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赤帝 > 第二十五章天子行猎
    “蹇公,天子召见所为何事啊?”

    在离开偏殿,向着南宫玄武阙前进时,刘备暗暗给蹇硕手上塞了块石头作为贿赂。蹇硕偷眼一看,发现那是一块纯粹透明,看起来就漂亮的八心八箭正经玻璃石,想来是价值连城的珍宝。让他笑的差点冒出鼻涕泡。

    ……

    拿了人的好处,自然就要替人办事。虽然他说是宦官奸臣,但是职业操守与道德还是有的。

    “好事,大大的好事。”听刘备这么问,蹇硕笑着对刘玄德说:“天子知晓玄德英雄了得,所以才要见玄德一面呢。想必见面之后少不了玄德你的好处。”

    说着这样的话,蹇硕微笑着:“到时候玄德得了好处,千万莫要忘了某家就是。”

    “一定一定。”

    蹇硕的话,让刘备内心稍安。再然后两人没多说话,穿过长廊,一片宫阙,而后到了新修的玄武阙。

    不知道是不是遗传,无论是宫阙还是女人,天子刘宏都相当的喜新厌旧。

    之前他最喜欢西园来着,就连新组建的禁军也命名为西园禁军。不过在南宫新建,装填了大量珍宝之后,他就更喜欢在南宫待着了。

    这一会儿,玄武阙上,被十常侍包围着,奉承着,愉快的笑着的天子,便看到了快步走来的刘玄德。

    原本按理说,在觐见皇帝时,要将武器放下来着。但是在刘备解剑之前,天子便传诏下来:

    “云阳侯身为禁军宿将,是为拱卫宫阙。若无兵刃,如何护卫天子。诏云阳侯无需解剑,直上楼阙即可。”

    “臣领旨。”

    刘备一边这么说,一边暗想:“看来是要拉拢我了……至于理由,是因为禁军么?还是之前立储的哪件事啊。”

    心里这么想着,刘备上玄武阙,参见天子,而后赐座。那天子刘宏微笑着,倒是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样:

    “说来,朕前日便听闻有人说,宗室之中又出英杰。玄德以弱冠之年,平黄巾,征西凉,拱卫宗庙社稷,真我家千里驹也。”

    “备诚惶诚恐。”刘备自然要做出非常感动的表情,如此回答。

    “不必多礼。宗正之处叙论宗谱,玄德于朕同辈,是朕族弟。今日并无君臣,只有兄弟——来人,上酒,朕当与玄德共饮!”

    ……

    这一会儿倘若是一般人等,听到天子这样器重自己,怕不是已经要感动的一塌糊涂了。

    只是刘备仍旧平静的很——虽然表情看上去很激动。但实际上内心仍旧平静——在惯例的谢恩,而后饮酒之后。不管怎么说,至少场面上的状况变得亲切了不少。

    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十常侍一等人的推波助澜。

    眼看着天子欲抬举刘备,他们忙不迭的说道:

    “陛下有云阳侯这等少年英雄辅佐,何愁天下不平。”

    “千古以来,未曾闻有天子贤明如陛下者。”

    “正因有陛下这等圣明天子,才会有云阳侯这等英雄辅佐啊。”

    ……

    “还真会拍马屁,难怪了天子这么宠幸这些人。”

    看着这些人一个两个,一脸认真地说着些屁话,刘玄德心里暗暗冷笑,表面上仍旧是春风拂面一样……

    再接下来,天子又问刘备生平如何,再问刘备早年如何,于黄巾之乱,远征西凉阵上如何。刘玄德一一应对。而后又有些奇怪:

    “天下果有擅射者,如玄德一般?”他说:“我观玄德容貌,以为玄德如尔师卢公一般,应是儒将。然玄德果有冲阵之能?”

    “不敢欺君。”刘备随即回答:“备略具小勇,不敢隐瞒陛下。”..

    “嗯……”

    “是真是假,一试便知。”这时候,旁边张让微笑着,似乎有些不怀好意的说:“云阳侯说,最擅弓矢,剑术。陛下何不让云阳侯一展所长?也好检阅真假?”

    “若是陛下旨意,备愿君前试艺。”

    “——好!”

    听刘备这么说,天子刘宏也来了兴致:“摆驾——去西园!朕当一观玄德武勇!”

