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妇贵逼人:贫穷小妻来翻牌 > 第七百九十二章:我带你回家
    第二天,清晨。
    遥远的山脉缓缓地浮起一抹地平线,浅浅的金光窜入天际,与云朵合舞,给予人们一种美不外见的感觉。
    光亮渐升,也将森林深处的工厂逐露原形。
    生锈的废铁散发着刺鼻的气味,哪怕林叶繁多,也没能让那股恶臭从气流中抹去。
    透过摇摇欲坠的窗户往里,是两个小身影,楠楠只着一件单薄的衣衫坐在地上,将岳萌萌整个人搂在怀里,上面盖着他的外衣,试图想用这种方式给予她温暖。
    岳萌萌整个人蜷曲着身子,像个害羞的猫儿,仅仅露出半张脸,苍白的脸色中仍旧透着不寻常的红润,粉嫩的小嘴经过一晚的冷风摧残早已干裂起来。
    “包子……不要丢下丸子……”
    小小的呢喃声清晰的窜入楠楠的耳中,他低眉一看,怀中的人儿并没有苏醒的迹象,还是跟昨晚一样不停在说梦话,似乎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丸子……醒醒……”
    楠楠用手轻轻拍了拍岳萌萌的脸并低声呼唤着,但并没有用。
    一时。他陷入了沉思。
    如果再不医救,恐怕会有危险。
    如果找那个人……
    “啧啧,好温馨的一幅画面。”
    登时,有节奏的掌声伴随着一道女音如利箭般划破空气传来,楠楠迅速转头看过去,入眼的是神秘女子讥讽的表情。
    楠楠沉默不语,只是将岳萌萌放下来,让她靠着柱子,免得摔了。
    然后挺直腰板面对神秘女子,面色平静像是在陈述一件无意义的事:“她生病了,需要去医院。”
    神秘女子微微挑眉,没有说话,而是走向岳萌萌,却被楠楠展臂阻拦。
    她不留痕迹的讥讽一笑,也不介意他的冒失,歪头看了看,转而笑着看向楠楠,“才这点小病,死不了。”
    说完,她转身就走。
    见状,楠楠镇定自若的脸色瞬间有了裂痕,他下意识的拉住神秘女子的手,一抹慌张划过眼底,还没来得及讲话,整个人被用力甩了出去。
    “谁让你碰我了!”神秘女子蓦然提高音量,阴冷的目光像是看一样恶心的东西一般看着他,让他下意识一抖。
    楠楠咽了咽口水,从地上爬起来,强行忍住心中的害怕,顶着微肿的脸目光带着期盼的看着她,“求求你,救救她……她快坚持不住了……”
    “救她?凭什么?死了不好吗?”神秘女子像是在看笑话似的看了他一眼,连连讥笑两声,心里对他的行为极为不满。
    不过是她的一个棋子罢了。
    真当自己是人物了?
    神秘女子又是冷冷一勾唇,楠楠将其看在眼里,很美,却是恶毒的美,像是一把火,点燃他内心的愤懑。
    “她是无辜的!”
    楠楠无法控制的嘶吼。
    怎么会有如此恶毒的女人?
    然而显而易见,神秘女子轻微的侧了侧脸,随后蓦然笑出声来,一张脸庞如地狱里的罂栗花绽开恶毒的鲜艳,“无辜?把她害到这个地步的人不是我,是你,你跟我讲无辜?”
    女子的话像是一根巨大的鱼刺狠狠地卡在楠楠的喉咙中,阻拦了他的话,也阻拦了他的呼吸。
    感觉有只无形的手在掐着他,看着他一点一点的窒息过去。
    “我没有……”
    此时此刻,楠楠的话语显得极其无力。
    想救丸子的人,是他。
    可害了丸子的人,也是他。
    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他错了……
    闻言,神秘女子缓缓走向他,伸手勾起他的下巴,抿唇道:“楠楠啊楠楠,何必自欺欺人呢?你以为你们还会回到过去吗?别忘了……”
    “她,可是你杀父仇人的女儿!”神秘女子一边轻声诱导一边指向岳萌萌,目光落在楠楠的身上。
    楠楠显而易见的抖了抖身子,低下眉眼,双手下意识的攥起拳头来,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神秘女子微微勾唇,故作温柔的伸手抚向楠楠还未完全消肿的脸颊,用指腹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擦着,“还是想要自欺欺人吗?她不是你的家人,更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仇人,你们永远没有可能的,知道吗?”
