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家有萌宝:早安,首席爹地! > 第534章 自作多情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的心情极速地低落了下来。没有人想让自己沦为坏人,可是这一刻,我——林以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偷。
    跟我打完招呼,许瑜笑着走向雷诚,也不管我是不是在这里,垫起脚尖在雷诚的脸上飞速地亲了一下,才亲昵地:“早上好。”
    独占自己爱的男人,似乎是每个女人的天性与本能,即便我爱他的原因,是因为雷铭,可是这一刻,看着他跟未婚妻的亲密,我的心还是狠狠地疼了下。她跟他的关系,可以不避讳旁人的存在,我跟他,却是永远都见不得光的。
    强迫自己忽略掉这份不该有的痛,躲进了洗手间里,看着自己的脸,我仿佛已经不再认识自己。
    不断地告诉自己:冷静一点吧林以深,你才是侵占人家感情的那个坏人,有什么脸在这里难过?
    可是,心痛,也绝对不是这一两句话就能够抚去的。
    洗手间的门突然被关上,原本在外面陪许瑜的雷诚竟不知道怎么走了进来。
    我的心慌了一下,“你怎么进来了?”
    他背靠着门,轻声地问我:“生气了?”
    我低下头不去看他的眼睛,“没有,你不用管我。”
    他盯着我表情认真地:“你骗不了我。”
    我觉得可笑,“那你觉得我还能怎么样?我不能生气,不能难过,不能小心眼,不能吃醋也不能嫉妒……因为错的不是你和她,而是我。是我贪心地要留在你身边,甚至不惜踩着道德的底线……”
    指尖不住地颤抖,我不得不将手紧紧地握成拳,才能抑制住心中那无耻的贪恋和独占欲。
    “我准你生气,准你难过,准你小心眼,准你吃醋、也准你嫉妒……所以以后觉得委屈难过的时候,可以跟我。然后,你可以打我。这样好吗?”
    如果不是有他那句煞风景的,我想我会更乐意听到他这样的话。虽然我都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我这样好,好得让人觉得不真实。
    盯着他衬衫上的那两颗扣子,我对他:“你放开我,许瑜还在这里呢?”
    事实上那天早上他无所顾忌地去开门我就有点生他的气,现在他又这副样子,实在让我没有办法再继续纵容他。
    他沉默着看我冷漠的态度,似乎在等我给他一个解释。
    我理好衣服没有看他,趁着外面没人,走了出去,留下他一个人在洗手间里。
    院子里,许瑜正站在阳光下呼吸着新鲜空气,一身素雅的白裙,让她整个看上去像降临人间的天使。
    我站在一旁,偷偷调整完呼吸,确认不会被她看出来什么后,才跟她打了招呼。
    她想去街上逛逛,让我陪她一起去,我没好拒绝,也就去了。
    路过男装区的时候,她盯着一堆领带在那里犯愁,一个人自言自语,“也不知道雷诚会喜欢哪一种。”
    “你帮他挑不就行了?”反正是送他礼物,有这么纠结么,“他喜欢你,你送什么他都会喜欢的。”
    许瑜有些挫败地望着我,“我送过他几次,从来没有用过,总嫌我挑的不好看,我问他喜欢哪种他又不。其实我觉得我挑的挺好看的……”
    这是第一次听到她他跟雷诚之间的事情,我有些愣,很快反应过来,对着她:“也许,他觉得你送她的比较有意义,想珍藏起来。”
    听我这么,这个傻丫头立马扬起了嘴角。
    虽然我不确定雷诚对她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可是,他跟我在一起,甚至还想跟她分手,却是不争的事实。
    我们从街上回来的时候,雷诚正抱着电脑坐在沙发上,教坐在他旁边的小美玩游戏。
    “会了吗?”他给她演示了一遍,然后将鼠标递给她,“你自己试试。”
    小美嘻嘻笑着,因为大多时候都跟爷爷奶奶在一起,他们哪里会教她玩游戏,所以这一刻,她看上去特别开心。又因为雷诚神色跟雷铭相似,所以,看到这幅画面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好像穿越时空回到了过去,
    如果不是小美突然抬起头来叫我,我会失神得险些忘了许瑜就在我身后。
    入秋的夜晚,已经有了丝丝的凉意。晚上洗完澡,一个人坐在床上看书,雷诚进来后,关了门立于门边望着我,“林以深,你是什么意思?”
