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诸天仙魔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开诚布公
    大帝这是先礼后兵,他在为发动战争做准备,许真君心中默默道。
    倘若太玄灵尊真的受了重创,不答应叶霖的条件,叶霖便会发动这场战争,作为统治者,太玄灵尊在虚弱的时候攻打瀛洲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虽然这样中天也会付出一些代价,但总比太玄灵尊在巅峰时期要好对付一些,许真君从叶霖话语中,便已经看出叶霖的打算。
    而叶霖此行之所以带上自己,便是为了窥探瀛洲的布防情况,以便指定作战方案。
    大帝可真是深谋远虑,吾等万万不能及也!许真君心中叹服不已。
    不出数十日的时间,一行人便已经来到了瀛洲地界。
    中天大帝特来拜访太玄灵尊!
    叶霖的声音不大,但却清晰的传入了太玄殿。
    太玄殿内,孔三吉在一侧,太玄灵尊正座在大殿上。
    终究,他还是来了,太玄灵尊面色微微一变,开口道:“三吉,我和你说的事情,你记下了没有。”
    孔三吉点了点头,开口道:“记下了。”
    你下去吧!太玄灵尊缓缓道。
    孔三吉点了点头,下去准备。
    进来吧!太玄灵尊的声音传入到虚空中。
    获得太玄灵尊的许可,叶霖方才点了点头,一行人落入太玄殿。
    与上次叶霖来的一模一样,先是那名老伯接见,那名老伯倒也显得客气,沉声道:“中天大帝这次又来所谓何事。”
    路过太玄殿,向太玄灵尊讨杯酒水喝,叶霖笑着道。
    老伯嬉皮笑脸的看着叶霖,心中暗骂道:“这话鬼信!”
    他的眼光一一从众人的身上扫过,最终落在许真君的身上,肃然道:“这位莫非便是许真君。”
    不错,正是在下,许真君朝着老伯施了个礼。
    那老伯呵呵一笑,道:“听闻真君这些年随着中天大帝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很是了不起啊!”
    许真君淡然道:“些许虚名而已。”
    这可不是虚名,老伯眯着眼睛开口道:“真君是聪明人,聪明人就该明白,功高盖主的后果,你还是得小心一些啊!”
    叶霖一听,老脸一沉,心中暗道:“挑拨离间。”
    许真君愕然,尴尬笑道:“老伯言重了……”
    一行人快速的来到大殿内~
    你们都退下吧!灵尊说了,只见中天大帝一人。
    众人有些迟疑的看了一眼叶霖。
    你们在外等着吧!叶霖缓缓道。
    一切小心,苏慕烟嘱咐道。
    叶霖看了一眼众人,而后大步迈开,朝着大殿内走去。
    大殿的门缓缓合上,叶霖朝着左右看了一眼,又看见正襟危坐在大殿中央的太玄灵尊。
    我没有去找你,你反倒来找我。
    叶霖皱了皱眉,寻着一处座椅坐下,倒也不拘束。
    这茶是给我准备的吗?叶霖看了一眼桌上的茶水缓缓开口道。
    太玄灵尊发出一声冷哼,却没有说什么话。
    叶霖当即将茶水一饮而尽,开口道:“果然是好茶好水。”
    你就不怕我下毒毒死你,太玄灵尊正色道。
    毒死我,叶霖皱了皱眉头,毒死我,这么愚蠢又不怎么不理智的事情想必灵尊不会做吧!
    况且,你想要杀我,又何须在茶水里下毒呢?叶霖淡然道。
    果然有一些魄力,你此行有何目的,直说便可,太玄灵尊冷冷道。
    聊聊天,喝喝茶水,叶霖笑道。
    鬼话连篇,太玄灵尊有些不耐烦道。
    叶霖一边与太玄灵尊攀谈,一边脑海中不断的与断流流光的那团黑气沟通,开口道:“是否看出他与那人有什么区别。”
    流光断剑中,那团黑气冷冷道:“我的实力太弱了,你倘若提供一些气血和精神,我能够看得更加清晰。”
    叶霖一听,眉头一皱,开口道:“那还是算了吧!”
    黑气中发出一声冷哼,却也拿叶霖没有辙。
    毕竟,他是依附在叶霖的体内,还需要叶霖真正的将他复活。
    对于复活这团黑气中恐怖的存在,叶霖也是万分警惕。
    虽然仙骼奥妙无穷,但这种潜在的风险他是不会冒的。
    抠门的小鬼,那团黑色雾气发出一声冷哼。
    叶霖对此充耳不闻,目光看向太玄灵尊,笑道:“灵尊认为中天与瀛洲之事该如何处理。”
    太玄灵尊眯着眼睛,看向叶霖,开口道:“休战!”
    休战,叶霖眉头皱的更厉害,开口道:“休战对于瀛洲来说,是休养生息,但对于中天来说却是慢性死亡。”
    如今我中天势大,各方势力加在一起,足以应对三洲四岛的局面,想要休战,就算是我答应,中天大多数人也是不可能答应。
    太玄灵尊眼中露出一丝杀机,冷冷道:“倘若我出手杀了你呢?”
