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末之吕布再世 > 第一一零三章 前奏
    随后的时间,吕布几乎都待在军营。再有几日,高顺、马超等将领就该离开长安,去到各自的疆域镇守,或是并州、或是凉州,或者其他州郡。
    天下初定,山野间还存有不少蟊贼,许多逆党也没有彻底清除,譬如一直不见踪影的曹操,还有命大总不死的刘备……
    吕布可不相信这些个枭雄人物,会老老实实的隐姓埋名,躲上一辈子。
    第三天,卯时初刻,宫里来了人,说是陛下请吕布入宫,有要事相商。
    听得此事,吕布从床榻上睁开眼眸,起身换好朝服,随那前来恭请的小黄门一同去往长安城内的皇宫。
    卯时的长安,尚处于破晓之前,最是黑暗。
    小黄门在前面掌灯,吕布走在后头。
    一路走来,直到北宫门前,吕布也没能见着一个上朝的大臣。
    今天,他可没有像上次一样迟到。
    按理说,这个时候北宫门外应该站满朝臣,等着入朝才是。
    “大王,今天是‘休沐’日,不上朝的呢。”小黄门似是看出了吕布的疑惑,赔笑着回答起来。
    用后世的话说就是,臣子们每上班五天,就会单独放假一天,不上早朝,名曰‘休沐’。
    “孤倒是把这个忘了。”
    吕布淡淡说着,对此并不意外。他只是这些年征战在外,太久没上早朝,所以对休沐放假一事也不甚关注。
    另一头,皇宫的安室殿里。
    烛火通明的大殿中,刘协坐在龙榻,闭着眼睛,身上只穿了件内衫,两只手撑在榻边,似是在等待着什么。
    此时的殿里,安静得只剩下呼吸,根本听不见任何声响。
    说是落针可闻亦不为过。
    直到中常侍韩宣从殿外走进。
    “陛下,吕布从北宫门进来了!”韩宣近到前来,将声音压得极低。
    坐在龙榻上的刘协缓缓睁开眼眸,眼睛下方布有厚厚的眼袋,眼球中更是带有许多血丝,显然没有睡好。
    这两天对他而言,可谓度日如年。
    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紧张,他此刻整个人都在发抖,抑制不住。
    毕竟,这是赌上性命的事情。
    往大了说,为国除贼,关乎天下苍生,黎民百姓。
    往小了说,那就是看他刘家人,还能不能坐稳这个江山。
    “带了人没有?”刘协问上一声。
    韩宣摇头,据眼线来报,只有吕布一人。
    “呵,这老贼倒是胆大!”
    刘协冷笑一声,心中的胜算,也从起初七分,涨到了九分。
    恐怕吕布自个儿都想不到,他居然也会有被人称作‘老贼’的一天。
    “交代你的事情,准备好了没有?”
    “请陛下放心,昨天深夜,奴下就已经使人换下了武卫将军郝萌,现在的北宫这边,从北宫门进来,全是咱们的人。”
    韩宣眼中精光闪烁,信誓旦旦。
    吕布的兵符不好造假,但要仿造吕篆的手信还是不难。
    在此之前,整个长安城里的调动,可全是出自这位吕府大公子之手,有他的手信,郝萌不会起疑。
    如今,吕布已然入宫,就算郝萌反应过来,想要回宫护驾,恐怕吕布也早已命丧九泉。
    “好!”
    万事俱备,东风也有。
    刘协低喝一声,难掩心中欣喜,气势也在不觉间提高了几分。
    “一旦吕布身亡,你就带着朕的圣旨,趁天色未明,诛杀吕布所有党羽。记住,宁错杀,也勿要放一个活着离开长安!”
    刘协眼神发狠,声音中杀戾十足。
    至于城中官员,刘协暂时不想去管,因为其中大都是些墙头草,只要他们得知吕布身死,就应该知道,转投皇家阵营,才是他们的唯一出路。
    “那,吕府的家眷呢?”韩宣试探的问上一声。
    刘协对此没有丝毫犹豫,杀,一个不留!
    此时此刻,这位年轻的天子陛下,将帝王独有的阴冷展现得淋漓尽致。
    事情吩咐完毕,刘协身上也换好了下赤上墨的帝王礼服。
    “走吧,朕也该去见见这位异姓王的最后一面了。为他践行送别,朕也算仁至义尽,不枉这么多年的君臣一场。”
    殿门推开,殿内灯火通明,殿外乌漆一片。
    走到大殿的门槛处时,刘协回头望了一眼殿内正挂的刘宏、刘辩画像。
    “父皇,皇兄,你们的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朕,诛逆功成!”
    心中似是祈祷般的道上一声,刘协便再无留恋,大步迈了出去。
    …………
    …………
    “吓!”(he四声)
    吕府的正室寝屋内,身穿薄衫的严薇惊呼一声,从软榻上陡然惊醒,起了一身的冷汗。
    听得动静,屋子里小眠的婢女赶忙小跑过来,脸上满是担忧的问着:“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严薇伸手轻轻抹去额上细汗,没同婢女多讲,只是吩咐她,去把两位公子叫来。
    婢女不敢多问,当即领命而去。
    不出小会儿,吕府的两位公子来到屋里。
    “孩儿给母亲请安。”
    吕篆、吕骁两兄弟同时拜过母亲。
    “篆儿、骁儿,方才为娘做了个凶梦,梦见你父亲遭难,置于千柄刀斧之下,下场惨不忍睹……”说到这里,严薇不禁打了个寒颤,即使是梦,现在回想起来,也依旧是一阵心惊肉跳。
    这么多年,素食餐饮,诚心礼佛,她从未做过如此大凶之梦。
    听完母亲的梦境,两兄弟对视了一眼。
    “母亲勿忧,梦中之事往往与现实相反,父亲大人现如今身在城外军营,且不说父亲神勇,他身边还有孟起、文远这些将军在,根本没人能够伤得了父亲。您啊,就放宽心吧!”
    吕篆首先想到的,就是宽慰母亲,让她不要胡思乱想。
    相较于兄长的温和,做弟弟的吕骁就直接许多:“娘亲,您要还不放心,孩儿这就去军营一趟。”
    严薇对此并没阻拦,儿子去一趟军营也是好的,这兴许是上天的警示,要是没有个确切消息,她的觉肯定睡不踏实。
    得到母亲同意,吕骁也是个说干就干的性子,当即抱了抱拳:“母亲稍候,孩儿去去就回!”
    说罢,吕骁转身出了屋子,骑着他的黑虎,风一样的奔往城外大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