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敦煌天机 > 第373章 乌金玄铁 2
    “啊,啊——”打坐的枪神猛然间跃起,双手在身上用力扑打着,仿佛有几百只虫子上身了一样。
    “好了,好了,你们都醒了,真是太好了。”我精神一振,终于盼来了柳暗花明的时刻。
    “虫子,虫子……”枪神甩掉外套,脱得只剩内衬的卫衣,但双手仍然在全身上下快速抓挠着、扑打着。
    她身上没有虫子,而是思想中“有虫子”。她遭到这柜子的围困,完全没有任何准备,才会变得惊慌失措。
    这本来应该是个皆大欢喜的结果,但我却高兴不起来。看冰夫人和枪神的表现,一定曾经在思想深处遭遇了不平常之事,以致于清醒过来以后,身在此处,心却不知所往。
    “我要见总统先生,有要事汇报。”冰夫人继续向外走。
    我张开双臂拦住她:“等一等,刚刚发生了很多事,你暂时不能出去。”
    “我要——”冰夫人抬手,抓住我的手臂向外推。
    “不要吵,不要吵……”枪神叫起来,之后她突然说了一段话,但既不是中文也不是英文,而是另外一种奇怪的多音节文字。
    “你说什么?”我立刻望向她。
    我曾接触过古梵文的声音文献,所以判断得出,她说的很有可能是一段古梵文。
    梵文流传至今,混乱偏颇之处太多,尤其是读音方面,几乎没有完全正确的读法。所以,即使是在印度、尼泊尔、藏地的高僧,也极少使用梵语诵经,所有口口相传的经文,全都用古藏语、现代藏语来传授。久而久之,除了印度北方邦一带还在大量使用古梵语沟通之外,全球其余地方,古梵语已经绝迹。
    “我说的是……什么?我不知道,刚刚我只想说,发生了太多事,我得找个人记下来,否则就全忘了。但是,大家不要吵,我的脑子很乱,必须安静,必须安静。”枪神回答。
    我没有过度惊慌,枪神陷入幻象之后,目睹了藏地天葬台一类的东西,才会听到、说出古梵语,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我要出去,放我出去……”冰夫人在我和枪神对话时停了一停,马上又叫起来。
    “你,不要叫——你不就是躺在石台上的那个女人吗?”枪神指着冰夫人,忽然脸色大变,“你的……你已经是……鹰群来了,鹰群来了,你就要被……天哪,你明明已经死了,为什么还在这里?”
    冰夫人也变了脸色:“是你?竟然是你?你就是那个握着刀砍杀……砍杀我的人?”
    我横在两个人中间,虽然不知道她们在一起经历了什么,但能模糊猜到,应该不是一段愉快的经历。
    “对,是我,是我。”枪神用力点头。
    “那是幻觉,那是幻觉!”冰夫人狠狠地叫起来,白森森的牙齿从嘴边凸出,如同一头逼急了的母兽。
    “你已经死了——”枪神转向我,“她已经死了,绝对不能放她出去。她体内藏着一个诡异的灵魂,会带来大灾难的,一定要拦住她。”
    直到现在,面对一个能说、能动、能思考、能表达的冰夫人,我仍然相信,过去那个冰夫人已经死了。
    我跟冰夫人接触的时间不长,但对她的观察却很仔细。毕竟电隼遭到挟持的那段时间里,我以为她将临危受命,登上北方大国帝位,所以希望能深入了解她,然后帮她顺利接权。
    现在,我眼前站着的是“冰夫人”不假,可她的行事方式与从前的“冰夫人”迥然不同。
    “闭嘴,闭嘴,我没空跟你们啰嗦,让我出去,我要见总统先生……”冰夫人愤怒地吼叫起来。
    “你是谁?”我盯着她的眼睛问。
    “我是冰夫人,这还用问?”她回答。
    “你急着见总统有什么事?你和北海女王之间到底达成了什么协议?”我问。
    本来,这些问题对她而言都是小事情,可以顺口说出,不必有任何迟疑。而且,她说得越详细、越准确,就越能证明她自己的身份。
    “我……我……我……”连续三声过后,冰夫人居然哑口无言,眼珠连转,似乎在斟酌答案。
    “什么都答不出了吧?”枪神冷笑。
    “你问她,同样这些问题拿来问她,她也未必知道。”冰夫人指向枪神。
    我觉得自己应该能信得过枪神,便转头看着她:“你是谁?你还是原先那个枪神吗?北海女王交付你的任务究竟是什么?”
