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末玩淘宝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家花野花
    柳如是的住所是城南郊外的一个大院子,名叫河东院,约十亩地左右,集住处和江南日报的发行点于一体。
    之所以叫河东院是因为柳如是别号河东君而命名,院里养着二个女婢,有的是侍奉柳如是的,有些识字的则参与江南日报的发行工作。
    方原抵达河东院时,柳如是显然没料到从未到过河东院的方原会突然造访,本是午睡刚醒,睡意朦胧的她立刻令女婢先行带着方原到了大堂,她自己则亲自到灶房,备好了方原之前最喜欢吃的点心。
    她再回到寝居,不紧不慢的沐浴、梳妆、着衣,穿戴得十分精致,才盈盈出现在大堂。
    方原在大堂里等了半个时辰,见柳如是终于露面,目光在她身着的淡青水田襦裙上扫了一圈,双眼微微一亮,笑着说,“柳姐,这都半个时辰了,不会是河东院里藏了什么男人吧!”
    他的话里话外透着些些醋意,柳如是浅浅一笑,两个小酒窝越发的迷人,“方弟,你的锦衣卫这么厉害,可以来河东院里搜一搜嘛!河东院哪里有一个男人,就是守院子的,灶房做苦力的,也全是体格健壮的妇人。”
    方原笑着起身说,“久闻柳姐的河东院,江南文人无不向往,柳姐能否带路,领我参观一下河东院?”
    柳如是微微一怔,以方原的身份和性子,绝不会做出捉奸这么无聊的事儿,看来他这次上门还是有话儿要说。
    “方弟,那是以前的事儿了,如今的河东院,从没进过一个男人。”
    柳如是说着话儿,领了方原先是到了前院发行江南日报的大屋子,内里有十个女子正在埋头忙和着,见方原、柳如是到了,立刻停了手中的事务,冲二人恭敬行礼。
    柳如是令她们继续做事,向方原说道,“方弟,江南日报所有文章的撰写,校对,誊抄,发行都是她们分工完成。”
    方原随手翻了翻即将发行的稿子,有几页是柳如是做的新诗,还有几页是探讨王明阳心学的,与政治相关的只有一篇讨论扬州城赈灾得力,大部分百姓已恢复正常生活的。
    方原满意的点了点头,问道,“江南日报和顾炎武的那个光明报哪个销量更高?”
    柳如是如实的答了,“写正经公文的,歌颂朝廷的,总比不上那些谩骂、猎奇的小报受人欢迎,还是顾炎武的光明报影响要大些。”
    看来无论穿越前后,都是造谣一张口,辟谣的跑断腿。
    方原微微一笑说,“柳姐,我有一个法子能提高江南日报的销量,就是在报纸上刊登连载。”
    明朝时期的早已取代了诗词,成为市井的主流文化,四大名著里有三部都是出自明朝。
    柳如是沉吟着说,“连载我也想过,但找不到文笔斐然的人来写呢?”
    穿越前金庸、梁羽生那些新派武侠多如牛毛,无论文笔,还是价值观与明朝都比较接近的,买几本来抄一抄,连载二十年都够了。
    方原失笑说,“我那里有很多市井,明日就派人来送给柳姐。”
    柳如是轻声应了,参观了前院的江南日报,又带他到了后院,从书房到灶房全参观到了,确实如柳如是所言,院里没有一个男子,甚至连护院、灶房苦力都是女人。
    两人驻足在柳如是的闺房前,这是最后一个未参观的地儿。一个男子入女子闺房,无论是在明朝,还是穿越前,其中的暧昧都是不言而喻。
    方原犹豫着要不要入内,柳如是反倒是落落大方的说道,“方弟,我早已备好了糕点,还有上好的香茶,请吧!”
    方原心儿微微一动,随着柳如是进了她的闺房,胡琦等护卫的锦衣卫则老老实实的守在闺房外。
    闺房里是香雾缭绕,沁人心脾。
    桌子上端端放着柳如是之前令女婢制好的蟹黄酥,还有一壶洞庭山上好的碧螺春春茶。
    方原拿起糕点尝了一口,滑而不腻,虽然至少有两、三年没尝过柳如是亲自做的糕点,但还是一下回忆起了那种熟悉的味道。
    柳如是待他吃了几口糕点,终于开口问道,“方弟,你今日突然来河东院,所为何事呢?”
