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奔跑吧,胖丫头 > 第六百九十七章 拿活人练练手爆更10
    想到这么多东西没地方放也不是个办法,总不能到时候去见北月天君时把这些东西全都捧在手里吧?

    当即眼睛光华闪烁,穿上金丝甲、疾风靴,捏着天灵剑起身,一抬脚,人如鬼魅,已经到了半山腰,微微一笑,身形晃动之间,再次快速移动。

    等停下的时候,她已经到了万花谷内务处,站在石门外,轻轻叩击石门,里面却响起了两个男人的声音。

    “谁啊?”

    随着声音想起,石门嘎吱吱打开,白凤笑着朝里面两人欠了欠身,抬眼细看。

    石门内除了当日领取东西的那位修士,还有另外一位穿着白袍的修士,她的目光眨动,瞬间就明白了为何这些人会穿白袍了。

    现在的她,终于知道了修为高的好处了,此刻站在这里,再看这两位修士。

    灰袍的只不过是炼气期两层而已,白袍的要高一些,但也不过只有炼气期七层而已,对于北月山来说,尽管是炼气期七层,但也足够算得上精英弟子了,毕竟这人的年纪不大,好好修炼下去,说不得也会有一番造化。

    但显然,今天撞上白凤,他的造化也就到头了。

    见是白凤,两人对望一眼,白袍修士感兴趣的捏着下巴露出邪笑开口问另一位灰袍修士。

    “听说万花谷的女修都是从世俗世界来的?”

    灰袍修士笑着点头,白袍修士又问。

    “听说外面来的这些女修各个开放的很啊,连肚兜都和我们这边女人不一样?”

    “呵呵,不但肚兜不同,各个风骚无比啊,怎么?张兄看上这个女修了?”

    “呵呵,看上倒是不至于,只是正好碰到,想见识见识倒是真的!不知道李老弟为难否?”

    “不为难,这有什么为难的,只要不弄死就行,你且坐好。”

    灰袍修士咳了咳,板着脸朝白凤问。

    “深更半夜你跑到内务处做甚?”

    白凤笑着开口。

    “前辈,我想来换个储物袋,我的那个丢了。”

    “储物袋?呵呵,倒是巧了,我这正好还有几个,这样,你过来,陪我们喝喝酒跳跳舞,这储物袋我就做主送给你了。”

    “呵呵,跳舞?可以啊,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我怕你们消受不起啊!”

    “你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啊,刀光剑影!”

    白凤的笑容一凝,单手掐诀,速度奇快无比,几乎在瞬间,数到刀光剑影从四面八方飞驰而来,这两位还端着茶杯喝茶呢,等反应过来,已经被林立的刀剑插的一动不敢动了。

    两人的脖子旁、脚踝旁、腹部旁,肩膀旁分别插着数把明晃晃的刀剑,把他们两人死死的卡在原地。

    接着白凤放开浑身的气势,灰袍修士因为修士太低还没看出来,白袍修士直接就怂了……

    “你……你你……你怎么可能有这么高的修为?”

    “摘叶飞花!”

    白凤手腕一抖,一行绚烂的花瓣飘飘洒洒飞扬而去,看似漂亮的花瓣,在空中却陡然旋转起来,瞬间变的如同出鞘的利剑一般,叮叮咚咚的插满了这两人所围着的石桌。

    两人的小脸瞬间就白了!

    接着下来,白凤把所学的各种法术试了个遍,难得有两个如此完整的活人给她做实验。

    “雨恨云愁!”

    “落土飞岩!”

    “电闪雷鸣!”

    “举火焚天!”

    “冰天雪地!”

    “飞沙走石!”

    ……

    各种法术应接不暇,屋子里的两人悲剧的被卡在刀剑之下不能动弹,一会饱受火焰的炙烤,一会又被冻的瑟瑟发抖,一会被飞石打的鼻青脸肿,一会又被落雷劈的外焦里嫩……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身上冒着白烟,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我去……玩死了?看来这力道还是控制的不太好啊……”

    白凤无奈的摊摊手,进屋从两人腰间拿了各自的储物袋,一看之下,赫然发现白袍修士的储物袋竟然也有不同,用神识查看了一下里面的空间,发现竟然大了不少。

    而其内的东西也比灰袍修士多了很多,除了基本的灵石之外,还有两三株药草,另外还有一些低阶符箓和法器。

    将这些东西全部转移到了灰袍修士的储物袋后,她又在屋子里搜刮了一番,把能用的都顺走了,然后拇指一弹,一道火焰落下,将两人的尸体烧成了飞灰。

    回到自己石屋里面,将低阶法术的修炼秘籍装在储物袋内,然后又想起了朱红色小剑,从其内拿了出来。

    低头思忖片刻,吐出一口精血认主,然后左手拿着朱红色小剑,右手拿着天灵剑。

    “这朱红色小剑到底是什么级别的法器?当初邵平似乎并没有拿出来使用,看样子他应该操控不了,那么……它和天灵剑到底谁更厉害一点呢?”

    白凤这时候忽然想起了矛和盾的故事,笑着拿起两柄剑,左右轻轻碰了碰,当啷一声,让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天灵剑竟然在碰到朱红色小剑后,应声碎裂!

    如果系统会说话,现在肯定会哈哈大笑的讥讽她一句。

    “恭喜白凤成为第二个矛和盾的傻子……”

    虽然做了傻事,但欣喜大于懊悔,邵平可能死都没想到,自己花了十几年的积蓄,换来的这柄高阶法器,原本是打算送给师父南月天君拍马屁用的,结果现在便宜了白凤。

    她不懂鉴别法器,但无疑,用矛和盾相撞的这种方式最直接、最有效。

    “果然流弊啊,嘿嘿!”

    夸赞了一声,给朱红色的小剑认了主,白凤将其珍而重之的收进自己的储物袋放好,然后又开始了修炼。

    第二日,也就是月底的最后一天,终于来了……

    所有世俗之人一大清早天还未亮就集中在了白凤的石室前,郑西风焦躁的背着双手来回走动。

    眼看天色渐亮,身后的子侄终于忍不住了开口小声提醒。

    “郑叔,要不……咱们叫一下白仙子吧?”

    “是啊郑叔,再有几个时辰北月天君该派人来了!”

    ……

    郑西风挥挥手,正想开口说话,嘎吱吱一声响,白凤的石门自己打开了!

    所有人立刻安静下来,现在他们对于白凤,已经有种盲目的崇拜和尊敬!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