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网游动漫 > 王者荣耀之蝶梦 > 第两百八十二章 明月指引你归家的方向 下
    王者荣耀之蝶梦第一卷第258章明月指引你归家的方向北海城是一座普通的城市,除了那空气中带着的一丝咸湿的海风味道之外,其他地方与大陆别的城市差不了多少。因为地处偏远,再加上城市之中没有多少的商业活动,因此北海城的居住人数比较少。
    至少在狄仁杰的眼睛里面,这北海城是远远不能够和洛阳城去对比的,洛阳城的繁华是这座城市永远都达不到的一种成就。
    不过早晨的时候,还是能够看到城中的许多青壮年劳动力结伴朝着北海畔走去。昨天狄仁杰以一名外来人的好奇已经问清楚了,北海城中的渔民船都是停泊在距离北海城外十来里的位置,北海边的一片渔港之中。
    平常北海城中的渔民的船都是停在那里,是一处天然的港口,在风暴来临的时候是庇护渔船的一处港湾。若没有这种天然的港口,以渔船的体量停在海边,如果有风暴来临,基本上这些渔船都会因为被海浪拍打而倾覆,成为海中浮沉的无数块碎木板。
    他虽然居住在洛阳城,这大陆的中央繁华区域,可最起码的知识还是明白的。在海上航行可不比在陆地上行走,哪怕是朝廷的军用战舰,遭遇到巨大风浪的时候应对出现失误都会和那一些小渔船一样的结局。
    狄仁杰带着李元芳朝着目的地赶过去的时候也不怕迷路,反正在他们的前面还有许多朝着城外走去的渔民,他们只需要跟着这一些渔民的脚步也就行了。
    “老板,咱们这是要去做什么?”李元芳骑马赶了上来,他的两只小短腿悬停在马匹的两侧,离着马蹬还有一段距离显得无比的可笑。
    可其实也有优点,在李元芳自己认为的。因为他人比较小,因此马才跑得比较快。不然他刚刚落后狄仁杰那么多,也不会一下子可以追赶上来,他们两个人的战马都是差不多的,并不是那一种良马与劣马的差别。
    “查案。”狄仁杰回答道。
    “查案?查什么案?”李元芳一下子绷紧了身体,朝着左右看去,每个人在他的眼睛之中都好像是犯人!
    狄仁杰心知有些东西是不能够隐藏起来不让李元芳知道的,他当然也不会全说出来,而是将比较关键的那些信息隐去,比如名侦探系统。除了这个,还有发工资的时间之外,其它的东西他是不会特意隐藏起来比让李元芳知道的。
    他看着前头的那些渔民,开口道:“在客栈里面听了渔民的讨论之后,我觉得这其中有点问题,所以想要来看看。”
    李元芳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不再问了,既然狄仁杰这样说,那么总有他这样说的道理。元芳很明白,这其实是认识多年的老板特意找的一个借口,实际上却是要将一生所学全部教授给他。
    感动之余还有着一丝感伤,感伤之后还比较振奋。一想到以后终于可以把辛辛苦苦的工作没有拿到的工资全部拿到手,还要继承狄仁杰的遗产的时候,终究李元芳无法控制住内心的喜悦,嘴角都翘了起来。
    终于啊,在这之后他不会再是那个等着别人发工资的李元芳了,而是给别人发工资,发不发工资全凭心情的李元芳!他已经计划好了,到时候侦探社的话还必须再招一个助手来,到时候他还要蓄一把胡子,这样每到什么案子出现之时,他便可以一边捋着胡子,脸上带着神秘莫测的笑容,一边说着:xxx你怎么看?
    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在已经入了秋的这个季节,在早晨起来便有的来自于北海的猛烈海风的吹拂下,寒意是没有多少的反而和煦了许多。包括十几里的路程,在到达港口附近之后李元芳才觉得时间是如此的快,几乎是在他脑中那些幸福的念头刚刚熄灭了之后立刻便到了。
    大海!
    蓝色的大海!