    楠楠没有立即回答,眼底划过一抹挣扎,最后还是作出了最后的决定,“我知道……但丸子还是个孩子,她不应该去承担这件事情……”
    他一直知道,并清楚着自己与她的身份和差距,但还是忍不住。
    或亦说这个女孩给予他的是光明,是那种能让他忘怀仇恨的光明。
    他没有勇气将这样的光明从自己的世界中赶走,哪怕日后成为陌生。
    闻言。神秘女子的笑容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僵硬,她收回手,直接以行动告诉他她的答案——转身离开。
    而她垂在身边的手,在不自觉的攥紧。
    “周……”
    “你给我闭嘴!”一个巴掌措不及防狠狠地扇在楠楠的脸上,男孩直接被扇得摔倒在地,口吐酸水。
    火辣辣的感觉拉扯着楠楠的神经,整个脑袋更是天旋地转,连视线也变得模糊不清,意识快要被如潮水般的痛感覆灭。
    他不好,神秘女子也好不到哪去。
    一张脸狰狞得像个丑陋的野兽,死死的盯着楠楠,好似他触碰到她的逆鳞。
    她怒声威胁:“要是再让我听到一句不该说的话,否则你也得给我死!”
    撂下狠话,神秘女子愤怒离去,一双高跟鞋踩得格外响亮,似在发出最后的警告,让他安分点。
    好一会,楠楠才缓过劲来,脸上的伤愈发严重,肿上加肿,就连嘴角也沁出丝丝血迹。
    由此可见,女子是有多愤怒。
    只因为他的一句下意识的话。
    楠楠用手抹了抹嘴角,疼得他呲牙咧嘴,却没敢发出一声,静静的爬到岳萌萌身边,和她一样靠在柱子上。
    他歪头看她的小脸,心底万分挣扎。
    “丸子……如果我不认识你,那该多好……”男孩低低的声线尽显痛苦。
    可惜,她听不见。
    然而,岳萌萌已经陷入在一个无尽黑暗的梦境中,那个世界什么都没有,她害怕得想要逃离。
    然后她看见了妈咪和爹地在吵架,她大声叫他们,他们却看都不看她一眼。
    她又看到了包子来找她,却被那个坏阿姨给抓走了,她怎么拦也拦不住。
    她害怕到又哭又闹,却不曾有一个声音来安慰她,哄她。
    一切都是陌生的。
    她好怕好怕……
    直到看见楠楠向她走来,对她说:“丸子,我带你回家……”
    ……
    岳萌萌睁开眼的时候,眼眶是湿润的,她扯了扯干渴的喉咙,发出低低的沙哑音,“楠楠……”
    楠楠本在闭目沉思,突然耳边传来声音,惊得连忙睁眼看去,就见岳萌萌醒了。
    他下意识伸手就将她抱入怀里,嗓音里掺杂着欣喜,“丸子,你可算醒了……”
    岳萌萌没有说话,却无声的哭了起来。
    梦中,楠楠说好带她回家,结果转眼,黑暗的空间里又只剩下她一个人。
    好像谁都不要她了……
    “楠楠,我们回家好不好……”软软的声音带着丝丝祈求,令楠楠的身子蓦然一颤,心中痛苦不断滋长。
    此时此刻,岳萌萌只想回家,她想躺在妈咪的怀里,听爹地讲故事,和包子、楠楠一起玩耍。
    她真的好怕……
    楠楠感觉到怀中人儿轻微的颤抖,心脏也随之颤抖起来,一个决定在迅速生成。
    他哑了哑声,“好,我带你回家。”
    不知过了多久,外头的阳光愈发强烈,空气中也飘荡着热浪,让两个小孩子浑身难受,头上直冒冷汗。
    岳萌萌更是脆弱,体内的热量和外来的热量碰撞在一起,快要将她的意识湮灭,好想就这样直接睡过去。
    可楠楠说了,等他回来,他就带她回家。
    另一边,楠楠小心翼翼的向工厂门口走去,临近门口处,就看到旁边阴暗处躺着一个人。
    是那个神秘女子。
    她在这放了个简易的床,以便她可以休息,同时防止岳萌萌逃走,或者说来防备楠楠这个不确定炸弹。
    棋子就是棋子,可留可弃,却不可以信任。
    见此,楠楠锚起身子,小心翼翼的向神秘女子的方向靠近,一小步一小步的挪着,生怕被她发现。
    浅浅的呼吸声传来,楠楠警惕的心某一刻的放松,他站在原地一会,见神秘女子不动,才敢转身回去。
    回到原来的位置,岳萌萌已经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模样特别令人心疼。
    “丸子!”他低声惊呼,跑过去要将她抱起,却发现她的身子更烫了。
    一种莫名的焦虑不安在他的心中灼烧。
    “丸子,坚持住,我这就带你回家……”他咬了咬牙,借着椅子的助力将岳萌萌背了起来。
    男孩一步一步的往外走,小小的身板在阳光下显得无比高大。
    朦朦胧胧之间,岳萌萌看到了光,那种光可以将她的害怕驱除。
    “楠楠,谢谢你……”
    她小声的说着,随后直接晕了过去。
    闻言,楠楠感觉到肩上一重,却没有说话,心里的痛苦随着自己一步又一步的迈出慢慢的消散。
    丸子,该说谢谢的人,是我。
    谢谢你还相信我。
    也谢谢你愿意做我的朋友。
    谢谢……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