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科幻末世 > 快穿:恶魔宿主,请吃药! > 第八十七章:忠心女执事PK多情
    “好久不见啊,衫璟.霍利.洛斯汀伯爵。”罗兹侯爵看见衫璟,端着一杯白兰地走了过来,“你的到来真是让我大吃一惊。”
    “是吗。”
    衫璟勉强扯出一个笑,冷淡的回应。
    罗兹侯爵也不恼。
    毕竟衫璟讨厌参加宴会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他既然来了,那就等于是给了他一个面子,至于礼仪有没有周到…到也是不用太过计较。
    舞厅的另一边。
    芷惜正看着宴会上的各色帅哥两眼放光。
    啊啊啊!这穿越还真是不亏!有这么多的帅哥!
    “小…小姐,您别走的那么快啊。”
    女仆慕丽跟在芷惜身后,气喘吁吁地追赶着。
    “慕丽,这样在舞会上跑很失礼哦!”
    芷惜扭过头看向她,声音里带有几分恐吓的意味。
    “诶?!”慕丽愣了一下,连忙停住了脚步。
    看着她那诚惶诚恐的模样,芷惜忍不住捂嘴偷笑起来。
    “小姐!老爷让我看着你,别再招惹什么人了,来府邸提亲的人已经够多了。”
    慕丽看到芷惜偷笑,立刻就发觉自己是被耍了。
    虽然心里有些生气,但是更多的却是无奈。
    “您是即将继承木森瑞格家族伯爵之位的继承人。总是这样……不太好。”
    听了慕丽的话,芷惜脸上的笑意在一瞬间消散的一干二净。
    “你怎么和父亲一样!”
    芷惜不高兴,说话也没轻没重起来。
    “大把的时光不去勾搭帅哥,那才不好呢!”
    说完,芷惜生气的扭头就走。
    “小姐……”
    慕丽不赞同地皱起眉头,跟在芷惜后面,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好了!”
    芷惜头也不回,不耐烦地打断慕丽的话。自顾自地在舞会之中寻找看得上眼的帅哥。
    和剧情一样的发展。
    芷惜与亦澈顺利见面。
    而衫璟这边,也终于把过分热情的罗兹侯爵送走。
    很快,舞厅之中响起了舞曲的旋律,男男女女彼此相邀,步入舞池。
    “少爷不去吗?”
    夜九看着舞池中翩翩起舞的各路男女,轻笑着问道。
    “当然去。”衫璟沉默了一会,看向一旁的她,伸出了手,“如果你来做我的舞伴的话。”
    他的声线冷淡,仿佛这句话只是他一时兴起的玩笑,可是微暗的瞳孔却出卖了他压抑着的期待与不安。
    夜九的视线从舞池上移到他身上,沉默不语。
    在衫璟瞳孔之中的光彩彻底消散之前,夜九嘴角微弯,将戴着白手套的手放入他的掌心。
    看着他浮现几分惊喜的眼眸,夜九温柔而磁性的声线轻轻响起。
    “我很荣幸,少爷。”
    【叮。衫璟好感度+10,衫璟好感度:55。】
    两道身影进入舞池之中。
    一道纯白,一道漆黑。
    唯美的如同最完美的画卷。
    将其他人都变成了背景。
    察觉到这一点的男男女女纷纷离开,将这个场地留给了他们。
    毕竟没有人喜欢做别人的背景,用自己来衬托别人的美丽与特别。
    “少爷的舞技进步不少呢。”
    夜九轻笑,舞步交错间不忘调侃。
    “有暗中练习吗。”
    “学了,自然要做到最好。”衫璟没有否认。
    “不服输的精神吗?”夜九轻笑,随着舞曲的旋律配合着他的舞步,“还真是固执。”
    衫璟不语。
    搭在她腰上的手微微收紧。
    固执吗?
    不。只是想以同样完美的模样和你站在一起而已。
    我的执事。
    衫璟垂下眼眸,将瞳孔之中的情绪都尽数掩藏。
    他们两个人都一样理智,不会被感情轻易驱使。
    谁先犯了罪,违了规,动了界。
    谁便注定了会输的彻头彻尾。
    只是他们一个步步试探,一个却已胜券在握。
    *
    舞池之中只剩下他们,他们也吸引了舞厅当中其他人的目光。
    包括男女主。
    赞美与嫉妒的声音,在周围轻轻响起。
    随着这一支舞曲渐渐接近尾声,这一支舞也落下帷幕。
    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周围的王公贵族们都没有吝啬自己的赞美。
    一舞毕,夜九又退至衫璟身后半步的距离。
    恭敬而又疏离。
    仿佛刚才的亲昵只是一场梦。
    衫璟轻轻皱起眉头,脸上的冷漠越发明显。
    而衫璟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模样,正好对了芷惜的胃口。
    立刻就丢下了男主,跑过来犯花痴了。
    衫璟看着她花痴的模样,目光之中浮现几分厌烦与不耐。
    剧情中的衫璟,遇见的是改变过后的芷惜。第一印象不错,那么动心也就更容易些。
    但是如果第一印象差到极点,就算日后对方再怎么改变也没那么容易动心了吧。
    看着这一幕,夜九弯了弯嘴角,笑得温柔而恶意。
    “小姐……”不要再这样看着洛斯汀家族的衫璟伯爵了,你看他脸色都冷了……
    只是慕丽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芷惜一个瞪视打断。
    慕丽缩了缩脑袋,不敢再说话了。
    芷惜满意地收回目光。
    然后就跟看不见衫璟脸上的冷漠一样,凑在他身边厚脸皮地问东问西。
    衫璟被她吵得烦了,拉着夜九就要离开。
    “好久不见啊。洛斯汀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