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奥术起源 > 第五百五十一章 法师缔造者
    脑子犯抽了,这章章节数名称错了,明天问问编辑能改不,内容正确,不影响阅读
    ……
    肖恩一旦将这门全新学科摸透,往外教授的时候,他便等若是开宗立派了,不光是这些人的领主,同时也是这些人的老师,他们想要学习全新的知识和活命,都必须全身心的效忠和拥护肖恩,成为他最忠诚信徒。
    刚刚忘记说了,灵魂意识符文化,绝不仅仅让他们具有了施展术法能力这么简单,对他们的病症也有极大的缓解,像费迪南德总工程师这种,跨度已经没那么大的,近乎痊愈。
    灵体不符症病症根源,就是他们的灵魂意识太过强大,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身体承受范围,就像小马拉大车,或者身体上扛着超出自身能力范围的重担,身体衰老速度,自然是普通人的数倍。
    现在通过与术法能量相结合的方式,他们强大的灵魂意识将不会仅仅依托身体存在,这些术法能量帮他们构建了一个更加坚固的骨架,支撑着它们,在术法回路中流通的术法能量,滋养着灵魂意识,对身体的索取自然将会小了很多,很多症状不是那么严重的,自然不药而愈。
    而且灵魂意识每个人都有,只是强弱不同,理论上讲,就像武技套路一样,每个人都可以修习的。
    那些士兵在冲锋的过程中,突然每人给对方来一个火球术或者地刺,那将会是一种怎样概念?
    费迪南德仅仅是想想,就兴奋的浑身战栗,同时也庆幸自己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加入了这个试验,并且成为整件事情的见证者。
    否则以后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绝对会将肠子悔青。
    “只是侥幸而已。”反倒是被赞扬者肖恩,有些宠辱不惊,最近这段时间,加注在他身上的荣耀实在太多了,什么法师塔守护者,灵识开拓者,武技套路汇总者等等,每个名字的背后,都代表着一件前所未有的、跨时代的事情,现在多一个新学科的缔造者,似乎也没有什么值得太惊讶的。
    照目前的架势来看,这不是结束,而仅仅是一个开始。
    “咱们什么时候招募下一批试验人员?”费迪南德忍不住问道。
    “这个还不着急,最起码等到咱们对其进行系统归纳后,这正是我准备要说的事情之一,该试验的,都试验的差不多了,是时候进行一下系统总结了,我们先从这个法力池说起……”
    “法力池?”费迪南德一脸疑问,这个名词他还是第一次听到。
    “唔,忘记跟你说了,为了与术士们区分开,我准备为这个新职业取一个全新的名字,并且对他们使用的能力和方式,进行全新的定义。”肖恩拍拍自己的额头,自己现在处理的事情有点多,有时候有点混乱,会将某些事情想当然的认为对方已经知道了。
    “领主大人有这样的权力。”费迪南德理所当然的点点头道,“也应当如此,毕竟这种职业与术士有点近似,又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有一个新名字,更方便铭记它,领主大人准备将它叫什么名字?”
