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女生言情 > 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 > 第435章 讽刺之意
    还在用浏览器看《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快读小说app'看《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立即下载>>>
    “参见皇上,臣见这宫女受伤,便伸出救援之手。”姬玄轩面无表情对姬玄冥道。
    “朕还是第一次见硕亲王伸出救援之手,看来朕的贴身侍女还真是有吸引力,能让硕亲王为她破例。”姬玄冥的话带着浓浓的讽刺之意。
    “皇上过赞了,臣只是见如此一位娇人儿,差点被打没命,臣便救下了她,皇上应该不会怪臣多管闲事?”姬玄轩也反过来试控姬玄冥。
    “硕亲王原来也是有柔情一面,朕一直认为,硕亲王可是冷面无情,对任何人都是不讲情面的。”
    “皇上真是抬举微臣了,臣一直都是仁义之心,只是被某些疑心重重之人而暇想化了。”姬玄轩脸上终于带着一丝丝淡淡的笑意。
    他们之间的波涛暗涌真让人捉摸不透,原帝王之间的手足之情竟是如淡薄,甚至于弓弩相对,还不如平凡人之间的亲情可贵。
    两人脸上都是深沉表情,之间的暗涌,在两人之间交汇。
    “所谓无风不起浪,没有影的事,别人是暇想不到的。硕亲王想辩也无从辩来。”
    “皇上如果已在心中给微臣定形了,如臣再辩的话,皇上便认为臣在掩饰了。”姬玄轩脸上一丝讥笑,看着姬玄冥。而姬玄冥却是冰冷之色,未有所变化。
    “硕亲王有空就回去想想该如何掩饰的好,否则一旦露出马脚,硕亲王不但性命难保,还会累及其他人。”姬玄冥此话有言外之意,我只是不明所指何事。
    “皇上多虑了,臣并没有何事需要去掩饰的,皇上又要处理朝政,还要去担心臣子,对龙体可是有损,皇上还是保重龙体要紧。”姬玄轩意在关心姬玄冥,实质是在反讥他。手足间的唇枪舌战,不分上下。
    “硕亲王还真是个好臣子,朕的龙体也时时挂念着,不过,朕的龙体就不用你去挂念了,硕亲王还是担心自已的好。”
    “哎呀!”我装着脚很痛的表情,打破他们之间的烈战,我的叫声引起他们战斗的停止,转头看向我。
    姬玄冥眼中带着冰冷,犀利的望着我,从他眼中可读出,他识破了我的出声的意图,他认为,我是有意在帮姬玄轩,他眼神内带着无比愤怒与憎恨。见此,我便闪过他的眼神,望向姬玄轩,我不想让他们之间的恩怨牵扯到我头上。
    姬玄轩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笑意,自接触姬玄轩来,了解他耍计之时,就会流露出这种表情,难道,他此时也是在耍计谋,把我算进去了。他们之间究竟有何恩怨,别算上我便是。我的眼神是这样告诉姬玄轩,聪明如他,一定明白我流传的意思。
    “怎么,这么快就依依不舍了,看来硕亲王还真是不简单,朕的贴身侍女已为你倾心了。”姬玄冥的话带着浓浓的憎恨,想不到我刚转达意思给姬玄轩,姬玄冥却是认为我为姬玄轩担心。
    “难不成皇上是我腹内的蛔虫?”如果我此时不否认姬玄冥的话,回去,等待着我的是一场‘劫难’。
    “你竟敢将朕比成蛔虫,是刚才没受到被罚的滋味吧!”姬玄冥被我的话,激成阴森森的警告。
    “那如果不是,奴婢的心思,皇上又如何得知呢?”我反问他,我不想因为他的一厢情愿而让我再次陷入困境。
    姬玄轩一脸事不关已,他正等着看好戏呢!
