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只为他折腰 > 第53章 长夜漫漫
    两家长辈的速度比易惜想象的还要快, 易国唐在第二天便打电话给她让她准备一下后天的“见家长”。
    对于言家的长辈,言老爷子她算是最熟悉的了,而徐南儒的父母亲她还从未见到过。
    “为什么他们突然就安排了这种会面?”易惜倚在厨房门口,看着徐南儒在里面给自己弄早餐。
    徐南儒:“前段日子我跟爷爷提过了,他同意的。这次回来他也是知道我想干什么。”
    易惜:“那, 那我明天就见你爸妈了,我有点紧张怎么办。”
    徐南儒面不改色的将吐司翻了个面:“走个形式而已, 你不用紧张。”
    易惜:“这哪是走形式啊, 你爸妈要是不喜欢我, 我……”
    “我喜欢你就行了。”
    易惜扬了扬眉, 一下子扑到他背上:“你怎么说的这么直白啊, 人家会害羞诶。”
    徐南儒默了片刻:“你有吗。”
    “有啊有啊,我脸都红了。”
    徐南儒无声的勾了勾唇:“好了,让一让, 小心油溅到。”
    易惜不依,就是要用手环着他的腰:“走不开, 你身上的味道好好闻。”
    “这么喜欢, 等会回房间好好给你闻行不行。”
    易惜胡乱在他腰上抓了两把:“呀!你这个人真的很黄诶。”
    徐南儒:“?”
    易惜:“天天就想着房间, 你污不污啊?人家都害羞了!”
    徐南儒十分正经的看了她一眼:“我说房间我又没说别的, 易惜,你脑子里都是什么。”
    易惜:“别遮掩了,我已经看透你的内心, 衣冠楚楚的假正经。”话音刚落, 易惜突然啊了一声, 跳的老远。
    徐南儒猝然回头看她:“怎么了?”
    易惜捂着手臂,眼睛顿时飙出泪花:“好烫!”
    徐南儒立刻关了开关,走上前拉起她的手。而此时易惜右手手臂上被溅了两个红红的点,这两点在她白皙细嫩的肌肤衬托下显得愈发明显。
    徐南儒拧了眉,拉过她的手就往水龙头下冲。
    “让你不听话,现在弄伤了吧!”
    易惜被水冰的龇牙咧嘴:“我就是想抱抱你,谁让你早餐做半天。”
    某些人又开始甩锅了。
    徐南儒此时也没心思给她说教了,冲了水之后便着急的把她拉到客厅坐着:“你等着,我去拿药膏。”
    “这你都有?”
    “有你这么一个人在家,什么不得备着。”
    易惜:“……”
    徐南儒拿了药箱出来,他单脚跪在她前面,打开药箱找药。就在这时,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徐南儒看了眼后随意的滑了接听键。
    “什么事。”
    打电话过来的是吴峦峰:“南儒,听说你丫求婚了?卧槽什么时候结婚啊?我是不是伴郎啊?为什么周兴泽能亲眼目睹我不能?为什么?在你心里我不是兄弟?哈罗?”
    “没事我挂了。”徐南儒低头拿出棉签,挤了一点药膏在上面。
    “你真的太过分了啊,这事都不叫叫我?不过你这婚求的也蛮奇葩,吃火锅都能吃的这么浪漫吗?”
    徐南儒:“……挂了。”
    吴峦峰:“别别别,我有事有事!你看你不是要求婚成功了吗?出来喝一杯呗啊!告别单身的派对!我请客!不用客气。”
    因为是免提,所以吴峦峰的声音尤其响,而且还可以听出他那边不止他一个人。
    徐南儒:“不去。”
    吴峦峰:“不来?你过分了啊,我现在竟然都叫不动你了。”
    话筒里传来周兴泽嘚瑟的声音:“你只是表面兄弟?你不知道吗?”
    吴峦峰:“我去你的!”
    周兴泽:“我叫肯定来。”
    吴峦峰:“好好好,你他妈牛逼,你来你来。”
    电话那边吵成一片,而这一边,徐南儒十分淡定的用棉签去涂易惜的手臂。
    易惜:“啊!疼!”
    徐南儒:“忍一忍。”
    “嘶……真的疼真的疼。”
    手机那边突然安静了。
    吴峦峰:“恩?你们……在干嘛。”
    周兴泽:“打,打扰了?”
    徐南儒压根就不想理会这两个损友,专心致志的给易惜涂伤:“过来点,弄不到了。”
    “你轻点行不行!”
    “好,我轻点。”
    “恩……”
    手机那一头,吴峦峰一脸震惊的看向同样菜色的周兴泽。
    两人无声的用口型交流。
    “我们又干扰他了?”
