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武侠修真 > 逆命魔主 > 第两百章 吃生煎
    赵空达回来的时候,陈重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可以再多吃两个生煎。
    于是陈重就倒了两碟醋,然后和坐在他对面的袁中道分食起来面前的生煎。
    吃到第三个的时候,袁中道忽然开口说道:“第二轮的比试内容出来了。”
    “恩。”陈重点头,没有什么太惊讶的地方。
    袁中道肯定是有备而来的,不然他不可能来,因为要站队,也要有投名状的。
    “第二轮,比的是,取命。”袁中道神色很有些沉重地说道。
    “我听说,方知命在取命一道的造诣很高,这一次……”
    陈重没说话,他只是在吃生煎,先小小地咬开了一个口子,啜吸着里面的汤汁,然后将煎的通透的生煎放入醋碟里,慢慢地让醋浸润整个生煎本身,最后再一口将生煎吞进了嘴里,开始咀嚼,他咀嚼的很慢,一直到将整个生煎嚼碎,肉和焦脆的面皮,还有醋混合在一起,最终产生奇异的口感,他才吞下。
    缓缓吞下。
    一个生煎吃完了。
    大家都在等着陈重说话。
    但是陈重开始吃第二个生煎。
    然后,就那样,袁中道和四周围的人,看着陈重慢悠悠地吃完了一整笼生煎。
    “怎么不吃?”陈重吃完以后,呼出了一口气,问道。
    袁中道愣了一下,说:“啊,其实我是吃了早饭过来的。”
    “恩,我知道了,谢谢你了,袁大人。”陈重这么说着,就起身朝着楼上走去了。
    一直到陈重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楼梯上,袁中道还是有些不知所措。
    “这……”他看着对面的宁氏兄妹,还有赵空达,试图找到点答案。
    “别看我,我不知道。”赵空达跟着陈重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已经养成了一个好习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也别管什么实力差距不差距了,等结果就是了。
    宁断并不准备回话,他本质是看不起袁中道这种四处摇摆的墙头草的,所以只是低头喝粥。
    倒是宁偏开口了:“大人已经说了。”
    “说了什么?”袁中道不解。
    “你也看到了。”宁偏又说。
    “看到了……”袁中道还是不理解。
    但是宁偏已经站起身,也朝着楼上走去了。
    袁中道很有些郁闷,怎么主子是这样,属下也是这样啊?
    这是什么臭毛病?
    明说会死?
    但是他立刻开始想宁偏刚刚说的话,已经说了,看到了。
    他想起陈重刚刚在这里慢条斯理地吃完了所有的生煎包。
    然后他也明白了,继而觉得陈重真的很狂妄。
    或者说,很自信。
    因为陈重的意思就是,他要赢方知命,就跟吃完那些生煎一样简单。
    “好事。”袁中道想了半天,这么自语道。
    的确是好事,起码,有自信是好事。
    ————————————————
    陈重回了自己的屋子以后,没有修炼,而是打开了窗户,让窗外今天很不错的阳光照射进来。
    他在等一个人。
    自然,就是宁偏。
    宁偏随后就来敲他的门了。
    “进来。”陈重说道。
    宁偏打开门走进了,在陈重面前毕恭毕敬地站直,然后微微行了一礼。
    是师礼,意思是要拜陈重为师。
    陈重却摇头,说:“还不必,你的天赋不错,但到底最后怎么样,还要看你是否能够让我觉得满意。”
    陈重今天打算教她的,自然不可能是秤命,或者别的,因为他的这些能力,都是靠系统加成的,哪怕他现在已经会了一部分,要真的教,他也是半桶水。
    他要教的,是那张他从那个会锁命咒的人身上得到的卷轴上的东西,那张卷轴上除了锁命咒等一些很实用的东西以外,还有一个最关键的东西,就是那门可以吸收命石之力的奇怪的术。
    那门术是只适用于天命师的术,他今天就是想看看,宁偏的天赋,到底高到了一个什么地步。
    会不会,其实,她是一个天命师?
    “盘腿坐下。”陈重指着地板,说道。
    “是。”宁偏没有二话,就那么坐了下去。
    “拿着。”陈重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命石,递给了宁偏。
    宁偏接了过去,等待着陈重的命令。
    “握紧它,闭上眼睛,感知这块石头,看你能感觉到什么。”陈重说道。
    宁偏没有说话,她已经在按照陈重说的那么去做了。
    屋子里瞬间变得静悄悄的,只有窗外吹来的风,将窗户吹得微微颤动着,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很久。
    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陈重却没有去打扰宁偏,他的耐心不错。
    又过去了很久。
    就在陈重觉得宁偏的天赋可能其实没有那么强,又或者因为命格的残缺完全无法展现出来的时候。
    瞬间,宁偏手里那块命石变得黯淡了下去。
    那种黯淡,不是说那块命石本来会发光,结果光灭了。
    而是说,在命力的感知中,那块命石里的命力完全消散了。
    并且,陈重感觉到宁偏身上多了一股命力。
    宁偏,居然是无师自通地将那块命石给吸干了!
    不可思议。
    真的不可思议。
    陈重眼中闪现过一丝惊喜,他没有想到宁偏的天赋居然会如此之高。
    能够如此无师自通地吸干那块命石里的命力,足以证明,宁偏的天赋居然是真的高到了,她是一个天命师的地步。
    若不是她命格有缺,她很有可能已经名动天下了。
    但是命运就是这么残酷,因为她命格有缺,她差点活不过这个冬天。
    不过幸好的是,她遇到了陈重,陈重,注定是改变她一生的人。
    宁偏在下一刻忽然睁开了眼睛,然后下意识看向了自己的手。
    她手里的命石因为失去了命力,眼睛开始有些风干般碎裂了开来。
    “感觉怎么样?”陈重问。
    “很奇怪。”宁偏说了一句,顿了一下,又说,“我觉得我这里好像多了一点东西,可是又……我的头很痛。”
    “放轻松。”陈重看着微微蹙着眉的宁偏,一边赞叹着她的天赋,一边想着必须要赶紧恢复她的命格,然后说,“你皱眉的样子虽然很可爱,但是你笑起来会更可爱。”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