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奸臣在下 > 第63章 艳杀天下(63)
    “萧大人——”
    萧藏转过身,见到身后的人时, 行了个礼, “云妃娘娘。”
    “萧大人好久不见。”云妃道, “听闻你前些日子去了江州。”
    “奉皇上的令,去办了些事。”萧藏此刻还有事要办, 自然不想与她耽搁太久,“不知娘娘有何见教?”
    “也没有什么……”云妃想起了家中长辈的嘱托,说让她在宫里,多与萧大人走动,才能博皇上宠爱,她将袖子里的玉折递给了萧藏。
    萧藏接下来的时候, 粗略的扫了一眼,“娘娘的生辰?”
    “嗯,两日之后, 不知萧大人可否有空?”
    “臣一定前去恭贺。”
    苏云翳下了朝, 从朝堂出来, 见萧藏正与等候在殿外的云妃说些什么。他走过去时,云妃已经走了,萧藏从云妃那里接了个什么东西,看到苏云翳过来, 就收进了袖子里。
    “萧大人……”苏云翳想同萧藏说话, 哪知萧藏看也不看他, 直接转身走了。
    ……
    是日, 云妃生辰。
    珠帘下, 年轻貌美的云妃,抬眼觑了一眼身旁刚刚落座的宴凛。年轻的君王丰神俊朗,一举一动皆有天子之威。她才入宫时,宴凛还没有这样的气势,如今在皇位上坐久了,就真的成了俯瞰众生的天子。
    “娘娘。”身旁的宫女欲给她斟酒。
    云妃抬起手,虚挡了一下,“去给皇上斟酒。”
    托着酒壶的宫女,还未走到宴凛身旁,就被他身边的人挡了一下。云妃端起桌前的酒杯起身,“臣妾敬皇上一杯酒。”
    宴凛看了她一眼,将案上的金杯拿了起来,满饮一杯后,就不再看她。
    云妃神色黯然的坐了下来,宫中的妃嫔皆道她受宠,皇上每隔半月都会来一次她的宫中,却不知,她至今都还是完璧之身。
    宴凛坐的已经有些不耐了,放在扶手上的手,几次握紧,想要起身,但看到歌舞未歇,又忍着坐了回去。
    “让萧藏过来。”宴凛低声和身旁的太监吩咐。太监刚应了一声,宴凛又反悔叫住了他,“罢了,让他去拂露宫,朕在那里等他。”
    “是。”
    太监领命去到萧藏面前,侧头和他低语了一阵,萧藏就抬首看了宴凛一眼,发现宴凛已经起身离开,他留下的人,正在同云妃说些什么。云妃听到之后,轻轻点了点头。
    萧藏走过去,也正准备告辞,神情落寞的云妃,却先一步叫住他,“我有几句话,想同萧大人说。”
    萧藏迟疑一下,答应了。
    云妃将他引到了宫外,站在宫门口的那棵树下,途经此地的苏云翳,乍一看到两人在交谈,下意识的就往后躲了一些。
    云妃与萧藏说了他与皇上如今的关系,萧藏装出一副愕然的样子,在云妃说道,每次皇上召他侍寝,实际就是将她赶到别的宫里去时,就忍不住眼泪潸潸起来,萧藏自然好言安慰她,在答应在皇上面前替她美言之后,云妃才止住眼泪,千恩万谢的回去了。
    远处的苏云翳,见云妃站在萧藏面前,几次以袖拭泪,萧藏同她说了些什么,她才堪堪止住眼泪。因为隔得远,苏云翳并听不清楚两人的交谈,但他见萧藏与云妃这样亲密,还是忍不住生了几分疑虑出来。一个是权臣,一个是皇上的宠妃,即使没什么,叫有心人诟病出什么,即便皇上宠信于他,怕也是……
    苏云翳上前,想提点一下萧藏,没想到萧藏因为在云妃那里耽搁了一段时间,怕去晚了叫宴凛不快,惹得自己受折磨,就走的极快,苏云翳还没追上他,就看到他进了扶露宫里。
    扶露宫的宫人,见到萧藏过来,都向他行礼,然后将紧闭的宫门推开一条缝隙,等他进去之后,又将宫门关上了。
    这样的行径,叫苏云翳心中起疑,萧藏进云妃的宫中做什么?
    难道……
    苏云翳因为做过伴读,对宫中各个宫殿都熟悉的很,他避开巡逻的守卫,绕到扶露殿后面,那里正贴着窗户,苏云翳按着窗,推开一条缝隙。里面是一扇屏风挡着,什么都看不真切,就在苏云翳要将窗门掩上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惊喘。苏云翳心神俱震,这才透过影影绰绰的光芒,瞧见屏风后两个交缠在一起的身影。
    散在地上的,是一件深色的衣裳,宫中妃嫔,是决计不会穿这样颜色的衣裳。
    从屏风后,悬空探出一只脚的脚尖,那脚尖在半空中不断的颤抖,一双手臂,环过那只腿的腿弯——
    苏云翳愣愣的看着那只脚的脚尖,直到里面传来萧藏的声音。
    “够了,还是白日……别叫人发现。”
    那确实是萧藏的声音。
    发现什么?他与妃嫔的苟且吗?苏云翳明净的心里,忽然生出一种极大的烦躁来,这种烦躁感,被他当做了对瑶儿那傻姑娘的怜悯。他掩上窗户,瞧瞧离开了。
    快黄昏时,萧藏才从宫里出来,他坐在轿子里,还未出宫门,就听轿夫说,“大人,苏大人在外面。”
    “绕过他。”萧藏此刻衣裳下的身体黏腻不堪,他只想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声音刚落不久,轿子里忽然颠簸了一下。萧藏感到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流出来了,那种感觉叫他一下子厌恶的蹙紧了眉宇。
    “大人,苏大人拦在前面。”轿夫为难道。
    萧藏听闻,只当是那苏云翳前来找麻烦,他正要抬手去掀轿帘,没想到帘子就已经从外面被掀开了,苏云翳逆光站在轿子外面,冷冷的俯视着脸上潮红未褪的萧藏。萧藏正要开口讥讽,没想到苏云翳扣住他的手腕,弯腰贴着他的耳朵道,“你今日在拂露宫里做了什么?”
