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冤家路窄:高冷男神高冷妻 > 第381章 上天在惩罚我
    “爸爸要找的女人,是爸爸唯一的爱的人,是爸爸十六岁的初恋,比起跟你妈妈的感情,是不能够同日而语的!”萧远缓缓地沉声道,当然他还是没有说出来那件让他更坚定要跟林心怜在一起的真正原因,伤痛或许可是被时间冲淡,但是一个人对另一个的情感却不会变质,他爱林心怜,是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开始的,只是这爱却带起她的是更多的伤痛和失望,而给他的,又何偿就只是快乐和得意呢?所以他一定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造成的三个人的伤害做出最后的选择,他对盛晴有愧疚,但是她已经用他的女儿的命了却了他对她所有的亏欠,现在他只欠林心怜的,当然也是欠他自己的,而要娶林心怜就是他对她的爱最好的表示,也是对他们死去的女儿的补偿,因此他坚定不移地一定要给自己和林心怜一个完整的家,包括他的儿子也要接受她。
    “爸爸,你说什么?”萧尧有些不敢相信地张大了眼睛,第一次在他向来不愿意提及自己私事或是年轻时代的爸爸的嘴时听来这样的话,让他惊讶得无以复加,他爸爸这样地告诉他这些,难道就是……想要很快地把那个他说的“初恋女人”带回家来,甚至是……想让他接受她?
    “爸爸想要的女人,是要做你继母的人,很快,我会把她娶回家的,你要有心理准备,见着她,也不能够给不好的脸色,要叫她妈妈,她会是个让你喜欢的妈妈的,希望你能够给爸爸这个面子!”萧远认真地看着萧尧,说出的话坚定而带着些恳求他的态度,因为萧尧从小就有些叛逆,常常会不听他的话,甚至会气到他跳脚,但是在林心怜这件事情上,他却一定想要他一个妥协的态度,起码不能让他为难。
    “爸爸……她……是谁?”萧尧半晌没言语,他平时再坏痞任性,一副坏孩子的样子,其实也是爱他爸爸的,他这些年的孤独和寂寞,他也不想的,原本他爸爸一直有个非常心爱的女人在心底,其实他不爱他的妈妈,他和盛则行也清楚,只是没想到竟然是因为有那样一个女人存在的,不管他们会多么希望他们爸爸还跟妈妈复合,但是也一样希望他真正地得到幸福,而不至于再孤独二十年,如果跟盛母在一起没有幸福,那他想要跟自己喜欢的女人在一起,他又怎么会那么不尽人情呢?
    “你会知道的,爸爸很快就会让你们见面的,她……是世界上最温柔最善良最好的女人,也会是个好妻子,好妈妈的,萧尧,以后你真正地会有个疼爱你的妈妈的!”萧远笑了,在萧尧那明显地接受他说的那些请求的态度后,马上便明白了萧尧的心意,这个孩子或许有些坏坏的样子,但是他知道他一直是他的好儿子,坏也有原则,甚至……他这样子还跟盛母那天生冰冷的样子不同,也许不让他跟在她的身边生活反而是件好事情呢,他们母子不亲,是不是就给了他将来跟林心怜在一起会更亲一个理由呢?
    “爸爸,如果她是那样可以做出……哦,像那天在医院里让我感觉到有妈妈味道的粥的女人,我就会给你面子,叫她一声妈妈!”萧尧也笑了,还是颇是淘气地笑,萧远说的那句“好妻子”“好妈妈”似乎也说到了他的心里,因为这么多年,他的确是不曾享受到真正的母爱,虽然盛母离了婚,可是他们也常常见面,然而却让他感觉不到一点真正的妈妈的爱,不经意地想起那一天在医院里吃的那个粥的味道,竟然让他有种妈妈的味道,至今让他忘记不了。
    “妈妈的味道?”他的话,让萧远眉头一下皱紧了,也想起了那一天在医院里的那碗粥,他虽然没有吃,可是那碗粥的颜色和散发出的味道,确是让他也感觉到不一样,因为……它像极了林心怜会做的粥的样子,他也想起了盛则行古古怪怪的行为,他怎么会以为那天的粥就不是她做的呢?起码在很久以前,他常常欺负她的时候,不但把她当成了他的床奴,甚至也常常当成女佣一般地使,她当然没少给他做吃的东西,那时候他只顾着以欺负她为乐,却不知道一早就喜欢有她在身边的感觉,也享受她所为他做的一切,当然也熟悉她的一切,她做的粥?对于他来说,是妻子的味道,是爱人的味道,怎么萧尧那么喜欢吃,竟然是觉得?那是……妈妈的味道?