    “你是说朕说错了?”姬玄冥冷冷看着我,他脸上还闪现出不可能的笃定。
    “不止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身为大周奴婢,本不是我愿,皇上还多情认为,奴婢会倾心于大周男子而脱身,奴婢根本不屑。对于大周男子,并非是奴婢所喜之类,所以皇上还是不要自作多情的好。”我本是被劫至于此,还受你们凌辱,倾心?真是异想天开。
    “如此说来,你还真是高傲,那朕就瞧瞧,你能高傲到何程度。”姬玄冥并未因为我的澄清而好言相向,他到底想如何?我真摸不清楚了。
    无言,猜测,只图增烦恼,不如就让它顺其自然
    在暗涌中沉思,水火不容的亲情,人之间的算计,一切在这冰冷的宫阙中却是一种生存的手段。
    姬玄冥被我的话语气到挥袖而去,我只能随其身后,而硕亲王姬玄轩在一旁道:“恭送皇上。”我蹙眉斜了他一眼,却发现他的脸上有一种喜色,不知他的喜色从何处而来,我走过他身边,把他抛在身后。
    跟在姬玄冥与他的侍从身后,因自的脚被踢伤,走的甚是艰难,一拐一瘸,不会儿便被他们抛至后面了。
    看着姬玄冥身后的侍从,小跑才能跟上姬玄冥。姬玄冥的怒气从他走动便可以清楚,他正压抑着,不知几时会暴发,暴发时真不敢想象有谁可以承受。
    我边走边思忖,突然有个侍女立在我眼前,我一脸错噩看着那侍女,侍女不声一吭过来搀扶我,说是搀扶,不如说是押架。姬玄冥怕我跑掉来避开他的怒气。
    须臾间回至鸾鸣殿,姬玄冥满脸乌黑大吼:“全部退下,只留她。”姬玄冥一脸阴沉指着我,看来我又要遭受姬玄冥的怒火了。我心中忐忑不安,姬玄冥不知会如何发泄他的不满。
    看着其余人纷纷离去,我心中如绷了一根弦,紧紧拧着。姬玄冥阴霾的脸,让我伫立难安,身上刚被踢伤的地方此时隐隐作痛,加上心中的烦燥,整个人如临大敌般,瑟瑟发抖。
    听着殿门被关上的声音,我心中一惊。看着姬玄冥,他正用着一种深沉及阴森的眼神望着我,触到他的眼神,我心中升起一丝丝害怕,姬玄冥想做什么?
    “怎么,这时却害怕了,刚才在御花苑不是很理直气壮的。”姬玄冥幽灵般的声音,在空中响起,阴森的可怕。
    “我并没有害怕,只是在想,你想干什么?”与姬玄冥单处时,我便会以我自称,不必担心别旁人听到而产生疑惑。
    我说这句话时,底气不足,便容易被姬玄冥识破,而且姬玄冥又是如此精明之人。
    “是吗?怎么听在朕耳里却有颤抖的余响呢?”姬玄冥讥笑的着,看着我挣扎的神色,他却满心欢乐。
    “你爱怎样认为是你的事?你没什么事,我先出去。”我此时一点也不想呆在这儿,这儿太压抑了。
    我走至门口,伸手去开门,用力拉扯,却发现门已被锁死了,我再三用力拉,丝毫不能开动。
    第435章 讽刺之意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还在用浏览器看《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快读小说app'看《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立即下载>>>
    “在朕还没弄清楚事情真像,你别想出去这殿门一步。”此时不是午时刚过,难不成他想把我困在这殿中,半步不得离开?
    说话间,姬玄冥已走至我身后,他用力一扯,我便转身对着他。我看到他眼内那种冰冷,让我不禁微微一颤。
    “朕一再交待,待在这殿内,别到处乱跑,可你偏偏却不听,难不成你是跑去与硕亲王私会,被皇后她们遇见,才招致被打吧!”姬玄冥乱扣罪名到我头上。
    “如果你觉的皇后的行为是对的,那我也只能说大周的人都是疯子,颠狂的疯子。”我同样用低冷的声音对姬玄冥道。
    从姬玄冥的话中,我便清楚了,他早就到了现场,却没现身制止,他可真是狠呀!他想让我得到教训,让我知道没他的庇荫,我在大周皇宫内是生存不下去的。就是死,我也不会去求他的庇荫。
    “你是行踪败露,还敢骂朕是疯子。”姬玄冥的脸狰狞,手用力抓住我的双臂,他的力道大的足可以将我的骨头拧碎。我欲从他手中挣扎出来,可却动弹不得。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我怒火相向,对他真的无法忍受,阴睛不定的家伙,真让人活的揪心。
    “你好好的不在鸾鸣宫呆着,却跑去御花苑,还敢说是欲加之罪。”姬玄冥咬牙切齿,眼内闪着凶光。
    “御花苑为何不能去,那里比鸾鸣宫要舒服许多。”我迎着他的眼光,理气直壮道。
