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团圆宴 一
    待陆瑾康牵着苏云朵的手在啸风苑转了一圈,离当日的晚宴也就只有大半个时辰了。
    苏云朵作为新妇自是需要盛装出席,故而回到屋里就被紫苏郑重其事地按在梳妆台前上妆,陆瑾康自去更衣不提。
    苏云朵看着紫苏如临大敌紧棚的脸,不由觉得有些好笑:“不过是场家宴,何需如此盛妆?”
    “虽只是家宴却是大奶奶进府后的第一场家宴,自是轻忽不得。”丁嬷嬷这时正好跨进屋来,只了苏云朵的话,略有些不赞同地嗔了苏云朵一眼道。
    好吧,还是乖乖听话!
    晚膳摆在正和堂的大堂,陆瑾康与苏云朵过来的时辰不早不迟,离开宴尚有一刻钟左右,故而到宴息厅来给安氏请安。
    只是宴息厅外的气氛似乎有些沉凝,静悄悄地与上午敬茶时的喜庆热闹很是不同。
    束手守在宴息厅外的小丫环见陆瑾康带着苏云朵过来赶紧对着他们福身行李,尔后就要向里面通报。
    大概是察觉到异常,陆瑾康微皱了皱眉,对着那小丫环抬了抬手阻止她向内通报。
    正在此时听得宴息厅里传来安氏带着盛怒的声音:“你去与她说,若是她今日托病不来或来了摆脸色,那她这辈子就去家庙里待着再不用出来了!”
    “是是,老奴,老奴这就去请大太太。”听这声音似乎是小徐氏身边琴嬷嬷的声音,声音中透着惶恐。
    片刻之后,果见琴嬷嬷仓皇而出,差点与正并肩立于宴息厅外的陆瑾康和苏云朵撞了个满怀。
    琴嬷嬷的神色更显仓皇,一个不稳差点被自己拌倒在地,幸得门边守着的小丫环扶了一把才没有出糗。
    待她好不容易稳住身子,意欲给陆瑾康夫妇行礼的时候,陆瑾康已经带着苏云朵迈进了宴息厅,压根就似没看到琴嬷嬷这个人一般。
    看着消失在珠帘后的身影,琴嬷嬷的眼神不由黯了黯,转身匆匆而去。
    陆瑾康与苏云朵进了宴息厅,虽说厅里几乎鸦雀无声却发现已然人头济济,除了成年男人尚未来到,女眷以及年幼的公子几乎都已经到了。
    苏云朵不由地有些汗颜,早知如此就不该听陆瑾康的话应当早些过来才是,只是这会儿说什么都晚了,自是端庄从容地随着陆瑾康上前先给坐在上首罗汉床上的安氏恭恭敬敬地行礼请安:“孙儿孙媳给祖母请安。”
    “快来祖母身边坐。”安氏笑盈盈地对着苏云朵招了招手,仿若刚刚那个盛怒的声音只是幻觉。
    安氏的召唤苏云朵自是不能拒绝,正待上前却被陆瑾康伸手拉住,不由疑惑地侧头看向陆瑾康,却见陆瑾康一脸委屈:“祖母,这是有了孙媳妇就不要大孙子了?”
    陆瑾康的神色以及说出的话,几乎惊呆了苏云朵。
    这个对着安氏撒娇的人,真是陆瑾康?!
    “看这孩子,多大了还向祖母撒娇,也不怕被你媳妇儿笑话!”安氏嗔道。
    “孙儿就算老了,也是祖母的大孙子。”说罢陆瑾康牵着苏云朵的手来到罗汉床前,一起在安氏身边挤着坐下。
    第六百二十四章 团圆宴 一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苏云朵觉得这画风真的有些难以接受,可是这满厅的人却习以为常,可见这样的状况对于这祖孙俩而言应是平常。
    安氏嗔了陆瑾康一眼,自拉着苏云朵手道:“子健若是欺负你,你就来与祖母说,祖母定当饶不过他!”
    “表夫君很好,并未曾欺负我。”苏云朵微红着脸道。
    好险“表哥”这个称呼差点再次脱口而出,只是“夫君”这个陌生的称呼一出口还是令苏云朵的脸微微发烫,偷偷瞄了陆瑾康一脸,只见他一脸得意,不由地微顿了顿,觉得不能让他得意忘形,于是又道:“若以后夫君欺负我,孙媳自是要来求祖母替孙媳撑腰的。”
    安氏不由哈哈一阵朗笑,慈爱地轻拍了拍苏云朵的手道:“好,该当如此,看这小子敢不敢欺负你!”
    “什么事如此开心!”正在这时镇国公陆名扬带着儿子、女婿和几个年长的孙子从外面进来,随口问道。
    陆瑾康和苏云朵赶紧从罗汉床上起来,与大家一起给镇国公行礼请安。
    “行了行了,一家人客气什么,各自坐下吧。”镇国公府挥了挥手,让大家各自落座,陆瑾康和苏云朵顺势回到属于他们的座位。
    待大家落座,已经得了安氏提示的镇国公用慈祥的目光看着苏云朵,笑呵呵地说道:“你祖母说得没错,若是子健欺负你,只管告诉你祖母,你祖母收拾不了他,还有祖父在呢!”
    安氏说那样的话苏云朵的心里并不当真,毕竟在这个男权这上的时代,就算陆瑾康真欺负了她,难道她还能真的找安氏替自己撑腰不成?
    可是这话多镇国公嘴里说出来,意义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镇国公一向应出必行!
    难怪镇国公话音刚落,看向苏云朵的目光几乎个个都带上了羡慕,有几个年龄小的,还难免带上几分难以掩饰的嫉妒。
    苏云朵赶紧站起来对着上首恭敬行礼道:“孙媳谢祖父、祖母慈爱。”尔后抿嘴看了眼身边的陆瑾康道:“孙媳相信夫君绝不会做出欺负孙媳之事。”
    苏云朵这话不但博得镇国公夫妇好一阵朗朗大笑,还令陆瑾康很是受用。
    这不,苏云朵顿时觉得身边的温度高了几度,心里不由颤了颤,略有些后悔将话说满了。
    话说床第之间的欺负算不算呢?
    苏云朵在心里不由呵呵自嘲,就算在床第之间被陆瑾康欺负狠了,难道她真好意思向安氏告状不成?!
    镇国公满意地让苏云朵坐下,尔后目光扫了一眼宴息厅。
    在这人头济济的宴息厅,陆达身边的那张空椅子实在太过扎眼,真正想要无视都难。
    只见镇国公老脸一沉,极为不悦地瞪了眼陆达,又扫了眼鹌鹑一般坐在陆达身后的陆瑾华和陆玉娇兄妹二人,这才转向安氏问道:“老大家的怎么还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