    “你指什么?”我低着头,目光落在书上面,虽然从他进来之后就再也看不进去,却也没有想要抬头看他的意思。
    他环抱着双手靠在门上,:“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这一整天都在躲我。突然间变得这么冷漠,你是什么意思?”
    我合上书,不想回答他的问题,“我要睡觉了,你出去。”
    他已经走了过来,抓住我的双肩,将我按倒床上,眼光闪动着危险的光,“你这是在轻视我吗?胆子越来越大了。”
    床心被我和他压出不小的弧度,我看着眼前这个温柔中带着冷峻的男人,对着他勾起了唇角,“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哦?”他挑了下眉,“那你我在做什么?”
    我推开他的手,“你先放开我。”被他这么压着,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无赖,“不放。”
    我顿了一下,发现这姿势实在不便与他接下来的话,便严肃了起来,“雷诚!”
    他只好坐起身,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声音沉了下来,“有什么话你吧。”
    我:“我想结束了。”
    “嗯?”他显然不信,回过头来似笑非笑地望着我,“是我做得不好?”
    “没有。你做得很好。”他早上那些话,换成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不感动。可是,“就是因为你对我太好了,我才想要结束。”
    “林以深,你觉得这个理由我能接受吗?”他轻描淡写地问道,掐灭了烟头的指尖却泄露了他的情绪。
    我也并不是要这些话来伤他的心,而是他这两次的行为,真的让我很生气,“你觉得你拥有今天的一切,很容易吗?”
    “不容易。”他想了想,望着我,“可这又有什么关系?”
    我对着他笑道:“你现在不过是一时兴起,爱上了这样跟我偷情的感觉,错误地以为那就是爱情。但是,再过五年,你敢保证你能像今天这样无怨无悔?雷诚,我不想那时候你回头来恨我。”
    他沉默着,并不回答我,看着我的时候,眼睛深不可测。
    我猜不透他的情绪,只能继续:“那天在家里,如果来敲门的不是雷影而是别人,会怎么样你有没有想过?还有今天早上,家里这么多人,你……我都不想再你。你爱不爱你自己,要不要你的未来,我管不了你,可是我不想有一天当你后悔了之后,会回过头来恨我害了你。”
    “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他突然一声轻笑,“我今天做的任何决定,不管过十年,二十年,我都不会后悔。你对我没信心,但不要用你的小心眼来看我。”
    能有一个男人为了自己这么不顾一切,相信每一个女人都会开心,可是面对雷诚,听到他这些话,我只有沉重的压力。
    一个没有背景,只靠自己一双手打拼到今天的人,他有多么不容易,我不会不知道。
    “我不是对你没信心,我是对我自己没信心。你不过就是雷铭的替身,凭什么以为,我会为了你背负别人的骂名?”我握紧双手,尽量让语调显得平和很多,心却疼得难受。
    对一个长得跟雷铭相似,又对我好的男人这样的话,是我想都没想过的事情。可是这一刻的我,却出奇的冷静,清楚地知道,我跟他只能发展到哪里。
    如果放纵他这么任性下去,不排除有一天他会弄得全世界都知道的可能。
    恐怕那时候这世界上连我跟他的立足之地都没有,又哪有功夫来谈这可笑的感情?
    雷诚没话,开门就出去了。
    我坐在床上,内心自责到极点。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我听到他开了车离开。暂且不管我的那些话是真是假,不尊重他故意话伤他这一点就对不起他。
    这时候,门铃竟然响了起来。
    我打开门出去,看到许瑜站在门口,心里一紧,“怎么了许瑜?”