    “法师,蕴意是术法力量的使用者和操纵者,这个名字怎么样?”肖恩绝对不会告诉费迪南德,之所以起这个名字,是受网络游戏和网络小说影响。
    “好名字!好蕴意!”费迪南德由衷赞赏,根本不知道这个名字在另一个世界,早就烂大街了,通俗的不能再通俗。
    “不光新职业改名字,我还为法师的修炼过程,以及术法回路,想出了几个专业术语,费迪南德先生帮我参谋参谋,法师将自己的灵魂意识符文化的过程,称之为冥想,术法回路改名为法术模型,他们施展出来的类术法,称之为法术。”肖恩再次提出了几个新名词。
    反正法师这个名字已经剽窃了,就不在乎剽窃到底,而且这种全新的职业,倒是与他知道的法师真的非常相符,很多东西都能对上号。
    “非常贴切,通俗易懂,绝对再合适不过。”费迪南德再次连连点头,他倒不是纯粹恭维肖恩,而是他确实非常喜欢他起的这几个名字,非常贴切的形容了他这段时间学习的东西。
    再说了,这个职业完全起源自肖恩,对方想要叫什么,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肖恩见唯一知情人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之后,便将命名的事情丢到一边,继续道:“我还准备对这些法术模型,根据所需要的基础符文数量和自身威力进行分类,比如火球术、地刺这种,只需要五千到两万基础符文的,分类为一级攻击法术模型,像强化火球、强化地刺,这种需要两万到五万基础符文的,分类为二级攻击法术模型,以此类推,方便后进者,有目的的学习,毕竟随着法师这个全新职业的展开和军领的不停发展,法术模型将会越来越多。”
    “这方面还是领主大人有经验,想的面面俱到,这种循序渐进的方式,确实更适合学习,面对数量如此多,如此繁杂的术法回路,不,应该是法术模型,我也是眼花缭乱,不知道该选哪一个好,若是有比较成熟的建议的话,确实会容易很多。”费迪南德对这个方法极力拥护。
    永夜军领拥有的术法回路,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五花八门的,五六百条是有了。
    理论上讲,所有的术法回路,全部都可以转化成法师使用的法术模型的,但是还有一个适合转化不适合转化一说。
    有的术法回路,适用在大型建筑上,要是人去用的话,就相当别扭。
    一切原先看起来十分鸡肋的术法回路,反而无比适合法师战斗。
    术法回路转成灵魂模式的时候,其中还涉及到一个优化、强化等过程,删繁留简,确保使用最少的基础符文,发挥出最大威力。
    这应该是肖恩专门起一个法术模型名字的原因。
    现在处于刚起步状态,术法回路还可以与法术模型划等号,随着这个职业的不停发展,两者之间的区别只会越来越大,不能混为一谈。
    “这是一项比较繁琐的工作,也不急于一时,现在我先将刚刚说的法术池,也就是我刚刚搞出来的术法回路教给先生,这个术法回路比较独特,它并非完全密闭性质的储藏室,而是那种无限循环的扭曲螺旋状,术法能量进入其中后,就会顺着这个无限循环的术法回路,不停的旋转再旋转。”肖恩一边将那个带有储存术法能量的术法回路写出来,一边解释道,“先生知道这个法术池法术模型最大的好处是什么吗?”
    费迪南德盯着那个法术模型一会,若有所思的道:“简单易学?这个法术模型构成其实很简单,总体只有三千基础符文不到,剩下的便是相同的无限循环!”
    第五百五十一章 法师缔造者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只是一方面。”肖恩摇摇头,直接揭开谜底道,“无限循环意味着里面容纳的术法能量与自身结构复杂程度成为正比。
    其即可以用几万个基础符文组成,也可以用几十万,乃至上百万基础符文组成,并没有影响限制,只要能头尾相互衔接就可以。
    但是里面容纳的术法能量总量,就各不相同了,既可以像海水般浩瀚,也可以只容纳够一个火球术用的术法能量。”
    “这简直就是为法师这个职业量身制作的啊。”费迪南德眼前一亮,终于明白了这个法术池的真正强悍之处。
    初学者构建出最基本的法术模型后,就在这个基础上,不停的增建便可以了,并不会因为自己的灵魂意识变得强大而无用,需要做重复工作。
    这将会是每一名法师以后必备的法术模型。
    “唯一坏消息,法术池的功能比较单一,只能够储存术法能量,会占用灵魂基础符文的数量,到时候必须掌握一定比例才成,要是法术池占据了所有的灵魂基础符文,没有法术模型施展也是白搭,若是法术池太小,续航能力太弱,也会影响战斗力。”肖恩有点惋惜道。
    这种情形是典型的鱼肉和熊掌不可兼得,这个职业想发挥出自己最大战斗力,学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合理分配自己的灵魂基础符文,不光要掌握好法术池与法术模型的数量,同时还要选择好自己所需要的法术模型,合理搭配到一起,才能将自己的战斗力最大化。
    唯一好消息,就是这种法术模型即便是搭建成功,也不是终生的,只要费点功夫,就能够拆解成灵魂基础符文,用于重组搭建其他的法术模型。
    有一点可以确定,这绝对是聪明人的职业,思维僵硬或者愚笨的人,很难发挥不出这个职业的最大威力。
    “这个世上本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费迪南德十分看得开,“相对于无数人来说,他们等于将以前从未想过的地方给开发出并利用起来了,他们还有什么不满的?”
