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 第48章 轮椅叔叔(18)
    谢木一路上挺逍遥的。
    他今天出门前特地带了张卡, 选中的这家店又是特意选的银行旁边,从厕所跳下落地后,停也不停的就到了银行中取钱。
    所有的证件都在谢家,火车肯定是不行的。
    谢木便拿了钱,包了一辆车。
    想要到达他想去的目的地,这辆车得开上一天一夜才行,司机晚上也不可能不休息,那就是两天整。
    谢木小时候被谢南恩带回家后,一直都是当做小少爷捧着长大的,出门在外都是专车接送, 哪里做过这样窄小又夹杂着难闻味道的车。
    他只是坐了两个小时, 脸色便不好看起来,靠在窗边, 神色煞白煞白的。
    司机坐在前头看见这一幕了, 有些担忧道, “要不开了窗, 你吹吹风吧。”
    谢木无力的摆手。
    他身子太弱了, 腿虽然好了,但浑身上下还是那么无力,往日在家里被精心照顾着都不能长期吹冷风,现在要是吹了发起了高烧,可没人照顾。
    司机不安的望着坐在后座位的俊美男人闭了眼, 一副即将晕厥过去的模样, 直怕一会这人就死在他车中了。
    而正在被司机担心的谢木正在问系统, 【谢时怎么样了?】
    【大发雷霆,派了人出来到处找。】
    闭着眼的男人唇微微上扬了一个小小弧度,【好感度呢?】
    【频繁波动中,差距极大,系统无法检测。】
    系统公事公办的回答完,又担心起来,【宿主,您这么做,是不是太冒险了,谢时好感度跌破最低值已经三十了。】
    【这不是还没跌到零蛋吗?】
    谢木还是不急不慌的样子,【谢时这个人啊,爱之深恨之切,他现在正恨着我都有三十的好感度,等到我又出现在他面前了,你说他会是什么反应。】
    系统懵懵懂懂,【宿主,我不明白。】
    【乖了,不明白就慢慢学,总有一天,你就都懂了。】
    司机一路担惊受怕的小心将车开在了一家旅馆面前,回过头去小心翼翼叫着:“先生,先生……”
    看着后面坐着的男人疲惫睁开眼看过来了,司机松了口气,“先生,快要天黑了,今天我们就先在这里休息吧。”
    谢木点了点头,白着脸晃晃悠悠下了车,脚步虚软的司机十分担忧他明天还能不能起来。
    第二日一早,男人的脸果然白的跟鬼一般,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却硬是撑着坐在了车上。
    司机实在担心,好心劝道,“先生,前面有个诊所,要不你先去看看吧。”
    “不用了,直接开吧。”
    谢木白着脸,再次像是昨日一般靠在了窗边。
    司机整整开了一整天,直到天色微微暗下时,才开到了谢木想要去的地方。
    是一片风景十分秀丽的山,外面还在下着大雪,雪落在山上,整座山都是白的了,远远望过去美极了。
    脸上没什么颜色的男人艰难扶着车门下了车,望向这座山,眼中带上了些许欢欣。
    他付了钱,脚步虚晃的慢慢往前走着。
    这个地方,他只来过一次,但记忆深刻的仿若天天来一般在。
    谢木还记得第一次来时,他整个人都是麻木的,脑海中根本没有别的东西,只是机械的动作着。
    而现在,又是另外一番心境了。
    这里,是谢南恩的埋骨之地。
    当初,他跪在病床前,那个宠了他数十年的男人伸出冰凉的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安慰,他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却听得谢木想哭。
    他的大哥让他别哭,说以后没人保护他,他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他还说,想要让他帮着守住谢家,守住他的儿子,好好地等待着谢时长大,将这整个谢家交给他。
    谢木只记得自己在不停地哭,仿佛一辈子的泪水都在那一天流干了,最后,他整个人都虚脱了,倒在了床边。
    再醒来时,大哥已经被宣布死亡了。
    他眼睁睁看着那个疼他,爱他的大哥蒙着白布被推走,按照大哥的遗愿,葬在了这座山上。
    那天,谢木跪在坟墓前,哭的发不出声音,浑身的力气都好像被抽走了。
    失去所爱之人,原来是这样的痛苦。
    他一直都在想着,要好好地帮大哥守住谢家,将谢家好好地交给他的儿子,然后再来到这里,告诉大哥,自己做到了。
    他希望谢木做的,谢木都做了,即使这样会很痛,很难受。
    还没有彻底痊愈的双腿暴露在了寒风下,雪花落在了男人身上,带着彻骨的寒意,谢木却完全不在意,还是带着喜悦与期待的,一步步自己往前走着。
    他想告诉大哥,他很想他。
    这些年,他真的很想他。
    谢木终于走到了那坟墓前。
    还不等他带着满头雪花上前,坟墓周围的树后,走出了一个又一个的人。
    最显然的,是面无表情望过来的青年。
    是谢时。
    “小叔啊。”
    青年低低的笑着,像是在嘲笑谢木,又像是在嘲笑自己,“你可真是会演戏啊,连我都骗了过去。”
    谢木脚步顿住,冷冷看了他一眼,没有逃走的意思。
    直到谢时上前,一把攥住了男人的纤细手腕,他也丝毫不动,谢时有些诧异,“小叔不跑吗?”
