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武侠修真 > 神洲:鬼谷传人 > 第六百一十八章 第一奸商
    战斗结束了!
    冰雹骤止、乌云尽散,天气重新变得晴朗,明媚的阳光辉洒而下,暖风流过,一种恬静在酝酿,所有人都感觉到从冬天到春天的复苏,就连那破败的擂台看起来也是那么的生动。
    司徒朗和项默双双落下,重新回到擂台上。
    ……
    当靖阳从顿悟中回过神来,发现司徒朗的胸口被砍了一个大口子从左肩至小腹,要是再深入点就连肠子都得开了,正单膝跪地,用手捂着伤口,以真气封住伤口血液的奔涌、控制肌肉强行合拢,三名司徒家的长老疯了似得冲上来,严阵以待。
    项默毫无所觉的看着司徒朗,横行霸刀闪闪生辉,这一幕美的像一副画!
    “他们打完了?横刀前辈赢了?”
    靖阳讶异的看着擂台,惋惜自己居然没看完这场战斗。
    “没完!”
    傲辰一脸平静的道,平静的让人看不出喜怒。
    “怎么可能没完?他司徒家的人都冲进擂台了,这就等于是认输了啊?”
    靖阳一听这话,脸上的讶异更浓了,难道司徒朗还能把肚子补好,把三位长老赶回去,重新再战?当我们都是死人啊!
    “还有加场赛,众怒汉暴打风流扇!”
    傲辰把拳头摁的噼啪响,来到了靖阳面前才把想做的事说出来,你什么时候顿悟不好,偏挑最关键的时候,这么精彩的战斗,我居然错过了大结局,不让你躺着回去,我都对不起我自己。
    “对呀,打他!”
    步锦岚等人这下也反应过来了,可不是没打完吗?你小子抱头护裆吧!
    一干好友把靖阳围了个密不透风,拳如雨下,偶尔还带用脚踹的,心妍、骆晴空想进来救人,都找不到缝隙。
    “别打脸,别打脸!”
    “岚美人,你脚好臭啊,求别用脚啊!”
    “我脚臭?让你说我脚臭,让你说……”
    靖阳不说还罢了,这一说拳头全往脸上砸,步锦岚更是一个劲的用脚踹,这一打足足就是一刻钟的时间,靖阳脸上红、紫、青混杂,跟唱戏的画脸谱似得,还肿的不像样子,说话都不利索了。
    “鲁们…呆红啦…吾养刚乃萌…局叫…”
    “这傻子说什么呢?”
    众人面面相觑,都听不明白靖阳到底是在讲什么。
    傲辰看着靖阳的眼睛,神翻译的道:“他说我们太狠了,要跟我们绝交!”
    “我们狠?”
    “绝交?”
    “再打!”
    呼一声,大家又围了上去,又是一顿暴打,这回是打的连声都不能吭了,躺地上一颤一颤的,出气多、入气少。
    ……
    “司徒朗本不会输的,最后关头迟疑了!”
    伏樾看着擂台,感触良深的道,最后一刻司徒朗心中挂虑太多,可横刀却是赌上一切,胜负可想而知。
    “不,他是败在养儿不教上。”
    紫衣侯微微摇头,说出了不一样的话,如果司徒鑫不是虐杀成性,司徒杰没有好色如命,君小子又怎么会对付司徒家?他不出手,或许就没有今天这一战了。
    “确实,养不教父之过。”
    伏樾赞同的点点头,他理所当然的认为紫衣侯指的是这次的事是因司徒杰而起。
    ……
    项默直到这时才如梦初醒,接受自己赢了的事实,之前他有很多话想在赢了之后说,可现在真的赢了又觉得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只与司徒朗对视了一眼,一言不发的扭头离开。
    三位长老同时松了一口气,庆幸横刀没有继续纠缠,司徒朗一向独断专行,手里掌握了家族绝大部分的资源,他要是死在这儿,司徒家就彻底完了。
    可是他们的一口气还没松完,栎虚的父亲就向他们走来,很明显第三场是他要上场,杨家想要鼎丰城,这一战自然非他不可。
    “第三场,我们弃权!”
    此时的司徒家哪里还有可与杨家主一战的人,只得憋着一口气埋头认输,司徒朗气的差点肠子没流出来,锦上添花你们全不会,落井下石个个不含糊。
    杨家主尴尬的站在那儿,其实他还是希望司徒家能派出一个人来,不战而胜,岂不显得鼎丰城他是白拿的,至于道义不道义,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过去司徒家也没少干这类事。
    “赢了,赢了,我们赢了!”