    难道说上天明明在注定安排他们三个人的缘份吗?萧尧一定会喜欢林心怜做他的妈妈的,他也一定可以代替跟他同一天出生的那个林心怜生的妹妹一样可以抚慰她失去女儿的创伤吗?没有了女儿,一下子有这样的儿子在身边,她……会不会感觉到一丝安慰呢?
    林心怜下了楼,马上便看到萧远已经等在了那里。
    但是这一次,她没有躲开他,只是淡然地看着他。
    “瑶!”她淡然,萧远当然不可能淡然,他急步走上前,一把将她拥在怀中,也不管此时大白天的,还是在她家的楼下,他都不想理会任何人会怎么想,就想将她这样地拥在怀中,昭告天下所有的人他们的关系才甘心似的。
    “喂,放开,你让人看到?”林心怜恼得不行,虽然哆哆上学去了,而林之音也不在家,可是这里毕竟是她们已经生活了五年的小区,有些人还是有些交情的,要是让人看到她一个独身女人,突然跟一个男人这样地纠缠不清,她要怎么见人呢?
    “瑶……我爱你……”萧远只好放开她,但是仍然想要表达自己的感情,因为难得跟她再相见,他那么地爱着她那么多年,当然不想只是这样跟她平淡地见面说些疏离的话了,他不只是想要这样地抱着她,他还想将她搂在床上做他们曾经做过的最亲密的事情,他肖想这件事情已经从二十岁想到了四十几岁,可是现在他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隐忍。
    “别说这种话,再说这种话,我就不理你了!”林心怜恼怒地瞪了他一眼,但是却坐上了他的车。
    “瑶,我只是想你知道!”萧远马上坐上了车,深情的眸子望向了一边的她,她却将头扭向了另一边,不予以回应他的情意。
    “瑶,我今天跟我小儿子说了我要娶你的事情了……”他开动了车子,温柔地开口,声音似乎就在她的耳边环绕,他早该这样温柔地对待她,所以现在无论她给他什么样的态度,都不能够打击到他,让他改变心意,以那种暴力又伤害的方式跟她相处。
    第381章 上天在惩罚我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萧尧?娶我?你告诉他做什么?有什么用?还是你以为你这样告诉了他,我就会答应嫁给你?”林心怜甚是带着嘲弄的笑,觉得他现在就跟个神经病一样,不可理喻,也不知道自己在自作多情?他以为全天下的人都要以他的意志为转移吗?他想伤害她时,不管不顾她的任何感情,而想要要她时,又那么地自以为是?
    “你不要这样的态度,孩子是无辜的,萧尧现在是留在我身边的孩子,而我……一定要娶你,将来他也是你的孩子,而且……他跟我们的女儿一天出生,在某种意义上讲,他也是你的儿子,我想……他叫你声妈妈……”萧远努力地想平静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却不想引起了林心怜激烈的愤怒。
    “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他又是谁?你想让我认你的老婆的儿子当儿子,然后代替我死去的可怜的女儿吗?”林心怜张大了眼睛,忽然的愤怒在她的心底点燃熊熊的烈火,他竟然……竟然想要让她接受他的儿子做继子?别说她根本就没有答应他跟他结婚了,就是结婚了,她也没想要跟他的儿子有什么母子上的关系,萧尧是他的儿子,可他也是盛晴的儿子,她杀死了她的女儿,而他却想她认她的儿子当儿子?这……这是在嘲弄她被害死的女儿,还是想要提醒她,那个孩子的妈妈对她女儿做的事情?
