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只为他折腰 > 第29章 惺惺相惜
    养了一顿时间的肠胃, 易惜终于可以如愿的去吃点重口味了。
    徐南儒带她来了一家中餐厅, 点了几份她喜欢的菜品。上菜后,两人安安静静的吃饭, 没人问那个相亲对象后来什么情况,也没人说近段时间来是否还有继续被家里催着认识新人。
    两人默契且安分,不会主动去接触对方的私事。
    “慢点吃, 难道有人跟你抢吗。”徐南儒放下了筷子, 给她倒了一杯水。
    易惜没理会:“你可不知道我最近嘴巴淡的快飞出鸟了。”
    徐南儒无声的弯了弯唇角:“我知道。”
    “你怎么会知道。”易惜瞥了他一眼:“你一天顶多跟我吃一顿,那也就是喝一顿粥, 我可是顿顿都喝粥啊, 能跟我比吗!”
    徐南儒给她盛了一碗汤, 淡淡道:“能, 我也顿顿喝粥。”
    易惜狐疑的看了他一眼:“真的假的?”
    徐南儒没搭话。
    “你在自虐?”易惜想了想,脸色忽而一扬, “喔我知道了,你在跟我同甘共苦。看不出来啊,你竟然会走琼瑶剧情!”
    徐南儒拿着汤匙的手一顿,眉心一抽便道:“减肥不行吗。”
    “减肥?”易惜伸手在他腰间一掐, 硬邦邦的, 结实又有弹性,“你胖了吗?”
    徐南儒眸色一变, 立刻掐住了她的手腕:“易惜!”
    易惜无视他的眼神, 笑嘻嘻的的缩回了手:“唔, 你这腰倒还挺好摸的。”
    “……”
    嗡嗡嗡。
    手机响了, 易惜眼神在徐南儒身上肆无忌惮瞄的同时顺便接听了电话。
    “喂?”
    “易惜!出事了!你几个朋友在我们酒吧打起来了,罗柯也被打了!”打电话给她的是酒吧经理程皓。
    易惜猛然从位置上站起来:“什么?阿柯被打了?你等等,我马上到!”
    按掉电话,易惜拿上包就往外走:“车借我一下!我去一趟‘惜时’!”
    徐南儒起身跟上:“我送你去。”
    这个时候易惜也不跟他客气了,等他结完账后立马上车直奔酒吧。
    易惜到的时候看到的先是酒吧外不肯散去的围观群众。易惜拧了眉,扒开人群走进去,“人呢?”
    程皓看到她忙把她往里拉:“还在呢。”
    酒吧地面狼狈一片,索性顾客已经都被清理出去了。
    “谁啊,狗胆这么大敢在我这闹事,”沙发上背对着她坐了两男两女,易惜看着他们便道,“谁打我们家阿柯了?站出来!”
    徐南儒在她说“我们家阿柯”的时候眉心微微一跳,下一秒,他便看到起身朝易惜走来的男子。
    戴着的眼镜碎了一片,干净文雅的脸上有一抹淤红。
    男子走上前的时候朝他微微点头示意,然后伸手拍了拍在狂躁边缘的易惜:“我没事,你去看看他们……”
    “他们谁啊?!”易惜看到自个朋友被揍了满心的怒火,“你没事吗?没缺胳膊断腿?”
    罗柯笑了一声,眉目温柔:“我就是个拉架的。”
    “你是脑子有问题?别人打架你凑什么热闹。”易惜把他往边上一推,走到了沙发前面,“你们……”
    本来想开骂的,可等到看清沙发上坐着的人时易惜傻眼了。
    难怪,难怪罗柯会拉架。
    坐着的竟然黄薇、葛齐瑞和……胡亮。
    “你们……谁打谁啊?”易惜忙瞥向黄薇,“薇薇,你没事吧?”
    黄薇默不作声的摇了摇头。
    易惜看到她毫发无伤的样子也就放心了,不过葛齐瑞和胡亮就……这两人鼻青脸肿的,看起来都是被下了狠手的。
    “是你们俩打架?”
    程皓:“对,就是他们两个。”
    “我说外面看热闹的人怎么不走,感情有你这个大明星在。”易惜在茶几上一坐,“搞什么鬼啊,给我的酒吧打免费广告呢?”
    胡亮撇过了头:“抱歉。”
    “你们真是……”易惜吐了一口气,“哎算了算了,有什么等会再说,现在你们全都给我上医院去。”
    说着她起身走到徐南儒边上:“老师,我们送他们去医院吧。”
    “不用,我经纪人已经到了,”胡亮起身,“我先走了。”
    “喂……”
    罗柯拉了拉她的手臂:“随他吧,现在这情况也别将这两个人放在一起了。”
    易惜回头看了眼猪头一样的葛齐瑞:“……好吧。”
    去医院的路上,易惜终于搞清楚始末了。
    胡亮对黄薇余情未了,而黄薇大概也是放不下胡亮,所以才会有今晚这一次的见面。
    可巧的是,葛齐瑞在这撞上了两人。
    这段时间里,葛齐瑞对黄薇各种殷勤献好易惜也是有耳闻的,她私心里也是一直希望黄薇能够把胡亮忘了,然后和葛齐瑞在一起。
    可她实在没有想到今天会出现这么一幕……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两人一言不合就在酒吧吵了起来。一个觉得对方给不了黄薇幸福就不应该再回来撩拔,另一个却认为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不需要葛齐瑞这个多管闲事且别有用心的人管。
    两方僵持不下,后来,莫名其妙就打起来了,正好在酒吧的罗柯也算是躺了枪。
    到了医院后,他们一众人先送葛齐瑞去上药。
    “你愣着干嘛,你也要上药啊。”易惜看着了干站着的罗柯,皱眉道。
    罗柯:“没事,我小问题。”
    “什么小问题啊,脸都肿了。”易惜冷哼了一声,“喂,谁打的你啊?”