    萧藏一下子僵住。
    苏云翳看他神色,就知道确实如他看到的那样。他在宫外,从正午等到现在,心中百转千回,等见到萧藏时,只剩下了满腔的幽怨之气。
    苏云翳捏着他的手腕,逼进一步,“嗯?忘了吗?”
    萧藏只当他是发现自己与宴凛的事了,脑中一时混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苏云翳的视线就忽然从他脸上下滑,到了他的手腕间——萧藏的手腕上,有许多斑斑点点的红痕。萧藏见他在看,将手抽回来,用袖子将痕迹盖住,“干你何事?”
    “干我何事?瑶儿跋涉来京城找你,你却……”除了瑶儿,他好像确实找不到可以指责萧藏的理由了。
    萧藏见他忽然提到瑶儿,冷硬的神情,忽然松动了一些。
    苏云翳就趁着这个空档,将他从轿子上拖了下来,“和我走。”
    “大人——”
    萧藏回看了一眼,低声道,“别过来。”
    苏云翳将他带上轿子,他都来不及回苏府,只就近去了他和宴岚楚星河购置的一处宅子里,萧藏被他抓着手腕,拖进了宅子,等四下无人的时候,萧藏才甩开他的手,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做什么?”想到在拂露宫里见到的场景,一经带入萧藏同一个女人,他就有些想要作呕。
    “这不正是个好机会吗,你去同你的二皇子说。”萧藏也不缺那个以色事君的丑名。
    “你还以为我要害你?”他若想害萧藏,方才就直接去找宴凛了。
    萧藏嗤笑一声,“难道不是吗?”
    苏云翳站在院子里,定定的看着萧藏。
    “你们这些自诩忠臣的,不早就想将我扒皮削骨了吗。只是可惜,这一次怕还是不能遂你们的愿。”萧藏甩袖准备离开。
    “私通妃嫔,你以为宴凛还会护你吗?”苏云翳气萧藏这副无谓的态度。
    萧藏往外走的脚步一僵,而后他回过头,打量着苏云翳真切的神情,忽然大笑起来,笑够了,他才一字一顿道,“那你去同宴凛说罢,你看他会不会要了我的性命。”
    走到门口的萧藏,忽然被一股大力扑到了门板上,回过头,就看到是神色深沉的苏云翳。
    苏云翳咬着牙,“你真的以为,宴凛能一直容你吗,你难道忘了,萧云他是怎么死的?”
    萧藏最忌讳的,就是别人提萧云,他一下挣动起来,苏云翳压着他的双手,用警告一般的语气对他说,“萧藏,宴凛终有一天,也会那么对你。”
    “他不会。”
    苏云翳不知萧藏哪里来的自信,能这样的笃定,萧藏转过头,他看到因为愤怒,而失去平日从容镇定的苏云翳,凑过去,吻了吻他的唇角。
    苏云翳心神巨震,松开对萧藏的桎梏,猛地后退开几步。
    一墙之隔外,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是孩童的笑语喧哗。
    萧藏走到苏云翳面前,他与宴凛在榻上缠绵这么久,怎么会不知道,男人最易动情的地方在那里,他只要轻轻碰几下,苏云翳就有了反应。看着狼狈后退的苏云翳,萧藏又逼近几步,直到将他逼到退无可退的境地。
    “他的身体和你一样。”看着苏云翳有些慌乱的面庞,萧藏忽然觉出几分畅快来,将苏云翳这么一个人逼的失了控,实在是太有趣了,“他离不开我的。”
    苏云翳目光闪烁,看着近在咫尺的萧藏,露出平日里他看不到的妖冶笑容。
    “为什么?”苏云翳此刻,比之知道这一切的,他更想知道的,为什么是宴凛。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是宴凛?”苏云翳看着萧藏的眼睫垂下来,掩住那双摄魂的眼睛,而后,眼睫又忽然睁开,那目光一下,就摄住了他的魂魄,让他说不出别的话来。
    “因为他和你们这些自诩正人君子的人不同,我想要做什么事,除掉什么人,只要在枕边同他说几句温存些的话,他就都答应了。”
    正人君子?他吗?苏云翳在想。若是正人君子,又怎么会被这么一个蛇蝎美人,撩拨的昼夜神思不属。
    就在萧藏要起身离开的时候,苏云翳忽然挟住他的腰肢,滚烫的气息,从脖颈吹拂过来,“我和他,并没什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