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都市言情 > 八零福气包 > 第118章 番外(一)
    简悦懿回国的时候,已经是1984年了。改革开放, 已经开始了好些年了。
    她和顾韵林下飞机时, 差点没被眼前的场面吓一跳!
    只见机场上密密麻麻围了怕有几百个人!
    有举着红色条幅“欢迎清大知名校友简悦懿同志回国——清大宣”的。而站在这个团队最前方的, 是刘校长和其他曾与简悦懿交过不少交道的老师们, 还有……当年跟她一起念清大的77级学生!
    有同样举着红色条幅, 不过条幅上写的却是“热烈欢迎东方红公社寻水英雄简悦懿小老师顺利回国”。这明显就是东方红公社的乡亲们啊!
    不过, 这两个团体都只是站在道路的两旁的。站在中间位置的, 却是热泪盈眶的简老太和简老汉一家,以及特别给面子,带着教育部大小官员过来迎接她的黎副部。
    简悦懿感动得眼泪一下子就飙出来, 下了飞机就往前奔去。
    黎副部特别欣慰,朝她挥了挥手。手挥到一半, 就看到简悦懿扑到她奶奶怀里, 流着泪嚷嚷:“奶奶, 爷爷,我好想你们啊!”
    黎副部有点尴尬。
    简老太和简老汉也替他觉得尴尬,两个人合力一起把简悦懿从她身上扒拉了下来。简老太一边扒拉小八爪鱼,还一边凑到八爪鱼耳朵边压低声音道:“唉哟, 咱家宝啊,旁边还站着个大领导的!你要不要先跟人家打个招呼?强龙不压地头蛇,你在外国是龙,可回到国内, 还是得给这些蛇一点脸面吧?”
    简悦懿差点噗笑出声, 黎副部是蛇?!哈哈哈!“奶奶, 你现在还会说‘强龙不压地头蛇’这种词儿了啊?文化水平高了不少嘛!”
    “那是必须的!~咱孙女在国外,给国家争大光了!现在国内谁不晓得咱孙女的大名啊?知道我跟老头子是你亲奶奶、亲爷爷,街坊邻居对咱家尊重得不得了!有一对退休教师夫妻还天天上门来,给咱们两口子上文化课呢!”
    简老太一得瑟起来,就把正事儿给忘了。还是简老汉扯了扯她胳膊,眼神儿往仍尴尬地站在一旁的大领导身上瞟了一眼,简老太才赶紧闭了嘴巴!
    又把孙女往领导那个方向带!
    简悦懿这才笑着过去跟黎副部打招呼去了。
    “黎副部,我回来了!机场一般不让这么多人进的,今天一下飞机就看到这么多人接机,这该不是您安排的吧?”
    黎副部叹道:“除了我,还能是谁?”说着,又伸出右手跟她相握,然后低声吩咐,“转头拍照。”
    简悦懿赶紧从命,这才发现原来周围还围了一些媒体记者。
    等过场走完,她低声对黎副部道:“我在国外又寻到了一件流失在外的清咸丰蓝地纳纱盘金绣五爪九龙龙袍,打算过段时间就捐给首都博物馆。知道你喜欢文物,在捐之前,先送到你那边,让你过过眼瘾?”
    黎副部眼睛陡地亮了,面上却维持着礼貌的微笑。老顽童一边表现得正正经经的,一边兴奋地与简悦懿窃窃私语:“算你有良心!也不枉我为你的那座四合院到处奔波,还帮你把你家里人全接到京市来。”
    “必须有良心!”简悦懿恭维地一笑,顺便在摄影镜头拍不到的角度,把脸垮下来,低声对他道,“我是说你该有良心。自打我出国,你都忽悠我多少次了?”
    黎副部尴尬地轻咳一声,然后朗声对在场的人说道:“简小同志一心为国,这几年忙得连家都回不了。这么年轻,就如此心系祖国,实在值得赞叹。大家一起为她鼓掌!”
    现场顿时响起热烈掌声。
    简悦懿只得暗叹一声,姜还是老的辣。算了,作为副主席那派的中坚力量,黎副部的行事作风就跟副主席差不多。副主席还更会忽悠~,直接在南海边画了一个圈,就叫地方官搞特区去了。地方官要钱,他就用一句“中央没有钱”打发过去。
    光只给了一个好政策……
    她这些年虽说任何花销都是自己解决的,自己解决不了的时候,就去找顾同学解决,但好歹祖国一直都是她身后最有力的支持力量。不管她出什么事,国家都会想办法替她摆平。
    要不然,光凭她一个光杆司令,还指不定被怎么迫害呢!
    见过家里人和教育部这边的人后,简悦懿又过去见刘校长他们那个团队。
    她一往清大团队那边走,当年77级的老同学们便一溜儿地围过来!