    李元芳情不自禁的抖动了两下耳朵,脸色变得异常的认真,望着远方,望着蓝色,蓝色的海洋,诗兴大发!
    “大海…大海…”他低声的重复了两句,眼睛蓦的一亮,灵光闪现的同时脱口而出接下来的诗句,“你全是水!”
    好吧,李元芳承认这不算是诗,仅仅称得上是感叹,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大海,可以原谅的,如果看得久了指不定他可以做出一篇好的诗文呢!
    李元芳从现在停留的小山往下望去,远方的大海是看不到任何边际的。看得久了,甚至还会生出一种错觉出来,海的尽头那看不见的远方是与天空接连成为一体的,构成一个未知的辽阔世界。
    港口就在不远处了,是一处天然形成的港口,成为了许多渔船的停泊地点,一侧的山地旁边还有着许多的民房存在,那应该是生活在这里的百姓。再加上北海城中的渔民,平日里面的话出海捕鱼,有些时候天气不好也是直接在港口这一边等待,等到天气转好了再出海的。
    那一艘艘的渔船,漂浮在海面上,随着海面波涛的涌动不断的随之起伏着。如同那江河之上的扁舟一样,在现在的这个距离朝下看去,李元芳却知道,渔船比起江河上面航行的扁舟肯定要坚固可靠得多。
    刚刚抖动的耳朵可不只是因为风来吹拂着他耳朵的毛让他感觉到痒,他还听到了剧烈的震荡,轰鸣声。那是海水拍打着礁石传来的,那一些碎落的浪花都在说明着一点,凡是不够坚硬可靠的物体都会在起行进路线之前彻底的成为粉碎。
    而且是这风,太大了啊。强烈的海风从海的那一头吹来,在距离如此远的距离依旧没有多少衰弱,打得李元芳的身体不自觉的晃了黄,只得双脚夹紧了马腹来保持着身体的平衡。
    那些江湖湖泊里面航行的扁舟,文人雅士用来表现自身高雅情趣的一叶扁舟,换成处在大海中间,不用多长的时间立刻就得翻覆了。那可不再是什么高雅情趣,而是要命!
    李元芳看到的正是狄仁杰看到的,他想着的东西狄仁杰也有想到,想得还更加的全面,不仅仅只是震撼于如今看到的大海的这一幕。
    说起震撼来,哪个震撼可以比得上突如其来的一个要人命的系统来得震撼?
    现在的港口附近看到的北海,在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不能够叫做北海,应该被称作北海的一片。可惜北海城城比较小,并不繁荣,墨家的百宝阁还没有开到这里来,不然想要知道北海究竟多么的广阔,租一只机关鸾鸟飞到天上去看一看就可以看到了。
    狄仁杰当先策马朝着下面港口聚集地而去,稍微落后一点的李元芳并没有发现自家老板脸上那凝重的表情。
    所以说任何的侦探,包括大理寺,平常的官衙办案全部都要去实地探查一番才行,不然永远不知道那些脑海之中的猜测有没有真实出现的可性。在来的之前狄仁杰已经想得很清楚了,但真正看到停泊在港口里面的那些数量众多的渔船的时候,他才发现,情况比他想象的要糟糕得多。
    如此数量的渔船,加上每艘渔船上面五到七个人的渔民配置,每天的鱼获应该要有多少?一两百艘的渔船,那便代表的是数千人的渔民,可这点数量,北海要养活他们绰绰有余,养活这些渔民背后每个人的一个家庭也是非常容易的。
    大陆上面的海洋,按照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布着,出了西海实在太过遥远,记载寥寥之外,南海,北海,东海是有着非常多的记录的。这些海洋代表了无穷无尽的宝藏,生命的存在,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什么鱼被捕光了的事情,记载存在。
    恰恰真的成真了,在听过渔民们的述说后,狄仁杰便知道这是真的。因为渔民脸上的苦恼是怎么都掩饰,伪装不了的。这和种田的农夫一般,在看到许久没有下雨之后会有着对于收成的担忧。
