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萌狐悍妻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感觉不会错
    雷丽丝心里心里冷哼,就凭你也能跟琉玉的医术相比?别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
    就在这时,云河终于看到,站在雷丽丝旁边的唐紫希!
    天啊!
    眼前这位女子,为何跟自己脑海中的那位白衣女神长得一模一样!
    不止容貌一样,就连衣服都一样!
    云河激动得心脏砰砰乱跳。
    唐紫希给他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这种感觉,是那么强烈,那么亲切,又是那么怀念。
    跟小彦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昨晚跟小彦中牢中匆匆一别,都忘了问他,自己脑海中这位女子是谁了。
    云河昨天回来之后,都后悔不已!
    而现在,突然真人出现在他面前,效果当然是震撼的。
    他连自己都听到自己的心跳了,脸上的红晕一直泛至耳根和脖子,然后就害羞地低下头。
    他觉得眼前这位女子太美,就算与她直视,都是一种沾染啊!
    看到小丈夫害羞的反应,唐紫希心里噗嗤一笑。
    小丈夫虽然不记得自己,还是对自己有感觉。
    这大概就是,不管有没有记忆,他骨子里就是喜欢像自己这样的人。
    因此,不管多少次遇到自己,感情归属都会一样吧!
    几乎云河的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唐紫希都能猜到,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因为,她真的太熟悉他了,熟悉他的一切。
    看到云河一看到唐紫希就脸红,反应就像见到心仪的女子紧张一样,雷丽丝顿时吃醋了。
    真是可恶!
    琉玉你跟这个女人第一次见面,就对这个女人动心?看来,你真的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想到这里,雷丽丝抑制着内心的怒火,得意地走到云河面前,挽着云河的胳膊,用炫耀的眼神依然瞟了唐紫希和青罗一眼,道:
    “呵呵,我忘了跟你们介绍呢!他叫做琉玉,是我们雷族神域最伟大的神医,同时也是我最宠爱的男妃。”
    然后她又对云河说:“琉玉,这两位是外域世界远道而来的贵客,咱们可不能丢雷族神域的面子,亿今天就让我们好好地设席欢迎他们,我们可以开一个隆重的派对,你说好不好?”
    “陛下,就依你的。”云河尴尬地把手从雷丽丝那里缩回来。
    老实说,雷丽丝一碰他,他就慌得起鸡皮疙瘩。
    雷丽丝心里十分不悦。
    这两天,云河有些古怪!
    以前,自己废了好大的功夫,才让他接受自己,起码可以拉他的手。可是今天为何又打回原形,连碰手都不行?
    难道,是因为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的缘故?
    看来,又要加大慑魂香的份量了。
    想到这里,雷丽丝不动声色地笑了笑,装作不介意。
    想起未知金属的事,云河立即紧张起来!
    好不容易才见到雷丽丝,云河赶紧对雷丽丝道:“陛下,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商量,能否借步说几句?”
    岂料雷丽丝并不领会云河的意思。
    而且雷丽丝现在还在恼火着云河对自己的态度不够亲近,为了不在唐紫希面前输了面子,雷丽丝便故意放大声音,笑着对云河道:
    “琉玉,我知道自己日理万机,可能冷静了你。我们的事情,等晚上关了房间,我可以陪你说到天亮,你想要做什么都没有问题呢!但是现在有贵宾在这里,请你体谅啊!”
    此话一出,云河顿时尴尬得脸红!
    雷丽丝怎能这样说?
    自己明明不是说这种事情啊!别人肯定会误会了!
    果然,当听闻小丈夫是这个女王的男妃,而女王却当众调侃小丈夫,说晚上会做些关了房间的事后,唐紫希气得不行!
    男妃,不就是侍寝那种人?
    那小丈夫岂不是被这个雷丽丝那啥了?
    唐紫希顿时心如刀割。
    这个世界上,有哪个女人愿意跟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呢?
    难道小丈夫失忆之后,遇到这个女人。
    然后这个女人就对小丈夫下的手?
    想到昨天自己跟青罗来到雷族神域的时候,云河一整夜都是住在皇宫里的。
    试问,何咱身份的男人可以住在女王的寝宫里?
    不就是只有侍寝的男妃吗?
    可是,以小丈夫那清高的性格,他是宁当玉碎也不会屈服的,他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不行!
    连一秒都不能让小丈夫继续在这个地方呆下去了!
    唐紫希快发飙了!
    她正想一只探手,不管云河和雷丽丝愿不愿意,直接将云河带走,她的脑海之中又传来青罗的声音:
    “母亲,冷静!看父亲的反应,他虽然失忆,但对你还是有感觉的。还有,刚才那个女人拉父亲的手,父亲刻意回避了。父亲既然与那女人保持着距离,必定就不会和那女人发生那种关系。多数只是那个女人瞎说的。”
    唐紫希恼火地用心念回应:那他为什么否认这种关系?那女人说他是一个男妃,他居然没反应!这不就是说明,他接受了这种身份吗?