    周兴泽:“好像只这样。”
    “卧槽……难怪我他妈叫不出来他,这时候能被叫出来的男人绝壁是汉子。”
    周兴泽:“……挂,挂了,赶紧挂了。”
    吴峦峰如梦初醒,忙按了挂断的键。
    手机:嘟嘟嘟嘟嘟。
    药涂好了,易惜低眸,这才看见电话已经挂断了:“诶?他们怎么挂电话了。”
    徐南儒:“不用理他们。”
    易惜:“噢。”
    **
    见面的那天很快就到了,易惜和徐南儒一起去的约定点。徐南儒的父母亲还有言家老爷子先到了一步。
    这是易惜第一次见徐南儒的母亲,果然,如叶子佳所说,他母亲长得真的十分漂亮,纵使现在年岁已经长了,但依然风韵犹存。
    他母亲没怎么说话,都是目光从不离徐南儒和易惜。没过一会,易家的人也来了。
    两家人上一回坐下来面对面的聊天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国唐,南儒和易惜的生辰八字我找人看过,婚礼就在本市办,至于日期,我们需要挑个好的日子,你们家有什么建议?”
    易国唐:“我们两家的婚礼自然不能随便,准备上也得一段时间。”
    言老爷子:“我也是这么想的,明年三月二十号是非常适合他们俩的一个日子,你们看怎么样。”
    易惜:“明年?爷爷,其实我们的婚礼不太需要那么隆重,我们没那么注重形式的。”
    易国唐:“说的什么话,这么大的事,一切形式都得到!”
    易惜:“可是那还有大半年呢。”
    易国唐无可奈何的摇摇头:“你看我家孙女,这是多着急嫁?”
    言老爷子朗声大笑:“我们也着急娶啊,不过这婚礼确实不能随便,我看这样,你俩证可以先去领了,婚礼延后点办。”
    易惜挑挑眉:“这倒可以,徐南儒,你说呢?”
    徐南儒看着她的目光无不宠溺:“好。”
    后来,几个长辈又聊了一大通关于结婚的细节,而易惜则百无聊赖的玩着徐南儒的手指。眼看着他们没玩没了的说话,易惜打了个哈欠,小声的在徐南儒耳边嘟囔:“我好困呀。”
    徐南儒:“再忍忍,等会回去睡。”
    “等他们走了我估计就不想睡了,他们好啰嗦。”
    徐南儒勾了勾唇:“是有点。”
    易惜抵着脑袋偷笑。
    “好了,那就这么说,我们就先走了。”
    终于要散场了。
    “行。”
    一众人起身一起出了包厢,徐南儒和易惜跟在后面。
    临上车上,徐南儒的母亲徐婉莹突然回身塞给了易惜一个精致的盒子。
    “送你的。”
    易惜忙站直了:“这个……伯母您客气了,我都还没给您送过礼物呢。”
    “这是我很久以前就准备送给南儒的妻子的,你就收下吧。”
    易惜下意识的看了徐南儒一眼,后者朝她点点头,示意他收下。
    “那,谢谢您。”
    “不用客气,我只要你和南儒能好好的,能幸福。”
    徐婉莹说完看向徐南儒:“南儒,有空……有空多回家看看。”
    徐南儒面色依旧冷淡,但闻言还是点了点头。徐婉莹见他点头了看起来比什么都开心:“那,那妈先走了。”
    徐南儒:“好。”
    言家一行人先走了,易城行走到易惜边上:“不跟我回家?”
    易惜:“我最近都没住家里啊。”
    “都还没嫁,人就已经不肯待家里了,恩?”
    “待家里还得听你啰嗦我!”
    “都没人在家……行行行,都不用在家。”易城行摇头道。
    易惜愣了一下:“哪里都没人在家了,他们不是都在家吗?”
    易城行神色有一瞬间的僵硬,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常色:“云钊辞职了,马上要去国外了。你……你阿姨会跟他一起去。”
    易惜有一瞬震惊:“易云钊离职了?”
    “恩。”
    “你怎么没提过。”
    “我跟你说做什么,他们的事不需要你上心,而且你本来也从来不上心。”易城行突然伸手摸了摸易惜的头,“你啊,自己乖乖的就好。”
    易惜心中有些奇怪,但转念一想,易云钊出国也好,也许……他离开易家对他们都好。至于那蒋明丽,她跟着自己的儿子去照顾一段时间也没什么奇怪的。
    “行了不说这个,易惜,真不跟我回家是吧。”
    易惜直往徐南儒背后缩:“我不回。”
    易城行:“行,我本来还打算把户口本拿给你,看这情况,你也是不想要了。”
    “诶!”易惜立马跳出来,“回!马上回!我今儿就跟你回家。”
    易城行瞥了她一眼:“瞧你这样。”
    “怎么着!”
    “赶紧给我上车。”
    “喔。”易惜回头,惨兮兮的看着徐南儒,“我先回家,户口本比较重要。”
    徐南儒:“好。”
    “你要不要回家拿。”
    “我的一直在我这。”
    “咦?原来你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我同意了。”
    徐南儒:“恩。”
    “哟,我们徐老师真是可爱呢,原来一颗心就吊我这了,我可真是太害羞了……”
    “易惜!”易城行坐在车里忍无可忍的道,“废话别那么多,赶紧上车。”
    易惜噘着嘴,用力的开了车门:“年轻人说话您偷听什么!”
    易城行:“说这么大声,全街道都听见了。”
    易惜:“爸你真的很烦!”
    易城行:“我烦?行,你户口本也别想要了。”
    易惜:“诶诶诶,我错了还不行吗,你能不威胁我吗!”
    易城行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