    枪神胸有成竹地微笑起来:“我当然是原先那个枪神,北海女王交代的是机密,我们必须小声交流,以免隔墙有耳。”
    她的声音越压越低,身子向前探,离我越来越近。
    陡地,她的双手同时手腕上翻,将两把黑黝黝的军用匕首同时刺入了我的小腹。
    两处剧痛同时传来,我急忙后撤,身子抵住了保险柜上嵌着的坛城。枪神动作太快,我虽然一察觉情况不妙就后退,但却没能避开这低刺的两刀。
    枪神以“枪”命名,自然擅长用枪而不是匕首。
    看她的刺杀手法如此娴熟,就知道她在贴身格斗上下过很深的功夫。
    “你的死期到了。”冰夫人与枪神异口同声地说。
    突变之下,我毫不慌张,只是觉得,小腹伤口与背后的玄铁一样冰冷。
    “外面才是更美好的世界。”冰夫人向保险柜外指着。
    “我想说的是,世界处处美好,只不过,在雪域待的时间太久了,早就应该换个地方,呵呵呵呵……”枪神的声音忽高忽低,忽男忽女,诡异到了极点。
    “杀了他?”冰夫人问。
    “留他在这里吧,等他的血被坛城吸干,自己就死了。坛城干涸了那么多年,也该有活人鲜血供养了。在雪域,一佛一神,一花一果都需要鲜血供养,那是规矩,也是雪域的法度。”枪神说。
    血沿着裤脚滴落,随即被坛城吸走,不留丝毫血痕。
    我当然知道雪域的法度,那法度就是——“血养化身、法外生法”。在很多闭塞极端的生活环境中,连灯火都是鲜血滴沥汇集而成。
    血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液体,一切神气、营养、活力、精神都要依靠血液在机体中的运行来传输。当人血进入坛城或者其它法器中的时候,就把一个人的生命贡献出来,使得雪域一切都有了生机。
    我一个人的鲜血自然无法供养保险柜内外的坛城,但只要这保险柜存在,后续就会有无数无辜者涌入,坠入“供养”陷阱。同时,眼前这两个人逃出去,将会给北方大国带来更大的祸乱。
    “喂,我知道你们是谁了——”我提气大叫。
    两个面向门外的人一起回头,虽然外表是冰夫人和枪神,但我确信,那两人的生命已经结束,同我一起站在保险柜里的,只是两个陌生人。
    “真的?”枪神大笑起来。
    “怎么可能?”冰夫人摇头。
    我挺起身子,慢慢地站直,气沉丹田,双腿暗中蓄力。
    “说说看吧?”冰夫人阴森森地说。
    “雪域深处,葬礼最盛行之处——如果你们来自那里,我就猜到,一定是古象雄之国的猕猴种人。”我说。
    象雄古国是喜马拉雅山脉有历史记载的古国之一,今人发掘到的文字表明,象雄最初的祖先为猕猴与魔女的后代,故此,其国人的一支自称为猕猴种人。
    该段历史在中原的《隋书》中也有记载,并且,书中还有“猕猴种人擅以血供养坛城法事,擅移魂变化”的记录。
    “很对。”枪神点头,“不过,你的认知不可能传送到外面去,外面的人对猕猴种人一无所知,我们可以自由自在地做任何事,呵呵呵呵——”
    冰夫人也随着枪神一起仰面大笑,对我完全没有防备。
    我等的就是这一刻,当她们的笑声达到最高点时,我突然侧滑,贴着保险柜左侧冲了出去,一跃到了柜外,然后反手大力关门。
    砰地一声,保险柜的门关上,然后我倒旋钥匙,将保险柜锁住,倏地把钥匙拔出来。
    只有这样,才能永远杜绝后患,将雪域来的猕猴种人扼杀于保险柜中。
    “嘭嘭、嘭嘭”,两人在里面猛敲柜门,发出怒不可遏的吼叫声。
    我定下神来,缓步后退,坐在台阶上喘息。
    “开门,开门,放我们出去,开门……”冰夫人的叫喊声隐约传来。
    “人类经受的苦难太多,实在是承担不起意外的打击了。”我摇头苦笑。
    北海女王处心积虑谋划,目的就是打开保险柜,借着它的神秘力量返回历史的某一刻。很可惜,这保险柜如同一个巨大的围城,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则想冲出来。于是,保险柜变成了一个交换门户,两边的人只有通过它,才能达成目的。
    我不是北海女王,没有那么多的欲求,只想一点一点平息灾难,让这世界多一些和平欢笑、鲜花阳光,少一点阴霾屠戮、战乱厮杀。
    “这保险柜就像所罗门王的铜瓶一样,既然收容了魔鬼,就不应该留在人间。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运到海上去,丢到太平洋最深处的海沟至暗之处,永远不见天日。”我喃喃地说。
    地球的表面构造十分值得玩味,珠穆朗玛峰虽高,不过才8848米,而太平洋上的马里亚纳海沟,则深度万米有余,证明“海深”胜过“山高”。
    保险柜来自藏地雪域的极高之处,只有将其抛至海底,才是它的真正归宿,也是消弭意外灾难的最佳策略。
    历史上的无数例子表明,人类灾难都是由统治者的好奇和欲望开始,最终受害的,仍然是普罗大众。
    最快更新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