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路过漫威的骑士 > 第459章 新王
    阿斯加德最为神圣的英灵殿内,一个个守卫英灵殿的士兵被元素剑钉在墙上,鲜血顺着盔甲的缝隙往下滴落,在一尘不染的地面上积聚成小溪,圣洁的殿堂,此刻如屠宰场一般。
    海拉和洛基一前一后的走在弥漫着血腥气息的英灵殿内,完全无视四周横七竖将里面的东西牢牢的封锁在里面。
    海拉嘴角带着笑意,望着这无数的石棺,好似自言自语,又好似在给洛基讲解,道:“奥丁不舍得摧毁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死亡军团,只得他们封存起来,希望能找出控制死亡军团的方法,可惜啊!”
    不用海拉多解释,洛基就明白‘可惜’什么,既然死亡军团还被封存在这里,就说明奥丁在两三千年的时间里,并没有找出控制他们的方法,这让洛基眼中充满了火热,更加专注的注意海拉的一举一动。
    只见海拉高举起姆乔尔尼尔,体内的死亡神力源源不断的涌入姆乔尔尼尔之中,让姆乔尔尼尔再一次的迸发出黑色的闪电状能量束,在姆乔尔尼尔表面蹦跳着。
    随着海拉神力输入其中,姆乔尔尼尔表面的黑色闪电愈发的密集,击打在附近一个个石棺的表面,将坚固的附魔石棺击打的粉碎,露出里面一个个身穿破旧盔甲的骷髅。
    只是比起海姆冥界的骷髅,这里的骷髅不仅身材高大很多,身上还穿着附魔盔甲,就连骨头上也遍布附魔法阵,只是没有能量的光华流转,还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尘土。
    海拉一手持姆乔尔尼尔,一手持琉璃灯,大声的喊道:“以吾之真名海拉,汝于此刻重生!”宏亮的声音回荡在广阔的洞窟里,手中的姆乔尔尼尔砸在脚下的地板上,聚集的神力如波浪扩散开来,琉璃灯放射出耀眼的光芒,照向四周。
    得到了海拉神力和琉璃灯内火焰的补充,一个又一个骷髅身上的附魔法阵接连亮起,双眼如探照灯一样放射出幽绿色的光束,从地上站起身来,朝着海拉的位置聚集而来,一时间洞窟里到处是双眼泛光、晃动着走动的黑影,而最深处站起来一只比骷髅庞大几十倍的黑影
    ——————————————————————————
    彩虹桥的尽头,堪称庞然大物的烈火龙终于进入了阿斯加德城区,可眼前的一幕却让所有人惊恐的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下方:往日繁华而祥和的阿斯加德街道上,此刻混乱不堪,到处是厮杀的士兵,一方是健壮的阿斯加德士兵,他们进退有序、相互配合着战斗;另一方则是骨瘦如柴甚至皮包骨头的亡灵部队,就像干尸一样,相互之间没什么配合,完全是各自为战。
    按理说应该是训练有素的按着没配合的打,可现实恰恰相反,海拉的死亡军团把训练有素的阿斯加德军团打的溃不成军,面对不知疼痛、不觉疲惫、至死方休的死亡军团,任何一支部队都显得弱爆了。
    你捅他十剑,人家没一点反应,捅你一剑,会感染亡灵气息,被杀死了,体内的神力会迅速的转换成冰冷、死寂的亡灵能量,而后变成不死不休的死亡军团的一部分。
    “生-化-危-机?”格瑞尔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大名鼎鼎的保护伞,他们把业务扩展到漫威啦?
