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奸臣在下 > 第8章 殿廷争锋(8)
    在东宫住了两天,萧藏后脑的伤口也结痂了,太子对他的态度,一时好一时坏,但就是最坏的时候,也没有再像从前那样动不动就打骂他了。萧藏也从太子态度的转变中,了解从前饱受太子欺凌的症结——太子身旁不缺伺候的奴才,从前萧藏把姿态放的很低,太子自然就轻贱他,把他当个奴才使,现在他这个奴才不再如以前那样低眉顺眼,太子就有些不知道如何待他了。
    知道了症结所在之后,萧藏心里也就有了主意。他不再像从前那样事事顺遂太子,而是从旁给太子一些建议——比如太子抛下太傅布置的课业,跑出去玩乐,萧藏就在一旁劝他,开始太子不听,后来说的多了,太子听进去了一些,有时候虽然脸色难看,但也还是在书案前坐了下来。比如三皇子几次三番挑衅太子,太子忍无可忍,萧藏就适时的出来,从中斡旋,明面上保住太子的颜面,暗地里又回敬了生事的三皇子。这样的次数多了,太子也就不能再把萧藏只当个奴才看待了。
    萧藏才华不输二皇子身旁的苏云翳,又继承其父的狡黠,从前医不对药,引来太子厌烦,现在找到症结,太子对他的态度自然是一日好过一日。这样的变化,东宫的奴才都看在眼里,萧大人给了他们好处,现在看到萧大人的独子在太子这边过得好,他们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光阴荏苒,转眼间便由初夏到了深秋,太子待萧藏的变化,说是翻天覆地也不为过。前几日萧藏家中有事,回去了几天,太子心里便一直空落落的,今天看到萧藏回来,心里也就忽然有了着落一般。
    萧藏自然察觉的出,但面上并没有显露出什么,只从袖子里摸出一柄华贵精致的弯刀,递给太子。
    “这是?”
    萧藏道,“我回去几日,正好见到有个胡商在卖这匕首,我觉得太子会喜欢,就买了下来。”胡商卖的刀哪有这么精致?这刀是萧藏揣度太子的喜好,特命能工巧匠赶制而成,刀刃锋利无匹,刀鞘上用以装饰的宝石,也颗颗价值连城。
    太子听他所说,拔出刀鞘细细看了一会,然后反手去劈面前的桌子,红花梨的桌子,被那弯刀一劈,从中裂成两半。太子的目光当即亮了起来,“好锋利的刀!”
    萧藏在他旁边,淡笑,“太子喜欢就好。”
    太子不过也就是个十三四岁的孩童,早年便丧母,又被皇上捧上了储君之位,身份尊崇,身旁伺候的奴才莫不诚惶诚恐,但他这个年纪,又哪有什么是非,那些奴才摆出的姿态越低微,他欺负就越狠。现在萧藏于他,已经更像是个朋友。
    “难得你出宫还念着我,本太子自然不能亏待你。”
    萧藏眉尾一挑,见面前的太子忽然拍掌道,“来人啊——”
    宫门外的奴才躬身进来了。
    “去把父皇赏赐我的朱金狼毫笔取来。”
    萧藏听太子这句话,诧异了一瞬,那朱金狼毫笔他也见过,象牙笔杆不提,但说那狼毫,用的是头狼身上的,毫尖带一丝久经杀戮的血色,得名朱金。太子不喜笔墨,所以一直收在东宫里。
    宫人捧着一方玉匣进来了,打开之后,里面正是那支萧藏见过一次的朱金狼毫笔。太子合上玉匣,将其递给他,“你送我弯刀,我还你一支笔。”
    萧藏跪了下来,“奴才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太子正把玩着萧藏送的弯刀,他喜欢刀枪棍棒,但他父皇,却总是赐他书籍笔墨一类,实在是令他不喜,难得萧藏懂他心意,送了一个他喜欢的物什,“本太子赏给你的,你就收着。”
    萧藏双手将玉匣接了过来,“奴才多谢太子赏赐。”
    太子将那柄弯刀把玩了半天,才看够了挂在腰上,“说了几回了,没有旁人的时候,叫我宴凛就是。”
    “奴才不敢。”萧藏起先也这么叫过几回,但是回去之后问了萧云,萧云对他说,直呼主子名讳,会乱了身份,上位者要享有凌驾一切的优越感,之后萧藏就不那么叫了。
    太子纠正了他几次,见他还是这么固执,就没有再说了。
    “啊,这刀可真漂亮。”太子对萧藏献上的这柄弯刀,可以说是爱不释手。
    萧藏看他这么喜欢,就知道投其所好投对了。他前些日子出宫,也是得了他爹的教诲,太子尚且年幼,能让他早早察觉到对他的依赖感,是最好的。
    “萧藏。”太子握着挂在腰上的弯刀,看向萧藏,“陪我出去走走,顺便和我讲讲,你在宫外头的见闻。”
    “是。”萧藏对太子的心性,已经拿捏有九分,毕竟年纪轻,容易看破,等再长大一些,像皇上这样城府深沉,就不好掌控了。
    太子带萧藏去了御花园里,因为深秋的缘故,许多花枝上的花都落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横生出来,太子刚得了弯刀,喜欢的不得了,拿出来劈砍了几下,将御花园中的花枝砍落了一地。
    萧藏跟在他身旁,和他讲自己在宫外的趣事,当然,大多是杜撰出来的,但太子就爱听这样的,听着笑个不停。
    “奴才还在宫外遇见个算命的老头,那老头说,我身上沾了龙气,当时我在想,我都几个月没见皇上了,哪有什么龙气,但转念一想,我出宫的时候,太子不正好碰了下我的衣袖吗。我就把那衣袖给老头一看,太子猜那算命的老头怎么样了?”
