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芙蓉帐暖 > 第29章 盛怒
    琬宜回头, 看见面沉如水的谢安。手背在身后,下颚收紧, 嘴唇崩成条直线。
    她回想起来, 上一次见他这样生气, 是因为纪家兄弟找她麻烦。
    可上一次她是无辜的, 还能肆无忌惮趴他怀里哭。这一次, 琬宜打了个寒颤,不敢细想。
    谢安旁边还站了个男人,也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切。安静半晌, 他终于憋出一句, “邱时, 过来道歉。”
    “道什么歉?”谢安偏头看向付邱闫,话音冷淡至极,“你觉得有用是吗?”
    “……多年兄弟, 不至于吧。”付邱闫赔笑一下, “就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你看, 我弟牙不是也掉了。”
    谢安没理会, 走上前去拉过琬宜的胳膊。
    他力道太大,琬宜疼的吸口气。谢安瞥她,冷笑, “现在知道疼了, 早干什么去了?”可话虽如此说, 手上却也放轻不少, 两指捏她腕子,袖子顺着臂滑到肘弯。
    他们挨得近,谢安用圈她在怀里的姿势,隔绝后方视线。
    琬宜紧张,垂着头,一句话不敢再说,生怕惹他再怒,当街给她难堪。
    她是养尊处优出来的娇小姐,只随便磕磕碰碰,伤痕都几天消不下去。这结结实实一棍子挨着,周围皮肤一片青黑,肿起来老高,看着有些吓人。
    谢安抿着唇,把袖子给她拉下来盖上,问了句,“疼不疼?”
    琬宜咽口唾沫,轻轻摇摇头。谢安眯起眼,“我再问一遍。疼不疼?”
    她微微仰起下巴,察觉他眸中森森怒意,有些委屈。
    谢安沉默一会,到底心软,手到她颈后揉捏几下,帮她放松,留一句,“回家再教训你。”
    那边,付邱时哭唧唧被他哥拉着耳朵,劈头盖脸一顿骂。谢暨立在一旁,目光游离不知道在想什么。谢安手滑下去,隔着袖子握住琬宜手腕,带着她往付邱闫那边走。
    他掌心干燥温热,手指有力,琬宜暗自挣扎一下,被谢安看一眼,便就不动了。
    看他过来,付邱闫扯一抹笑,装模作样扇了他弟后脑一巴掌,“快,跟姐姐说对不起。”
    付邱时嘴唇动动,话还没出口,就被谢安拦住。他抬抬手,冷笑,“担当不住。你弟弟多厉害啊,这人多势众的,手里头家伙事儿齐全,我们可惹不起。再说,有什么好道歉的,能替她疼?”
    “三爷……你这样就太小气了。”付邱闫愣一下,接着笑,“你看,邱时还是孩子,平时娇生惯养的,也没包藏什么坏心……”
    “谁家的不是孩子,谁家的不是娇生惯养。”谢安面无表情看过去,“凭什么你一棍子甩上了,轻飘飘一句道歉,我们就得原谅?你护短儿,老子也护。”
    付邱闫傻眼了,嘴巴开开合合多半天也说不出成句的话,最后挤出一句,“那你说怎么办。”
    “孩子,打不得,但也不能不教。”谢安勾勾嘴角,“兄弟一场,你教不了,我帮你。明天开始把他送到小九门来,三天,我不碰他一个手指头,包他脱胎换骨披一张新皮。”
    闻言,付邱时吓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付邱闫也浑身一震,赶紧打圆场,“别了吧,他才十四,能干的了什么,不麻烦三爷了。”
    “甭。”谢安扫他一眼,牵着琬宜离开,“我乐意之至。”
    擦肩而过时,付邱闫清楚听见谢安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你弟敢动老子的女人,以后,你在我的地界别想安生!”
    ……他回头,看见两人离开的背影。
    高大男人身边娇小玲珑一抹身形,紧攥手腕,寸步不离。姑娘头发被吹乱了,旁边男人伸手帮她理了理,手没轻没重,扯得人家疼了,便就顺势落下来,搭在肩上。
    再然后,翻身上马,她被按着倚他怀里。一骑绝尘。
    付邱闫回过神,手“啪”一下拍付邱时脑门上,“就知道给你哥惹乱子。”
    话说完,他又愁眉苦脸,“这可怎么哄啊。”
    --
    到家后,杨氏正在喂鸡,看着谢安和琬宜进门,惊讶问一句,“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琬宜强笑一下,还没说话就被谢安睨了一眼,她咬着下唇,没声了。杨氏看出些端倪,把盆子放下,又往门口看了一眼,“谢暨呢?”
    “在后面。”谢安淡淡说一句,“等他回来,让他去柴房跪着去。”
    “……”杨氏震惊,“出什么事了?”
    “现在还不知道。”谢安钳住想要趁机挣脱的琬宜,似笑非笑,“不过待会就知道了。”
    ……时间还早,杨氏没来得及做饭,炕不热,谢安又没有点火盆的习惯,推门进屋,一阵凉意。琬宜摸摸手臂,小心开口问一句,“你冷不冷?”
    谢安没理,只沉着脸去柜子里拿了一个箱子,里头歪斜摆着满满疮药。他抽几瓶出来,转身看见琬宜还在那呆站着,喝一句,“站那做什么,傻了?”
