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网游动漫 > 恰王者少年,青莲剑仙 > 第003章 杜甫的梦想
    其实,杜甫是一个有梦想的厨师。
    “这个世界,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
    他从小就酷爱厨艺,酷爱诗歌,渴望到远方走一走,看一看。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哪里才有我心爱的姑娘,真挚的朋友?
    厨艺是为了生存,诗歌是为了梦想,他想活出诗一样的生活,做出诗一样的名菜,写出脍炙人口、流传后世的经典诗篇。
    其实,他最想做的菜,就是传说中的黑暗料理,一种可以让那些魔种赞不绝口的神奇菜肴。
    什么小鸡馒头、西瓜牛排、辣椒番茄爆炒腰花、边吃边流泪土豆片、月季花葡萄汁蒸鹌鹑蛋、香蕉牛肉粉条猪皮冻大杂烩……其实都是小儿科。
    杜甫要做的黑暗料理,是以魔兽的筋、骨、肉、皮为主食材,搭配各种从怪物身上掉落的东西,再加上各种中草药,精心烹制而成,不但口感极佳,对那些魔种还有各种各样的功效……
    这才是他想要做的黑暗料理。
    他的菜,就是他最强的武器!
    只可惜,一曲肝肠断,知音无处觅。
    当杜甫很诚恳地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别人,想跟别人探讨一下的时候,别人都说他是“大傻帽”,叫他“赶紧洗洗睡吧”。
    ……唉,天才总是寂寞而孤独的,或许我只能老死在厨房中,做一个梦想永远无法实现,浑身油腻,为父母,为妻子,为儿女,奔波劳碌一生的小厨师。
    算了吧,只有眼前的苟且,并没有所谓的诗与远方。
    ………………
    当杜甫慢慢习惯“眼前的苟且”,不再奢望“诗与远方”,甘愿做一个平平凡凡的小厨师时,眼前这个叫做李白的年轻人,却突然闯进了他的生命中。
    在这个年轻人的眼里,他又再看见了一团火!
    那是一团为追逐梦想,而永远不会熄灭的火!
    自从开了这家“杯莫停”酒馆,虽然生意不算太好,但他已见过很多年轻的猎魔人。
    最初,在那些年轻人的眼里,也有一团火,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踏上猎魔人的道路。
    但是,过一阵子之后,当他们再出现在酒馆中时,他们眼里的那一团火已熄灭,只剩下满身伤痕,只剩下一声叹息。
    甚至,有些熟面孔,永远都不会再出现,也不知是被魔兽吃了,还是已被魔种炼化为魔晶。
    梦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就算你心里和眼里的那一团火,烧得再旺,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也不得不低头。
    谁心里没有梦想?但是,有几个人能坚持到成功的那一天?
    每当看到那些身心俱疲的年轻人时,杜甫都会在心里叹息一声,自嘲的笑笑,然后默默为他们斟上一杯自酿的米酒。
    酒色有点浊,却很醇香,很甘美。
    这种酒的本质,很干净,很纯洁,虽然卖相不太好,却让人回味无穷,就跟杜甫本人一样。
    凡是在“杯莫停”酒馆喝过酒的猎魔人,只要一有空,都喜欢来这里喝两杯,跟那位老板兼厨师的好人杜甫聊几句。
    他们带着满身的伤痕和疲惫而来,但是当他们离开的时候,笑容满面,伤痕已消失。
    杜甫酿制的米酒,有治疗伤势的功效;而他烹制的菜肴,可以让人发出会心的微笑。
    如果杜甫是游戏中的角色,那么他一定是辅助系的,或者多加一个坦克系,不但可以为队友疗伤,为队友遮风挡雨,还可以让人重拾信心,继续前行。
    有时,他总喜欢说自己是一个戴着乐观面具的悲观主义者,太容易伤春悲秋,太喜欢无病呻吟,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别人能过得更好,脸上能时时绽放真诚而灿烂的笑容。
    杜甫,一个平凡而伟大的人。
    ………………
    现在,杜甫瞧见李白眼里的那一团火,他的心忽然温暖起来。
    此刻,他仿佛看到十多年前的自己。
    而且,他有一种感觉,这个叫做李白的年轻人,他眼里的那一团火,或许会暗淡,或许会摇曳,却绝对不会熄灭。
    这是一个充满斗志,但内心又非常矛盾的年轻人。
    他对家人的责任感,让他不得不暂时放下“诗与远方”,去做一些他明明不想做,却不得不做的事情,而始终陪伴他的,只有腰间的酒壶,手中的剑。
    寂寞,孤独,踽踽而行。
    在面对生活的重担时,他或许会叹息,或许会彷徨,或许会流泪,但是当他擦去眼角的泪痕,抬起头来时,笑容必定出现在脸上,步伐还是那么坚定。
    李白,一个有故事的年轻人。
    此刻,杜甫忽然很想陪伴他,帮助他,呵护他,让他少走点弯路,让他心里和眼里的那一团火,可以烧得更旺。
    因为杜甫坚信,终有一天,李白一定可以实现他的梦想!
    “兄弟,想唱就唱吧,我做你的听众。”杜甫望着李白,微微一笑。
    然后,他对那个猎魔人道:“今晚我请客。”
    于是,李白一展歌喉,将未唱完的那一段,接着唱起来: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好!好诗!好歌!”杜甫拍掌大笑,“好一句‘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今晚不醉不归!”
    那个猎魔人擦了擦眼角,骂了一句“两个神经病”,丢下一锭银子,快步走了出去。
    他走到门外,仰望星空,长吁一口气,脸上泛起一丝无奈的笑容:“曾几何时,我也是一个神经病啊……唉,老了……时间都去哪了?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
    此刻,他已陷入对往事的追忆中,根本就没发现,长着一双大耳朵的魔种后裔李元芳,正悄悄的从他身边溜了进去。
    然后,李元芳就听见,杜甫这样对李白说:“我忽然想到一首诗,不知道你能不能将它唱出来……”
    “真的?这敢情好,说来听听。”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
    “诗中的这个‘白’,说的该不会就是我李白吧!”
    “对呀对呀,你觉得怎么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