    “你撒谎也要会圆谎才行,为何如此巧硕亲王也会到御花苑呢?”姬玄冥步步逼紧。
    “他去御花苑难道算我的罪。鸾鸣殿内剩我一人,所以我想出去走走,看看御花苑有哪些花类。”
    “奇怪,就算是我与硕亲王见面,这也不犯着大周律法。”我说完这句话,只见姬玄冥脸上更奇怪神色,不知他心里又在盘算什么。
    “记着,以后没有朕的允许,不准私见其他人,你的身份你自已该记的,那个营救你的人下场你还该记着吧!”姬玄冥霸道要我听清楚。
    我没回应他,我只觉的他是想控制我,但别想控制我的思想。他见我没反应,便松开了捏紧我双臂的手,突然感到一下子挣脱了牢笼般轻松。
    “朕问你,在潇湘阁时,你说知道龙国是如何得来你在大周的消息,只要你告诉朕,朕会定会让你与你五皇姐见一面。”在我感到轻松时,姬玄冥突然问个压迫性的问题。
    “你记性真是好,不过你也太相信本公主了,当时只是为了救人,我拿出这个条件来引诱你的。”我是不可能告诉他真实情况,否则自已就死死被他撑在手心里了。
    “是吗?别以为说出这个条件,朕就会相信了。朕知道,如何走漏,是与你昏迷有关吧!”姬玄冥的声音变得慵懒,一丝丝试探。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我此时只得装傻,他究竟知道多少,我不敢确定。
    “别装傻,朕知道,消息应该是你这儿走漏的。”姬玄冥又暴出惊人的话,难不成他知道了。这没人能知道,除了我自已及被托梦之人。
    “你越说我倒越糊涂了,我是如何能走漏,每一步你都了如指掌,我根本没逃离过你的眼线。”我得拿出有力证据,让他相信,与我无关。
    “你不承认,不要紧,时机成熟了,朕会查的到的。”原来他还没证据证明,他只是猜测。他如何猜测到的呢?平常人一般不会有这个意识往我昏迷方面去想事。他真是个可怕的人。
    只希望他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有法力托梦给人的能力,如果知道,他又如何想法子来生事了。
    “往后别再与硕亲王有任何接触,否则朕会认为你是硕亲王的同党,在注视着朕的举止。”姬玄冥突然又提到刚才的话题,看来他对硕亲王很忌讳。
    “这个要求你不觉的过份?起码他刚刚救过我,我还要还他救命之恩,你让我别与他有任何接触,不觉的过份了吗?”我想起姬玄轩的话,他想到要我怎样报恩时再告诉我,如果我现今答应姬玄冥,那以后会有麻烦的。
    “朕不管你报恩还是什么,总之不准与他有任何接触。”姬玄冥根本不与我讲道理。
    我冷静的望着他,我并示应允他的要求。他只是在那儿一人施发号令。
    姬玄冥那俊毅的脸,始终带着一股阴冷之气,他的突然道:“你可知太后是硕亲王的生母吗?”
    “我为何要知道这些呢?”我马上反问,不过,我还真是不清楚这个事情,姬玄冥这话真让我意外。
    “你该不会天真以为,硕亲王是真心救你?你今天顶撞太后,太后被太上皇训斥,太后会善罢干休吗?而今日硕亲王进宫也是太后昭见,以后你自已看清楚些。别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姬玄冥提醒我,他怎会如此好心了呢?他也只是怕我泄漏他的事,让我远离硕亲王而说出的话。
    原来太后是硕亲王的生母,那硕亲王为何还要救自已呢?难道他有什么计谋不成!姬玄冥的话在我心里引起了不小的波动,这皇宫中,真要小心谨慎,步步为营,一不小心真的会落入别人的圈套中。
    “不管硕亲王他有什么意图,他救过我的性命,这是事实。我与他接触也只会是报这个恩,其他的我不感兴趣,也别算上我。”我在沉思后,我表明自已立场。姬玄冥也面无表情,看着我。
    “那你要如何报他的救命之恩?该不会要你以身相许?”姬玄冥满脸讥讽,嘴角往两边延伸。
    “我如何报他的救命之恩,是我的事,而且报恩并非就要以身相许。”我冷静回答着姬玄冥的问题,摧毁他的戏虐。
    “可朕的话你忘了吗?朕说过,别私自接触硕亲王,你可别当耳边风。”姬玄冥的怒气又起来了,一国之君,连自已的情绪都不能控制,真让人笑话。
    “你把我困在大周,到底想干什么?你的计谋我想龙国早已明晓了,你这样又能起到什么作用?不如让我回去,这样还能维持几国安宁。”我觉的这话是时候说了,姬玄冥此举一点也不明智,何必为了没意义的事,毁了自国的安宁。
    “朕告诉你,别太天真了,你是不可能离开这儿,龙国也不敢出兵进范大周。”姬玄冥说的很确定。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