    看着司徒家的人落荒而逃,全场欢呼,琉璃几个更是高兴的差点没跳起舞来。
    紫衣侯隐蔽的看了一眼管家老澜,见他微微的点点头,才放心的离开了。
    当夜九盘山城大摆宴席,三思终于见到了真正的父亲,伟岸如山,一口气能喝一坛子酒,灌翻了十几个人,光看着都有点痴了。
    三思由衷的感激,一个一个的感谢过去,一人一杯酒就把他灌的晕头转向。
    傲辰把玩着酒杯,今天的战斗给他的触动很深,同是大圆满,项默都无法杀了司徒朗,那他呢?
    “傲辰,你跟我来一下,有事跟你说!”
    大家喝的正高兴,崔命犹犹豫豫的过来叫人,拉起傲辰就往外走。
    “干嘛躲这么远啊,又没外人。”
    都不用问,傲辰就知道肯定是因为镇天关找他买洗伤丹的事。
    “小心无大错,镇天关找我买洗伤丹,你看这价格合适吗?”
    崔命无法认同傲辰的话,过去的生活已经让他把小心刻在骨子里了,说着掏出一张纸递给傲辰,上门琳琅满目的写着各种东西,大都是圆满境平素修炼需要的。
    “照这单子翻三倍,而且只卖一颗!交易地点就选择在皇城,他还得把货送上门来!”
    “翻三倍!洗伤丹这么值钱?”
    崔命惊呼道,就这单子他已经开的比给骆家时高的多了,没想到傲辰居然还敢往上翻。
    “东西值多少钱,要看对方需要的程度,镇天关的竹杠,不敲白不敲。”
    “可是他要两颗!”
    “这没的商量,洗伤丹握在手里,不卖就是一种资本,我们得提防镇天关拿去转手。”
    得亏得傲辰没去做生意,不然得多少生意人没饭吃?可怜镇天关刻薄节俭了一辈子,却被这千面人和傲辰这对师徒俩反复褥羊毛而不自知,何苦来哉。
    第六百一十八章 第一奸商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崔命的呼吸有点急促,单子上的三倍是多少东西?他、莫氏兄弟、就算再加上秋语,怕是也能消耗十年,感觉这不是在卖丹药,而是在抢钱。
    “好吧,我去跟镇天关谈。”
    “你别去,让罗姨去!”
    傲辰连忙阻拦,崔叔这一脸心虚样,他去谈生意,别逗了。
    “说正经的,崔叔你和罗姨也该有个结果了,攻打段家那会我在百晓谱上夹带了你和罗姨的好事将近的消息,都过去这么久了,季峰前辈要是还活着,肯定已经来找你们了。”
    “可是……”
    “难道你还想让罗姨主动?”
    “胡说!”
    “那不得了!”
    ……
    司徒家传出消息,司徒朗离奇毙命,有说是伤势过重,有说是司徒朗不甘落败气死的,也有说是被仇家趁机报复,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司徒朗死的非常突然,连遗言都来不及留下,因为下任家主司徒皓在打开司徒朗生前秘藏的时候,不知触动了什么机关,被炸的粉身碎骨,海量的资源随之灰飞烟灭。
    步锦岚等人想象着那个画面,成天乐的跟二傻子一样,终于可以安心嗑药,不虞会有人知道了。
    外忧内患不断,司徒家上下惶惶不可终日,每日都有人痛骂司徒朗把家族资源带进棺材里。
    事情完美的落幕了,不知道多少人拍手称快,说苍天有眼,只有少数人知道司徒家其实是被傲辰玩垮的。
    神刀堂覆灭的真相也传遍了江湖,百晓谱上的标题前所未有的简短,只有四个字,义不容情。
    假司徒鑫的身份经过多方验证后,确认是幽鬼,百晓生连着一起把故事刊登了,标题还真用傲辰的四千金舍命诱幽鬼,三英拼死战邪魔!
