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宠坏 > 第49章 2018726
    等一等
    孙文彦咕咚一吞口水,眼睛发直:“脏的, 给你丢洗衣机了……”
    他早就想把韩运那套假Gucci给丢了。
    韩运瞥他一眼。
    他还是眼睛发直, 就差没流口水了。
    韩运不高兴一皱眉, 这个孙文彦, 怎么还比不上小太监!连这点眼色都没有!没看出来自己这是要“更衣”的意思吗?
    他表情一变, 孙文彦就清醒了几分, 忙道:“衣帽间,这边。我给你拿睡衣!”
    原主以前经常在孙文彦这里留宿, 所以孙文彦这儿留有一间客房给他住, 衣服什么的都有几件。
    借着模糊不清的记忆, 韩运跌跌撞撞顺着楼梯往上走, 孙文彦一要扶他,韩运就一把将他的咸猪手给打开,嘴里嘟哝似的骂一句:“胆大包天的狗奴才。”
    孙文彦没听清:“阿运,你说什么?”
    韩运说:“朕骂你是狗, 狗东西。”
    孙文彦哦了一声, 并未在意他的自称,毕竟是个醉鬼,醉了拿自己当皇帝呢。
    韩运进了房间, 等着孙文彦给他拉开衣帽间的柜门。他让人伺候惯了,从小都是让人服侍着更衣的, 此时张开手臂, 浴巾松垮地挂在腰间, 也是等着人为他穿衣的意思。
    只是一看见孙文彦垂涎的眼神, 他心底就犯恶,最后冷漠地一摆手,叫孙文彦滚出去。
    孙文彦接触到他的目光,心里很不是滋味,转身走到门口:“那女的不是什么好的,你别再气了,为那种女人买醉不值。你明天还有一场面试,下周还有比赛,忘了她吧。”
    韩运明天有工作,却在今晚宿醉,他一向工作至上,可见这件事对他打击有多大。
    孙文彦关了门,房间里只剩下韩运一个人了。
    虽然是客房,但房间却不小,比原主自己在北京租的房子好多了……不过,比起他的未央宫,差得太远了。
    头晕脑胀的韩运拿起睡衣看了一眼。
    这件睡衣是一件藏蓝色的睡袍,韩运皱着眉,找到袖口,把手臂伸进去,把睡衣给穿上了,但他却无论如何也系不好那腰带。他天生不会干这种事,打小就没做过,如若脑子不发晕,说不准还能打个结,但此时,他摇摇晃晃得连站也站不稳,怎么束好腰带?
    “什么破玩意儿!”
    他骂了一句,最后索性也不管了,头重脚轻地往床上一倒。
    韩运并不想睡。
    当回人不容易,若是就这样轻易地睡着了,一觉醒来他又变回了鬼,多气人。而且他有个认床的毛病,只睡得惯自己的龙床,结果这张床实在是太软,仿佛比他的龙床还要来得软一些。
    身体上的醉意,强迫着他在三秒之内就陷入了深沉的睡眠。
    喝酒误事。
    这是韩运在睡着前的唯一想法。
    他不可避免地梦到了自己死前饮下的那杯毒酒,他的贴身侍女在他批奏折的时候,端上来一杯酒,说是“国师大人派人送来的”。
    那杯酒穿肠而过,有短暂的疼痛,然而在他死前,还有一种更为苦楚的痛萦绕着他,他难以相信这杯毒酒是伏渊送来的。
    直到现在,韩运仍然不相信这件事。
    他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这一觉,让他多出了许多陌生的记忆。
    从活着到死了,再从死人变成活人,这短短时间内的大起大落,让醒来发觉自己真的起死回生了的韩运,表情渐渐凝固在了脸上。
    可以重新做人那当然好了,他求之不得,哪怕是个戏子吧……他也认了!但坏就坏在,这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人,人生实在是太惨了些!
    他神情悲怆地躺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