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只为他折腰 > 第54章 长夜漫漫
    易惜拿到户口本后一整个晚上都没睡好,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凌晨四点才睡着。
    第二天, 她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了。
    “谁啊?”易惜拧着眉, 被浓厚的起床气覆盖。
    门外有人应了声:“惜惜,起床了吗。”
    易惜随手套上一旁的睡衣, 下床开了门:“您有什么事。”
    门外的人是蒋明丽,她抬眸看她, 道:“今天是不是约了人, 怎么没起床。”
    易惜打了个哈欠:“约人?”
    蒋明丽笑了笑:“你男朋友来了, 说是打电话给你你没接。”
    易惜瞠目:“他在哪?”
    “阿姨让他在客厅等你了。”
    “喔!好!”
    “惜惜。”
    易惜刚想关门的手一顿:“恩?”
    “一直没机会跟你说些话,明天我和云钊要走,不知道现在能不能跟你谈谈。”
    易惜愣了一下,她开了房门:“你要不进来说吧。”
    易惜进门后坐在了床边,而蒋明丽则坐在她侧边的椅子上,她沉默了片刻, 开头第一句便道:“我欠你个对不起。”
    易惜:“……”
    “以前那件事是我替云钊瞒下了,我回家时看到那个场景,再加上你后来说的话,我早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我却为了云钊……不, 更确切的,应该是为了自私的自己,所以对城行说了谎。”
    “我辜负了你父亲的信任和爱, 而我这么做, 也害了我儿子一生……”蒋明丽扶额, 眼中泛泪,她呢喃道,“也许我最早最早之前就做错了,也许,我不该带着云钊来到这。”
    易惜:“你现在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蒋明丽:“你父亲那性子,估计什么都没跟你说吧。”
    “什么?”
    “也是,他打你小时候就觉得一直对不起你,也一直特别宠你,现在知道自己误解了你这么多年,他哪说的出口。”
    “……”
    “我跟你父亲已经离婚了。”
    易惜猝然抬眸:“什么时候?”
    蒋明丽没有直面回答,只是道:“云钊他……一直活得很痛苦,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早点看明白,他也许能活得更好些。不久前那一晚,云钊在你父亲前跪了很久,事情……都说明白了。云钊想走了,我这个做母亲的不能再对不起他。而且,我也没脸再面对你父亲了。”
    易惜整个人都被震惊了,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她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沉默良久,她才道:“易乐呢。”
    “她也是个大人了,这些事我都不会瞒她。”
    “那她,没有跟你们……”
    蒋明丽泪眼婆娑的看着她:“惜惜,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乐乐……乐乐什么都不知道,她是你的妹妹,是易家的人,我不会带走她,只是惜惜,我就求你着最后一件事,我希望你别怪她。”
    易惜撇过头:“我没有那个意思。”
    “好,好,那就好。”蒋明丽起身,“那我先走了,你,你先整理一下,别让人家久等了。”
    蒋明丽出去了,易惜坐在床上,还有点懵。
    事情,是尘埃落定了?
    难怪昨天她爸的表情有点奇怪,原来他竟然这么不动声色的离了婚。
    易惜说心里不波动是假的,不是想白莲花般去阻止这个事或者原谅这些人,只是事情的发展有点出乎她的意料……
    她爸,原来下手这么干脆。
    易惜下楼的时候已经没见蒋明丽的身影了,只看到林姨忙里忙外给徐南儒端这端那送吃的。
    “林姨,你歇歇啊,我们家徐老师不吃这些小点心的。”易惜走到徐南儒边上坐下,对着厨房里的林姨说道。
    林姨:“不吃小点心啊,那吃点其他的吧?你们别忙着走,我给你们做啊。”
    易惜:“林姨你能不能抓一下重点,我让你歇着就可以了。”
    林姨完全忽略她的话。
    易惜无奈的看着徐南儒:“你不喜欢吃可以说嘛。”
    徐南儒:“你家人很热情。”
    言下之意,说不出口。
    易惜轻笑一声:“没事的,哦对了,你刚才来的时候看到我爸了吗?”
    徐南儒:“听林姨说他已经出门了。”
    “噢。”
    “怎么了。”徐南儒看着易惜的脸色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伸手盖住她的手背,“户口本没拿到?”
    易惜横了他一眼:“才不是,他敢不给我。只是……”
    易惜低声道:“我才知道他跟易乐妈妈离婚了。”
    徐南儒也有些诧异。
    “蒋敏丽和易云钊明天也就要出国了。”
    徐南儒:“那你,觉得难过?”