    自然又是一番普天同庆的景象,据说许郢都高兴坏了,出门已经有人叫他为少侠了,兴许是因为这事是假的缘故,百晓生没有给三人起名号,连批语都没有,这让三人觉得有小小的遗憾。
    闽越城码头,一艘船正驶往东疆,船尾站着如望夫石的初见……
    …………
    项默父子离开了,什么都没带走,说是回白云城盖房子。
    来助阵的也都走了,这次战果怎么分配,傲辰没有参与,只吩咐栎虚留下最棘手的九盘山城,但看他们离开时一个个喜滋滋的模样,相信栎虚的父亲分配的很公道。
    靖阳在九盘山城就地闭关,已经过去半个月了。
    “傲辰,我要回去了!我想请长老们进一步完善龙象金身以及淬火法,如果成功的话,我想尝试将炼体突破到金声玉振的境界,有生之年我希望能将龙象镇世功修炼到十二重天。”
    震天与傲辰又切磋了半个月,才痛下决心要回去,因为傲辰的真元已经将他的龙象金身刺激到了一个极限,如果不改进龙象金身,短时间内突破的希望很渺茫,但有傲辰提供的十二正经炼体法,他觉得成功改进的可能性非常大。
    “年纪轻轻的说什么有生之年!”
    “走了,等我突破了,再找你痛痛快快的打一场!”
    “等你!”
    傲辰捶了震天一下,就当是告别了,震天转身离开,随之一起的还有骆晴空。
    “辰哥,我也走了!”
    洪峰红着脸向傲辰道别,他要想办法把钰儿救出来,情人嘛,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都不知道多少秋了。
    “你们好好练功,别舍不得吃那些丹药!”
    傲辰淡然一笑,朝着王力、洪愧两个叮嘱了一句,今天是个离别的日子,心里有些酸,几个女的更是不堪,早就抱在一起哭的稀里哗啦。
    “我们也走了,那些东西得带回去,不然睡觉都不踏实。”
    许郢、柳泰和、步锦岚也一起告别,毕竟从傲辰手里分的赃,件件都是好东西,随身带着实在不安心。
    “等等,答应你的酒仙葫芦我弄到了!”
    傲辰回房拿出了一个包裹,是从紫衣侯嘴里生生抠下来的酒仙葫芦,拿出了一个递给柳泰和。
    “另一个一定是给我的吧,多谢!”
    柳泰和还没开口,眼尖的步锦岚就瞄到包裹里还有一个,厚着脸皮自行抢过,抱在怀里又是摸又是亲的,靖阳天天拿这嘚瑟,他早就眼红的不得了。
    “一路保重!”
    傲辰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反正他也不好酒,给步锦岚也没什么。
    司徒枫死活不回家,赶也赶不走,整个江湖的人都知道他爷爷是司徒炎,回去会死人的,躲、躲上个一年半载的,等他们心里没气了再回去,于是热热闹闹的一行人,只剩下傲辰、靖阳、天奇、栎虚、司徒枫、琉璃、心妍、碧菡。
    自个闭关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可等待别人出关的日子却是极其难熬的,亏得傲辰还有个自创易剑术这件事可以做,只是把琉璃闷坏了,时不时就去催靖阳出关,她还要出去听别人叫她女侠呢。
    …………
    庭院里繁花似锦,杨柳随风摆动、湖水清澈见底,是个极佳的清静之地。
    傲辰正在整理剑谱笔记,一道倩影悄无声息的落地,是司徒蕾,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见了傲辰甚至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坐!”
    傲辰合上笔记放在一边,为司徒蕾倒了杯茶。
    “你愿意收留我吗?”
    司徒蕾并没有坐下,而是抿着嘴,好一会才故意勇气说出这话,那一场大爆炸把司徒家最珍贵的东西都炸没了,有好几本武功秘籍是只有家主才能修炼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那些曾经痛恨的人,根本不用她报复,自己都乱了,贪财的闹着要分家,怕被报复的闹着想走,甚至有人说把司徒枫接回来当家主,说就算是假的,也能借靖阳等人震慑想打司徒家主意的人。
    那些人可笑,可更可笑的却是她自己,居然想跟随一手毁了司徒家的人。
    “当然可以,但在你决定跟随我之前,我要给你看些东西!”
    傲辰说着就起身回房,就这么把剑谱笔记放在桌上,要知道所有司徒家的秘籍加起来,都不一定能有这一大叠笔记珍贵,毕竟这是聚集了天下皇城所有剑谱的精华,所有剑道宗师的指点。
    司徒蕾就那么静静站在那儿,不坐下、不喝茶、也不碰不该碰的东西。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洲:鬼谷传人》,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