    海姆达尔脸色极其的难看,有气无力的说道:“以前不是这样的,死亡军团不再无差别杀戮,只攻击拥有神力的阿斯加德士兵,将他们变成死亡军团的一员,海拉改造了他们”
    的确如海姆达尔所言,死亡军团对平民秋毫不犯,只是一味的追杀阿斯加德的士兵,再怎么训练有素、再怎么勇敢无畏、再怎么视死如归,面对这样不死不休的对手,都是一触即溃。
    托尔立刻就想跳下去,和死亡军团作战,救下这些被死亡军团追杀的士兵,可被格瑞尔拉住了。死亡军团撒的到处都是,根本救不过来,有救人的时间,还不如尽快赶到王宫,消灭首恶才是首要的。
    阿斯加德的部队已经进入全面战争时期,一个个炮塔、一艘艘太阳船朝着地面倾泻着火力,阻止和消灭死亡军团,只是每当正面战场陷入焦灼时,就会有一头体型堪比大象的巨狼扑过来,一头把附魔石搭建的炮塔撞塌,将阿斯加德的防线撕开一个口子,让死亡军团长驱而入。
    烈火龙到达王宫时,王宫左侧和后方,两个方向已经打成了一锅粥,站在最高点的奥丁清晰的看到阿斯加德各处升腾而起的烟柱。
    阿斯加德的士兵已经足够勇敢了,可勇敢弥补不了,神域士兵和死亡军团的巨大差距,一道道防线失守,一片片城区被战争引发的火焰点燃,一道道烟柱直冲云霄。
    烈火焚城、亡灵肆虐,阿斯加德再没有一点的神域气象,对人民而言犹如地狱。
    “一切都是我的错。”沧桑的奥丁拄着永恒之枪,满眼的哀伤,上一次的内战,让阿斯加德元气大伤,女武神部队、死亡军团在阿斯加德军队序列里消失,而这次他再没有力量去阻止海拉了。
    “父王!”托尔风风火火的跑过来,大声的喊道:“我们的军队呢?必须马上消灭死亡军团,阿斯加德才能”
    托尔的话还未说完,耳畔就响起奥丁中气不足的声音:“海拉才是死亡军团的核心,不打败她,死亡军团就会一直杀戮下去,将九界变成亡灵国度,而后继续征战宇宙。”
    “难道我们就只能站在这里看着死亡军团屠杀我们的子民吗?”托尔着急的都快疯了,他不顾被死亡军团杀戮的士兵,跑来王宫,就是想从奥丁这里得到打败海拉的方法。
    奥丁拄着永恒之枪转过身来,凝望着满脸焦急的托尔,脸上却突然绽放出笑容来,拖着永恒之枪,步伐蹒跚的走向了托尔,道:“我已经老了,而你还年轻,阿斯加德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父王?你要做什么?”托尔心中顿觉不妙,奥丁这样子咋跟留遗言似的,难不成是要和海拉同归于尽?
    奥丁拉起托尔的手,将永恒之枪塞到他的手中,正色道:“不是我,能打败海拉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
    托尔无比沮丧的说道“我试过了,我并非她的对手,没有姆乔尔尼尔,我连她手下的亡灵都打不过。”
    “托尔,你要记住,姆乔尔尼尔只是帮你更加专注控制你的力量,并非你的力量之源,在你的体内蕴含着比我还要强大的力量。”
    “什么?”托尔被惊住了,他竟然有比奥丁还要强的力量,为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还有如果真的有的话,那么他该怎么使用这股力量。
    奥丁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上下打量着紧握着永恒之枪的托尔,神情格外的轻松,好似卸下了万斤重担一般,转过身来,一步步的走向了天文台的露天露台,眺望着群星,道:“每个国王都有专属于他的国王武器,去尼达维勒,让崔西给你打造专属于你的武器。”奥丁的话也证实了,姆乔尔尼尔的确是海拉的武器。”
    托尔察觉到不对劲,冲着奥丁的背影大喊道:“父王,你要去哪里?”
