的良心一样。
    这感觉有点像父母含辛茹苦地将她养大,她翅膀硬了,父母需要她照顾的时候,她就会对父母说:我选择不做你们的孩子,不给你们养老。
    不过,事实真的是什么样的情况,她不清楚,信息还是知道得多一点比较好,做什么还是由她自己来选择。
    实在扛不住了就溜,总不能勉强她用命来扛。
    “管家,能不能说说什么是九界?能不能将你愿意告诉我的都告诉我?”
    “要告诉你的东西,可能要说上一两个月,我还是挑一些认为重要的消息告诉你。先回答你的这个什么是九界的问题。”
    之后,管家对吴思琪开展了一番专业的介绍。
    管家说了九界中七界:下三界、中三界、上一界,还有两界没谈,上界离她太过遥远,吴思琪也就没问。
    吴思琪用她目前能够理解的知识,总结如下:
    九界是宇宙中的一个星系,这个星系算是一个整体,有它自身的运行规则。
    万年前,九界是有九界之主的,他建立和维护完整而稳固的规则,让九界很好的运行。
    后来,不知道为何,九界之主去了宇宙中另外的地方发展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九界中的规则没有那么稳定,出现了规则破坏者,导致九界可能处于不稳定的状态中。
    离开去发展了的九界之主,他可能回不来,也可能九界只是他地盘的一小部分,所以他寻找解决办法,扔出一个九界农场,绑定适合成为九界之主的人,让其来稳固九界的规则,这个只是吴思琪自己的猜测。
    数万年前,九界的各个星球的灵气都是差不多的,九界只是个名字。
    后来,人们为了方便,让不同的星球,做不同的事情,经过无数次毁灭性的调整,变成了九个大陆,灵气浓郁度也不一样。
    界主为了联系各大星球,让星球之间更好的来往,让多个特殊的星球,在不同的星球之间运行,给贫瘠的星球带去灵气和资源,让贫瘠星球里面的修士,可以通过特殊的星球去到其他的星球,这就是秘境。
    随着时间的发展,灵气浓郁星球的修士,渐渐的不喜欢灵气贫瘠星球过来的修士。
    灵气贫瘠星球的修士,他们为了资源,更能吃苦,也更加的心狠手辣,经常杀人越货,抢夺本土星球修士的资源,同等条件下,经常出现本土修士,比不过贫瘠星球来修士的情况。
    灵气浓郁星球的修士,想到了办法进行反击,那就是知识控制,他们人为的将九界划分为上、中、下界,甚至让灵气贫瘠星球修士,根本就不知道有其他的界。
    而管家还告诉她,他也是这次被激活了后,才知道,这些都是新加入的东西,以前的界主设置的规则是秘境会经常出现,什么秘境千年一现,那是不可能的,最久的也不会超过百年。
    吴思琪觉得这个可能就是,为什么她的农场需要灵气,还需要‘联网’,还需要‘关闭服务器’进行升级,原来是为了更新九界农场里面的东西,与时俱进,不能出bug的原因。
    不过,这些都是她的理解,可能与事实还是有一定的差距,毕竟她现在的眼界太低。吴思琪觉得管家跟她说这些,如同说天书一样。
    管家说得没错,这事情告诉她实在有点早,她才练气期,还在为几块灵石的事情发愁。这管家就跟她讲,让她怎么去维护九界的规则,九界是个星系诶,有多少个星球?这不开玩笑吗?这是给小学生做大博士的作业啊!
    还有规则说让她维护,规则就能听她的,这不是开玩笑吗?万物生灵,都在规则内生存,没有生灵会听她的,还给人指定怎么活的规则,好扯的。
    没看到,那四阶的灵丝蜘蛛都能吃了她,随随便便来个人就能掐死她,还维护规则,吴思琪觉得她维护自己的骨灰都维护不了。
    看到吴思琪好像被打击了的样子,管家安慰道:“规则对你来说,确实有点早,至于制定修改规则,等你以后很熟悉了再考虑,毕竟规则之力,对万事万物的影响太大了。前界主在时,九界的规则是很完善的,只是界主不在的时间长了,出现有人违规也在所难免。你可以在成长的过程中,尽量的维护这些规则,我会帮你的。”
    “你说我是界主候选人,那我是不是不被这些规则所约束,能不能将这个星系的一些优秀资源优先给我,让我能快点修炼。”
    “你也是这九界之人,在你成为界主之前,会受规则的约束,当你成为界主之后,还是会受到一定的约束。而且农场已经打破规则,让你去寻宝多次了,影响不大的,我都会给你争取来,但是,你要维护九界星系,不能让它毁灭。”
    “好!”吴思琪一口答应。
    大家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爱护水蓝星母亲,保护水蓝星环境,人人有责。
    这不是一个道理吗?谁还想星球毁灭呀?那样谁都活不了,为了自己能活下来,保护自己和保护星球是一个意思吧!嘿嘿!
    管家的这一顿什么是九界的介绍,就花了小半天时间。
    赵一梅都回来过了,还来找她嘚瑟了下:“思琪,1000下品灵石炼制费用,三天后,我就可以拿到我的灵器蛛丝了,到时候,我就是蜘蛛侠。”
    “嗯嗯,恭喜!”切,几年前,琪姐就是众人眼中的蜘蛛侠,吴思琪也为赵一梅有自己喜欢的灵器感到高兴和羡慕,因为她还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武器。
    “这几天我不出去了,三天后,我有了灵器在自己出去杀妖兽,我去修炼了。”
    “好!”
    赵一梅走后,让吴思琪想起了最开始,她想知道的问题:“管家,空间玉佩是什么?”
    “这个女修得到的空间玉佩,快被用废了。空间玉佩是高阶空间灵根的修士,利用自己的大神通,在星球上找了一块土地,将它炼化到一块矿石之上,空间内自成天地,九界规则对空间内的天地约束很小,甚至没有。”
    吴思琪眼睛一亮,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呀!得到这九界农场之时,她无数次的觉得,这东西真的没有空间好,她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感受:“那这是一个好东西呀!谁要是拥有这个空间玉佩,那这就是妥妥的机缘!”
    “机缘!机缘!你怎么就想着得到,没有想过失去,这个东西对个体修士或者个体生物来说,确实是个好东西。但对你来说就不是,对所有生命来说都不是!”管家又处于愤怒的边缘。
    吴思琪愁死了,咋地她的一个机器人管家,都动不动发火,真是让她不想忍受,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嘛,作为一个机器都这么凶。
    她也是个暴脾气,可无数次的生活挫折,磨灭了她多数棱角,为了更好的活着,她只能努力隐忍、控制情绪,尽量不发火。
    吴思琪好言好语的回道:“管家,我觉得我们之间信息不太对称,我不知道空间玉佩为什么对于我来说不是好东西?你能不能告诉我,她对我不好的地方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