    罗柯:“混乱之后我也不知道。”
    “笨。”易惜,“以后有这种事少参合。”
    “我知道了。”罗柯摇头一叹,下意识的便要伸手去摸易惜的头。可刚要触到发丝的时候,突然被横空出现的一只手挡住了方向。
    罗柯一愣,侧眸看去。
    挡住他手的男人目光沉静,但却让人感受出一股若有似无的敌意。
    罗柯忽而轻笑了一声,放下了。
    易惜没看到身后两个男人短暂的交锋,只对着一旁的医生道:“您好,麻烦您给我这个朋友也上个药。”
    易惜和徐南儒坐在病房外等着,过了一会儿,罗柯出来了。
    易惜:“葛齐瑞怎么样?”
    “还行,手好像有点骨折了,今晚可能要住一晚了。”
    易惜拧眉:“我去看看,你们坐这等我吧。”
    “好。”
    易惜走了。
    走廊上的椅子上只剩下徐南儒和罗柯两人。
    寂静,直到罗柯先打破了这里的安宁。
    “易惜刚回来那一天跟我们说她看见你了,真没想到,你们走到一起了。”
    徐南儒转头看了他一眼:“很奇怪吗。”
    “不奇怪吗?”罗柯笑了笑,眸光却有些锋利,“你一直不喜欢她的,不是吗?”
    “你觉得你很清楚?”
    “也许不是很清楚,毕竟你在想什么我怎么会知道,只是……”罗柯往后一靠,面色渐冷,“我不希望她再哭的那么惨了。”
    徐南儒拧眉。
    “她一直都是活的没心没肺的,欺负人的事也干的不少,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她哭。但徐先生,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
    哭……
    徐南儒愣了愣:“什么时候。”
    罗柯看着神色微变的徐南儒,勾了勾唇:“她出国前一段时间,有一回跟家里大吵了一顿,吵到要断绝父女关系,你知道因为什么么?”
    徐南儒:“什么。”
    “因为你,他父亲并不是喜欢你的身份。”
    徐南儒顿了顿。
    “所以易城行不许她再跟你来往,不许她再住你对面,但易惜是谁啊,她怎么肯,所以,她就气的抛下一切去找你,希望能在你那里得到一点安慰。”
    “可结果十分残酷啊,她抛下一切为了心爱的人,可心爱的人爱的却并不是她,你说,多滑稽多受伤。”
    “我在一家便利店找到她的,当时她全身都被雨淋湿了,一个人坐在椅子上边哭边抖。”
    “当初她决定出国,我以为她是下定决心忘记你。可惜啊……算了,既然你跟她在一起了,那麻烦别再让她难过了。”
    消毒水弥漫的医院走廊,徐南儒坐在椅子上,脑子里想起了三年前见到易惜的最后一面,那时她站在他家门前,执拗的要告诉他她喜欢他。
    那时的他怎么也没想到,他是孤零零的她想要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觉得她依然是铜墙铁壁,依然是那个放肆胡来的女孩。
    他没有让她抓住,为了斩断自己心中的那一点杂念,他毫不犹豫的粉碎了她所有的幻想。
    他说,他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他也说,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好人。
    她被他伤的体无完肤。
    于是啊,在重新遇到她的这一刻,命运要他为过去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没什么事了,薇薇说晚上在这住一晚,我们先回去。”易惜从里面出来,站在了两个默不作声的男人面前,“阿柯,你跟我们的车,我们送你回去先。”
    “不用了。”罗柯起身,“你和你的徐老师该干嘛干嘛去,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了。”
    “诶你这么客气干嘛,又没多远。”
    罗柯摆摆手,自顾自的走了。
    易惜纳闷的看着他的背影:“徐老师,你欺负我家阿柯了……哎哟!”
    易惜回头看着莫名敲了自己头的徐南儒,一脸委屈:“打我干嘛。”
    徐南儒:“乱认亲戚,谁都你们家的?”
    “???”
    徐南儒抬脚往前:“走了。”
    易惜瞪了他一眼:“去哪?不去!”
    徐南儒停住,回头:“过来。”
    易惜摸着额头,冷哼一声:“你求我啊,求我我就过来。”
    易惜自然知道徐南儒不会摆“求”这个姿态的,更可况她自己说完都觉得自己有点放肆了。可没想到,几步开外的男人顿了片刻后走到了她的面前。
    他缓缓矮下身子,让两人的视线能够齐平。易惜看着他的眼睛,望见了他幽深的眸子半分笑意半分认真。
    “好,易惜,我求你。”徐南儒浅声道:“现在能不能跟我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