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锦途 > 第两百八八章 逆势
    “滋~”
    束缚在眼睛上的绷带瞬间瓦解。
    方成感觉桎梏一松,猛然睁开眼,想象中强光的晕眩并没有随之而来。
    相反室内的光线特别暗。
    空荡荡的四周,然而中间坐着一个人,这个时候就尤其显眼了。
    “你是谁?”
    方成的嘴巴刚被松开,就啐了几口唾沫,夹杂着因为反抗时被揍的血水,满口充斥着铁锈味儿,真不好受。
    可是最难忍的是手脚都被紧紧捆着,那木绳的倒刺全部扎进了肉中,钻心蚀骨,又毫无办法挣脱,瞬间恼羞成怒。
    “放开老子……”
    方成喘着粗气吼道,越挣扎绳子越紧,刺痛就越明显。
    “怎么几日不见,你就认不得本老爷了。”
    那昏暗中的身影猛然站了起来,大拇指上的黑宝石泛着奇异璀璨的光泽,在这密室中尤其引人注目。
    “哟,原来是缚老爷,怎么要见小的还需要您如此兴师动众啊,你派人知会一声不就行了?”
    方成作恍然大悟状,又带着几分讥讽,这个缚之奕果然不是好惹的,大庭广众之下敢把他劫走。
    只是,他已经与缚之奕没有干系了,他还找人绑了自己,实在是可疑。
    “呵呵……”
    缚之奕肥硕的脸露了半边出来,鼻头的黑痣一抖,却是阴森森的冷笑。
    “缚老爷,您得讲道理,咱们说好一拍两散,您可别痛打落水狗。”
    方成斜挑着眉道,他们都不是善类,可是物以类聚,难免这个缚之奕起的什么坏心思。
    所谓都是小人,何必为难彼此。
    这世道不都是小人得道吗?
    “本老爷当然不会……”
    缚之奕从宽阔的袖袍中掏出一物,当即吹了起来,原来是埙。
    方成还未回过神,便察觉有异,屋内的似乎阴冷了一些,忽而脚上一阵剧痛,定睛去看,便见长长的一道黑影瞬间没有了踪迹。
    那是……
    “那是毒蛇。”
    缚之奕收回了手中的埙,笑盈盈的解释道。
    “你想怎么……样……哇……”
    一口黑血从喉间喷出,方成顿时天旋地转,扑通一声直接载到在地,黑暗正在吞噬他的意识。
    隐约瞧见缚之奕的脸扭曲的厉害,居高临下的望着他,抬起一只脚随之倾覆在他的脸上,狠狠碾压了数下。
    方成的心脏收缩的厉害。
    呼吸越来越困难,他竟然察觉不到痛,周身都麻木极了,只剩下苟延残喘的呼吸。
    “放心,兄弟,本老爷还不会让你死得……”
    缚之奕沉笑了几声,喂他吃了一颗丹药,人已经昏迷了过去,“将他拖下去……”
    “是。”
    黑暗中有人回道。
    很快,密室中除了地上那道长长的血迹,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办妥了?”
    角落暗处有人阴沉着声道。
    缚之奕收敛了脸上的精明世故,转身哈腰道,“主子,您放心。”
    “方成可是枚重要棋子,你可别掉以轻心。”黑暗中的人继续道。
    “属下知道,原来用金钱差遣他也不能物尽其用,如今为了保命,他会回来求咱们的。”缚之奕点点头,附和道。
    “他没有起疑吧?”
    顿了顿,黑暗中的声音又道。
    缚之奕很快反应过来主子口中的他是谁,只道,“放心,他自从退居封地之后,在京城中的眼线就失了大半,就算属下有什么纰漏,他也未必能瞧出什么端倪。”
    “呵,他虽然败北,也是个聪明人,你可别小瞧他,你埋伏在他身边多年,未必得到他的全部信任。”黑暗中的人影又接着道。
    “属下知道,所以一刻不敢松懈正值宫中多事之秋,属下不介意趟浑水。”缚之奕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意。
    “好,你别忘记了我们族人的誓言。”黑暗中的那人又提醒了一句。
    缚之奕眸中尽是虔诚与溢出来的恨意,“属下没有忘,更不敢忘,是谁害我们族人至此。”
    “好。”
    那人不再多言。
    须臾,缚之奕已经知道对方走了,才如释重负,主子在此,他压力前所未有的大……
    “贵妃娘娘,听闻陛下昨儿去瞧过皇后了。”
    顺才人见婉贵妃还有心思赏花,少不得提点一句,这御花园中百花初放,乱花迷人眼。
    “怎么陛下不可以去瞧皇后?”婉贵妃似笑非笑道,顺手折了一支牡丹,闻了闻,又叹道,“牡丹真国色,只是在这万花丛中倒是真真失去了光彩啊。”
    “贵妃娘娘说笑了,牡丹如此惊艳,如同娘娘,高贵雍容,其他花如何能相提并论?”顺才人虽急,不过不喜表露,也得应承着婉贵妃。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锦途》,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