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科幻末世 > 快穿当男神穿成炮灰 > 第26章 被坑的哥哥
    在剧组拍摄的时候,云歌的第一部大型古装电影也到了档期,有名导演,有最近最火热的唐衍,这部片子在上映之前就引起了众多的关注和讨论。
    上映后更是迅速登上了同一档期的电影票房的第一名,在网上也有极高的讨论度,唐衍之前的作品也被拿出来,他的演技得到了众多人的肯定。
    借着这一股东风,导演将已经剪辑好的一部分片花也拿了出来,算是先期的第一波宣传。和《君国》里那种悲凉大气的场景不同,《我们的青春》是部典型的校园剧,里面透露出的更多是一种学生的张扬无忧无虑。
    不少人原本只是粉云歌的颜,现在也变成了云歌的死忠粉,按照他们的话说,有这么一个出色的偶像,不粉他粉谁。
    要知道唐衍从小开始就一直跳级,后来到了国外读书,也是学校的佼佼者,他回国时,导师一直不舍,希望唐衍能够留下。
    那时的唐衍更多的还是想要好好的继承家业,谁也没有想到后面发生的事情。
    自从确定楚阳和韩穆青是一个人后,云歌对待他的态度更加亲近了一些,这让敏感的楚阳很快发觉,不过他也看出云歌目前没有和他进一步的意思,哪怕外面人都以为两人已经在一起了。
    在《我们的青春》结束后,导演带大家一起去开杀青宴,云歌自然少不了,在这个剧组云歌和大家相处的很愉快,也爽快的答应了。
    一群人相互敬酒,云歌也喝的有些晕乎乎的,在有人又一次递给他酒的时候,没注意看就直接喝了下去。
    这时剧组的大部分人都已经喝醉了,云歌被人扶起也没有人注意到,走了两步云歌停下脚步,他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人,“你要带我去哪?”
    “呵呵,自然是你应该去的地方。”这句话里充满了恶意,如果云歌还清醒着会认出,装扮的严严实实的人正是最近被人骂的不敢出门的唐钰泽。
    可惜云歌忘记了这具身体不能喝酒,还以为自己是前一世千杯不醉的体质,此时看着还清醒着的他,早已没有了意识。
    “我应该去的地方?唔,我要给楚阳打电话,那个笨蛋竟然不和我一起来。”喝醉的人是没有理智的,唐钰泽想要把云歌拉进电梯,他偏偏站在那里不动。
    在唐钰泽拉他的时候,甩开对方,手指在手机上胡乱的按着,还没等电话按下去,他已经皱起眉,“好热,好难受。”
    他无力的喘息,因为突然升起的情欲,眼角绯红,带出了几分迷离的艳色,唐钰泽看着这样的唐衍,更加怨恨,为什么唐衍可以有这么一副好相貌,他却只是一张清秀的脸,在娱乐圈也只能被人记住,却没有太出色的特点。
    唐钰泽用力的拉唐衍,可惜他整天不运动的身体比起唐衍差了许多,虽然这一世的唐衍身体不算好,但是云歌进入之后,这具身体已经慢慢恢复成正常人的水平,他有时间也经常锻炼,自然不是唐钰泽这样的弱鸡能够拉动的。
    “不要拉我,我要打电话。”云歌不满的甩开唐钰泽的手,这一次终于按出了电话,电话刚响两声,就被人迅速接起,“怎么想我了?”楚阳略微带着调笑的声音响起。
    “你为什么不来接我?”云歌委屈的道,他的脸上布满红晕,因为感觉到体内的热气而将上衣领解开。
    “我好热,好难受,呜呜……我想回家。”喝醉的云歌像是个小孩子,那边的楚阳已经着急起来,“别哭,告诉我你在哪?”
    “我在……我不知道。好热,好难受,放开不要拉我。”听着电话里唐衍的话语,楚阳脸色难看。
    他今天有一个重要的会议,所以没去接云歌,两人之前通话,云歌也说了晚上会和大家一起聚餐,可能会晚些回来。
    从电话里云歌的话来说肯定是喝醉了,说不定还被人下了药,越想越是着急,楚阳连续拨出几个电话,打听到今晚《我们的青春》剧组聚餐的地方。
    在楚阳往这边赶的时候,云歌已经被唐钰泽半拉半推到了十二楼,此时的云歌因为喝了加了料的酒,浑身难受,蜷缩在电梯的一角。
    任唐钰泽怎么用力,都不动,“混蛋。”唐钰泽骂了一句,却也毫无办法。
    他今天费了这么多功夫,就是想要唐衍尝尝和他一样的滋味,他从圈里人那里打听到今晚这里有一个群趴,至于里面的内容,可以想象,反正是一些有钱的富二代和急于要资源的小明星弄出来的。
    只要把唐衍带到那里,不管他有没有和人怎么样,都会被来检查的警察发现,之后的事情就不需要他再插手,像是已经想到唐衍会有的下场,唐钰泽露出疯狂得意的笑容。
    他这两天被人堵,被人骂,那些和他有来往的人也都断了,甚至拉黑了他,贺天明也和他说了分手,他觉得自己遭受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唐衍。
    如果那些事情唐衍没有否认,大家没有去扒,谁会想到他的身上,明明想要做个好哥哥,为什么不把这些都承担了。
    “快走。”唐钰泽使劲拽着云歌,这一次云歌终于动了。
    因为药效的原因,他现在意识已经模糊,只觉得好热,可面前没有他熟悉的气息,心底升起一股委屈,为什么他不在,为什么会把他独自留在这儿。
    眼泪顺着脸颊一滴滴滚落,明明在落泪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这样的云歌没有了平时的冷漠,少了一份拒人千里之外的温和,让人不自觉的想要怜惜他。
    不过唐钰泽可没有这样的感觉,他好不容易将人拽到了房间门口,将弄到的房门打开,此时里面正是一片群魔乱舞的景象,看清里面是他要找的房间,唐钰泽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想要把云歌拉进去,还没有行动,就被一只从门口伸出的手拽了进去,他惊恐的大叫,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