    琬宜被他骂的眼里含泪,瘪着唇抹一把眼角,“你又没说要我做什么。”
    谢安被她气笑,扬了扬下巴,“鞋脱了,炕上去。”
    琬宜不想去,但又惧于谢安淫威,磨磨蹭蹭踢掉鞋子,跪坐在炕沿。屁股底下又冷又硬,她心里头窝窝囊囊的,泪在眼眶里头转。
    谢安把东西放在一边,走过去把被子叠起来,提着她腰让她坐上去,又扯个毯子盖她脚上,问,“现在知道听话了,早干什么去了。”
    琬宜手揪着袖子,低头嘟囔,“我能解释的,这事儿意外。”
    “我前几天是不是问过你,谢暨是不是惹篓子了。”谢安掐掐她下巴,“你怎么和我说的……还敢嫌我话多。”顿一下,他又说,“怎么着,和谢暨感情好了,一起对付着瞒我,挺有意思的是不是?出息了。”
    琬宜哼哼一声,“我没……”
    “到现在了还敢倔。”谢安冷哼,“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跑老子头上撒野还不够,要无法无天了!”
    琬宜没见过这么凶的谢安,嗓子一紧,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又急又狠,滴落在手背上。谢安看见,沉默一瞬,抬她下额,“哭了。”
    琬宜吸一下鼻子,手背在脸上胡乱抹一下,泪眼朦胧看他,“你不听辩解就定罪,没这样儿的,你不讲道理。”
    谢安没搭茬,只冷着脸下去翻个帕子出来,捏一下她鼻子,“你他娘的恶不恶心,往外头擤,别往肚里咽。”
    琬宜被弄得疼,手忙脚乱推开他,捂着脸抽噎一下。
    谢安坐一边,等她弄完了,扯过帕子扔地上,问,“那你说,怎么回事儿。”
    琬宜闷闷低头,把手伸进被子里,从先生到家开始,把这件事完完整整讲了一遍。
    好不容易说完了,谢安却半晌没说话,她想了想,又加一句,“到了之后,我也觉得有些怪,本来想带着谢暨走的。但看小九门就在附近,就没有。”
    谢安笑一下,“怪老子?”
    琬宜声音低低的,“我没……”她舔一圈干涩嘴唇,“我也没想到,那些孩子那么坏……”
    谢安把她胳膊拽出来,看她伤势,问,“长记性了吗?”
    “嗯……”琬宜小声答一句,“我以后不擅做主张了,也不心软了,谢暨的事都问过你再说。”
    谢安眼神总算软下来,哄她一句,“这就对了,你管不住他。”
    琬宜没接话,谢安回身去把药酒拿来,起开塞子,“看你还算乖巧,今天这事就算过去。”他掀眼皮,问她,“知道为什么这么轻易就饶了你吗?”
    琬宜纤细手腕被他握着,虽无别人在场,脸颊也已经红透。她咬唇,轻轻摇摇头。
    “因为你出事知道要找我,”谢安拇指搓搓她眼下位置,抹净残余的泪痕,笑骂,“还没傻透腔儿。”
    琬宜轻轻“唔”一声,算作应答。她眼睫低垂,上面还挂一颗泪珠,看这委屈模样,谢安倏地便就软了。
    他哼笑一声,又抬手使劲揉揉她头发,“废物玩意儿,出事就知道哭,跟我对付着干那劲儿哪去了?连老子都敢咬,还以为你多大能耐,能上天摘月亮。”
    她抬眼看他,“你要是不欺负我,我怎么会咬你。兔子急了也咬人的。”
    谢安撒一点药酒在她瘀痕处,慢悠悠揉着,“你怎么不说前面还有一句。”
    琬宜问,“什么?”
    “狗急了也跳墙。”
    “……”琬宜在被子底下踹他一脚,“你怎么骂人呢?”
    谢安手上一抖,酒洒出来在手背一小滩儿,他敛眉按住她小腿,“再瞎闹腾收拾你了。”
    琬宜揉揉眼睛,“我不是故意的。”
    谢安没理,拇指用力往下按一下,听她痛呼,懒散说一句,“我也不是故意的。”
    “……我不弄了。”琬宜一滞,往后使劲抽抽胳膊,“你故意坏我。”
    “再折腾,瘀血揉不开,你细皮嫩肉半个月好不了。”谢安声音软下来,拍拍她的背,“老实点,爷害谁也不能害你啊。”
    琬宜不动了,想着他过往对她的劣迹斑斑,憋了半天,嘟囔出一句,“大骗子。”
    谢安想了半天才回过味儿来,她是在骂他。他撇一下唇,“伺候你还说法那么多。不识好歹。”
    “……”琬宜不想跟他继续这个话题,脑子动了动,忽然想起还没回家的谢暨,她沉思一会,试探劝,“待会谢暨回来,你别打他。”
    谢安动动脖子,而后懒洋洋问一句,“凭什么?”
    “他都知道错了……”琬宜苦着脸,又说,“你要是不训他了,我再给你做身衣裳。”
    谢安“嘁”了一声,“要不你也得给我做。”
    琬宜想不出别的辙了,“那你想怎么样?”
    “给我绣一条帕子吧,精细一点那种。”谢安努努唇,往地上看一眼,“我的上面都是你鼻涕。”
    想起刚才哭的满脸花,琬宜有点羞窘,过一会才答应,“说好的?”
    谢安挑眉,“爷什么时候骗过你。”
    琬宜盯着自己伤处看,闻言,爱答不理哼唧一声。
    可她不知道,在临安,女子给男子绣帕子,代表着定情。
    谢安心满意足,又添一点药酒,认真细致地揉。夕阳余晖洒在被子上,绚丽而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