    太子被他逗的正好奇,顺着他的话问下去,“怎么样了?”
    “那算命的老头当即跪了下来,直问我是不是天上的龙君,我就和他说,我不是龙君,我是伺候龙君的。”近来和太子相处,萧藏愈发能言善辩起来。
    果然,他话音一落,太子便大笑起来,“那算命的,看来还有几分本事。”
    “奴才也是这么觉得。”
    两人正说说笑笑的时候,迎面二皇子与苏云翳走了过来。二皇子走近了,见太子脸上带笑,问道,“皇兄,我隔着老远都听见你在笑,可是有什么趣事?”
    太子有分寸,不会把这样的话外传,只看了一眼身旁的萧藏,“萧藏讲乐子给我听呢。”
    “哦?”二皇子含笑的目光看过来,“能惹到皇兄开怀,那我也要听一听了。”
    萧藏向二皇子颔首行礼,和第一次见面时候的落魄不同,他已经能和二皇子身旁的苏云翳,得到一样的对待了。
    本来二人出行,因为二皇子的出现,变成了四个人在御花园里散步,萧藏挑了几件有意思的事讲,二皇子也听的直笑。
    太子道,“你说这萧藏,是不是有意思的很?”
    “是,皇兄身旁有这么个妙人,皇弟羡慕的很呐。”
    萧藏可不觉得,自己能凭几句讨巧的话,让二皇子这样青睐。但二皇子对他的态度,确实是个谜,早前他在二皇子宫里,因为救坠马的太子而受伤,二皇子后来还送了上好的疗伤药去他府上,事后在尚书房遇到了几回,二皇子还上前询问他的伤处康复的如何。这一殷勤的行为,实在令萧藏有些疑惑。
    “皇兄腰上这柄弯刀——”二皇子终于注意到了挂在太子腰上的弯刀。
    太子将弯刀解下来,递给二皇子看,“皇弟看我这新得的刀如何?”
    “削铁如泥,做工精妙,实在是一柄难得的宝刀。”二皇子看完,就将弯刀归还给了太子。
    太子客气道,“若皇弟喜欢,我这把就赠与皇弟了。”
    二皇子也不是不识趣的人,“君子不夺人所爱,此等好刀,只有皇兄能与之相配。”
    跟在两人身后的萧藏,脚步顿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身后有道目光看着他,但回过头,除了神色冷漠看向他处的苏云翳,哪还有他人。
    ……
    离了太子身旁几天,太子对他的态度,果然又更近一层,从前太子进尚书房念书,都是让他等在外面的,这一次却准许他进书房里,和他一起听课。
    尚书房里都是凤子龙孙,要么就是苏云翳,楚星河这一类皇子的伴读,他们见过萧藏,也见过几月前他被太子打骂的惨状,看见他和太子一同进尚书房,都有些诧异。
    太子将身旁的位置空出来,对萧藏说,“你就坐这里,坐我旁边。”
    “多谢太子。”萧藏才不管那些凤子龙孙怎么看他,比起他一开始不知变通,受太子欺辱,如今他这已经算是翻了身了。
    太子旁边,坐的就是二皇子,二皇子旁边,坐的就是他的两个伴读,二皇子后面,就是三皇子四公主,这些日子,三皇子已经知道了萧藏的厉害,对他可是恨得牙痒痒。
    “你还是第一回进来念书,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本太子。”太子道。
    “是。”
    太傅还没有来,旁边的二皇子同他打招呼,“萧藏,你也进来念书?”
    萧藏转过头冲他颔首,“是。”
    “真好。”二皇子很是替他开心的样子。
    萧藏分不清这二皇子说的是好话还是坏话,只微微一笑。同时,他也看清了坐在二皇子旁边的两个伴读,气质温润些的,是见面多次的苏云翳,另一个面容冷峻的,是他只见过几回的楚星河。从前他只能在尚书房外面等候,今日进来,与他们地位相当的坐在一起,萧藏心中生出几分畅快感来。
    太子以后会做皇上,他会和太子一起扶摇直上,而这些见过他最落魄模样的家伙,在那个时候只能好好的仰望着他。想到此,萧藏心中的信念更坚定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