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小说 > 玄幻魔法 > 诸天仙魔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分封三帝
    此时的叶霖,也如同当初的金甲烛龙王,一身仙风道骨,让人看上去更觉深不可测。
    下方的诸多修士纷纷倒吸了口气,他们本就是应劫而来,但此刻叶霖已经成为仙人,这让他们多少有些不适应。
    但更多的中天修士则是欢呼雀跃,中天自一统之后,这是中天诞生的第二位仙人。
    仙人,对于任何修士而言,都是终极目标,他们修炼一辈子,只为了成为仙人。
    但此刻,叶霖就成为了他们心中的目标,他们为之奋斗一辈子的目标。
    此时,虚空中,叶霖俯瞰众生,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成为仙人的这一刻,他已经可以将神识覆盖到中天的每一寸土地。
    “世界树!”
    叶霖心念微动,体内世界中一颗蓊蓊郁郁的树缓缓浮现。
    这棵树原本是吴道子所赠的那颗种子,在叶霖的世界里疯狂生长,不断滋生出仙气。
    但如今,叶霖已经成为仙人,他的体内元气已经彻底转化为仙魔力,自然不在需要这棵树。
    他将这棵树祭起,种在瑶台上,沉声道:“诸君倘若能够达到玄虚境修为,便可在树下参悟,这树中孕育着强大的仙气,可以让你们体内的天地元气转化成仙魔力。
    诸多的修士,包括哪些叶霖的仇敌,在这一刻纷纷将目光落在这棵世界树上,眼中露出贪婪之色。
    显然,仙气对于每一名修士都有着极大的裨益,况且是这么大的一株树。
    若是能够得到这棵树,说不定几十年后便又能诞生一名仙人,一些人心生贪念。
    叶霖的目光一一从众人的身上扫过,他似是看穿了这些人心中所想。
    陡然间,自他的体内,一道凌厉无比的剑印打在世界树上,这株树晃动一下,而后恢复平静。
    众人皆是有些疑惑的看着那株树上隐隐约约的剑印,当看清楚剑印记时候,面色大变。
    这剑印,乃是无形的剑,由叶霖所感悟出的剑道所化。
    这剑印,一旦触发,触动便会爆发出无上剑道,这些剑道乃是叶霖的意志所在。
    这剑印唯一的作用,便是伴生世界树,一旦有人窃取世界树,便会面临叶霖剑道意志的攻击。
    这种攻击已经凌驾于空间法则之上,杀人与无形之中。
    那些看到剑印浮现在世界树纹理上的修士,不由面面相觑。
    叶霖的做法,无疑是断绝了他们贪图世界树的冲动。
    还有五日,我便要飞升了,叶霖掐指一算,默默道。
    他的脸上带着一丝黯淡,不舍的情绪始终在心头。
    他有太多的东西,难以割舍。
    回到中天大殿后,叶霖将中天的军政大权全部交给了许真君和宁致远,宁致远也由此成为第三代中天大帝。
    另封尸王魔波旬为妖帝,统领妖族。
    而后将一干人等皆是封了一遍。
    原冥洲的势力,仍旧由冥皇掌管,冥皇也被称为冥帝。
    由此,中天虽然统一,但仍旧以三帝并列。
    这是一个风华绝代的时代,这是一个人才并立的时代。
    数日后,冥帝则是第一个找到了叶霖。
    坐吧,我以为你要耽误两日才来找我,没想到今日便来了,叶霖看着冥帝,沉声道。
    冥帝看了一眼叶霖,欲言欲止,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有什么想要说的,尽管说出来,你我既是君臣,又是朋友。
    冥帝歪坐在椅子上,眯了眯眼睛,缓缓道:“既然如此,我便直言了。”
    他微微沉吟,方才开口道:“此次封帝之事,我觉得大帝的做法有失公允。”
    哦,你说说看,我哪方面有失公允,叶霖不缓不慢道。
    既然是三帝并立,那么无论是土地,还是称号都应该名副其实,为何宁致远掌握偌大中天,而魔波旬掌握原来三洲四岛的势力,而我只是掌握原来的冥洲势力。
    我这个……实在是……冥帝有些苦涩道。
    叶霖皱了皱眉头,他自然听出冥帝话里的意思,同样是战功赫赫,为何宁致远被封为新一代的中天大帝,而魔波旬则是成为妖帝,而他虽然成为冥帝,但却无法和两人相提并论。
    叶霖淡然道:“我能够打下中天这片天下,全赖诸君相互扶持,才能走到如今这一步。”
    论帝皇之术,我不及致远,论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我不及真君,论战场杀敌我不及尸王,论见识之广,我不及冥帝你。
    纵然我有所不及,甚至是短处十分明显,我想知道为何你们都愿意跟着我,叶霖反问道。
    冥帝思索片刻,笑道:“你纵然有所短处,但你却可以调度任何人,并且大家都服你。”
    叶霖点了点头,不错,我的短处很明显,但我的长处也明显,那就是我能够协调各方势力,达到一定的平衡。
    但倘若我不在呢?叶霖缓缓道。