    方原饮了一口茶,正容说道,“我想江南日报全文刊登关于虚君实相、两权分立的方案。”
    江南确实流传着关于方原会实行虚君实相的风声,但怎么个具体实施法,连她也一无所知,因事关军政大事,她也不便相问。
    眼下方原既然主动提出,柳如是忙追问这个虚君实相,两权分立的具体细则。
    方原一五一十的将设想的两权分立的方案说了,柳如是的第一反应也是吃惊。所谓一山不能容二虎,方原愿意主动提出与大明皇室共享权力,互相制衡,确实超出了她的理解。
    方原稍作解释说,“若实行帝王乾纲独断的制度,对帝王的个人素质要求太高,遇上我这种勤政爱民的明君,百姓还能安居乐业;若后人里出现几个昏君、暴君,那天下就民不聊生。这种二权分立的制度,能最大限度避免出现昏君、暴君乱政的局面。天下,本来就该天下人共享,才可能长治久安。”
    柳如是稍稍一怔,轻摇折扇,继而扑哧一笑说,“方弟真是厚脸皮,明君还能是自封的么?”
    方原见她笑颜如花,双眸里波光流转,心儿的欲望也开始沸腾,召来了胡琦,令他先行回府,只留下五个锦衣卫护卫就行。
    胡琦一听便知他今夜是想留宿在河东院了,不敢多嘴多舌,忙恭敬的应了,安排了五个锦衣卫留下,自己则回了总督府。
    柳如是一下一下,轻轻的摇着轻罗小扇,方原令胡琦先行回总督府的用意已再明显不过,今夜就是要她陪寝了。
    柳如是打心眼里并不排斥方原,甚至早已芳心暗许,除了不愿公开住进总督府自毁名声,她是十二分乐意做方原的秘密情人。
    方原缓步走到她身后,凑近了她的长发,深深的嗅了一下,再猛地一下咬上了她的小耳垂,“柳姐,河东院里为什么没其他男人呢?”
    柳如是娇躯一颤,呻吟了一声,轻罗小扇也落在地上,柔声说道,“方弟,我早已是你的女人,哪里会让其他男人入院呢?”
    方原是情欲涌动,一下下舔舐、轻咬着她修长的颈脖,一只手抚上她的脸蛋儿,一手则落在襦裙的扣子上,轻轻的解开。
    柳如是也是情动,樱唇吮吸着他的指尖,**不止。
    方原解开了她的襦裙口子,又扯下了襦裙的腰带,双手再用力一脱,她的水田襦裙便落在了腰间。她上身只着了一件小主腰,几近赤裸,怎能遮挡呼之欲出的春色?
    方原瞧得热血喷张,便要去扯下她主腰的系带。
    柳如是起身与方原四目相对,是细眼如丝,娇声媚语不止,“方弟,今夜就不要回总督府,柳姐好好侍奉你。”
    “不回总督府?”
    方原听了是猛地一怔,这些日子,他与坤兴公主是如胶似漆,无论他审批公文到多晚,公主总会给他留一盏小灯,等着他回去,替他梳洗过后,再像一只温柔的小猫咪,与他相拥而眠。
    他想起了总督府里那一盏永远为他留着亮光的小灯,浑身燥热的欲望渐渐消退,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柳如是显然也察觉到方原举止上的异常,抬起头,双眸波光荡漾的望着方原说,“方弟,你是?”
    方原心里对柳如是的四,五年的思恋和渴望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反而生出一种,立刻回府陪着坤兴公主的想法,深嘘口气,强压下欲望,替柳如是拉起了襦裙,遮挡住上身的春色,口中说道,“柳姐,我还是回总督府,不然娖儿她会一直胡思乱想,睡不着的。”
    柳如是愕然问道,“娖儿是谁?”
    “是公主!”
    方原替她扣上了扣子,再系好了腰带,便后退了两步,冲她拱手说道,“柳姐,冒犯了,对不住!”
    柳如是怔怔的望着可以保持距离的方原,她一生阅男无数,在这个关头还能控制住情欲的,方原还是第一个。今日的方原,不仅能控制住权力的欲望,还能控制住对女人的情欲,令她是彻底的刮目相看。
    方原转身到了门口,又回过头说道,“柳姐,你今后不必再为我守节,我也希望柳姐能遇上合适的男儿。”
    柳如是望着方原离去的背影,双眸尽是不可思议的眼神,善于与男人周旋的她竟一时不知所措。方原之前对她的倾慕,她是了然于胸。但今日今夜,她才知晓,方原对她的倾慕,已转移到对坤兴公主的疼爱上去了。
    她之前的淡定从容再不见了踪影,反倒是生出些些的醋意,两行泪水忍不住的划过脸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