    “瑶,你这是干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地极端,是的,萧尧是她生的,也是跟咱们的女儿一天出生的,可是他妈妈有罪,他没有,我想要你跟我结婚,他就是你的继子,你难道连一个孩子都接受不了吗?”萧远这一回没有温柔,而是大声地道,质疑她的恼火。
    林心怜大滴大滴的泪水流下了面颊,但是她的情绪还是平定了下来,她并没有真的想要恨盛晴便来恨萧尧的意思,因为她没有那么不够宽容和自私,萧尧无论是谁生的,他也是无辜的,这一点,她一早就知道,当然不会真的想恨他,她只是……只是很顾及萧尧跟她的女儿一天出生,看到那个生龙活虎可以长到这么大这么好的男孩子子,自然便会想到她那个可怜的女儿,如果她没有死,而是健康地长大了,那么现在也一定跟萧尧一般大了,如果她也生得像萧远,那说不定连容貌都会跟他像双胞胎兄妹一样没有差别,她当然会难过了。
    “瑶,我说这话,你不要不爱听,也许我自做多情,非要跟你在一起,你会觉得我不要脸,可是我现在不想要脸,因为我想要你的爱,这是我肖想了大半生的爱,而我的两个儿子,我也想他们都接受你,盛行要当你的女婿了,他自然要叫你妈妈,可是这妈妈却是岳母的意思,但是萧尧不一样,他要叫你妈妈,却是真正意义上的妈妈,我想要跟你结婚,当然也想他叫你一声妈妈,他也真的需要母爱……”萧远沉着嗓音说出的话,那么地真挚而坚定,当然即使他说这话真的很大脸皮,林心怜却无法反驳什么,只能定定地看着他。
    “母爱?他没有吗?他有妈妈的……”她当然不认为盛晴再狠心到杀死好跟萧远的女儿,也整天一张冷酷的脸,可是起码她记得她也是爱自己的儿子的,在她有了盛则行的那两年里,她还是在萧家,不管盛晴总是千方百计地找她的茬,骂她,欺负她,甚至有时恶毒恨不得整死她,可是她也知道她只是在维护自己做为妻子,想要争夺属于她的丈夫的爱而已,她的爱狭隘而偏激,可也未见得有错,而她对自己的儿子起码是很爱的。
    “我还真的看不出盛晴爱萧尧,你都不知道我多亏欠这孩子,他虽然长大了,可是却没有得到多少母爱,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跟盛晴离婚的缘故,这些年来,她根本就不关心他,也拿不起对盛行一样的爱来爱他,其实我是很自责的,他成天说我偏心,有意无意地就不听我的话,跟我吵架,跟我唱反调,我不让他风流,他就成天乱找那些女人,我让他娶程家的小姐,他就说什么也不肯,明明知道那个大女儿行为不妥,他不喜欢,却坏痞地答应跟人家订婚,然后却缠着人家的小女儿,我知道他这样做,无非就是想跟我抗议,我离婚让他没有妈妈疼,还说我偏心盛行,可是我从来也没有偏过心,倒是盛晴很偏心,他们都想我跟盛晴复婚,可是我不肯,那现在我想要娶你,而想还他一个你这样的妈妈爱他,而我也想你接受她,为什么不可以?”萧远眼神迷离地看着车窗外,把着方向盘,可是不易察觉的泪水,却在眼眶里打着转,他的年轻时的错误悔恨,不但造成了林心怜的伤痛和恨怨,也让盛晴歇斯底里式的狠心,害了他们的女儿,甚至也让萧尧和盛则行没有一个完整的家,他……是真的难过呀,而他现在觉得最亏欠的人,就是林心怜,甚至还有萧尧。
    “我……我不知道的……”她忽然觉得有种心酸的感觉在心底流淌,为他说出来的那个叫做萧尧的跟她的女儿一天出生而活下来的男孩子心酸,甚至是疼到了骨头里。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叫给萧尧起这个名字吗?”萧远忽然又道,让林心怜一怔,心中猛然一动,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其实……她也有想过,怀疑过这个问题,虽然姓萧,会想到给自己儿子起名叫“尧”也很正常,可是……为什么是他们的小儿子,而不是盛则行呢?她当然知道盛则行以前是叫萧盛行的,那个名字包含了他跟盛晴的姓氏,也说明他们对这个孩子共同的爱和企望,可是……萧尧却叫这个名字,虽然跟她的“瑶”不是一个字,却是同音的,她不敢想,那是因为她……
    “就是因为你,本来我给萧尧起的名字叫萧远行,可是在二十四年前我知道了盛晴的所作所为之后,我便知道我的愚蠢伤害了我最心爱的人,所以我就将萧尧的名字改成了萧尧,因为我想要让他的存在提醒我的错误,还想要让我永远记得自己爱的人是谁,只不过瑶字实在不适合男孩子叫,我才用了那个尧字,我想要娶你,想你是他的妈妈,从那时起就是了,只是我却没有找到你,直到这么多年,这个……是上天在惩罚我,但也是在考验我的爱,我不怪自己虚度这没有你的二十四年,这是在教会我更深刻地爱你,而让我非要经历这些年的孤独,现在缘份终于让我们可以借着儿女的光再相见,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够把握在一起的这份缘呢?”萧远深情款款,当然也用心良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