    奥丁走到了露台的最边缘,转过头来,望着托尔说道:“我要回归众星怀抱了,海拉在阿斯加德的时间越长,她的力量就越强大,托尔·奥丁森——阿斯加德之王,九界交由你来守护了”
    奥丁说话时,全身泛起了光芒,逐渐的化为无数的光点,朝着四周散开来,朝着天空中的群星飞去,最终彻底消失在托尔的视野里。
    “父王”托尔拄着永恒之枪,无比哀伤的望着逐渐消散的光点,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心中充满了悔恨和自责。悔恨以前总是任性,以至于让奥丁不得不从奥丁之眠中醒来,去救即将掉入深渊的他和洛基;自责不顾奥丁的劝阻,非要去海姆冥界,让海拉从海姆冥界逃出。
    托尔很想大哭一场,可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给他哀悼和悲伤,外面死亡军团还在肆虐,阿斯加德的人民在哭泣,就连被极寒冻僵的海姆达尔都提剑上了前线,阻止死亡军团。
    他——托尔·奥丁森——阿斯加德之王,要保护他的子民,守护九界安危,虽然他还不知道如何动用体内那股奥丁所说的比奥丁还强的力量,但他必须要去阻止海拉,这是他的职责。
    王宫外的战斗激烈无比,穿着agito三位一体装甲的格瑞尔,一手持散发青色能量光的风暴战戟,一手握散发火焰之色的火焰军刀,左劈右砍,将一个又一个死亡军团的士兵斩杀。
    只是在这广阔的战场上,个人的作用被无限的减小,任凭格瑞尔大发神威,也无法阻止死亡军团前进的步伐,一个个倒下的阿斯加德士兵变成死亡军团的一员,对着昔日的战友挥刀相向,阿斯加德的防线被一点点的压缩着,都快退到王宫边墙了。
    突然间,地面上飞起一个巨大的黑影,瞬间跃起上百米高,撞在一艘太阳船上,将这艘正进行轰炸的太阳船撞成了一团火球,无数的碎片带着浓烟落下,把好几个不知躲避的亡灵压在下面。
    格瑞尔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头体型比大象还要大的黑色巨狼,双眼泛着绿油油的光芒,咧着嘴,露出几根尖锐的牙齿,此刻,它正死盯着格瑞尔,不再管空中的太阳船,四肢迈动,朝着格瑞尔冲过来,一路上把挡在它面前的亡灵全都撞飞起来。
    “我去,我就这么召狗吗?”
    这货可是能和绿巨人打个有来有回的恶狼芬里尔,格瑞尔不觉得自己现在穿着的这身‘薄薄’的agito装甲能挡住芬里尔那能咬破绿巨人皮肤尖牙,赶忙纵身从亡灵堆里跳出来,手忙脚乱的从骑士卡盒里抽出一张卡来,插入腰间的驱动器中。
    “formridegaimkachidoki!”
    伴随着机械合成音,格瑞尔身上的agito三色装甲,迅速的被厚重的胜哄武装所代替,连武器火绳大橙dj枪都来不及召唤出来,恶狼芬里尔就已经飞扑过来,和格瑞尔撞在一起,让格瑞尔只得用手交叠在前方,抵挡恶狼芬里尔的扑击,一人一狼从空中掉落,砸中了好几只亡灵。
    雷神3:海姆冥界的生物,自出生就受到死亡之气的侵蚀,一点点的死亡,变成僵尸,腐朽成骨头兵,再腐朽变成幽魂,最终变成死气,被冥界植物吸收,变为生物可食用的果子,然后重复。
    托尔和洛基到达海姆冥界,被海拉击败,趁着九界重叠逃出来,前去阿斯加德展开了大屠杀,格瑞尔和托尔、洛基一起回到阿斯加德对抗海拉,用彩虹桥送走了阿斯加德人,断后的格瑞尔彻底摧毁了彩虹桥,而自己也掉入深渊。
    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身在萨卡星,成为高天尊的斗士,格瑞尔想方设法偷到了遥控器,解开了所有奴隶的控制,趁着萨卡星内乱,偷走了高天尊的飞船,冲入最大的冲洞,到达太空极地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