    前者的收成是鱼,靠天吃饭,靠自己吃饭。后者收成是稻米,靠天吃饭,靠人吃饭。除了收成的种类不同,其他的方面基本上是一样的,都要靠收成养活自己,养活身后的家庭。
    能够让北海的渔民们的收成骤然减少的,不是天灾,便是**了。
    狄仁杰抬起头来,看着天色,今天的风有一些大,基本上在海边都是如此,称不上什么天灾。北海城的渔民都可以正常的出海捕鱼,而非连出海都不能够出海,但就是收获不多,没有捕捉到往日里面数目众多的鱼,和以往一样一网下去,捞起来是满满当当的各种鱼获。
    既然不是天灾,剩下的只能够是**了,狄仁杰按照排除法如此想着。可真正要去认定这为**,他还需要证据,去找到可以证明的证据才行,而非是用排除法将可能的选项一一排除后,剩下来的那个猜想便成为真正的答案。
    危险应该不只是单单说一说的,如果一个人可以影响到海洋,这广袤无边,更加不知道深浅的世界的话,那么这个人实在太过于可怕。
    久违了又有了那一种在刀尖上跳舞的感觉,狄仁杰莫名的兴奋起来,和他以前经手过的大案,要案一样。真正的侦探,真正能够发光发热的所在,便是破最难的难题,与最凶恶的罪犯交手!
    他们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港口中停泊的渔船已经有一些朝着港口外驶去,上头的渔民迎着海风,即将开始一天的旅程。
    不管鱼群还有没有,只要还可以捕到鱼,还可以靠鱼活下去,那么这些渔民便会日复一日的继续出海捕鱼。
    历史上头众多的记录都是这样的,造反的人有王公贵族,他们为的是滔天的权势富贵。唯独大陆上曾经的那一些过去的王朝中的农民造反不同,他们不是为了权势,不是为了富贵,仅仅只是因为活不下去,所以才要去找一条活而已。
    话题扯得远了,狄仁杰也不知道这一刻他心中出现的感伤是因为什么,但他知道,如果不尽快将北海的鱼群失踪之迷搞清楚,很快北海的渔民就会活不下去,至少都会过得比以往苦得多。
    狄仁杰不介意想得更糟糕一点,这时候是鱼群失踪,到了下一个时间段会不会所有的鱼,虾蟹,海中所有的生命全部都不见了?再继续下去,从海中的生命,会不会演变成为到了人?连人都会消失。
    为今之计,只有将谜题破除,他才可以放下心来。
    因为港口附近有人居住,是一个聚集地,所以这里也有着几座酒肆。想要打听消息的无疑进入酒肆依旧是更好的选择,狄仁杰要做的也不仅仅只是再打听消息确认有没有遗漏如此的简单,他该打算跟随渔民出海看一看,亲自参与到捕鱼的过程之中。
    后面一步是之后才做的事情,看一步走一步,大海对于他来说是个完全陌生的领域。身处海中,船上,不管是他或者是李元芳的实力可以保存下十之五六,并且两其发挥出来那已经算是不错了。再者说在船上的战斗都与陆地不同,他虽然乘过船,但江河中的是与海不一样的,这点他还清楚。一个大浪打过来,人都站不稳,还怎么去面对发生的战斗?
    平常的危险,平常的敌人很好解决,可问题是危险,危险并不只是如同名侦探系统里面说的那样的简单啊!
    相信系统才有鬼,他以为名侦探系统不会说话,结果它说话了,可能还有着自主意识的存在。再加上名侦探系不过是个工具,从来不会有完美无缺的工具存在,如果真的将一切去交托给工具不会出现问题上,那不亚于是将自己的性命交给一个不认识的人。
    他需要考虑的不只是一个人,还有李元芳,他们两个人想要跑,在陆地上没有多少人追得上,可要是在船上,可以跑到哪里去?
    没有啊!往海里面跑,那不是嫌弃自己死得慢嘛?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王者荣耀之蝶梦》,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