    “你能出现在这里,当然是做好了万全准备的。”
    谢时低低的笑了,凑到了男人耳边,原本带着笑意的声音一瞬间可怖下来,“小叔可真是聪明,那你有没有猜到,我知道你逃了,是个什么心情吗?”
    谢木彻底卸下了伪装,完全没了之前那副好哄骗的样子,“关我何事。”
    “关你何事……”
    谢时重复了一遍,挑眉笑了,只是这笑容再没了曾经刻意装出来的阳光,“小叔可真是绝情啊,知道你不见了,我可是日夜兼程赶来这里,等着你来呐。”
    谢木脸上神情依旧不动,就连一双眼眸都未动分毫,“谢时,我自认从来没有对不起你。”
    “当然,小叔对我,是真的很好。”
    谢时还是笑,眼底却没有半分笑意,“所以,跟我回去。”
    “我们还像是以前那样相处,不好吗?”
    “不可能。”
    谢木回答的很快,斩钉截铁。
    他的神情有着了然,也有一丝对未来的坚决,“你今天要么放了我,要么我就在这里了断自己。”
    “小叔还真是不怕死啊。”
    谢时眼沉了沉,目光暗了下来,语气还是照样吊儿郎当,“让我猜猜小叔是怎么想的。”
    “父亲让小叔办的事,小叔都办妥了,照顾好我,也照顾了,既然这些都做了,反正你身子骨也差,几乎没日没夜都在疼痛难忍,还不如追随父亲去了。”
    “至于为什么要与我虚与委蛇,一直拖到了现在,应该是……”
    谢时的眼,猛然看向了静静躺在那的墓地,嘲讽的笑了,“我让人彻查了家里,小叔长期服用的药物少了一瓶,这一瓶药吃下去,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小叔特地赶来这里,就是害怕死后见不了父亲吧。”
    谢木手紧了紧,眼睁睁看着面前的青年从他的身上掏出了那瓶子药,狠狠丢在了地上。
    谢时眼中有着疯狂,更多的,却是妒意。
    “小叔,我发现了一点有意思的东西,送给你看看呐。 ”
    说完,青年转头,神情狠厉下来,“给我挖!”
    他带来的人几乎一个指令一个动作,立刻拿起了早就准备好的工具挖了起来。
    谢木脸上的平静与冷漠在看到这一幕后就像是气球一般猛然破裂,眼神也慌了起来。
    “你做什么!那可是你的父亲!”
    “我当然知道那是我的父亲。”
    谢时低低的笑着,“小叔难道不知道,谢家有弑父的优秀传统吗?”
    “当初父亲不就是杀了爷爷,才顺利以那么年轻的年纪当上了家主吗?”
    “一派胡言!”
    只要牵扯到了谢南恩的事,谢木总是会下意识慌乱起来,“大哥都已经去世了,你还要做什么!”
    “去世了?”
    将这三个字玩味的在薄唇中转了一圈,谢时牢牢攥住想要挣扎的谢木双手,带着一丝报复的问。
    “小叔,是不是谢南恩说什么,你都会信?”
    “你以为当初他被三方人马暗算,是真的死了吗?”
    谢木挣扎的身子猛然僵住,“你什么意思。”
    “小叔很想父亲吧……”
    青年凑在了他耳边,蛊惑一般的道,“如果,父亲根本没有死呢?小叔会不会很高兴?”
    “你要是不信,就看着棺木被开,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不可能的!
    当初,他是亲眼看着大哥被放进棺材中,也是亲眼看着棺材入土。
    可,若是大哥真的还活着……
    明知道他不怀好意,谢木心中还是不可自制的,升腾起了一丝的期盼。
    他的一双眼,牢牢盯住了那正在被人抬起来的棺木。
    有人熟练地开馆,棺材盖被抬了下来。
    谢时握着男人的手上前。
    棺木中,空落落的。
    什么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