    “不是……我不是为了蒋明丽难过。”易惜说着低了眸,“也不是为了易云钊啊,我只是,只是……好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徐南儒:“易惜,这个结果,对每个人说也许都是最好的。”
    易惜:“我知道……”
    “那就别去想了,这都是他们应得的。”
    “我只是在想,我爸现在是什么心情。他一向两面派,发生多大的事他在我面前都是不动声色的样子。而且他对蒋明丽和易云钊一直很好,这次,大概也真的伤心了。”
    “你父亲对你很好,”徐南儒道,“只是他从前就该相信你的。”
    易惜点点头,不吭声了。
    徐南儒将点心推到她面前:“你父亲不说大概也是不想再重提你的伤心事了。”
    易惜:“也有一大部分是他拉不下来脸,过段时间他肯定会找我谈一谈。”
    徐南儒摸摸她的头:“先吃点,别想这些不开心的,你别忘了我们今天是要去干嘛的。”
    易惜这才从今天蒋明丽带给她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啊!我们今天要去领证的啊。”
    “是啊,所以你再丧着脸,别人会以为我强抢民女。”
    易惜被徐南儒给逗笑了:“你竟然还会讲冷笑话。”
    “近墨者黑。”
    易惜:“胡说,我正经的很,你对我的了解恐怕要再深入一点。”
    徐南儒喝了一口咖啡,幽幽转头看她:“晚上了解一下。”
    易惜:“……”
    徐南儒:“听你的,再深入一点。”
    易惜:“我说的是了解!”
    徐南儒:“恩?我说的也是啊。”
    易惜:“…………”
    靠!她家正正经经的徐老师是在开黄腔吗?应该不是吧?!
    两人驾车去了民政局,今天领证的人并不多,两人很快就办好了登记手续。
    徐南儒一路领着她填单子,拍照片……而易惜全都都有点懵。
    心情太过激动紧张,自己在做什么都有不真实感了。
    所有程序都走完后,两人从民政局走出来,各自手上都有着一个红本本。
    “老师,我们给他们合张影吧!”易惜心口扑通扑通的跳,对于自己从一个未婚少女变成一个已婚少女表示十分神奇。
    “它们?”
    “红本本呀!”易惜示意徐南儒跟自己一样抬高手,“就以这片天做背景,拍张照发朋友圈啊,让他们知道知道姐姐我结婚了。”
    徐南儒看了看四周,人来人往,虽然这个姿势也算平常,但拍这种照片总是让他有些不适应……
    不过他看着身边的女人笑的那般灿烂的模样,什么否定她的话都说不来,他想,他真是舍不得看她不满的样子。
    于是徐南儒默默抬高了手将自己手上的红本放在了她的边上:“拍吧,拍完发一张给我。”
    “好嘞。”
    易惜笑嘻嘻的拍了一张后立马低下脑袋P图,她将私人信息都遮掉,只留了两人的名字和一寸照发上了朋友圈。
    配文字:以后不叫老师了,叫老公。
    易惜发完后就将手机塞回口袋了,徐南儒看了她一眼:“发什么了。”
    “你猜啊。”
    徐南儒勾了勾唇:“我好像可以自己看吧。”
    易惜揽着他的手臂,笑的人畜无害:“行啊,你自己看啊。”
    徐南儒站在原地,拿出手机,打开朋友圈。他的好友数量本来就很少,这么一刷立刻就刷到了易惜的。
    易惜双手怀胸,挑眉看着他。于是她就看到徐南儒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恩,如她所想,她的徐老师脸皮有时真的很薄。
    易惜坏心一起,探上前,一把捏住了他的耳朵。
    徐南儒还沉溺在易惜写下的“老公”两个字中,所以当她突然捏住他的耳朵靠上来的时候竟然没了反应。
    “你又害羞了。”易惜凑到他耳边。
    徐南儒愣了愣,低眸睨着她,良久憋出一句:“走了,去吃饭。”
    易惜不走,软软的靠在他身上:“你害羞什么呀,我说的有错吗。”
    徐南儒抿了抿唇,淡声道:“没有。”
    “那老公啊,我们去哪里吃饭。”
    徐南儒:“……”
    易惜:“老公,我们去吃小龙虾怎么样?我突然想吃了。”
    徐南儒微微侧了头,下意识的舔了一下唇:“吃点正常的,那对你肠胃不好。”
    易惜也算是装可爱一把手了,她愣是抓着徐南儒的手臂,摇摇晃晃演的自己跟未成年的小女孩似的:“不嘛不嘛,老公坏坏,结婚第一天竟然就拒绝我的请求,哼!”
    徐南儒:“……易惜,正常点。”
    易惜的表情收放自如,她眯了眯眸,冷静道:“喔,那你叫声老婆我就正常点。”
    徐南儒:“……”
    “老公坏坏!竟然都不叫人家老婆!”
    徐南儒:“……去吃小龙虾。”
    易惜:“现在说的不是吃小龙虾啦!是要叫老婆!”
    徐南儒一把勾过她的肩膀把她往前拖:“你之前常吃的那家去晚了要排队,别磨蹭。”
    “可你还没叫老婆啊!”
    “…………”
    “好啊,都别走了,我们现在去把婚离了先。”
    徐南儒曲指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你想得美。”
    “我不管,我要离婚,我嫁了一个没把我当老婆的人?我必须离婚!”易惜转身就往回走,然而徐南儒一手横在她脖子上,她的头被稳稳扣住了。
    徐南儒:“别闹。”
    “叫不叫?”
    “回去叫。”
    “哇,难道在外面我就不是你老婆了吗!”
    寂静…………
    片刻后,就在易惜挣扎着差点要从他手里逃脱出去的时候,终于听身后的男人淡声道:“老婆。”
    易惜一顿,阴测测的回头看他,可算把你逼出来了吧!
    易惜反身摸了摸徐南儒的头发:“诶,乖。”
    徐南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