    “说的也是,是我有些贪心不足了。”肖恩笑着点点头。
    “这件事情上,还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事情吗?”费迪南德问道。
    相比起这次收获到的东西,他感觉自己提供的帮助实在太少太少。
    “暂时不需要了,先生有空就先研究研究自己的配合吧,等咱们有空,再探讨探讨。”肖恩拒绝了费迪南德的好意,对方的主要作用就是帮助自己验证现实中的效果,其他方面他提供的帮助相当有限,毕竟在研究方面,还是自己被强化了无数倍的灵魂意识好用。
    “领主大人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费迪南德也没有强求,毕竟对于这个全新职业,自己还处于半迷糊状态,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真让他帮忙,也多数找不到头绪。
    “嗯,我还有其他事情,先走一步,若是有需要,我知道哪里能找到你。”肖恩跟费迪南德打了一个招呼后,主意识便转到了意识空间中的另一个房间中,这里有一个小型军事会议正在举行。
    与会的主要是领主近卫军的三位主训人员,阿诺德将军、狄克龙将军和洛克族长。
    他们坐到一起,探讨的自然是关于领主近卫军训练事宜。
    这段时间,永夜军领的发展,并没有因为肖恩沉迷于新职业的研究而停滞。
    尤其是领主近卫军,成长速度快的吓人。
    在人员正式确认的第二天,他们的专属坐骑就已经就位了。
    永夜军领辛辛苦苦的驯养自己的马群,将黑马踏火榨干了好几次,到现在见到母马还绕道走,等的就是今天。
    领主近卫军在坐骑配置方面,堪称豪奢,普通成员均是一人三马。
    一匹作为主战马的奔雷战马,一匹作为备用坐骑的普通战马和一匹作为营养补给、驮马的母马。
    山地肯塔纳野蛮人成员则是一人双科雷兽,同样是一头主战,另一头作为驮重和平时骑乘用,不过它们都是带奶的母兽。
    领主近卫军展开的第一项集体训练,并不是马术,而是每天照顾自己的战马,并且以马奶和科雷兽奶,作为主要食物,补充自己的水份和能量。
    用阿诺德将军的话说,想要征服奥丁大草原,必须先适应这里的生活,相比起寻找来的水源,最保险、最靠谱的还是自己一手喂养的战马奶水。
    这些战马将会是挡在他们与死神间的一道生命防线,就算那些水源有问题,第一个倒下的是战马,而不是士兵。
    所以,对待自己的战马,要如同兄弟一样,吃住都在一起,包括睡觉,都需要在马背上进行。
    一旦进了奥丁大草原,他们就要做好举世皆敌的准备,随时应对各种战争,别说是安营扎寨,很多时候,连下战马的机会都没有。
    想要战胜奥丁兽人,不仅要比对方强大,还要比对方更能忍耐,更能吃苦。
    仅凭这一点,就让肖恩大呼物有所值,没有白白浪费自己的三样重宝。
    永夜军领的军队,从上到下,缺乏的就是这股子对自己狠的劲头,他们就算是财政再艰苦的时候,也是种保证着军队的各种生活和补给在水准线以上,现在财政宽裕了,日子自然更好过。
    他们打的每一场仗,都是经过精心策划,物资十分充沛下进行的。
    真正的苦仗和硬仗,根本没机会经历,也不知道如何着手。
    阿诺德将军则不一样了,他不光有苦仗、硬仗的经历,知道到时候将会面对怎样的磨难,断口血堡这些年,日子一直紧紧巴巴,在这一块同时也将其磨练出来了。
    见识了永夜军领军队丰厚待遇和优良伙食后,阿诺德将军给予了高度评价和羡慕同时,将其全部取消了,包括炊事营也就地解散。
    吃食问题,完全由士兵自行解决。
    还是那句话,奥丁大草原不是给他们旅游观光的,还能带着炊事营和大量物资补给跑,他们依靠的就是自己身上携带的补给,以及在战争中遇到的所有奥丁兽人部落,那就是他们的补给点。
    好在领主近卫军都是精锐中的精锐,适应能力超强不说,他们也不是天生就生在金窝银窝中,都是从苦日子中走出来的,野外求生能力,那都是一顶一的,上手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