    说话的同时站起身,在一众宦官簇拥下下玄武阙。而后向西园前进——

    之所以要去西园,是因兽圈在西园——汉室皇帝有豢养猛兽娱乐的爱好。从西汉时流传至今。西园之中专有一处,豢养豺狼虎豹,诸多猛兽。天子想看刘玄德技艺,十常侍中,张让便说:

    射靶子什么的太无聊了,于是摆驾西园。天子欲观刘备神射……

    只是一路上,天子又有点拿不定主意。

    这一会儿他叫刘备来,是为了拉拢刘备的,倘若刘备因此出了什么事的话,那不就弄巧成拙了么,思考着这个,他又有点儿想要收回成命。

    眼看着天子这样,刘备毫不犹豫:

    “臣所学箭术,乃是沙场之上所用。无论黄巾力士,或是西凉叛军精锐,皆凶于豺狼,恶于虎豹。臣且不惧。陛下无需为臣担忧。”

    “便是如此……”

    听刘备这么说,天子内心稍安。而后看着刘备扶着兽圈的栏杆,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兽圈是建在半地下的,距离地表大概有四到六米。为的是防止猛兽跃上来出事。两侧都是木栅,里面隐约能听到野兽的嘶吼。

    占地面积有数亩之多。看上去,除了周围没有广阔的观众台外,与古罗马的斗兽场区别不大。让刘玄德有种奇妙的感觉。

    “云阳侯,是否可以开始了?”

    兽圈之上,张让如此问道。

    “可。”刘备毫不犹豫,如此回答。随后他对面木栅缓缓打开。一只饿了不知多久的豹子缓缓走出,眼看着对面的刘玄德,微微张嘴,那绿油油的眼睛死盯着刘备——只下一秒。刘玄德张弓搭箭一气呵成——那花斑豹还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便被刘玄德一箭命中眼眶。哼都没哼一声便死得不能再死。

    “好,好,神射!”

    手里拿着冀州进贡的望远镜,眼看着这一幕,天子刘宏忍不住兴奋地喊了出来——兽栏与玄德所距百五十步。竟能一箭命中眼眶,真乃神射!”

    ……

    听天子这样夸奖刘玄德,虽然这事儿是十常侍撺掇起来的。然而他们还是有点吃味。

    张让与赵忠两人正想再说点什么,却听到兽圈内,刘玄德开口说道:“陛下,不过一只纹豹,不足以显臣之能,请再开栅,多出猛兽。”

    “哦——好,照云阳侯说的做。”天子刘宏在兴头上,更没多犹豫便如此下令。

    于是不久,刘备对面木栅再开——这一会儿是三个一起,两头狮子与一只壮硕的野猪一起出栅——紧接着不等动作,便又被刘备射杀——同样的,也是眼球!

    “好,好!三箭连环!玄德果然没有骗朕!”

    眼看这一幕,天子更加兴奋。以至于又毫不犹豫答应刘备的要求:

    “臣请赐马,展骑射之能!”

    “赐马!”

    ——随着天子一声令下,战马被人从上吊下兽圈,刘备翻身上马,紧接着对面五栅齐开——这一次又有不同——出来的乃是五条灰狼。这些狼犬出栏之后,没像之前的大猫一样左右观察,而是毫不犹豫,向着刘备扑了过去——

    但是没用——

    在疾驰的战马上,刘玄德五矢齐发,一一精准,命中眼眶!

    “哈哈哈——不想朕今日竟见如此神射!玄德技艺,不逊前朝李广。”

    如此感叹着,天子刘宏只以为今天就到此为止了。却不想刘备仍言:“陛下,臣可再行猎!”

    “……”

    沉默了一下,天子刘宏转身,看向身边张让:“兽栏之中,还有多少猛兽?”

    “陛下,还有虎三头,雄狮五头,雌狮三头,狼十八匹,豹九匹,彘四头。”张让故意喊得很大声,似乎是想要让兽圈里的刘玄德听到的样子。却不想之后刘备毫不犹豫的言道:

    “臣请陛下开闸,将诸兽放出,看臣为陛下行猎!”

    “——好!玄德如此勇壮,朕当从之!”天子兴奋地大声下令:“放诸兽出圈,让朕见识玄德风采!”

    ——在天子下令之后,刘备策马,到了兽圈中间。紧接着不久,他四面各栅一齐打开。豺狼猛兽齐齐出栏——

    或许是在这之前,它们就受到了什么刺激,又或者干脆服用了某种药物。因此在出栏之后,这些双眼通红的猛兽便毫不犹豫,向着刘备扑了过去——

    在那之后,刘玄德张弓搭箭,半空中箭矢几乎称了一条直线,顷刻,刹那间,狮虎毙命,豺狼绝迹——然而下一秒钟,兽圈上却传来了一声惊呼——

    只因为刘玄德箭囊之中,箭矢已尽!

    “快,快——”

    在天子下令,想要禁军诸军士射杀圈内猛兽,救援刘备之前,刘备大喊:“陛下无需担心,备弓术已展现完毕,现在请观备之剑术!”

    说完之后收弓拔剑,策马向另一侧猛兽杀了过去——

    按理说,作为食草动物的战马,在面对这许多猛兽时,早就应该被吓得腿软了才对。

    但是没有。在刘玄德操纵下,尽管不情不愿,但那战马却意外听话,一边哀鸣着,一边向着一群豺狼虎豹杀了过去——再然后,便是刘玄德的表演时间——剑光闪烁,如贯日长虹,所过之处,群兽披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