    第四百九十七章 分封三帝 (第1/2页),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倘若你不在,中天一定会秉持着你所在时的理念,继续走下去,冥帝坚定道。
    叶霖一听,摇了摇头,道:“冥帝,你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方今天下,乱了几百年,方才有如今的盛世,盛世的来临,实属不易,但自古天下就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分分合合实属常态。
    倘若没有我的中天,只怕仍旧能够维持几十年的盛世,但这种盛世一定会被某种平衡所打破。
    冥帝听着叶霖的话,陷入沉思之中。
    倘若我将这天下三分,那么你们势必会形成对立局势,谁也不会服谁。
    理念之争是最可怕的,他远比刀枪要来的更加厉害,倘若你们理念不符,继而爆发战争,也是正常。
    宁致远的能力和许真君的才智冠绝天下,尸王的战力,无比强横,冥帝你的沉着,以及治理天下的能力也是井井有条。
    你们四人,都是万古无一,天下无双的奇才。
    有才之人,倘若能够在乱世之中汇聚,自然能够打下一番基业。
    但现在并非是乱世,而是太平盛世,众所周知,打天下容易,守天下却很难。
    所以,你们四人日后注定不能并立于世。
    倘若将冥洲的实力扩大,那么被夹在中天和妖族领地的你,将会成为宁致远以及妖帝的共同敌人。
    两人势必将你当成第一对手,反之你的势力不及他们,但却有极大的影响力,他们便不会将你当成心腹大患。
    他们会想办法拉拢你,因为只有得到你的支持,才能够消灭另外一方,冥帝,你可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叶霖缓缓道。
    冥帝一听,瞳孔微微一缩,额头直冒冷汗,显然叶霖所说不无道理。
    叶霖苦涩一笑,道:“这并不是我的初衷,但却是可能发生的未来。”
    哪里来的长治久安,你三人若是能够同心同德,日后中天的盛世便会长久一些,倘若你们三人不合,你可以在两人之间相互平衡,相机行事,这远比我封给你一片领地要好的多。
    冥帝一听,幡然醒悟,叶霖的话,如同醍醐灌顶,浇在他的脑门上,顿时将他浇清醒。
    倘若有偌大的疆土,而不能守,甚至是招来杀生之祸,他情愿不要辽阔的疆土,换取一方太平。
    诚如叶霖所说的,冥洲日后的生机,便在中天与妖族之间,如此才可确保长治久安。
    显然叶霖将冥帝当成了秤砣,左右平衡天下大势。
    冥帝连连拜谢,他的脸上少了几分埋怨,多了几分真诚。
    待到他走后一会功夫,叶霖正准备与妻儿唠叨家长里短,却又发现宁致远赶了过来。
    两人在帝宫内找了处凉亭,垂钓起来。
    致远,今日为何有功夫来这里看我,叶霖平静道。
    倘若在不来看你,只怕这一辈子都无法看到你,宁致远瞥了一眼叶霖。
    是啊,飞升上界,日后想要回来,必定是难上加难,叶霖有些感伤道。
    宁致远也是长长的叹了口气,道:“你我兄弟之间,总是聚少离多。”
    他朝着叶霖的肩头轻轻的拍了拍。
    叶霖轻笑道:“我时常回想起当初的你我,那时的我们都曾年少,年少时的意气风发。”
    那股劲,让人动力十足,还记得我们平定陈昭之乱吗?叶霖回想起当初的一幕,有些激动道。
    宁致远点了点头,道:“那一战是平定罪恶之都的最后一战,那一战,是两人推翻一个时代的标志。
    两人的眼眸相视一眼,脸上露出自豪之色。
    突兀的,叶霖的鱼竿轻轻一颤,将两人的思绪打乱。
    叶霖当即欣喜道:“鱼儿上钩了。”
    他扯了扯鱼竿,顿时一条大鲤鱼悬挂在鱼钩上。
    是一条大鱼,宁致远哈哈大笑道。
    两人谈笑了一会儿,而后叶霖轻声道:“致远可知水至清无语鱼的道理。”
    还望陛下赐教,宁致远看你向叶霖。
    他此时称呼叶霖,不在是兄弟,而是陛下。
    叶霖点了点头,道:“水太清了,鱼儿就无法生存。”
    要求太严格,也就没有了伙伴,你是聪明人,也必定不会计较太多的过失,倘若中天能够一统,君自行之,倘若不能,还望量力而行。
    陛下的话,我记在心中了,宁致远点了点头。
    恩,你下去吧,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叶霖沉声道。
    宁致远的眼中带着一丝思索之色,旋即离开座位,他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叶霖看了一眼消失在长廊中的宁致远,暗道:“但愿你能够听清我话里的意思。”
    他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这条大鲤鱼,道:“还是你好,没有什么太大的烦恼。”