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帝神通鉴 > 第725章 梅林煮酒
    “制作机关,破解机关,综合评定,凛爻侯第一,东临魏子缘第二,羊舌古族羊舌昙第三!”
    “凛爻侯居然拿出了术式机关,广陵那边这种机关都不常见啊。”
    “听说会术式机关的人很少。”
    “医术,昼族巫非鱼第一,神农门灵素第二,神农门燃念第三!”
    “巫是不是全能,巫道医术好神秘啊,念念咒语,那个全身溃烂的人就好。”
    “神农门的针法也很玄妙,有灵石也买不到他们出手。”
    “通灵,昼族敛微第一,东临佐善之第二,散修联盟吴远第三!”
    “他们竟然都能召出九幽亡灵,敛微那头明显强了些。”
    香炉袅袅烟,庭外雨绵绵,天光欲晚,华灯如海。湛长风替润言真君治疗旧伤时消耗了大半魂力,尚未恢复,在这落雨时分竟感觉到了冷意,随手扯了一件黑底红纹的鹤氅披在身上。
    敛微做账之余多看了她一眼,她穿白衣出尘,着黑衣矜贵,只是黑衣不常加身,平素白袍大袖,偏生出一副翩翩谪仙的姿态。
    穿了黑衣,有些东西似乎就压不住了,尽管还是文雅的样子,埋在骨子里的自信骄傲,却叫她目上无尘目下空,连那狭长凤眼微阖都掩不了俯视众生的高寒。
    敛微想起这几次斗法的排名,说道,“目前一千一百善功以上的有四家,我们有九百善功,若加上明日生死境之战的第一第二名的150善功,与你那丹药第一的善功,就有一千一百五十了,可以争取一下联盟执事会的位置。”
    “你认为这个联盟会长久?”湛长风洗净茶具,重新沏了一壶茶。
    “在就加入,不在也无所谓,不是如此吗?”敛微触到温润的杯璧,握在了掌心,道,“东临景耀都想休养生息了,我们也更倾向于有一个和平的环境沉淀实力,不管怎么样,让联盟多存在一段时间是没坏处的。”
    湛长风敲着案几,神色不显。
    敛微疑道,“怎么了?”
    湛长风摇摇头,“我对山海界的势力不大信任,十多年前的山海联盟,说不准是被涅槃会把持的,重组了联盟,谁知方便了谁。”
    “联盟中的官员不都是各方选出来的吗,你是说,某些势力里面有涅槃会的人手?”
    “暂别管两陆了,记住昼族不得随意购进外面来的丹药。”目前她也不肯定涅槃会的阴影是否还盘踞在山海界里,据花间辞说,他们弄出来的高级人丹,已经以假乱真到不能辨别的地步了。
    “冰寒荒原地处偏僻还是有点好处的,乱七八糟的事也少了些。”
    “倒可以那么说。”
    “凛爻侯可在?”一名黑甲将军入庭来,顶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立在阶下。
    她长身而起,踱到门边,“何事?”
    “今儿的冷风将宫中仙梅催开了,君侯邀您共赏。”
    适下楼的巫非鱼倚了楼梯扶手,目光越过湛长风的肩,薄凉地注视着来人,润言真君也走下楼来,眉间轻蹙。
    “不忍辜负东临王的美意,我当赴往。”东临王的耐心也不如何,道台会都没结束,就忍不住要试探敲打她了。
    黑甲将军引手指路,“凛爻侯请吧。”
    “等等,你的外衣沾茶水了。”敛微走上前,脱下了她的黑色鹤氅,给她披上一件金丝白袍,有模有样道,“细心点,别又沾到什么脏东西了。”
    湛长风无辜地斜了眼被她拿手里的衣服,哪里沾到茶水了?
    换件就换件罢,天阴沉沉的,再穿黑色似乎是不太好。
    她走入雨中,后头撑上来一把青花伞,润言真君肃穆道,“我送你去。”
    “也好。”
    黑甲将军将他们引入东临王宫,穿过八重门,转过六条长廊,满目黄花卧枝醉,梅香渐袭人,雨露芬芳。
    “闲人止步,请凛爻侯进去。”
    湛长风走出伞下,沿小径而去,千倾黄梅开得正盛,林间偶有五色灵鹿白纹花豹追逐嬉戏,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在林间回荡,却是有一个小童与灵宠们玩闹,她裹着带兜帽的红披风,在泥地里打滚也没任何狼狈,全身干干净净的。
    湛长风望向不远处嶙峋奇石辟做的假山,上面立着座亭子,单薄的黄纱帐兀自飘舞,一道高巍的人影隐隐现现。
    虽不曾看见他的面目,但湛长风知晓他在帐后望着自己。
    拾阶而上,里面的身影也清晰了,她执了道礼,“东临王怎有此雅兴,邀我来赏梅?”
    “自道友封侯来,未曾坐一道儿叙叙,恰好花开了,再温一壶琼酿,岂不是美哉?”
    灵火炉子应着他的声儿煮沸了水,他执起一壶酒,放到沸水中,笑吟吟的,却没开口让她坐下。
    湛长风不以为意,站在亭边,负手眺望着雨景,“花是好花,时辰不是好时辰。”
    要是任何一个低位的修士,反着他的话来,他定要骂声不识好歹,可她一身绝尘出世的风华,要是句句应和着他,那才叫违和。
    东临王心里还是不虞的,既然有了超脱的姿态,为何还要来世间汲汲营营,惹人不快,他倒要看看她是真出尘还是假清高。
    “凛爻侯也在乎良辰美景吗?”他笑说,“凡人常记挂着,良辰美景酒相伴,花好月圆诗相随,诗酒赠予红招袖,瓜瓞绵绵尔昌炽。”
    “我等修道之人,虽不太重情爱与子嗣,然道途漫漫,随时都会到尽头,寻一人在身边,免去一些孤苦,也是不错的,我东家子弟俊才亦不少,凛爻侯找个时间见见,要是合乎心意,可结两邦之好,东临随时为昼族敞开大门。”
    湛长风淡笑道,“东临王有句话不假,道途漫漫,随时都会到尽头,是该寻人放在身边,但寻一人哪里够,既要寻,当然是多多益善,且志趣实力不同,相对枯坐也无味,要寻,就得寻有眼缘的。”
    东临王眼眸微动,低沉道,“我倒是忘了,凛爻侯身边能人辈出,看不上我族里的子弟,恐怕连我在你眼中也什么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