    青罗又用心灵感应跟唐紫希说:母亲,您稍安勿躁!你试想一下,父亲失忆了,还出现在这个地方,这个女人是这里的女王,她说什么,父亲也只能相信了。他虽然没有否认这个身份,但是也抵御这个女人碰他,这不是最好的证明吗?
    听完青罗的分析,唐紫希才稍稍冷静,她坚决地回应:青罗,我不管云河认不认得我,今天,我必须带他离开这里!待会我答应那个女人参与夜宴。你趁机找机会把小彦找出来。然后我们一起回去!
    青罗心念回应:遵命,母亲大人。
    就是这样,大家便一起回皇宫。
    在途中,雷肖长老又给雷丽丝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所有患病的人全部被云河治好了,而且在过去的三天以来,已经没有新的发病。仿佛这种病在一天之间销声匿迹。
    此外,数日之前雷族神域的结界曾经出现过一个缺口,低级的天地灵气渗进来之后,令到一大片边缘地区瞬间退化成沙漠。
    当时,雷丽丝把四瓶狐血倒在这些失去生机的大地上,大地顿时枯木逢春,恢复生机,并且开出了一片灿烂的灵花之海。
    此刻,雷丽丝心情大悦。
    因为云河不但是一个神医,还是一个活药人,其血有枯木逢春,起死回生之效。
    再重要的是,云河长得太好看了,她觉得云河简直就是天赐给她的礼物呀!
    这是一件值得举国庆贺的大喜之事,因为从此以后,雷族神族就无惧这种疾病的折磨了,漫长的漆黑岁月终于过去。
    于是,晚上的盛典是盛况空前。
    在举国同庆,大排宴席,载歌载舞,整个雷族神域,成了一座狂欢的不夜之城。
    寝宫,云河的房间。
    云河正因为白天的事情觉得郁闷,焦急地等待着雷丽丝的召见。
    这时,阿芝让两个下人搬了一个沉沉的宝箱进来。打开一看,里面全都是华丽的衣服和饰物。
    云河愣然问:“阿芝,你搬这么多衣物进来为何?”
    阿芝笑着道:“公子,您有所不知,今天那两位贵客到访,恰好公子又把治好了所有患病的族人,陛下觉得双喜临门,于是大排宴席。公子您可是这场宴会的主角之一,陛下特别吩咐,要让公子盛装打扮一番,还让人送了很多衣服和饰物给公子呢!公子,您快来看看,您喜欢哪件衣服?”
    云河对这些衣服不感兴趣,他只想见雷丽丝。
    他不以为然地说:“我不喜欢这些衣服。我觉得现在穿这件就很舒适满意。”
    他平时穿着白色的素衣,素得连任何花纹和饰物都没有。
    如果说他身上唯一的装饰,那么可能就是雷丽丝另有用心送给他的那只香囊了。
    这个香囊里装着慑魂香,并不是好东西。
    一个正常人,长期配戴,也会渐渐失去以前的记忆,丧失斗志,意识迟滞,最后沦为他人的玩物。
    不过,现在的云河,已经不无惧摄魂香了。
    自从他认清了现场之后,也没有再给雷丽丝下手的机会。
    只要他不失去意识,雷丽丝也不敢对他怎么样。
    雷丽丝好意送来的衣物,在他眼中,只不过是包装玩物的衣服,就像花衣一样,让他心生抵御。
    “这些衣服,我是不会穿的。那个宴会,我也不想去。我只想静静地待在这里。”云河冷冷地说。
    一听说,云河不愿意穿,也不愿意去,阿芝就着急了。
    “公子,这场宴会陛下是为你而举办!而且听说那两个贵客是来自外面的世界!这是一个千载难缝的机会,我想这次交流一次十分有趣,说不定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收获,公子难道你就一点儿都不动心?”阿芝道。
    “外面来的贵客?可是今天我在暂住区遇到的那两位?”云河突然问。
    那个,与他梦中见到的女神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她也会来吗?
    想起梦中女神,云河的心情就变得紧张起来。
    看到云河的表情,阿芝知道有戏了。
    侍候了云河这么久,她第一次看到,云河对小动物以外的人感兴趣。
    她便道:“就是那两个人呀!他们真的非常出众!”
    阿芝天天都陪着云河去暂住区,今天早上的情景她也看到了。
    当时,云河盯着那个白衣女子,看得出了神,害得女王陛下都吃醋了。
    阿芝突然有些担心!
    公子失忆,对感情一片空白,该不会对那个陌生的女子动心吧?
    要是这样,公子的处境就危险了!
    毕竟,女王陛下一直以来,都只把公子当成一个活药人。要是发现公子有异心,恐怕会向公子下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