    “简简,好多年没见了,你还好吗?”
    “小懿当年在学校里就挺叱咤风云的,没想到出国后,在国际上会出名到这种地步!”
    “小悦,好想你啊!你想我们吗?”
    故人相逢实在是令人心喜的事,她又是感动又是怀念,望着大家说道:“想。当然想你们。你们别看我在国外受过几次采访,就觉得我过得好,M国那地儿,说有多歧视不同肤色的人种就有多歧视。去了那儿呀,我才头一回发现,咱们国家多好啊,根本没这种破事儿!”
    刘校长他们这会儿也走过来了,听到她的话,就接道:“也就是你了,去了发达国家也没被那里的繁荣迷住眼!”
    她回道:“才不嘞!咱们首批去M国留学的同学,全都回来了。说明咱们国家也就只有经济稍微落后点,就这一个缺点而已。优点那是大大的有啊!”
    李主任手里拿了把花往她怀里塞:“来,简同学,这是专门给你准备的。知识分子酸腐味重,就知道搞这些中看不中用的。“
    她哈哈大笑:“女同志就喜欢中看不中用的!谢谢你,李主任!”
    其他好多准备了礼物的,都把礼物递过来给她。
    这时,一声呼喝声响起:“你们看,你们看,你们拿这么多东西给我妹,她都快被礼物给淹没了!这种费体力的活儿,让我做不好吗?”
    这声音特别熟悉,简悦懿回头一看,是她哥简晓辉。
    顿时眼眶又湿润了,轻轻唤了声“哥”。
    简晓辉答得响亮,乐滋滋地“诶——”了一声:“我的好妹子!你终于看到你哥了,刚刚我就站在爷奶身后呢。你跟没看到我似的。”说到这里,表情就郁闷起来。
    简悦懿莞尔:“那不是没顾得上吗?”
    简晓辉骄傲地道:“幸亏我又是你哥,又是清大校友,我还是东方红公社的嘞!三个团队我都能站!总能站到你看到我为止!”
    2333,这是这么值得得瑟的事吗?简悦懿觉得她哥一如既往的可爱。
    跟老师和同学们简单叙了下旧,简悦懿又赶着过去跟东方红公社的社员们见面。
    可朴实的社员们表达内心欢喜的方式,跟低调的知识分子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一看到她朝他们走过去,一支乡村乐队就开始敲锣打鼓,吹起唢呐来!那阵仗就跟乡下娶亲似的。
    不仅如此,人群里还走出两列扭秧歌的妇女,随着乡村乐曲手舞足蹈,胯部扭得甚是圆润!
    在秧歌队之后,又跑出来舞狮队。两人一组扮成一只狮子,双狮戏珠,煞是热闹!
    连记者们都感兴趣地开始拍起照来。
    看到这么热闹的场景,简悦懿大感惊喜,果然不愧是她热情的乡亲们,不论面对任何场面都毫不怯场,热情如故。
    她爷爷刚刚没能跟她好好叨咕叨咕,这会儿取出一朵手扎的大红绸花,跑到东方红公社社员那个团队,满脸慈爱地看着她。一边还冲她挥挥手:快来快来,我的乖孙女,爷爷给你扎红花~!
    看到熟悉的特别俗艳的大红花,她头皮微微发麻,但又特别感动于爷爷对自己的疼爱,于是又乖乖过去受了红花。
    唉,这是第几回接受状元待遇了?
    等跟各方都接过头后,她奶把她拉到一边,悄眯眯指着顾韵林问她:“懿宝,你老实说,那个长得贼俊的后生是你什么人?不管你走哪儿,他眼神儿都直勾勾地盯着你,错都不错一下。看着就有内幕!”
    她笑眯眯地把重磅扔出来:“他啊?你没看新闻吗?我每次上电视,他都在我身边的诶~。你说他是我什么人?”
    简老太失声惊呼,又压低声音问:“你男人?”
    简悦懿眨眨眼睛:“我女人。”
    马上就被她奶在她背上揍了一记,她奶还骂了她一句:“乱说话!”揍完,又心花怒放地道,“不过这后生真俊呐,以后你跟他生的崽儿,不论男女,肯定长相是一等一的!”
    “那是~。”面对比她长得还好的顾同学,她分外自豪,能拐到这么靓的媳妇可真是不容易。多亏她“驭猫有术”。
    老年人的人生大事就是抱孙子,或是抱重孙。得到重磅消息的简老太,一下子就把自家宝贝孙女忘到了脑后,小跑步跑过去跟顾同学唠嗑起来。
    顾同学平时眼高于顶的,可看到简同学她奶过来了,也顿时收起了傲气,恭恭敬敬地跟老人问安。
    简同学眼瞅媳妇如此孝顺,深感宽慰,继续跟乡亲们唠嗑去了。
    等到要回家的时候,她还在犹豫,清大那边来接她的老师同学们,她倒不用担心。因为今天能过来的,几乎都是本地人。但东方红公社的社员们可怎么办?