    她含着泪,委屈到了极点,“雷诚跟我发火了,他让我明天就回去,以后再也不要来了。”
    “因为什么?”晕了,我实在没想到他会把火发到许瑜身上去。
    许瑜哭着,“我只不过是想把白天买的东西拿给他,谁知道我一进他房间他就跟我了这样的话。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我问他他也不,多问了两句他就走了。”
    看着许瑜既委屈又无措的样子,我不断地安慰她,“你别哭,也许他只是心情不好。”
    当然,心情不好的原因,是因为我对他了过分的话。
    许瑜抽泣着,不断地从她自己身上找原因,“也许是因为那天他回去的时候,我妈跟他了两句重话,他当天晚上就走了。我也跟我妈妈了很多,回来的时候雷诚他也没生气……他是不是一直都把气压在心底?”
    明明是我的错,却让她一个劲地在这边自责,我难受得不行。
    “要不,你先去你景良哥那里呆两天?等冷静下来再跟他沟通?”
    “如果我去,我爸妈就会知道雷诚跟我吵架的事情,那样他们就不喜欢雷诚了。”她皱着眉,即便是雷诚吵架,为了维护跟他的关系,也不想让她爸妈知道。看得出来,她是爱他的,很爱!
    “那你先去睡觉,好吗?也许等他回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气走了他,却要安抚他的女人,貌似我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把许瑜哄回了房间,我给雷诚打了电话,可是他不接,这时候,三姐打电话过来:“以深,小宇病了,你姐夫不在家,我现在要送他去医院,你能来帮帮我吗?”
    我赶到医院的时候,满脸通红,全身滚烫的小宇正被三姐抱在怀里,医生在给他检查,让我没想到的是,苏景良也在。
    生怕我误会,三姐赶紧解释,“刚刚在医院门口碰到景良,他就过来帮忙了。”
    “谢谢。”好像一不小心就欠了他很多人情。
    他客气道:“没什么,举手之劳的事情。”
    他倒是没呆多久,确认小宇没什么大事的时候,就走了。
    我在医院陪着三姐到很晚,怕吵到他们,便没去婆婆那里,而是回了我自己的家,打开门进屋,发现某人正躺在我家里的床上睡得正熟。
    本来以为他生气了,会像之前那样,不再理我,谁知道竟然在这里看到他。不能不,这算是一种惊喜,至少,表明了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一直自责不已的内心也跟着轻松了很多。
    我安静地走过去,坐在旁边一直注视着他睡觉的样子,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放在灯光下他好看的脸上。
    他睡得太熟,被我碰了也没有反应,过了一会儿,才皱紧眉头推开了我的手。
    我知道他醒了,抽回手,冷静地问他:“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他眼睛都不睁,也不看我,慵懒的声音里带着一些还没化去的怨气,“别话,我讨厌你。”
    饶是如此,也不会有种被他拒之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安心地去洗了个澡才出来,他已经起来了,光着上身,在我惊讶的目光中,换上了衬衫。
    这时候换衣服,他是要出门。我问他,“你要去哪啊?”
    他沉着脸,“去哪都行,总之不想在这里,免得碍你的眼。”
    得,谁他没生气呢?一直生气来着。
    我走过去,没用地拽住他系扣子的手,“很晚了。”
    他的手却不肯停下,转过身背对着我,“没事,你不是也刚回来吗?”
    不得已,我靠在他宽阔的肩膀上:“好了雷诚,我道歉。”
    “你又没做错,道什么歉?”他的声音依旧透着一股子冷淡。
    我不话,也不再言语,就这么抱着他,随着他自己去想。如果我有错,那也只是错在我话的方法不对,事实上我的用意是好的,不是吗?
    见我迟迟不话,他回过头来望着我,嘲弄地勾起嘴角,“看来,你是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他的话,让我想起许瑜,那个在他生气离开后一直从自己身上寻找错误的女人,她又错在哪里?
    “你让我去死。”我忍不住想起车祸前那一天晚上,也是这样的他,任性到了极点。
    他桎梏着我的身体不许我动,声音却悲怆至极,“一直以来,除了我的身体之外,你还记住了我什么?这难道不是你能接受的我唯一爱你的方式?我不过是你身体上的伴侣,而他,才是占据了你整颗心的人。连我自作多情想要给你的未来,你都不屑去接受,你自己,我还能给你什么?”
    没在他眼前做过多的逗留,狼狈地推开他,躲进了隔壁的房间。漆黑到看不到五指的房间里,我给自己点了一支烟,深深地吸进肺里,然后又吐出来。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