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太古狂魔 > 2294.第两千二百九十四章 我四师兄!
    那巨大骨头撞击在老手弥漫的防御罩之上。
    爆发出巨大的震荡波,冲击着三长老布置的光幕,令光幕再次沸腾!
    那满脸横肉的男子直接被震飞,连退近十丈才停顿下来。
    他嘴角有鲜血,身上不知何时已经穿上了一个猩红色的战甲。
    他双手持着巨大骨头,目光阴森的盯着前方上空的巨手,冷声道:“怎么?葛家的少族就这点出息?有点危险就向家族强者求救?若是如此,我建议你也别来参加什么交流会,龟缩在你葛家一辈子吧。”
    葛鋆脸色苍白,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
    之前被秦宇接二连三的羞辱已经让他极力压制,现在又被这来历不明的人叫嚣,内心积蓄的愤怒和杀意几乎让他暴走,加之动用顶级神通让他虚脱,在怒极攻心之下,直接喷出了大口鲜血。
    这时,三长老也出声道:“这并非是生死之战,点到为止便可。”
    满脸横肉的男子冷哼一声,擦拭嘴角的鲜血,将那巨大的骨头收了回去,随后,他看了眼秦宇,道:“你,跟我来!”说着,便朝着一方走去。
    “你可以走,他要留下!”葛鋆擦拭嘴角的鲜血,厉声道。
    “留下?你还要打?缩头乌龟,可敢跟我来一场生死之战?”满脸横肉男子盯着葛鋆,讥讽道。
    葛鋆脸色阴晴不定,胸腔里气血沸腾,差点没又喷出大口鲜血。
    堂堂葛家少族竟在如此多妖孽的面前,被人骂成了缩头乌龟??
    “你当怕你不成?”葛鋆厉声道。
    “那就来啊!缩头乌龟!”满脸横肉男子冷声道。
    “两位,有事好好说,你们互不相识,应该有什么误会,没必要闹到去生死台。”这时,一名身着淡紫色道袍的男子,满脸笑容的踏空走来。
    “误会?他以祖境二重修为去欺负古境六重?这还算误会?”满脸横肉男子冷笑道。
    “不知道友是?我是长生宗序列子宋遥屹。”淡紫色道袍男子淡然笑道。
    长生宗第一序列子宋遥屹!!
    “太叔虎!”满脸横肉男子道。
    太叔?
    众人皆是一怔,都沉思起来。
    许久之后,众人心神一震。
    在上神天“太叔”姓的极少,而此人实力如此强大,莫非是那个古老家族?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葛鋆吃亏也属正常。
    葛鋆脸色僵硬,也知道了眼前满脸横肉男子的来历,只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太叔虎为何要护下第九方天的人!
    “太叔道友,我葛鋆和你无冤无仇,为何要插手?”葛鋆看向太叔虎,低沉道。
    “无冤无仇?你欺负天地无始宗的人就是欺负我!”太叔虎冷冷的撇了眼葛鋆,道。
    葛鋆脸色一抽,哪里不知道这太叔虎应该和天地无始宗有渊源?
    而秦宇惊诧的看着太叔虎,不知道太叔虎和天地无始宗的谁有渊源。
    这时,太叔虎转头看向秦宇,道:“诸位,都给我记住了,从今日起,这小子是我太叔虎的人,谁敢动他,就先从我太叔虎的尸体上跨过去!”
    众人哗然。
    这句话说出,无疑代表着这太叔虎和天地无始宗关系匪浅啊。
    “多谢太叔道友!”秦宇抱拳道。
    “你是天地无始宗哪脉弟子?”太叔虎看了眼秦宇,道。
    “狂神!”秦宇吐出二字。
    太叔虎神情一怔,瞪大双眼看着秦宇,道:“你是狂神一脉的人?”
    “是!”秦宇点头。
    “你可认识狂无疆??”太叔虎道。
    秦宇愣了下,心里顿时释然起来,万万没想到这人竟和自己从未蒙面的四师兄有关。
    随即,秦宇道:“他是我四师兄!”
    “你是那疯子的师弟??”太叔虎瞪着秦宇,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而和太叔虎一起来的两名青年也走了过来,仔细打量秦宇一番后,其中一人道:“你如何证明?”
    秦宇直接拿出了狂神一脉的弟子令牌。
    “哈哈,不愧是疯子的师弟啊,敢以古境六重修为对抗葛家少族,哈哈哈!”太叔虎回过神来后,哈哈大笑。
    随后,他转头看向葛鋆,狞笑道:“缩头乌龟,你应该庆幸,若非是我插手了,日后有你后悔的…”
    葛鋆脸色僵硬,虽然不知道狂无疆是谁,也没听过,但从太叔虎几人的对话,他也揣摩出了什么。
    只是,他更好奇这狂无疆到底是谁,为何让太叔虎这般重视。
    而且,观另外两人,不管从衣着还是气质来看,皆是不凡…
    这让葛鋆更加好奇了。
    不仅是葛鋆,就连四周所有弟子全部都好奇了。
    狂无疆,这三个字是他们第一次听闻,虽然不知道狂无疆到底什么来头。
    但从现在来看,这来头只怕不小啊。
    只因为这人和那狂无疆是一个宗门的人,就让这太叔虎不惜和葛家交恶…
    他们可不相信只是太叔虎和那狂无疆关系好…
    苏阳、方运皆是惊疑的看向秦宇,特别是苏阳。
    本以为秦宇是偏远小宗的人,没想到竟会是天地无始宗的序列子,更没想到还有个来头不小的师兄。
    秦宇则苦笑,看来,四师兄狂无疆离开第九方天后就来第一方天了。
    而且,还在第一方天闯出了不小的盛名啊!
    “怎么回事?”就在这时,又有几名青年男女走来,其中一人少了眼葛鋆,又看了眼太叔虎,低声道。
    葛鋆看向那人,神色一凛,道:“二哥,葛天被人杀了,我正在为葛天讨回公道。”
    众人都露出了异色。
    二哥?
    也就是说此人就是传说中葛家第一少族葛霆?
    众人都露出看戏之色。
    原本以为事情到此结束了,没想到葛家第一少族都来了,只怕,此事再起波澜了。
    秦宇看了眼那葛霆,余光却扑捉到葛霆身边的一人。
    而那人也察觉到了秦宇,直接转身就走。
    “李道友,来都来了,为何就要走?”秦宇注视着那人,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