    他们今晚在哪儿吃饭?又在哪儿住宿?
    结果她奶告诉她:“担心这些干啥?让他们都住咱家不就得了!”
    “都住咱家?!这边少说也有几十号人呐!”简简吓坏了。
    “国家不是给咱分了四合院的吗?咱家大着呢。再说了,你们清大的那个校长人还挺好的,早就替咱考虑到这一点了,借了不少野外考古的大帐篷给咱家。放心吧。”
    就算有大帐篷,也得有地方安帐篷吧……2333,简悦懿哭笑不得。
    可等她回到她在京市的新家,她愣住了。
    这四合院从大门来看就气派得很!虽然是老宅子,用的青砖瓦片已经有了一些风化痕迹,朱漆大门上的漆面也掉了一些,但与周围的平房比起来,还是很显气势。
    门口也有着一块上马石,这是旧时宅第主人身份的象征。门墩呈圆形,提示着宅主人曾是武官的身份。房檐上的雕花历经风雨,却依然色彩鲜艳,而且绘画风格显然是清代的。
    她哥看她一脸呆滞,笑着对她说:“咋了?这四合院是分给你的,你居然都不知道宅子有多大?”
    “不知道啊!”简悦懿瞪大眼睛道,“我问过黎副部好几回了,他都非要卖关子!我给家里打电话,你们不也不肯说吗?”
    “黎副部跟我们说,要给你一个惊喜。所以大家就都善意地瞒着你了。你知道这所宅子的旧主是谁吗?”
    “光绪年间的武英殿大学士,身后赠太子少保,满洲镶蓝旗文煜!”
    “文煜宅?!”
    简悦懿实在被吓得不轻!
    这所宅子里的可园,在后世可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一般人连进都不准进的。宅中的两个院子还一度被用作朝鲜驻华使馆,可想而知,这里面有多么气派了!
    而且……“我要是没记错,这所宅子是由五座院落并联而成的大宅吧?占地面积好像也有11000平米吧……咱家住得了这么大的宅子吗?”
    简晓辉也很纳闷:“住不了啊。不过,国家可能是想一次性解决咱们的住房问题吧。你想,你以后要结婚吧?结婚后得生孩子吧?孩子长大了,得各自成家吧?你哥我以后也要结婚生孩子的。是不是?这么算起来,不就不算大了吗?”
    简奶奶在一旁插话,絮絮叨叨地对简悦懿道:“懿宝啊,你可千万得早点儿生娃儿!女人年纪大了,生产的危险性也大。而且啊,那宅子这么大,就咱们几口人住里面,到了晚上可瘆人了!咱家才搬进去时,你大伯他们住一个院子,我和你爷爷住一个,你大哥住一个,你爹也住一个。结果大家只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吓得堆到一个院子住了!”
    “哦,对了。黎副部说了,这宅子可以让咱们住一辈子!不过,房屋的修缮费用,就由咱家自己出了!他还说,这间宅子是有历史纪念价值的,叫咱们千万要好好对待它!我就跟他拍胸口说了,放心!这宅子都归咱家了,有哪些地方坏了,当然得咱家出费用!”
    简悦懿:……
    她终于明白了,应该又是“中央没有钱”吧……所以才会把这么大的宅子分配给她,交由她来维护大宅园……
    唉,黎副部你这个大忽悠……把人坑了,还表现得像是施了大恩一样……
    不过,等她一进宅子,就被宅内的风水布局给迷住了。
    这里布局严谨,山池亭榭一应俱全,比之苏州园林不差分毫,还另有出彩之处。
    走到宅内的可园,这里还立着一块石碑,碑上撰写着文煜之侄志和所写的园记:
    “拓地十方,筑室百堵,疏泉成沼,垒石为山,凡一花一木之栽培,一亭一榭之位置,皆着意经营,非复寻常”。
    不由感叹一声,没想到自己这辈子竟还能享受清代高官的宅第。这可是连黎副部自己都没法儿分配到的宅子啊。应该说,她这宅子怕是比好多中央领导居所都大!
    虽说她能享受这种待遇,主要还是中央希望她能出面出力出钱保护这所古宅,但她到底是享受到了!
    她回头望向顾同学:“你看,这里当我们的新房可还好?”
    顾同学俊脸微红,惊喜不已,嘴上却傲娇地道:“就这么个破地方,还拿来当新房……”
    话没说完,就看到简家一大家子人,还有围在简悦懿左右的乡亲们,脸色全都绿了。用一种“你很能干,那你就找栋比这个宅子更豪华的新房来呗”的表情望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