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嘉平关纪事 > 505 不怎么聪明的样子
    还在用浏览器看《嘉平关纪事》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快读小说app'看《嘉平关纪事》,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立即下载>>>
    眼睛再次被蒙上黑布,再次被送进马车里,完颜喜整个人都是懵的,他想不明白,这一次见面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跟他的预期完全不相符。
    返程的车厢里不再是完颜喜一个人,戴乙也钻进来陪着他,这让完颜喜稍微心安了一点,虽然不懂大夏皇帝陛下对于自己是个什么态度,但有人陪,说明事情还没有太糟糕。
    “完颜公子,看起来很不安,是发生了什么?”
    戴乙是受沈茶和白萌的命令进来套话的,一进来看到完颜喜的脸色很不好,也被吓了一跳,看这个样子,难道是得罪了陛下被轰出宫的?戴乙挠挠自己的脑袋,不应该啊,如果真的是冲撞、冒犯了陛下,根本就用不着套话,也用不着送回禁军的大营,直接下刑部大牢了。
    自己琢磨了好一会儿,戴乙才小心翼翼的发问,而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平和,很漫不经心的。
    “我也不是很清楚,戴校尉。”完颜喜伸手摸了两下,抓住戴乙伸过来的手,轻轻叹了口气,“我又回忆了一下刚才的情景,似乎并没有说错什么话,也没有惹怒贵国皇帝陛下。可贵国陛下确实是不怎么高兴,我……我……我也觉得很意外。”
    “陛下不高兴了?”戴乙一挑眉,看来还真的是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只不过完颜喜搞不清楚究竟是哪里做错了。他突然来了兴趣,仗着完颜喜眼睛看不见,露出一个标准西京纨绔子弟的坏笑,“如果不是保密的,完颜公子可以跟我讲讲。不说别的,我好歹在西京长大,对陛下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点的。”
    “真的吗?”心神不宁的完颜喜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一样,快速的把他跟宋珏说的话重复了一遍。说完了,用力捏捏戴乙的手,“戴校尉,我是不是真的说错什么话了?”
    戴乙听完了完颜喜的讲述,他也懵了,很茫然的看着完颜喜。在他看来,这些话并没有什么不妥,都是特别实心实意的、掏心窝子的话,怎么陛下就不高兴了,还把人给轰出宫来了呢?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果然天子就是天子,想的东西跟他们这些普通人完全是不一样的。
    “应该……应该没有吧!”戴乙轻轻摇摇头,摇完了才想起来完颜喜看不到他的动作,又晃了晃手,“如果是我的话,我是不会生气的,没有可以生气的点啊!”
    “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完颜喜叹了口气,“那我只能说,贵国的皇帝陛下不是一般人,高深莫测得很,他的想法不是我们这样的人可以揣测得了的。”
    “完颜公子,你也不用太过担心,这不是第一次见面嘛,不成功就不成功吧,以后需要见面的机会还多着呢!”戴乙看到车窗的帘子被从外面掀开,白萌的那张脸出现在自己面前,又继续说道,“慢慢来就好!”
    “好,借你吉言!”
    白萌看到两个人都安静下来,轻轻放下帘子,脸上露出一抹淡笑,宋珏的玩心还是大啊,之前就说要给完颜喜一个下马威,他还琢磨着,人家是来求助、是来谈合作的,这个下马威怎么给才能对这次的合作没有影响。听了完颜喜的复述,他明白了,原来是利用天子的威势施压,让完颜喜产生一种恐惧,最后老老实实的听他们的话。
    想到这里,白萌一挑眉,这完颜喜虽然在外面闯荡多年,见了很多的世面,但要跟宋珏那个黑芝麻团子相比,还差得很远呢!
    此时,被完颜喜冠上“高深莫测”头衔、被大统领誉为“黑芝麻团子”的宋珏,正在御书房笑得打滚儿。
    沈昊林和沈茶很淡然的坐在一边喝茶、吃点心,就当这个人不存在一样,而完全搞不明白发生什么的宋其云,很嫌弃的看着宋珏,十分不想承认这个就是他英明神武的皇兄。
    “他这是抽什么风?”宋其云蹭到沈茶的身边,“看上去不怎么聪明的样子。”
    “不是不怎么聪明,根本就是傻了吧唧的。”沈茶简单的说了一下宋珏做的事,说完之后,冷笑了一声,“把完颜喜吓的,走出去的时候都同手同脚了,要不然怎么得意成这个样子呢!”