    那么对于中天来说,必定会群龙无首,到时候中天便会不攻自破。
    杀了我,即使是杀了我,也不能改变局势,现在的中天有我和没有都是一样,中天已经拧成一股不可抵挡的绳索。
    它就像是洪流,不断的在变革。
    所以,你此行来的目的……太玄灵尊眼中杀机四起。
    只想想和你谈谈,能够不通过刀兵解决的问题,自然是上策。
    你想劝降我,你以为这是你能办到的事情,太玄灵尊发出一声冷哼。
    你应该明白,我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让你回不了中天,不一定要杀了你。
    杀人,有时候是一种不得不为的下下策,但倘若我将你软禁在瀛洲,那么对于中天来说,他们的行动必定会迟疑,这点道理,难道你不懂。
    叶霖笑眯眯的看着太玄灵尊,开口道:“难不成灵尊以为我此来没有准备不成。”
    既然我敢来,那便意味着我有把握能够在灵尊的手中走脱,灵尊的实力虽然不差,但与画圣一战,想必受了一些伤。
    退一步讲,即使灵尊现在恢复到巅峰状态,想要留下我,也要付出一点代价才行。
    你在威胁我,太玄灵尊大掌猛然间一拍,身前的案头断裂。
    我在与灵尊商讨一些事情,叶霖缓缓道。
    灵尊倘若能够决断,想必是瀛洲之福,更是三洲四岛所有修士的福气。
    当倘若执迷不悟,继续下去,那么一旦魔神复苏,你所做的一切,早晚还会覆灭。
    你想要达成的事情,只怕很难做成,叶霖大有意味的看了一眼太玄灵尊。
    太玄灵尊悠悠的叹了口气,道:“你知道一些什么。”
    知道的不多,但能感觉到。
    说说看,太玄灵尊平复着情绪看向叶霖。
    灵尊当年与烛龙王出手镇压魔神,便是为了封印魔神,想必那时候的你们心中并没有多想什么,只是想开辟一个新的世界。
    你们能够做到这一切,全赖你们三人合力,所有才有了两百年三洲四岛的基业。
    打下一片基业不容易,守护一片基业更加不容易。
    是的,那时候的我们没有现在这般带着傲慢偏见,有的只是意气风发,太玄灵尊似是回忆道。
    但现在呢?叶霖反问道。
    旋即,他深深的呼了口气,道:“解灵子前辈,暴露出了灵尊的本性。”
    前辈虽然疯疯癫癫,待我却也真诚。
    但如今的前辈,没有了往日的神采,心中只有算计,只有利益得失。
    人的精神,宁折不屈。
    前辈折了,叶霖慨然一叹道:“以前,我敬重解灵子前辈,敬重他真诚待人,敬重他仗义。”
    但现在的前辈,却没有了往昔的精气神,无论是做事,还是做人,都是畏手畏脚,不免让人太过失望。
    一方面,前辈又不想放出魔神,但另一方面,你仿若又想放出魔神。
    何以见得,太玄灵尊眯着眼睛,看向叶霖。
    你不想放出魔神,是因为你不想魔神将你所建立的基业付之一炬。
    你在犹豫间,却也对画圣下狠手,是因为一旦画圣死了,那么对魔神最有利,因为画圣的死,会导致魔神快速解除封印。
    所以前辈在犹豫不决,叶霖沉声道。
    太玄灵尊大手猛然间一挥,顿时施展遮天蔽日、掩藏天机的道法。
    见到太玄灵尊的举动,叶霖心知微动,当即神情一定,开口道:“我此行前来找前辈,便是希望前辈能够与我开诚布公,你我好好的谈一谈。”
    太玄灵尊点了点头,道:“很多时候,你与我之间却也有相似之处。”
    叶霖点了点头,轻抿着茶水,淡淡的听着太玄灵尊的诉说。
    从当日在中天内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是有利用你,但却也不全是。
    相反,有的时候我很欣赏你,因为你与我有太多的地方实在太像了。
    有的时候,我甚至以为你就是年轻时的我。
    那前辈为何前后性情变化如此之大,是因为有难言之隐吗?叶霖试探的问道。
    有些事情,并非我们愿意去做,但却又不得不做。
    那要看这件事情的本质了,叶霖徐徐道。
    太玄灵尊眼中露出精光,开口道:“就像是你,救出心上人,却放出了魔神。”
    倘若给你一次机会,让你去选择,想必你依旧会为了自己心上人去做这件事情。
    叶霖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在我心中,东方凝雪便是我的一切,所以我才会奋不顾身的去做这件事情,哪怕是付出沉重的代价,我也在所不惜。”
    所以我说,你与我之间有太多的相似之处,太玄灵尊轻抚胡须,沉声道。
    叶霖一怔,旋即怪异的看了一眼太玄灵尊,他似是恍然大悟道:“难不成前辈也是为了自己心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