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历史军事 > 汉上骄子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旧怨难消 七十四
    逃回去的那几个人赶忙将此番经过告知给秋实硕。原本就已经是不能入眠的他,这下可是顿时变得更加的惆怅,“想不到这个姓田的竟然还留这么一手……”他本以为田忠是一个看上去呆头呆脑,不知道变通的人,却没想到这一次他倒是被人家给阻挠了,而且还是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这下可是着实让秋实硕不得不重新重视田忠这个人了。
    “其他没有回来的,他们暂时还不会开口,你们几个人找机会进去把他们给解决了,免得到时候他们说漏了嘴。”意外归意外,该有的措施还是不能少的。秋实硕自然是要做到不留下任何的证据。除掉他们几个人,那是他的一个应对策略,而接下来,他还要好好的准备一下,如何才能够更好的对付刘秀和田忠,如今看来,这两个人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翌日,天一亮,刘秀、邓禹便在田忠的带领下来到了大牢之中,此时的那几个人都已经被关押了起来。来到跟前,刘秀倒是不由得赶忙让人将他们那几个人都带了上来。
    “你们的主子让你们来刺杀那个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人,目的就是想要杀人灭口,可你们倒是没想到,本来十分简单的事情,竟然如今变得这般困难。想来你们心里面也是非常的痛苦,这样吧,你们谁把你们的主子是谁,都有什么计划讲出来,就放那个人出去,若不然的话,你们几个人可就要面临着被砍头的下场!”刘秀阴沉着脸,神情是那样的冷漠,周围的那些人看到刘秀的表情都很是害怕,毕竟那个他们都认识的郡守田忠都站在一旁,可想而知,此人定然是官小不了,所以,他们这下自然是都很害怕,只是他们也同样知道,到时候刘秀他们不杀,那回去以后他们也是会被秋实硕处死,左右横竖都是个死,还不如就这样乖乖的在这里好了,至少在这里还是可以苟延残喘的养伤,要是出去了,那只怕是根本都不会有活命的机会。
    如此清楚这当中的利弊,他们当中自然是没有人愿意说出来的。
    “这样吧,你们当中若是有人谁说出来了,那么有我们的人将他平安的送回北匈奴去。”
    刘秀的这个提议倒是顿时让他们都抬起了头。他们这些人其实心里面都是很希望回到北匈奴去。可以说他们被秋实硕从漠北带到了这里,可以说是相距千里的路途,让他们这些人到了异国他乡很久,思乡之情自然是不用说,一路上经历了各种恶劣环境的风险后,他们来到了这里又要面临着客死异乡的风险,所以这个情况下的他们可以说是心里面也是承受着非常大的压力。当刘秀提出来这个要求的时候,他们当中的所有人都心动了。
    只是即便心动,他们倒是还有着他们的信仰和原则,卖主求荣自然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做出的事情来。至于当中的原因也很简单,若是被人知道了他们有人是靠着卖主求荣获得了生机,那么最终他们即便是回到了家乡,也会被人看不起,甚至是有人也会打压他们。
    僵持了许久,刘秀提出了很多的条件,他们始终都不肯开口,如此倒是让刘秀心里面感到很是愤怒,当然也同样激起了他对事情深究到底的**,起身要离开之时,刘秀转头对田忠道,“将这里加派好人手,不允许任何人进出。”
    田忠登时朗声答应。
    回去的路上,邓禹在刘秀的身边低语道,“陛下,这些人反正也都是一群替【人】卖命的打手,要不然就直接将他们都处置掉算了!”
    刘秀登时摇了摇头,“万万不可,无论怎么说,这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这些人哪有资格决定他们的生死,即便是朕也不能那样去做。若不是他们这些人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否则,我们是不能轻易的伤人性命!”话到此处,刘秀倒是停下脚步转身看向邓禹,眉头皱起,“仲华你跟在朕身边这么多年,为何还有着如此狂躁的脾气?”刘秀一直都是以仁义来治理天下,而且赏罚分明,所以这种胡乱杀人的事情自然是不会去做的。
    邓禹赶忙跪地叩头,“陛下恕罪,是微臣失言了,微臣只是担心给这些人的条件太多,反倒是会坏了我们的计划,所以这才……”
    刘秀弯腰将其扶了起来,“朕倒是并没有要怪罪你的意思,只是你乃是朝廷大元,做事自然应当秉公办里,不可以情绪代入其中,而且在做事之时,不能将自己的情绪带入其中,否则会影响我们的判断。”
    这是邓禹在刘秀面前为数不多的被训斥的情况。此后邓禹在刘秀的面前几乎没有再被训斥的情况。
    刘秀这边暂时找不到任何的突破口,自然还会有其他的方面,比如说阴就。
    按照刘秀事先所说的那样,阴就倒是不由得主动前去联系秋实硕了。
    “老爷,外面有一个姓阴的人说想要见您,现在正在前厅等候!”管家来到秋实硕的书房禀报此事。
    “姓阴的?”秋实硕嘟囔了一句,思索片刻后恍然,登时起身前去相见。
    “阴老板!还真的是你啊,你怎么忽然来到我的府上了?是那个姓刘的不给你好处了?”一见面,秋实硕自然是没有说好听的,毕竟两个人一直以来的关系都是不好,而且此前两个人也曾拌过嘴,对彼此自然都是有着相当的敌意。
    听到这话,阴就心中很是不悦,却也并未表现出来,只是开玩笑一般怼了回去,“你这话说得就好像是你给了我多少好处一样,若是你能够出的更多,我是可以给你卖命的,而且我拍马屁的功夫也不错的……”
    相视一笑,两个人各自坐定,秋实硕问道,“你来我这里做什么?该不会是真的打算跟那个姓刘的翻脸了吧?”
    听到他如此的直接,阴就也就没有隐瞒,“既然你知道我也就不瞒你了,现在他可是麻烦缠身,我可不想跟着众人合作,所以我得提前找新的合作伙伴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