    “何必呢!”宋其云无奈的摇摇头,“不过,这样也挺好的,让完颜喜知道知道,我们大夏的眼皮子可没那么浅,那些招数对我们不管用。皇兄这次算是把主动权从完颜喜手里夺过来了,以后的谈判,我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完颜喜没有反驳的机会。”
    505 不怎么聪明的样子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还在用浏览器看《嘉平关纪事》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快读小说app'看《嘉平关纪事》,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立即下载>>>
    “完颜喜来的时候,是信心满满的,回去的时候却是战战兢兢的。我能想象得到,他现在一定很慌乱。我和大统领让戴乙去打探情况了,知道完颜喜是怎么想的,就可以对症下药,光吓唬是没有用的,还需要有点别的招数。”沈茶把自己面前的小碗推到沈昊林的跟前,“吃不下了。”
    沈昊林看看碗里的几个糯米小团子,拿起筷子夹了一个放在嘴里,微微一皱眉。
    “你不是吃不下了,是不喜欢吃,对吧?”沈昊林捏捏沈茶的脸,“苗苗曾经说过,芝麻对你是很好的。”
    “不喜欢,糊嗓子。”沈茶看看依然笑得停不下来的宋珏,轻轻叹了口气,“他是多久没有整人了?怎么兴奋成这个样子?”她拍拍身边的宋其云,“把你皇兄扶起来,这一会儿谁要是进来,万一看见她这个样子,像什么话呀!”
    “小茶……嗝……多虑……嗝了!”
    没等宋其云过来,宋珏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他笑得时间太久了,肚子都笑疼了,而且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开始打嗝了,还是停不下来的那种。
    “嗝……嗝……你……嗝们别看着,想……嗝嗝嗝……想办法嗝……有点难嗝受!”
    “这就叫乐极生悲!”宋其云翻了个白眼,走到宋珏的跟前,“有点疼,忍着啊!”
    “嗝……嗝!”
    “行了,别说话了!”
    宋其云扶住宋珏的胳膊,让他微微弯腰,把后背冲向自己,很快速的在宋珏后背从上而下拍了一百多次,然后,他让宋珏直起身子,深深的呼吸。
    “怎么样?”宋其云很关心的看着自己的兄长,“好些了没有?”
    宋珏做了几个深呼吸,又扭动了两下,眨眨眼睛,露出了很惊讶的表情。
    “诶,真的好了啊!”他站在原地蹦哒了两下,“行啊,小云,有两下啊,哪儿学来的?”
    “苗苗姐的绝招!”宋其云得意的笑笑,“有一次操练的时候,我不小心喝了风,苗苗姐就这么招呼我的!”
    “很有用!”宋珏伸出大拇哥,“我学会了,再有下次还这么干。”他看看沈昊林和沈茶,“你们说,我是不是玩的有点过分?是不是真的把完颜喜给吓着了?万一他打消了跟我们合作的念头,我……”
    “不会的!”沈昊林摆摆手,“完颜喜最大的心愿就是这个,只要能干掉完颜萍,给他的父兄报仇,无论受多大的委屈都没有关系。”
    “所以,他那个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是真心话,不是胡说八道,也不是什么所谓的计谋?”
    “不是计谋,是他的真情流露。”沈茶点点头,“耶律尔图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同意帮忙的。要不然,以他唯利是图的性格,怎么可能答应一个落魄王子呢?”
    “嗯,既然这样,咱们合计合计下次正式谈判应该怎么做,咱们……”
    “启禀陛下!”潘公公敲敲门,得到了允许之后,才从外面走进来,向屋中众人行礼,“太后娘娘有请。”
    “母后要见我?”宋珏一挑眉,“只有我自己吗?昊林、小茶他们两个……”
    “回陛下,太后娘娘只说请了陛下!”潘公公看看其他三人,“娘娘不知道国公爷和大将军进宫了。”
    “臣等告退!”沈昊林和沈茶起身行礼,“陛下先去见太后娘娘吧,若有事,就直接派人去找臣,暗影们会知道臣在哪里的!”
    “……也行,母后找我,应该是瑾瑜的事。你们要是没什么事做,去找小白子合计合计。”看到宋其云也要跟着沈昊林、沈茶一起走,宋珏伸手抓住了他的衣领子,“干什么去啊?你跟我一起去见母后!”
    逃跑失败的宋其云重重的叹了口气,朝着沈昊林和沈茶摆摆手,很不情愿的跟着宋珏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